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3章 冰雕3

第二百零三章 冰雕3

新书推荐:

洪袖儿和楚桂儿也去抢,玉霄玩着三个姑娘满是幽香的肚兜,戏弄着三个姑娘光着上身追着他嬉闹。

玉霄边在泡泡内转圈,边摇晃着三个肚兜,边借着幽暗的珍珠光和冰雪的光,欣赏着三个美女,随着他来回的跑,那两东西一颤一颤如波浪一般的真美。

玉霄哈哈笑着,摇晃着曲仙儿的肚兜,曲仙儿对他又掐又咬,终于抢回了肚兜,红着脸躲在一边系上了。

洪袖儿也抢回了肚兜,只有楚桂儿的肚兜,玉霄没有给依旧玩着,楚桂儿嗔道:“你快给我,你坏死啦,就会捉弄人家。”

玉霄将肚兜放在鼻子上使劲的嗅着,哈哈笑道:“小师姐,你的肚兜味道最香了,一股子味,好好香呀,喂,借我穿一天吧,我也要穿肚兜玩,下辈子,我一定要做女人,不做男人了,到时候,我也长这么俩大馒头,我也穿兜兜玩,我也要享受一下被男人玩我的感觉,做你们女人真好,每次做这种事时,只躺着享受,很少出力,真是太舒服啦,难怪这么多女人喜欢多找几个男人呢,原来,躺着不但可以赚钱,又可以享受,真是太幸福了,下辈子,我就做女人了,我做了女人后,什么都不敢,没事就去做,躺着被男人玩,边享受着,边赚钱,让全天下的男人玩我,享受全天下男人的爱,多爽呀,多好玩呀,哈哈哈……”

曲仙儿骂道:“无耻,你个臭不要脸的!”

雪紫儿叱道:“女人都要你这种想法,那这什么世界了,死不要脸的,胡说八道。”

玉蝶骂道:“臭无赖,真无耻,你把我们女人当什么了?胡说八道,女人有几个像你说的那样无耻的?满嘴胡言乱语的,看我不打你。”

楚桂儿骂道:“你真不要脸,那有男人穿肚兜的,真不知羞,快给我……”

玉霄戏耍着六个姑娘,一边还玩着桂儿的肚兜。

玩着玩着,就觉得桂儿的肚兜跟其余姑娘的不一样,因为在桂儿肚兜的内侧,还有两个布罩,本来那时女人的肚兜,不过就是一块布罢了,平平的,跟一件小衣衫没什么区别,不像现在的女人用的模样,现在的是两个球形的,可是古代的肚兜却没有这个设计,所以,古代的肚兜和现代的,虽然都是为了遮掩女人的这两个东西,但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可是桂儿的肚兜内侧,却多了一个好似网兜一般的半圈小布,这半圈小布,宽约有三指,长跟女人胸比例差不多,有一点像现在的胸罩下方的结构了,真是奇怪的很。

玉霄以前还没注意,这次不由得奇怪了,玉霄奇怪的问道:“喂,小师姐,你的肚兜怎么这么奇怪呢?为什么在肚兜内还多了一块小布带呢?为什么呢?其他姐妹们的肚兜也这样吗?我看看。”

他说着,就去捉雪紫儿和玉蝶,手伸进两个姑娘的怀中,去摸她们的肚兜内侧,两个姑娘一起吃吃笑着,推开了他。

雪紫儿嗔道:“去去去,臭无赖,没事又来捉弄我做什么。”

玉霄道:“喂喂,桂儿的肚兜好奇怪,我是看看你们的肚兜里面是不是也多了一块布带条。”

玉蝶红着脸嗔道:“不用看了,我们……我们的里面那有布条呀……”

玉霄嘿嘿笑道:“那桂儿的肚兜怎么这么怪呢?喂,你们快看看,真的好奇怪呀。”

其余的姑娘也来了兴趣,用手去摸摸,有的拿出龙珠照照,一看果然是奇怪的很,多了半圈布,那布的方位,正是……下端位置。

曲仙儿失声道:“呀,真的呀,桂儿,这怎么回事呀?为什么你的肚兜这样子的?”

楚桂儿嘤咛一声,红着脸夺过了肚兜,轻轻道:“人家……人家觉得肚兜这样设计不好嘛,一走起路来,咱们这两个……就晃来晃去的,我好害羞,于是,我就做了这块布,固定住不叫人家那……个,走路的时候乱晃嘛,而且,咱们女人的这个,慢慢的越来越大,那次在不死族看到几位婆婆的那个……下垂干瘪,真的好难看,我想,若是咱们的这两个这个,时间久了,没有什么支撑,也难免下垂的,所以……人家苦思冥想,这才想出了这个主意,在肚兜内侧设计出多了二指多宽的小布带,托住咱们女人的这……这个,以防下垂难看罢了……”

其余的五个姑娘咯咯的笑成了一团,楚桂儿嘤咛一声,实在不好意思,嗔道:“你们笑什么,人家怕这里下垂,就不好看了,好好的保护罢了,我……我难道做错了?”

曲仙儿喘息着道:“哈哈哈……你没错,哇塞,好聪明的桂儿,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个好办法呢?若是咱们女人的肚兜都设计上你这么个东西,那就不怕这个下垂变得难看了,哇,真的好高明的设计呀。”

卓悠悠吃吃笑着,问道:“喂,这样舒不舒服?感觉如何?真的管治这个下垂吗?”

楚桂儿红着脸轻声道:“我……我觉得还行,挺舒服的,这样,打仗的时候,咱们的这个摇晃的都不这么厉害了,而且挺舒服的,我觉得这个设计挺不错的。”

雪紫儿红着脸道:“唉,死丫头,你有这好办法怎么不早告诉各位姐妹呢?每次跟贼人打仗的时候,那些无耻的贼,就老盯着我这……这里看,看的人家怪害羞的,但我也没办法,咱们女人这里都这样,打仗难免的这俩……晃来晃去的,也是没办法的事,唉,你应该早把这发明告诉众多姐妹嘛。”

卓悠悠道:“就是,真自私,怪不得我发现,你打仗的时候,这里晃得不那么厉害呢,原来是有这么个东西裹着托着呢,真是的,死丫头,早不说,早说的话,姐妹们在白鼠族的时候,就改改肚兜,都设计成你这种了。”

洪袖儿红着脸道:“就是,每次打仗的时候,都要用布先紧紧的勒着咱们这里,好麻烦,也对咱们女人这个不好,时间久了,也真难免难看,你这好办法,真的不错,真该告诉咱们姐妹。”

楚桂儿红着脸轻轻道:“我……我怕姐妹们笑我,所以,所以一直都没说。”

洪袖儿道:“傻瓜,大家自家姐妹,咱们青梅竹马,有什么不能说的?谁会笑你。”

卓悠悠吃吃笑道:“更何况,咱们六姐妹,爱都一起做,大家也都一起叫过,还有什么秘密呢?你还害羞什么呢?”

玉蝶骂道:“咦,死悠悠,不准说的这么粗俗,难听死了。”

五个姑娘这个笑,曲仙儿红着脸道:“喂,借我穿穿试试,我感觉感觉怎么样。”

玉霄也哈哈大笑,微笑道:“来来来,你们都穿一穿新产品,我亲自给你们穿上,喂,我现在给这种东西取一个好名字。”

楚桂儿吃吃笑道:“好呀,你说叫什么好呢?”

玉霄认真的想了想,笑道:“有了,你们女人的这俩东东呢,民间粗俗的叫法呢,叫做那个那个,文言一点的说法,叫做……等等,而桂儿设计的这个小小的布呢,就好似鱼网一样的捉住了你们的那俩那个,所以,第一个字,就以文明点的字命名,由于你们女人这俩东西再怎么晃动,也难以逃脱这个小布的范围,故此应该算是网,网呢,网住鱼,又叫罩住了鱼,叫…网的话,不好听,叫乃抓的话,难听死了,干脆这样吧,由于是罩住了这俩球,出不去了,干脆就以一个罩字代替网字,文明点叫做罩了,通俗的呢,又叫做……罩,你们觉得这名字好听吗?”

六个姑娘一起咯咯的笑成了一团,曲仙儿吃吃笑着,称赞道:“…罩,哈哈哈,难为你怎么想的呀,好名字,就叫这个了。”

雪紫儿笑道:“你呀,难为你能想出这么个名字来。”

玉霄微笑道:“名字简称叫做…罩,全名呢,就叫做淡雅幽香兜兜罩,因为你们的肚兜真的好香呀,有一种淡淡的幽香味,以后呢,这种肚兜,就叫做淡雅幽香兜兜罩了,真是美极了,妙极了,大家以为如何,哈哈哈……”

七个人笑成了一团,玉霄这名字取得太妙了,而且这名字跟如今女人的叫法是谙合,真是妙到毫巅了。

玉霄哈哈笑着,就开始给六个姑娘宽衣解肚兜,然后亲手给每一个姑娘穿上桂儿新发明的‘淡雅幽香兜兜罩’,让她们都感觉一下,五个姑娘这个笑,感觉一下,果不其然,这发明真了不起,的确是穿着舒服多了,晃得也不这么厉害了。

于是,玉霄跟六个姑娘又玩在了一起,七个人快活的好似神仙一般,又开始在这幽暗的洞内开始了‘老鼠’之乐。

再危险的地方,只有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也是快乐的天堂。

快乐,自由,自尊,这就是他们一生所追求的。

他们就是在享受人生,在有限的生命中,每日里都过的这么快乐!

第二百零四章生日

时光似水,从不停留半刻,无论你的生活是快乐也罢,是悲苦也好,总有结束的那一天,青春总有老去的那一天,生命总有枯竭的那一天,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谁也不能永远的陪伴谁。

所以,人最重要的,就是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要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满怀遗憾的死去。

玉霄就很珍惜,这六个姑娘也很珍惜,因为他们都经历过死亡,一起同生共死过,知道活着就只有在一起时时刻刻的快活,这样才死得无憾。

什么名分,什么礼教,只要大家在一起开心快乐,就算他娶了六个姑娘,就算他花心、好s六个姑娘也不在乎,因为不管怎么说,他对她们都是真心的,也都尽自己的能力去让她们幸福。

**,最正常不过,这种事,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旦处男不是处男,玉女不再是玉女,做这种事,就好似每日吃饭一样,三日不做就饥渴难耐,男女在一起,做的多是这种事。

玉霄好色,喜欢女人,这无可厚非,男人又有几个不好的,不喜欢女人呢?他年轻,血气方刚,喜欢女人,好就对了,不好,才不正常。

其实玉霄越好这种事,其实,她们心里就越开心,这就证明她们有魅力,每日里越跟她们快活,她们就越开心,男人好这个,喜欢女人,女人又何尝不好,不喜欢男人呢?

玉霄有用不完的精力,普通的男人,用现在的话说,一个星期做这种事四天,都正常不过,更何况玉霄了。

他年轻,体力充沛,他修为高,所以他的精力比一般人充沛,每日里,上午跟两个姑娘快活一番,晚上又换另外的两个,总之,他是轮换着享受这六个姑娘,从不会厚此薄彼的不公平,都会让她们享受同样的快乐。

他们七个年纪其实都已经不小了,早就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那个时候,男女十五六岁就要成亲了,就开始正式的享受男女的生活了,有的十六岁的女孩,早就做了母亲了。

他们早就过了十六岁了,早就应该享受这种快乐了。

在这里边,玉蝶和雪紫儿稍微大一些,玉蝶已经二十二岁了,雪紫儿二十一岁了,再过两月,就二十二岁了。

这种年纪的女人若是还没嫁人,一般都会嫁不出了,根本就算是‘老’姑娘了。

女人,嫁人要趁早,若是等到红颜消退,谁又能喜欢?所以,嫁人早,已经成了惯例。

这里面六个姑娘中,玉蝶是大姐,这已经是无可争辩的地位,而且其余的姑娘都很喜欢玉蝶,更何况,六个姑娘一视同仁,都算玉霄的妻子,从没有什么一妻二妾之说,她们都一样大。

玉霄今年十九岁了,很快就二十岁了,他上山学艺的时候正好十岁,学了八年就去报仇,报仇的时候,正是初冬,那时他就要十九岁了,经过这差不多一年的颠簸,他这就二十岁了。

剿灭人兽,追杀狼魔,用了近乎两月多的时间,在朝鲜国住了三多月,在大海寻觅了两多月,在昆仑、梵音阁差不多又一个月,在地底下,住了俩月多,所以,他这一年,经历了无数的凶险,可谓是九死一生,过的很累很累。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