仙疆魔域

第199章 隐蔽3

第一百九十九章 隐蔽3

“就是,不准你骂人,真不懂礼貌……”

玉霄哈哈一笑,拉着六个姑娘,用心声道:“喂,咱们不看了,都到里面点,省的他们听到。

玉霄拉着六个姑娘到了泡泡的最里端,然后拿起一条棉被,将自己跟六位姑娘蒙在了一起,在棉被里嘿嘿笑着,轻轻道:“喂,刚才是我不对,其实,咱们骂人应该文明一点才对嘛,不要以为我们文明人就不会骂人,他母亲的,他母亲这狗母亲养的杂交品种……”

六个姑娘吃吃的轻轻笑成了一团,这一次她们不怕被听到了,因为在泡泡里层,隔着外面还有三丈远,而且又蒙着棉被,说着悄悄话。

雪紫儿掩嘴而笑,也不生气了,轻声嗔道:“你呀,真是个活宝。”

楚桂儿吃吃笑道:“小坏蛋,我真是爱死你啦。”

玉霄嘿嘿坏笑着,搂着六个姑娘的脖颈轻轻道:“喂,你们以前不是嫌弃我说跟你们**粗俗嘛,我看,这个人骂的话倒是挺文雅的,有可取之处,这样吧,以后,我干脆说做你们得了,现在我要做你们了,哈哈哈……”

玉霄坏笑着,伸手就去摸六个姑娘的最隐蔽的地方,六个姑娘一起嘤咛一声,都照着玉霄的手掐了一把,一起嗔道:“无耻!”

六个姑娘在被窝中,对着玉霄又咬又掐的,一边又捂住了玉霄的嘴,怕玉霄出声,玉霄急忙用腹语道:“喂,你们想要我的命呀,憋死我了。”

曲仙儿轻轻笑着,嗔道:“你才憋不死呢,你会闭气。”

雪紫儿咯吱着玉霄,吃吃笑道:“这坏蛋真有一套,居然会腹语……”

玉霄用腹语道:“我最大的本事,就是…你们六个,玩的你们咿呀乱叫,连声叫着,哎呀,不要,嗯,哦,啊,用力点,好舒服……”

六个姑娘又羞红了脸,这时也不听外面骂了,被玉霄逗得又气又笑,娇嗔无比,就在被窝中跟玉霄玩了起来。

六个姑娘把玉霄围在中间,玉霄就好似花蕾一样,一边亲亲这个的小嘴,一边抚摸那个,然后笑道:“喂,几位好老婆,他们骂咱们呢,你们不会骂他们嘛,他们骂咱们的娘,你们就在这里小声的骂他们的娘,咱们又不吃亏,而且他们用力骂,累的是他们,来,咱们一起骂……”

雪紫儿吃吃笑道:“我才没你这么无聊呢,算了,咱们跟狗一般见识做什么。”

玉霄正色道:“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们骂咱们,咱们就要骂他们,否则,不吃亏了?现在他骂丢我娘了,大家跟我一起骂,一二三……你丢我娘一下,我…你娘两下……哎呀,还骂我娘被狗…死,好,我也骂你,我娘被狗…死,你娘被驴…死……哎呀,骂我祖宗了,好吧,我家祖坟被刨了,你家祖坟我也去挖,挖出来,晒骨头……”

六个姑娘这个笑,卓悠悠掩住了玉霄的嘴,柔声道:“好了,你别骂了,真难听,算了,就叫他骂吧。”

玉霄嘻嘻笑道:“反正我没吃亏,别以为我们文明人就不会骂人,你们他母亲的杂种,你们他母亲欠…,我×你母亲的,哈哈……大家你玩我母亲,我玩你母亲,玩的开心就好,你们最好多玩我母亲几次,因为反正都是玩,我爹玩我娘,你们这些妖怪玩我娘,又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地方乱动……我娘只要开心舒服就行,谁玩不是玩呢,最好再给我生个小弟弟,最好玩死我娘,割掉我爹……,叫他们不生我,那才好呢,省的我生下来活受罪,再说了,我娘和我爹扔了我不要,你们这些妖怪最好替我找到,好好的……我娘,打死我爹,我还要谢谢你们呢,嘻嘻嘻……”

六个姑娘这个气,别人骂他娘,骂他爹,骂他祖宗,他在这里不但不生气,而且还帮着骂,虽然他是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但那有做儿子的骂父母的,简直太胡闹了。

曲仙儿嗔道:“不准你骂啦,你疯了?那有骂自己娘亲的,再骂,我们可打你啦。”

洪袖儿拧着他的耳朵,嗔道:“你也太过分了,就算你亲娘和你亲爹抛弃了你,你也不能这么骂呀。”

“还有,你骂的真粗俗,恶心死了,什么艹……的,多难听……”

玉霄道:“哦,只准父母对不起子女,子女就不能反抗吗?他们生下我,抛弃了我,让我生在世上受苦受罪的,我还感激他们不成?去他母亲的吧,我娘他妈就是欠……贱货!”

玉蝶轻轻的掩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呀,怎么这么粗俗了?说不定你亲生父母有什么危难,或者已经死了,你怎能这么侮辱他们呢?好了,乖,不准骂了。”

其实,玉霄也是有点生气了,他也气的要命,不只是生妖魔的气,同时也生自己父母的气,父母生下他,却抛弃了他,让他在这残酷的世界里受苦受罪,他如何能不气愤?

妖魔这一骂,也勾起了他的火气,玉霄其实性如烈火,虽然表面玩笑胡闹,没个正经,但内心中,却也对这个世界充满了迷茫和彷徨,也恨透了生命的延续,也恨自己为什么要生下来。

但人生老病死本就是无可奈何的事,谁又能如何呢?就算一个人不想生在这世上,但有选择的权利吗?

其实说白了,子女本就是父母孤独发泄后所生的产物,其目的无非也是为了玉望,为了老有所靠,所以才生孩子。

但生命就这么延续着,任何人,任何生命都是无可奈何的,这就是生命的无奈之处,生命的痛苦之处。

玉霄微微一笑,拉过卓悠悠,跟悠悠亲起嘴来,一只手探进了悠悠的怀中,开始抚摸着悠悠,柔声道:“现在,该我…你了,该让你快乐了,下一个是袖儿做准备,准备脱掉衣服,等着被我……”

洪袖儿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你↓流,真恶心,操呀,…的,难听死了,真不要脸,我才不让你碰呢,无耻!”

玉蝶嗔道:“以后不准说这么粗俗的话,多难听。”

玉霄嘻嘻笑道:“那人们做这么粗俗恶心的事都不嫌恶心粗俗,说说难道就恶心了吗?”

袖儿轻声嗔道:“嗯……你坏,不准胡闹,不准乱说……”

其余的姑娘也是轻轻的责怪着玉霄,因为玉霄的确说的太难听了,也有点不尊重她们女子了,所以,都不喜欢听。

在她们心中,爱情是美丽的,都是在追求美,就算做这种令人不美的事,也不能说出来扫兴。

洪袖儿虽然也嗔怪玉霄胡说八道,但也没生气,在一边却轻轻的抱着玉霄,玉霄不理会其他的姑娘了,将悠悠压在了身下,悠悠吟了一声,轻轻的拉住了玉霄的手,轻轻道:“别……别胡闹,妖魔还没走……”

玉霄嘿嘿笑道:“只要你叫的声音小一点不就没事了。”

卓悠悠照着玉霄捶打了两下,嗔道:“讨厌,去你的吧,你才……叫……流,恶心,讨厌,别胡闹……”

卓悠悠轻轻的推开玉霄,抱住玉霄,柔声道:“乖乖的听话,这时候不行的,乖宝宝,只……只准你亲我……”

玉霄不再说话,跟悠悠亲吻在一起,一只手不断的抚摸着她,其余的姑娘脸色微红,急忙让开了点,有的又去洞口去看妖魔去了。

在玉霄左右只有悠悠和袖儿了,其余的姑娘也知趣,知道她们刚才已经享受了玉霄的爱了,也该轮到这两个姐妹享受了,所以,自动的让开了。

但两个姑娘哪能允许玉霄这时候去脱掉她们的衣服胡闹,就算做这事,也要等安全了才行,但玉霄亲吻抚摸她们,她们却是允许的,所以,跟玉霄亲吻在一起。

而外面却依旧骂声不绝于耳,几个妖魔,将人类中骂人最恶毒的话都骂了出来。

别说是六个姑娘受不了,就算是其余人都有点按耐不住了,但玉霄叮嘱过,不准出去,而且又是敌众我寡的,所以众人只好忍住了气。

尤其是魏晓晨,一听骂到了自己身上,也气的拽出修罗刀,这就要出去拼命,但幸好被廉政拉住。

魏晓晨也是愤怒无比,被廉政拉着手,给拽到了泡泡最深处,廉政咬着她的耳朵轻轻道:“不准胡闹,你没看见咱们都被妖魔包围了,你出去只会坏了大事,而且也杀不了他们,他们骂就骂,理这些畜生做什么。”

魏晓晨嗔道:“这些畜生太可恶了,我娘惹他们什么了?骂我娘被狗……那样……真不是人……”

廉政长长叹了口气道:“唉,这就是咱们人类的无耻之处,有时候咱们人类的某些人,还不如畜生,他们骂的这么恶毒,证明他们的心也是如此的恶毒,这种人,不必去理会,只要记住,下一次见面时,对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不要手下留情,将这种畜生除掉也就是了。”

魏晓晨被廉政劝住,依旧在生着气,鼓着小嘴,但一想到这是玉霄惹出来的,又骂玉霄真坏,惹得人家都骂祖宗骂娘了,一想到,几个妖魔被气的那样,魏晓晨又忍不住吃吃的小声笑了起来……

周围静静的,只有几个妖魔的咆哮声,回音四处激荡,依旧没有玉霄等人的回音。

斩天急忙劝解道:“算了,算了,二位兄弟,我看他们不在这里,他们戏耍了咱们,哪能傻的躲在这山中,岂不是自找倒霉?”

展翔道:“咱们别骂了,人家根本不在,再说了,骂人又骂不死,何必浪费口舌呢?”

元真气也消了些,叹道:“算了,这臭无赖,等见到他,再找他算账,先让他们再多活几日,不过,斩大哥,他们一定藏在这百里之内,绝走不远,咱们立刻派人搜索!”

斩天道:“嗯,你放心吧,只要他们还在雪山,就跑不了他们!展翔,这件事你负责,派出人马,东南西北,方圆百里之内的山上搜查一边……”

展翔答应一声,将雕,鹰和秃鹫众多妖魔们,分了好几十队,四面开始搜索起来。

三个魔圣飞身而起,消失不见了,众多妖魔也开始往别处搜索去了。

雪紫儿急忙来到玉霄身边,玉霄还在左搂右抱的亲吻抚摸两个美女,正在享受快乐,雪紫儿脸色微红,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喂,还胡闹,妖魔都走了,四下分散开了,你看咱们要不要追杀?”

玉霄松开了抱住袖儿的手,拉过了雪紫儿,将手撩开雪紫儿的衣衫,伸到了她的怀中,又开始亲吻抚摸雪紫儿,雪紫儿唔唔叫了两声,推开了玉霄,嗔道:“你还闹?咱们办正经事呀!”

玉霄悠然笑道:“对于男人来说,让老婆舒服开心,欲仙欲死的塞神仙,就是正经事,其余的都不是正经事。”

雪紫儿心中高兴,因为玉霄将让她们快乐的事当作正经事,虽然说的粗俗难听,十分不雅,但可见玉霄是多么喜欢自己了,所以她心里甜丝丝的,但嘴里却嗔道:“你呀,真没出息,就知道跟女人做这……个……喂,他们四面八方分散开了,咱们正好出击呀,集中在一起,先灭掉一方,多好呀。”

玉霄淡淡一笑,揉捏着雪紫儿的胸,轻笑道:“你呀,我的好紫儿,就是胸大无脑,不过呢,我就是喜欢你这点,笨女人我才喜欢,来,我吃两口。”

玉霄坏笑着,俯下身,掀开雪紫儿的肚兜,就去顽皮的吸,雪紫儿就觉得凉凉的、痒痒的,心中一阵荡漾,咯咯笑道:“你无耻!你才胸大无脑呢,你别胡闹,讨厌……”

玉霄不再胡闹,对六个姑娘微笑道:“这不过是元真的一计罢了,他一定没走,还会回来的,这就叫虚张声势,咱们何必中计呢。”

雪紫儿道:“你是说,他们故意分散,其实是引咱们上钩?”

玉霄亲了亲雪紫儿的小嘴,微笑道:“你终于聪明点了,凡事都要用用脑子,不要总打打杀杀的,咱们现在是敌众我寡,不能硬拼的,明白吗?等会就见分晓我说的对不对了。”

雪紫儿轻轻的‘哦’了一声,温柔娇羞的钻进玉霄的怀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