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0章 引诱1

第二百章 引诱1

其实雪紫儿并非是蠢女孩子,只不过不爱动脑筋罢了,若是她太笨,哪里能练成这么高的道术,她虽然没有桂儿这般聪明伶俐,可也不是傻瓜,只是没有玉霄这么鬼罢了。

她仔细一想,玉霄说的有理,而且就算玉霄说的没有道理,她也会听玉霄的话。

出嫁从夫,这乃是女人的传统美德,虽然她傲气的很,本事也很大,生的倾国倾城,宛如仙子一般,但古时候女子的美德,她依旧没有丢。

七个人坐在一起笑着,玉霄叮嘱她们不可高声,然后七个人披着棉被,顺着小孔往外观看,验证一下玉霄所说对不对。

果不其然,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见半空中黑压压的妖魔们又都聚集在了一起,元真等妖魔落在了雪地上,四处看了看,一看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藏身之处,四周依旧静静的。

元真看了看脚下的碎冰块,跺跺脚,试了试脚下,皱眉道:“看来,他们早走多时了。”

天狼道:“就算藏在雪地里,也不能这么久呀,要不咱们挖挖地下看看。”

元真摇摇头道:“挖雪?这个山谷这么大,你挖到什么时候?再说,这里到处都是山,他们何必藏在地下?自己岂不是憋死自己?算了,咱们走吧,回去再商议。”

几个妖魔又一次飞上了半空,消失不见了。

玉霄用心声道:“大家别说话,元真依旧没有走,等会还会回来,或者藏在附近,这又是耍的一招诡计,咱们不要上当。”

六个姑娘将信将疑,难道这是真的吗?

但一切又在玉霄的意料之中,果不其然,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元真等九个妖魔又落在了雪地上,依旧四处看了看,这一次,九个妖魔都泄了气。

展翔苦笑道:“师叔,你多疑了,他们怎么会在这藏着呢?你看看四周,除了枯树,就是雪,再也没什么藏身之处了。”

光万里冷笑道:“师叔,要不要挖地三尺?或者,把雪山的雪都剥开呢?”

鹰扬微笑道:“不过,那样做的话,恐怕累点倒是不怕,就怕弄的雪崩,大家就等死吧。”

斩天道:“也许,这小畜生故意让咱们生气,就是想让咱们没事挖雪,砸雪山的,害死咱们自己,说不定,这才是这小畜生打的鬼主意。”

元真苦苦一笑,叹道:“唉……我修炼多年,遇到的狡猾之人也数不胜数,只有这个凌玉霄,我是一点也猜不透他的心,算了,咱们先回去吧,多加防备也就是了。”

这一次,九个妖魔又一次飞上了半空,真的回去了。

六个姑娘当真是佩服到了极点,这一次是真服了。

玉霄抱着六个姑娘道:“现在妖魔们走了,不过,一定会派一些小妖四周巡查,你们只要**的时候不要像打雷一样,就不会被发现。”

六个姑娘这个气,一起嘤咛一声,过来收拾玉霄,再也忍不住了,六个人来到泡泡最里面,蒙着头一起这个笑。

玉霄笑道:“现在,该轮到悠悠享受快乐啦,我来了。”

他又抱住了悠悠,开始给悠悠宽衣解带,时间不大,黑暗中,又响起了轻微的……

第二百章引诱

黄昏,日落,天空中飘起了雪花,随着微微的寒风,晶莹的白雪,飘飘洒洒,沸沸扬扬,漫空飞舞,天地间一片银色,好似琼楼玉宇的琼浆玉露落在凡尘,美的好似仙境。

虽然刚立冬,但在这天山之上,却早开始下起了雪,而且就算夏天,这么高的山头,一样是积雪不化。

魔域的妖魔都已经回去了,好似危险不在,的确,元真做梦也没有想到,玉霄就藏在这附近,而且还是藏在陡立的雪山山峰上的夹层中的冰雪中。

谁又能想到,这种地方还能藏人?而且谁又能把被冻结了的雪山这层厚厚的积雪挨个翻开?

就算知道玉霄藏在附近雪峰的夹层中,想要找都难,因为这大雪山蔓延千里,谁知道他藏在哪里?

就算是这座小山不大,也高达百丈,想要从百丈高,几百丈方圆的山体中找出几个人来,那也是不智的很了。

所以,元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回去了,但他却没有疏忽,雕、鹰和秃鹫等无数的妖魔,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内布下了重重天网,监视着每一个山头的动静。

玉霄所藏匿的那个山谷的山头中也不例外,也有四只半人的妖魔在山顶监视着,两只苍鹰,两只白雕,两只白雕在山顶监视,两只苍鹰在山顶对面的枯树林中监视着,但都离着玉霄挺远,山顶离着玉霄几百丈远,对面枯树林中也离着玉霄的冰洞百丈多远。

元真不敢大意,只能这样防范玉霄了,但天山山脉蔓延数千里,高达云霄,想要找十几个人,那简直就等于大海捞针一般的难,就算雕、鹰和秃鹫有接近千名魔精,也无法做到这点,所以,他只能在附近百里附近的山头上,安排几只雕鹰做为监视用。

元真有一种感觉,他感觉玉霄就在这百里附近,根本没走远,也没有回去,只是等待机会,等待机会就会出击了,但玉霄在暗处,他也无可奈何,只能这般防范着。

但玉霄却不用防范,因为他藏身之处,是何其的隐蔽,上离着山头百丈,下离着地面三丈多,山峰陡峭光滑,都是冰雪,没有动物能到这上面来,而且对面有什么动静,一目了然,所以,玉霄当真是悠然自得的很。

玉霄的确是一个多智的人,在追杀妖魔的时候,几个人打了几只野兔,烤熟了吃了,还有不少剩余的兔肉,他就一一分给了众人,足够众人吃两天的了,其实就算没有吃的,静静的待两天,也不是什么问题。

躲在冰洞内,不怕没水喝,渴了可以吃冰雪,不怕闷死,这气泡就靠着冰雪,完全可以吸收新鲜的空气,所以,这当真是比在地底下舒服的多了。

而且这么做,又可以令敌人焦躁不安,兵力分散,精神疲倦,当真是妙计一条。

玉霄不但聪明,也是一个极其会享受的人,他身边有六个如仙子一般美貌,清纯,可爱的美女们,他又准备了棉被,他随时就可以发泄**,享受人生中最快乐的两**,他没事就在洞内跟六个美女风流快活,当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玉霄刚在洪袖儿娇躯上发泄完了**,将那一股男人黏黏的制造**,用来传宗接代的东西都释放了出来,这才舒服多了。

但弄的袖儿大腿上都是了,袖儿也是娇嗔无比,也觉得又脏又恶心,但也没有办法,因为这东西,是无法拒绝的,就好似再美丽的爱情,也要嫁人做不美的事,女人也无法拒绝失去贞操一样。

洪袖儿擦拭完身上的脏物,穿着肚兜跟玉霄搂抱在了一起,慢慢的回味刚才的**滋味,人生的确奇妙,两性之间的快乐更是奇妙无穷,每一次的感觉都那么令人窒息快活,尤其是做完这种事,男女刹那间虚脱了的感觉,疲惫无力,喘息不已,彼此相拥,当真是令人消魂。

玉霄微笑道:“好老婆,刚才舒服吗?不要以为最后一个就会吃亏,其实是赚便宜的,看看,这好东西最后我交给了你……”

洪袖儿嘤咛一声,脸色通红,嗔道:“无耻!下次别把那……那恶心的东西弄在人家身上,真恶心……”

玉霄道:“喂,这可办不到呀,神仙也办不到呀,只要是男人都有,我有什么办法呀?再说了,没有了这东西,怎么让你们怀孕呢?没有这东西,男人就没有了那个想法了,怎么还能喜欢女人呢?那你们女人岂不是都受活寡了吗?干脆这样吧,下一次直接弄在你那里面……”

洪袖儿嗔道:“你放屁,那……那样人家……人家会怀宝宝的……咱们虽然成了亲,但是……但是爹娘他们还没同意,等回山后,咱们还要禀明爹娘,再重新拜天地才行的,在地下那仪式太简单了……”

玉霄哈哈笑道:“管他什么拜天地,拜完天地,入洞房,还不是要做这种事?又有什么区别?我反正不磕头,我们傲人族的人,就要活的有尊严,不管怎么说,你们都**给我,我反正享受了快乐,管你们什么名分不名分的,切,都叫你们没名没分,做我的情妇……”

六个姑娘一起嘤咛一声,都围住了玉霄,曲仙儿嗔道:“这臭无赖就是这么无耻,打他!”

楚桂儿吃吃笑道:“割掉他小**,看他还敢不。”

卓悠悠扑哧笑道:“你傻呀,那咱们六个嫁给他,他没了那个了,咱们岂不是守活寡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对呀,这可是咱们女人快乐的宝贝呀,咱们怎能这么傻呀,应该善加保护他那里才对……”

曲仙儿道:“咦,真不知羞……”

六个姑娘吃吃的笑成了一团,玉霄叹了口气,故意气她们道:“唉,其实,你以为我喜欢做男人吗?你以为我喜欢娶你们吗?娶了你六个,我真后悔,我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娶了你们六个呢,真是自找麻烦,愚笨至极,唉……以后的日子可惨了,再也没有自由了,你们六个一个个跟泼妇似的,还有你们一点也不漂亮,都是丑八怪,还有,每日里,我必须要同时伺候你们六个,当真是累的很呀,更可怕的是以后,你们再给我生娃娃,到时候,蝶儿生两个,紫儿生三个,仙儿屁股大,能生七八个,桂儿最没本事,只能生一个,袖儿呢,能生四五个,悠悠呢,最起码也能生个五六个吧,这样算起来,光孩子就能生一大堆,最起码也有二十几个孩子了,一个个又是吃,又是拉的,我还要为了养孩子,去挣钱,干活,你们说,烦不烦人,累不累呀?我倒霉不倒霉……”

六个姑娘气的一起嘤咛一声,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一下,嗔道:“你这臭无赖!得了便宜卖乖,你才生七八个呢,你以为我是母猪呀……”

雪紫儿嗔道:“生你个大头鬼,谁给你这无赖生……”

“打他,这臭无赖太可气了……”

楚桂儿道:“姐姐们,正好,他还没穿裤子,给我抓住他,我用笔敲他的屁股,叫这臭坏蛋胡说八道……”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一个个跟玉霄玩在了一起,这个按住玉霄,那个就开始打玉霄的屁股,笑声又响了起来。

虽然这笑声响了起来,但在百丈之外的四个魔精根本一点听不到,别说是在百丈之外,就算离着十几丈都听不到,因为这笑声隔着泡泡和夹层,早就被冲淡了,外面又是风雪,也淹没在了风雪声中了。

玉霄嘻嘻笑着,跟六个姑娘玩耍在了一起,几个人玩了一会,都坐在了一起,静静的开始说着悄悄话。

楚桂儿轻轻道:“喂,霄哥哥,外面下雪了,天也黑了,咱们不如出去堆雪人玩去吧,咱们一起出去玩雪去吧?”

玉霄捏捏她的鼻子,笑道:“不行,谁也不准出去,就在这里待两天,然后才准出去,喂,你要是闷了,我再艹会好不好?”

楚桂儿红了脸,嗔道:“操你个大头鬼!真粗俗!以后不准这么说,真难听死了。”

玉蝶嗔道:“就是,说的真难听。”

曲仙儿嗔道:“你就不能文雅一点!”

玉霄哈哈笑道:“那我应该怎么说呢?说找你们做?还是玩你们……”

卓悠悠拧住玉霄的耳朵,咯咯笑道:“你就该闭住嘴,什么也别说。”

玉霄也拧住了她的耳朵,哈哈笑道:“那好,我就不说,直接把你们扒光了就是了,唉……人呀,真是虚伪,明明喜欢这种事,却有觉得见不得光,明明好色,却没有人承认,男人装作是正人君子,女人则装作是贞洁烈女,结果呢,上了睡觉的大床,还不都一个模样,贞洁烈女,啊呸,都是**,哈哈哈……”

六个姑娘觉得这话真刺耳,虽然他说的是真话,但真话通常都这么不好听,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又开始捶打玉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