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3章 冰雕2

第二百零三章 冰雕2

所以,玉霄才应天而生,为的就是在天魔斩杀完修道者之后,神界和魔界都有了奴才们伺候了,完成了封神寻找奴才的劫数,他再将天魔除掉,让天下太平,这就是玉霄出生的使命。

但这乃是天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什么神能够逆转改变,就连玉帝和如来都无法改变这个劫数和天命,就连他们都是要仰仗玉霄来斩妖除魔,为他们留下人世间的信奉者们。

之所以玉霄聪明,学道畅通无阻,不用磕头就可拜师,身遭大难却不死,小小年纪,身有数宝,这么年轻就这么高的修为,只因为他乃是天命所生的普救天下苍生的救世主,其身份的尊贵和地位,可与上古之尊神,盘古,女娲,三皇五帝并提,跟玉帝,老君和如来等尊神平等,哪能给九子叩头,所以他运气极好,聪明绝顶,遇到这么多危难都死不了。

之所以让玉霄入了傲人族,只因为傲人族不屈膝,有尊严,玉霄是天命真主,身份极其的尊贵,跟天界最高统治者可是平辈,所以不能让玉霄屈膝,因为他拜倒,就等于是玉帝、如来拜倒一般,所以,为了让玉霄既能修道,又有尊严,这些神们可谓是伤透了脑筋,最后,才看天命行事,冥冥中让傲人族的凌云翔去拜师,然后经过那地方收养玉霄,但拜师必须磕头,当然又令他们这些神们伤透脑筋了,无奈何,只好借助山海老人的山海经来顶了这礼节了。

玉霄的地位,其实就是人类的救世主,三界的救世主,是人类统治世界,还是动物统治世界,唯一能做出判决的,就只有玉霄,没有玉霄,人类会全部灭亡,人类灭亡了,谁再去信神拜佛,所以,人类一灭绝,神佛等宗教也会灭绝,天界和极乐界也都会灭绝。

所以玉霄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所以,只要玉霄开心,想得到什么,各种机缘巧合下,就让他得到什么,所以,这些倾国倾城普天下最美的美人,其实就是神仙们对他的贿赂,因为若是玉霄不高兴了,不去救人,什么都不管,就让动物灭绝人类,那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什么天地人神鬼,都会完蛋,这个世界就成了妖魔的世界了,所以,为了让玉霄替神界卖命,拯救人类,不管是玉帝,冥王还是如来佛教,都给玉霄拍马屁。

所以,玉霄不想让自己的红颜知己死,他去追日,逆天而行,神佛只是对他小小的惩戒,但又让他因祸得福,顺便让他得到天地苍穹剑,让玉霄两把神剑在手,但能不能驾驭两把神剑,却要凭玉霄自己的本事和缘分了,但玉霄毕竟是真命主,两把神剑果然能驾驭的了,这一点,就是圣帝真君和神佛都无法驾驭这两把剑。

因为这两把剑,都非是凡品,乃是天地所生所产,真龙灵魂所附,而且一把致寒,一把至热,致寒的冷,温度足可将长江冰冻,至热的,温度好似太阳,剑中的火乃是三味真火,足矣将神佛融化,所以,这么两把剑,非救世主用之外,神佛都无法驾驭,当年圣帝真君为见心爱之人最后一面,追日中,就遇到了天地苍穹剑,但无法驾驭,只能留给有缘之人得之,至于九子凝冰剑,圣帝真君的妻子龙女曾经遇到过,虽然龙女修炼的是寒功,但九子凝冰剑的极寒之气,她都吃不消,故此,这九子凝冰剑,在断崖之下数十载,直到玉霄巧遇,才得知。

那一次玉霄之所以跟三个姑娘比试玩耍,一阵风把曲仙儿宝物吹走,其实就是神鬼在作怪,为的就是让玉霄去降服这把神剑。

玉霄运气极好,仙缘极深,可以说是心想事成,玉霄想报仇,以十几个修道者之力,就灭绝了人兽数千,他想得到珍珠果,青春常驻,想医治姐姐的脸伤,于是,他又得偿所愿,梵音阁的神僧们给他跪倒求他学艺,这么多美女为他献身,喜欢他,供他享用,因为就连月下老人,都随着玉霄的心愿暗扯红线,供着玉霄为所欲为。

他之所以运气这么好,这么英俊,人这么聪明,又这么享受,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因为他的身份尊贵,使命的重要性,冥冥中,不管是神鬼妖魔,都对他敬而畏之,神仙对他拍马屁,妖魔敬畏他,就算他本该死了,鬼界的大鬼小鬼,都不敢去拘他的魂魄,就是这个原因了。

只因为这个,谁都可以死,他却不能死,他若死去,天下间再也没有人能消灭天魔了,就算是玉帝,如来和老君,三皇五帝,盘古、女娲等神仙,都没有能力灭掉天魔,都会被天魔所灭,所以冥冥之中,注定了玉霄这非凡的使命,注定了他一生下来就不平凡的命运。

所以,他是傲人族的人,傲人的人,人上人,永远不屈膝的人!

但这是天机,没有人知道,就连神仙们,也不能干涉人界的事,只能凭着玉霄随心所欲的去为所欲为了,至于究竟是胜是败,也只能看天意了,连神佛都无可奈何。

元真等妖魔终于都回去了,这一次,元真再也没有派哨探了,所有的妖魔都在洞穴内严阵以待,布置下了罗网,等着玉霄下一次的出击。

玉霄在做什么呢?

妖魔骂时,他正抱着上身**的曲仙儿,吸允着曲仙儿娇嫩的**,一只手摸着她宛如桃花花瓣一般鲜嫩的女性**,一只手摸着她丰满白嫩的**,正在享受快乐和**的情趣。

这种做法,这种动作,是每一个男人都有过的,虽然说出来,令人觉得玉霄好下色流,仙子一般的美女,让人觉得无耻,但这就是这个世界上男女之间所做的真相,谁都这样无耻过,谁都是这样不干净过,谁都这样的…流过,所以,大哥别说二哥,无耻的世界,无耻的人,谁也不要说谁,因为谁都是在肮脏事中孕育而生,污浊一身无奈死去。

曲仙儿虽然有倾国倾城的美,仙子一般的娇艳和高贵,但也毕竟是女人,是女人,就要伺候男人,就要**给男人,再美再高贵,也要和男人做这种不美的事,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所以,仙儿这么美,这么爱清洁,这么高贵,这么多才多艺,她堕落在凡尘,就会被这污浊的尘世所玷污。

而且,没有做过母亲的女人是不完整的女人,每一个女子都有渴望做母亲的愿望,但女人若不被男人玷污,又无法达成做母亲的心愿,所以,再清白的女人也必须被男人玷污,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曲仙儿觉得**酥痒,兴奋**无比,不由得轻声的呻吟着,但嘴里却故意骂道:“无耻……讨厌,你没事又来戏弄人家,都做完那事了,你不睡觉,又来欺负人家,真讨厌,不要脸,不知羞……”

玉霄嘻嘻笑道:“谁叫你这里这么美了,唉……只是可惜呀……”

卓悠悠吃吃笑道:“可惜什么呀?”

玉霄坏笑道:“只是可惜,你们六个还没开怀,还没‘milk’呀,要是你们有milk了,我喝点人milk多好,小时候虽然喝过人milk,但小不记事,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大了尝尝那种甘甜的milk,那该多美呀。”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都红着脸娇笑着过来咯吱玉霄。

玉蝶嗔道:“你就爱胡说八道,真不知羞,不害臊。”

玉霄笑道:“等你们怀孕生了孩子有milk后,我儿子吃那个的水,我就吃这边的,我们父子一起一边一个,一起吃他娘的milk,看来你们女人之所以生了两个,估计一个就是给我们男人准备的吧,哈哈哈……真是爽死了……”

六个姑娘又羞又气,但玉霄的胡闹顽皮,她们无可奈何,而且这种事,虽然玉霄说的令人觉得不好,但暗地里做过的夫妻也不知有多少,她们也知道,就算他们的父亲,也曾经这么跟她们的娘亲这般的玩耍,这般的淘气过,也必然吃过自己女人的,玉霄这么逗她们玩,吸她们这里,是每一个成了亲的男人都做过的事,她们知道玉霄这么做并非无耻下流,而是正常的,不过,正常归正常,但这种事却没有说破的,闺房秘事,闺房之乐,大家明白不说就罢了。

但玉霄就爱说出,因为玉霄就爱有什么说什么,他不但有拯救人类的使命,也有让所有生命的丑陋无耻昭然若揭的使命。

幸好这里的人都是玉霄的妻子,六个女子都是他的老婆,都被他这么戏耍过,所以大家也就不这么害羞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哈哈,好宝宝,过来,叫娘,我来喂你吃milk。”

玉霄嘻嘻笑道:“娘,亲娘,我的好娘呀!我来了,我来吃milk了……”

玉霄松开了曲仙儿,扑倒了楚桂儿身上,解开她杏黄色满是幽香的肚兜,就扎入了她的怀中。

“哎呀……”

楚桂儿娇声叫着,然后就去掐玉霄。

“你这讨厌鬼,你又咬我,有你这种不听话的宝宝嘛,有几个宝宝去咬娘的,你这怀宝宝,饿死你,再也不喂你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三四岁的时候吃师娘的milk,不就咬过你娘的嘛,那时候你刚长牙,所以,喂孩子吃milk的时候,做娘的被咬一口,很正常的呀。”

楚桂儿嘤咛一声,就去捶打玉霄,嗔道:“放你的狗臭屁,你才吃呢。”

玉霄哈哈笑道:“噢噢噢,小师姐八岁才刚断奶呢,唉……只可惜我来的晚,师娘的没机会吃,哇塞,师娘的好大,估计一定很甜,很好吃,你们可真幸福,我也好想吃。”

三个姑娘都又羞又臊,一起过来捶着玉霄,掐着玉霄,洪袖儿骂道:“你无耻!我娘你也敢戏弄,看我不打你。”

曲仙儿骂道:“你这没良心的留盲,我娘亲那对你不好了,你敢这么说我娘,欠打,打死你,不要脸的。”

玉霄边躲避着边道:“喂喂喂,我说喜欢吃师娘的milk,那又怎么了?难道是娘们生孩子,只准喂给女孩吃,不喂男孩吃吗?那原师兄和应师兄呢,我就不信他们没吃过师娘们,两位师娘不就是生的男孩吗,没喂他们俩吃吗?”

楚桂儿骂道:“你去死吧,臭不要脸,人家是亲儿子,而且是小时候。”

玉霄嘿嘿笑道:“喂喂喂,我就觉得五个师娘都像我亲娘呀,她们自小照顾我长大,跟我亲娘有什么区别,我说后悔没吃到她们的,这又有什么错?你们倒是说说,唉……真后悔,当时我只有十岁,完全可以学着桂儿这么撒娇的去问师娘吃milk的,可是我当时为什么不装孩子,一起随着你们三个丫头去吃呢?三位师娘都拿我当亲生儿子,对我这么好,我若是提出吃,那时我还是孩子,她们肯定答应我的,一定会喂我吃的,唉……我真是笨呀,真是笨死了,若是当时我吃了师娘们,不但享受了,也大饱眼福了,哈哈哈……”

三个姑娘如何能不害羞,玉霄也太胡闹了,太顽皮了,竟然开起未来岳母的玩笑来了。

三个姑娘一边掐着他,胳肢着他,一边骂他,曲仙儿嗔道:“放你的狗臭屁!你十岁才没断奶呢!”

洪袖儿嗔道:“你这臭不要脸的,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还敢不敢胡说了。”

楚桂儿嗔道:“死不要脸的,你来的时候,我们早就不吃了,嗯……你坏死啦……”

其余的姑娘这个笑,一个个吃吃的笑成了一团。

玉霄也去咯吱着三个姑娘,四个人闹成了一团,不大一会的功夫,三个姑娘的肚兜都被玉霄解走了,玉霄光着屁股在冰洞内摇晃着三个不同的肚兜道:“噢噢噢噢,谁的兜兜呀,嗯……好香呀,肚兜上都有奶味呢,哈哈,真好玩,你们女人为什么喜欢带这个呢……哈哈哈……”

三个姑娘掩面撒娇,一起追打着玉霄,曲仙儿嗔道:“你无耻,你讨厌,快还给我,快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