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3章 冰雕1

第二百零三章 冰雕1

虽然被有的被砸了,但还有不少的冰雕没被毁掉,因为没有命令,而且冰雕上有的有字,谁知道是不是线索。

几个妖魔这一看,更是气炸了肺,简直连玉霄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出来了。

他们九个妖魔,有的被骑着,有的被踩着,有的吃屎,有的头没了,有的头被踢着玩,有的被踢屁股,有的被抽嘴巴,而玉霄等人的冰雕,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神气十足,而且在冰雕上,还刻了不少的字。

斩天等新妖魔开始的时候还笑元真等人,这一次没想到轮到了他们了,斩天来到了玉霄的冰雕前,这个冰雕雕的是玉霄骑着斩天,并且在斩天的屁股上刻着几个字:这坐骑不错。

斩天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望着那个栩栩如生的玉霄冰雕,咬着牙恶狠狠的道:“凌!玉!霄!等我抓到你,定将你碎尸万段!”

斩天简直就好似发疯一样,怒吼连连,就将冰雕砸了个粉碎。

展翔暗自叹息,心道:“这附近的山头上,几乎隔着个山头上都有这种冰雕,唉……等你们砸累了,就不这么生气了。”

也的确这样,展翔一开始也气疯了,狂砸一通,可是每一个山头上的冰雕就二十几个之多,都跟真人一般大小,冻的结结实实的,砸起来都费劲,他负责探查,那有这么多时间砸这些东西,而且砸着砸着,他的气也就消了,也砸的没劲了,因为毕竟不是真人,你生这么大的气,出这么大的力,简直是太傻了。

别说是他,就连光万里这么暴躁,也都砸的没劲了,泄了气了,也都砸够了,因为几乎每一个山上,玉霄等十四人的冰雕,他们九个的冰雕,加起来最少就二十三个,而且有时候还要多,而且又都是冰做的,又很结实,光砸这个,就费工夫了,他们的任务是尽快找尸体,这方圆百里这么大,那有这么多嫌功夫砸这玩意浪费时间的。

他们砸的费劲,可是桂儿画的却容易,桂儿是用玉女玄冰诀的寒气和先天清虚真气幻化而成的,本来其实是一团真气的幻象,但玉霄却浇上水,将幻象冻结成了冰了,玉霄的九子凝冰剑寒冷无比,而且这里又这么冷,浇上水,就被冻结了,所以,冻成冰不费劲。

但画的不费劲,冻结成冰不费劲,可是这件完美无缺的冰雕做好,想要砸坏了却费劲了。

元真看着这些栩栩如生的冰雕,长叹一声,其实心中是赞叹无比,因为这画的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件件极其珍贵的工艺品。

元真不由得赞叹道:“唉……玲珑仙子朱青和妙笔生花楚天祥就善于丹青幻化之功,当年的一场大战,咱们没少吃亏,没想到他们的女儿更是青出于蓝,真是好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真是人才也。”

天狼这个气,暗暗的道:“你还夸呢,这他妈都羞辱咱们这样了,你还夸赞呢,真是吃错了药。”

展翔也是敬佩不已,点头道:“师叔说的不错,我都觉得此女乃是奇才了,这一手丹青妙笔,真是出神入化,更难得是,居然做成了冰雕,真是一件件极其美的艺术品。”

元真道:“你有所不知,其实,这小丫头只是化出了幻象罢了,这幻象是用清虚真气和玉女玄冰真气化成,大约只能存在一两个时辰,不过,这冰雕却是凌玉霄所为,凌玉霄将水注入到幻象里,用玄寒凝冰剑冻结幻象,这才做出了冰雕,这二人相辅相成,真是绝配,做的这一件件冰雕,其实乃是一件件奇异的珍品工艺,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做出这个来了,若不是做的侮辱咱们的冰雕,我都不忍毁掉这些珍品了。”

展翔苦笑道:“其实小侄也是一样,一开始我也是暴怒无比,砸毁了不少,可是砸来砸去,心中却越来越不忍,因为这一件件冰雕,实在是做的太妙了,真不忍心毁掉这些珍品了。”

斩天怒道:“留着做什么?做的再妙,也是故意的气咱们!来人,等我们看过之后,你们在后面都给我毁掉!”

元真问道:“哪里有凌玉霄留下的字说回去了?”

展翔道:“还离着挺远的,师叔你们随我来。”

元真微微一笑道:“几位大哥,无论看到什么冰雕,咱们都不要生气了,这小子就是故意的逗咱们生气,咱们生气就上当了,咱们就当时孩子们的恶作剧,就当时他们开的玩笑,何必当真呢?”

展翔暗自好笑,心道:“不生气?等你们看到最后那一组冰雕,不气死你们才怪,我倒要看看你们生不生气。”

几个妖魔一走,一观赏冰雕,虽然是羞辱他们的冰雕,但众多妖魔嘴上不说,心中却一个个是佩服至极,因为这些冰雕,简直就是珍品,若不是心灵手巧的人,如何能做的出来这些。

但虽然是珍品,却也没有留着,他们每当看完一处的冰雕,身后的雕兵鹰将就给砸毁了,就连雕兵们都累坏了,砸这么多冰雕,砸着都累了。

他们来到了那一组玉霄拿他们当夜壶撒尿的几组冰雕前了,这一看,就把所有的妖魔给气疯了。

元真开始说不生气了,就连元真都气大了,那有这么胡闹的?这简直岂有此理!

这一组冰雕,完好无损,栩栩如生,展翔开始生气,后来到了这里,就不生气了,心中一阵冷笑,心道:“我倒要看看各位师傅的定性如何,看能不能比得上我,我反正是不生气了,若是他们生气,证明定性不及我。”

展翔是大鹏金翅鸟成精,虽然是斩天的徒弟,但高傲无比,也多谋善智,并非是一般的妖魔。

展翔打算以此来看一看几位师尊的定性和修为,其实展翔一开始生气,但最后也渐渐的将怒气定了下来,可见定性不错,乃是一个奇才。

这一组冰雕,谁见到第一眼不生气,那就是怪事了。

因为玉霄等五个男人,将九个妖魔当做的了夜壶。

最令人气愤的是玉霄的这个冰雕,玉霄站在那里撒尿,而且还露着‘小**’,而在玉霄的脚下,是三个妖魔,元真、蒙明和斩天,三个妖魔跪倒在地,张着大嘴接着他撒出来的尿,三道被冻结了的冰柱,顺着他的小**,流进了三个妖魔的嘴里,玉霄神气十足,洋洋得意,在三个妖魔跪着的冰雕上的脊背上,都刻有相同的字,写的都是:这夜壶不错。

他把九个妖魔当作了撒尿时用来盛尿的夜壶,这简直是太过分了,若是不生气,简直就不是生命了,只要是有点想的动物都会生气,更何况它们都是神兽了。

三个妖魔,气的哇哇暴跳如雷,不住的咆哮。

蒙明简直都气疯了,蒙明怒吼道:“凌玉霄!我操你八辈祖宗!”

蒙明狂喊着,也不用兵器砸了,伸出铁掌,就把跪着的冰雕砸了个粉碎。

斩天也狂怒不已,望着凌玉霄撒尿的冰雕,伸出脚照着玉霄冰雕上撒尿的小**就使劲的踢了下去,将雕像踢成了碎块,然后一阵乱踢乱砸,几乎砸的面目全非。

斩天余怒未消,怒吼道:“来人,给我往这雕像上撒尿!给我淹死这畜生!”

元真苦苦一笑,劝道:“算了算了,这毕竟是雕像,大哥何必这么生气,咱们砸烂了也就罢了。”

元真虽然也生气,但到底是多谋之人,定性不错,而且他也知道,砸这些雕像有什么用,生这种气,也是于事无补,干生气而已,而且玉霄的愿意就是叫他们生气,他们气的要死,岂不是正中敌人的计策。

元真定了定心神,怒气小了些,看了看那血红色的字迹,用手摸着玉霄的冰雕,长叹道:“唉,此人当真是咱们魔域的劲敌,没想到圣帝真君虽死,可是又出了一个比圣帝真君还要厉害的人物,此人不除,咱们魔域难胜。”

展翔道:“我倒想会一会凌玉霄,有机会我倒要跟他公平一战,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元真道:“贤侄虽然修为很高,但以我观之,贤侄想要胜他,实在是比登天还难,就是我们三人,若是单打独斗,都不见得能是他的对手。”

蒙明虽然生气,但也叹道:“平心而论,这小子的修为和本事的确非凡,这十四人中,远在其他人之上。”

斩天冷笑道:“不管怎么说,咱们也要跟他一斗,就算他再厉害,也绝不是咱们大哥的对手,已经快过了百日了,咱们大哥应该涅槃成功了,再过百日,就是这些畜生的死期!”

元真叹道:“只是凌玉霄已经得到了传说中的两把神剑,可见他乃是仙缘极深之人,正是咱们大哥的克星。”

蒙明道:“那又如何?只可惜他年龄尚小,功力和修为尚浅,顶多跟咱们打个平手,也绝不可能是咱大哥的对手!”

斩天道:“别说是他,就算是圣帝真君,单打独斗,也绝不是咱们大哥天圣的对手,只不过,圣帝真君这对狗夫妻联手太厉害,被他们侥幸胜了罢了,他们这对狗男女都已经死了,如今这世上,不管是天界,人界和鬼界,咱们大哥凤天圣已经无敌了,别说是他小小的凌玉霄,就算是西方教主释迦摩尼如来,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这些狗屁神仙,也都不是咱大哥的对手!”

元真都:“不错,咱们大哥会涅槃重生之术,可以长生,又会九九玄功,元神不死不灭,善于变化,的确是世所罕见的高手,就算是如来,玉帝和老君等臭神仙,也绝非是咱大哥的对手了,更何况,天界是天界,咱们没成仙之际,他们天界的没有权利过问人界的事,哼哼,等咱们灭掉了所有的人类,让这些神们没有人类供奉,灭绝他们的精神食量,然后咱们七兄弟联手杀上天界,除掉玉帝,杀到西天,灭掉西方佛教,杀死如来,夺取天界的统治权,然后再将地府幽冥界占有,那咱们就是这世界的主人了!”

魔域的妖魔当真是野心极大,灭绝人类,是第一步,当灭绝了人类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统一天地人三界。

其实,那时候天地分三界,天界是神界,人界是人类,冥界是鬼界,各个界互不干涉,神界无权正面干涉人界的恩怨仇杀,因为他们都是死后成神,没有**,乃是魂魄罢了,他们也无权干涉冥界的生死轮回,三界的统治者各负责一界,而且那时候的天界,神仙还不足,只有玉帝,王母和老君等几个神仙,其余的神仙几乎都还没有。

西方极乐世界也是一样,释迦摩尼如来死后,创办极乐世界,但西方极乐世界里空空如也,没有几个神仙,什么观音,十八罗汉等等,那时候,还没有出生呢,如来跟光杆司令也没什么区别。

其实这一场人畜大战,仙疆和魔域修真之士之战,战死的修道者,其实就是天界、极乐界和冥界的统治者选好了的奴才,为的就是让天界的神仙丰盈起来,不要这么冷清,普通的弟子,日后死去,就会被天界所用,变成天兵天将,去伺候玉帝王母,梵音阁死去的和尚们,就会去极乐世界,做如来的奴才,妖魔的修道者死去,多数会去地狱听差办公。

天帝山玉清教,龙女派的男女普通弟子日后的命运,多是战死尽忠,若在这场仙魔大战中死去,死后的灵魂就会到了天界,就是以后所谓的天兵天将了,至于那些亲传的弟子,修为高的弟子,就是天兵天将的头目,什么天罡地煞星,二十八宿等等神位,早就给他们留着了。

其实天魔是应天命而生,无非就是神仙们借助这一场人畜之争,来斩杀修道者,让修道者的灵魂荣登神界的一个劫数罢了。

所以,天魔应劫而生,但必须有他的克星制服他,圣帝真君夫妻,不是天魔的克星,只是暂时的能将天魔禁锢,只有玉霄才是天魔的克星,全人类的救世主,全人类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