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4章 生日1

第二百零四章 生日1

所以这么算来,他已经要二十岁了,卓悠悠和曲仙儿跟他同岁,也都已经十九岁了。

曲仙儿这个年纪,其实早就该嫁人做男人的妻子了,给男人生儿育‘女’,做一个完整的‘女’人,这时候,孩子都应该几岁了,可是她们到现在才算嫁了人,才破了处‘女’之身,这已经不早了。

就连仙儿父母都着急,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她的母亲本想撮合她跟自己好姐妹的儿子原信智和应刑结亲,在两个人中让仙儿选一个,结果,曲仙儿要死要活的,就是不同意。

曲仙儿乃是千金大小姐,十分的任‘性’,她不同意的事,就算父母说了,都没用。

曲天赋夫妻十分的头痛,对‘女’儿的婚事头痛的很,虽然他们是修道之人,但毕竟也是人,还是做父母的,如何能不‘操’心‘女’儿的婚事。

而且他们头痛的是,因为他们夫妻都看的出来自己‘女’儿的心,都知道,曲仙儿已经爱上了‘玉’霄了,不但是她,还有洪袖儿和楚桂儿,三姐妹都一个心思的都在‘玉’霄的身上。

但‘玉’霄虽然可爱,悟‘性’又高,但却是孤独一身,而且‘玉’霄淘气顽皮,没个正经,又为人孤傲,视世俗礼教为无物,哪一个做父母的想把宝贝闺‘女’给他,所以,夫妻二人打内心中,就不想自己的‘女’人‘插’入这三角恋中。

但‘女’人一旦爱上了一个男人,可谓是痴情,曲仙儿三姐妹就是这样,虽然一个个嘴上说讨厌‘玉’霄,整日里不是打就是闹的,但他们这些过来人如何能不明白。

一个‘女’人对男人又打又闹,连骂带臭的,这个不一定就是讨厌那男人,若一个‘女’人真的讨厌那男人,绝不是这样子的,一定是不理会了,更不会跟那男人说话。

但三姐妹对‘玉’霄是又打又闹,嘴上说讨厌‘玉’霄,捉‘弄’‘玉’霄,其实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乃是打情骂俏呢,根本就是一种爱的表现。

更何况,虽然三姐妹在人多的时候,总骂‘玉’霄,捉‘弄’‘玉’霄,但别人说‘玉’霄不好的时候,她们三个就一起维护‘玉’霄,所以,只准她们自己骂‘玉’霄,从不允许别人对‘玉’霄不好,就连她们各自的父母都不例外。

有时候,秦扬故意的逗仙儿,故意当着仙儿的面,说‘玉’霄怎么怎么不好,怎么怎么的顽皮胡闹,曲仙儿就立刻为‘玉’霄辩护,维护着‘玉’霄,‘玉’霄要去报仇,仙儿三姐妹,早就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央求父母多派弟子去帮着‘玉’霄报仇,就连她们自己,也不顾个人安危助‘玉’霄去报仇,可见三人对‘玉’霄的情了。

所以,‘玉’霄要么一起娶,要么都不娶,因为四个人情深义厚,青梅竹马,他实在无法选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爱谁多一些。

洪袖儿和楚桂儿同岁,楚桂儿比洪袖儿小几个月,二人也已经不小了,她们只比曲仙儿小一岁,她们都已经十八岁了,再过俩月,就十九岁了,其实也都该嫁人了。

她们这个年纪,一般百姓家的姑娘们,早就嫁人生了娃娃了,孩子都应该两三岁了,而她们,却依旧待守闺中,并非她们嫁不出去,而是她们不想嫁给别人,心中只有‘玉’霄。

她们若要嫁人,天帝山的弟子们,只有亲传弟子,生的好,本事高的有资格娶,她们要嫁人,只有王孙贵族才有资格娶她们,她们要是嫁人,排队等着巴结的人,能出去几千里地去。

三个姑娘都这么优秀,又一身的修为本事,生的又都是倾国倾城的容貌,父母又都是半个神仙,她们琴棋书画,什么都‘精’通,像她们这种‘女’子,哪里能愁嫁。

这一次‘玉’霄之所以一连娶了六个,只因为情况特殊,而且这六个姑娘都对他这么重要,彼此都情深意重的,这六个姑娘中,除了雪紫儿认识他晚一些之外,感情浅一些,其余的都是青梅竹马的。

至于雪紫儿,‘玉’霄也是喜欢的,因为雪紫儿的孤傲,自尊自爱的‘性’格,他十分的喜欢,而且雪紫儿跟他同生共死好几次,助他报仇,这一次又随他追敌,又对他情深意切,只是雪紫儿不善于表达,但‘玉’霄却懂她的心,被埋在地下九死几乎无生的时候,所以,‘玉’霄干脆连雪紫儿也娶了。

而且,对于六个姑娘他也都喜欢,正好六个姑娘都年纪不小了,早就该嫁人了,所以‘玉’霄才不顾什么,一起娶了就算了。

其实,这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但这条不归路,实在是太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所以‘玉’霄根本不管什么‘门’当户对,一夫一妻等等俗礼了,至于以后见到师傅师娘怎么‘交’代,那是以后的事了,更何况,‘玉’霄自认为没做错,她们都是自愿的,就算见到她们的父母,‘玉’霄也是理直气壮的。

他们成亲了,没事就享受两‘性’生活,**快活,正常不过,没有人能说出什么来,因为他们年龄早到了,男婚‘女’嫁,享受‘性’生活,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无法说什么,而且,全世界的男‘女’们都在做这种‘无耻’,‘肮脏’,不知羞,不要脸的事,谁又能说谁呢?

至于一男六‘女’,整日里‘混’在一起,虽然荒唐,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情况实在是特殊,不容她们分开,更何况,这种荒唐事也不少。

‘玉’霄也够‘浪’漫的,他们这一次的死亡之旅,追杀妖魔的任务,凶险无比,而他竟然当成了夫妻七人的度蜜月之行,又吃又玩,又说又笑的,游山玩水,风流快活,跟度蜜月没什么区别。

又幸福快乐的过了两天了,‘玉’霄根本就没有出去厮杀的心,而妖魔也静了下来,也没有妖魔在附近山中派小妖哨探了,一个是天寒地冻,大雪纷飞,天气恶劣,再一个就是,吃了一次亏,损失了一些小妖,哪能再吃亏,而且这天山高耸入云,蔓延千里,人若藏起来,哪里能好找,所以,只好退到了‘洞’内防守。

但大家依旧很小心,依旧是不出‘洞’,只是在‘洞’内玩。

外面依旧下着雪,很快的这一年又要过去了。

‘玉’霄喝的半醉,怀中抱着只穿着内衣的楚桂儿,躺在被窝里,玩着桂儿的酥‘胸’和小辫子,柔声道:“喂,小宝贝,你可知道现在几月了?”

楚桂儿摇摇头,道:“谁知道呀,都过糊涂了,也没记日子呀。”

曲仙儿在桂儿边上道:“都已经要到冬天了,这一年又快过去了,具体日子是忘了,唉……我已经快二十岁了。”

‘女’人,最怕青‘春’不在,多么可怕的似水流年!

卓悠悠叹道:“时光如水,咱们都到了做娘的年纪了,唉,为什么时光不能停留呢,咱们也快老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才多大呀,就老了,更何况,咱们都不会老的,永远都这么年轻漂亮,霄哥哥可给咱们吃下了青‘春’常驻珍珠果,所以咱们永远不老了。”

六个姑娘嘻嘻的笑了起来,一想到从此之后可以不必衰老,这青‘春’美貌的娇容可以一直到死都不老,六个姑娘就开心的很,也对‘玉’霄感‘激’的很,因为是‘玉’霄给了她们青‘春’,一辈子不老的青‘春’。

只要能换取珍珠果,可以永葆青‘春’,若是‘玉’霄提出谁跟他上‘床’就给谁珍珠果,恐怕要陪他上‘床’的‘女’人,估计犹如天上的星星一般的数不清了。

只是这一点,她们**给‘玉’霄其实都值了。

雪紫儿道:“喂,咱们是不是该去杀妖魔了,天魔脱困,算算日子,估计都要三个月了,咱们没时间了。”

‘玉’霄微笑道:“不急,咱们是找不到他的,妖魔们就算死,也不会去到天魔的藏身地的,喂,你们谁知道今天几号了?”

‘玉’蝶笑道:“你问日子做什么?”

‘玉’霄道:“我随便问问的,你说说,什么日子了?”

‘玉’蝶轻声道:“我知道,嗯……”

‘玉’蝶想了想,开始掰着指头算了起来,道:“咱们到白鼠国的时候,我记着日子呢,他们白鼠国的人说,日子的算法跟咱们是一样的,这样算来,今日应该是十月初六。”

‘玉’霄哈哈一笑道:“我果然没记错日子,今日你们知道什么日子吗?”

六个姑娘几乎齐声问道:“什么日子?”

‘玉’霄抱着楚桂儿,深情的‘吻’了‘吻’桂儿,柔声道:“今日是桂儿小宝贝的生日呀,仙儿,袖儿,你俩做姐姐的,难道忘了好姐妹的生日了吗?”

曲仙儿和洪袖儿哎呀一声,立刻醒悟了,这连日来的厮杀,什么日子早就不记得了,但没想到‘玉’霄还记着呢。

仙儿是三月的生日,袖儿是七月的生日,桂儿是十月的生日。

曲仙儿拍手道:“对呀!真的耶,真是桂儿的生日呢!”

洪袖儿道:“唉,该死、该死,我们怎么忘了呢。”

楚桂儿自己都忘了,一听这才恍然大悟,失声道:“呀,真是我生日呀。”

‘玉’霄哈哈笑道:“我当时在白鼠国的时候,就问过日子的,所以我算来算去,你生日快到了,看来我没算错。”

楚桂儿眼中含着晶莹的珠泪,自己心爱之人,早在数日前就记着日子,这么危险,他居然还记着,可见对自己的一片真心了。

楚桂儿抱着‘玉’霄,轻轻的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柔声道:“霄哥哥,你真好,真是谢谢你。”

‘玉’霄微笑道:“所以说,桂儿今日生日,我呢,没有什么奖励给她的,只能陪她**,让她快乐一天,做一次神仙,你们可不要吃醋呀,哈哈哈……”

楚桂儿嘤咛一声,吃吃笑道:“你真坏,讨厌,谁稀罕。”

曲仙儿咯咯笑道:“既然这丫头的生日,我们怎么能吃醋呢,你快点让她舒服吧,我们不吃醋。”

‘玉’霄哈哈笑着,就去亲‘吻’桂儿,又将桂儿压在了身下。

楚桂儿红着脸嘤咛一声,推了推‘玉’霄,嗔道:“你呀,真不知羞,整日里没事就做这个,刚刚跟人家胡闹完,‘弄’的人家现在都没劲呢,你还玩,你怎么不知道累呀。”

卓悠悠吃吃笑道:“就是呀,幸亏我们‘女’人的这玩意是‘肉’做的,有弹‘性’,耐磨,否则,就算是铁的,都能被你玩坏了。”

其余的姑娘羞臊无比,‘玉’蝶轻轻呸了一口道:“你呀,真不知羞,怎么说出这话来。”

曲仙儿也呸了一口道:“无耻!……的死蹄子,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卓悠悠咯咯的笑成了一团,道:“喂喂,你们跟这小贼做这个不觉得无耻,说说就无耻呀,你们要是有耻的话,就别做,我只是形容一下罢了。”

其余的姑娘一起呸了一口,雪紫儿笑道:“你呀,真是的,越来越像他了,什么都说,也不害臊。”

卓悠悠笑道:“你不也一样,雪姐姐这么傲的‘女’子,可是叫起来,简直更……哈哈哈……”

雪紫儿嘤咛一声,就去胳肢着悠悠,两个姑娘就闹成了一团。

‘玉’霄哈哈笑道:“喂,不要以为你们是什么贞洁烈‘女’,在我手里,一天都把你们变成…娃…‘妇’,哈哈哈……”

六个姑娘又都过来跟‘玉’霄闹成了一团,七个人抱在一起,嬉笑在了一起。

‘玉’霄问道:“喂,今日桂儿生日,雪姐姐,你什么时候生日,我好记着,姐妹们的生日我都知道,就你的我不知道呢。”

雪紫儿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笑了,眼圈有点发红,轻声道:“我……我不知道,我自幼就被师傅收养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

‘玉’霄哈哈笑着,将身边的洪袖儿抱起来,放在了一边,笑道:“去去去,今日不抱着你睡觉了,以后呢,桂儿和紫儿是一天生日,今日是她俩人的生日,我只抱着她俩玩,今日只跟她俩**,其余的姐妹们,都靠边站啦。”

洪袖儿吃吃笑着,敲了‘玉’霄一下,嗔道:“去你的大头鬼吧,谁稀罕跟你那个……”

‘玉’霄哈哈笑着,将雪紫儿从旁边的被窝中抱起来,到了自己的被窝中,左边抱着雪紫儿,右边抱着桂儿,柔声道:“喂,以后呢,紫儿你跟桂儿一天过生日,今日就算你俩人的生日。”

雪紫儿眼中珠泪滚动,嘤咛一声,扎入了‘玉’霄的怀中,‘抽’泣了起来。书.哈.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