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2章 斗智3

第二百零二章 斗智3

楚桂儿嘤咛一声,但却娇声道:“好呀,人家就喜欢和你**,真的好舒服,我好喜欢呀,喂,我是不是很‘**’‘荡’呀,是不是很不知羞呀。”

‘玉’霄哈哈笑着,将手伸进了楚桂儿的怀中,玩着她的‘胸’,坏坏的道:“是,小…货,真不知羞。”

楚桂儿嘤咛一声,将‘玉’霄的手在怀中拿开,嗔道:“你坏,你既然这么说我,那你别玩我了,人家不跟你**了,哼。”

‘玉’霄哈哈笑道:“我还没说完呢,不过,我就喜欢……,你越是不知羞,我就越喜欢,哈哈哈……”

‘玉’霄将楚桂儿压在了身下,楚桂儿故意的躲开了‘玉’霄,咯咯笑道:“才不跟你做了呢,你这坏蛋坏死了,人家清白的身子都给了你,你却这么说人家,我们姐妹们都商议好了,以后,都不跟你做了,就叫你难受的要死,叫你胡言‘乱’语的,看你以后听不听话,对不对呀,各位姐姐。”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呀,死丫头,说的这么难听。”

卓悠悠哈哈笑道:“这个办法好,以后,这小坏蛋再胡言‘乱’语的,咱们就这么罚他,就不跟他**了,叫他难受。”

雪紫儿也凑趣道:“就是,你看看你今日说了些什么‘混’蛋话,姐妹们的清白身子都给了你,你却嫌我们脏,说我们……,哼,以后不叫你碰了。”

‘玉’霄心情好多了,也不那么伤感了,哈哈笑道:“是吗?那这样吧,你们既然都不给我,那我就休了你们,我为了你们这六朵狗尾巴‘花’,而却放弃了众多的香‘花’野草,岂不是太傻,这真是太好了,以后我可以吃喝嫖赌了,我又自由啦,我下一个目标,就是玩遍全天下漂亮的‘女’人,这样才不枉此生,哈哈哈……真是快活死了。”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又撒起了娇,跟‘玉’霄又说说笑笑了。

‘玉’霄哈哈笑着,就去给六个美人宽衣解带,六个姑娘一个个将衣服抓的紧紧的,曲仙儿嗔道:“哼,走开,讨厌,才不跟你玩呢,你嫌人家脏,哼,难受,自己解决去。”

雪紫儿吃吃笑道:“你难受,割了小**,以后就不难受了,干脆,我给你割掉算了。”

洪袖儿咯咯笑道:“反正我们姐妹商量好了,以后都不跟你做了,叫你胡说八道,哼。”

卓悠悠道:“对,就用这个惩罚你,叫你胡言‘乱’语的。”

‘玉’霄嘻嘻笑着,去亲‘玉’蝶的嘴,去给‘玉’蝶脱衣服,微笑道:“你们不给我,不跟我做,我还有我的温柔蝶儿呢,姐姐,咱们做,我让你快乐似神仙,叫她们馋死。”

‘玉’蝶红着脸一笑,推了他一把,嗔道:“姐妹们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也不跟你做……那个了,叫你胡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玉’霄笑道:“好呀,你们都这么坏呀,那好吧,咱们就做个试验,若是我‘摸’你们你们不叫,不兴奋,那就证明你们不想,若是兴奋的出声,就是假正经,只要谁敢出一声,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在我的家中,就必须奉献出你们的身体供我快乐。”

‘玉’霄坏笑着,就去胡闹的挑逗她们,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笑着,跟‘玉’霄玩在了一起。

雪紫儿轻轻嗔道:“喂,别胡闹了,妖魔这就快来了,别叫它们听见,喂,咱们快铺‘床’睡觉吧,都累了一晚上了。”

‘玉’蝶道:“就是,你呀,就爱胡闹,就爱胡说八道,以后可不准这么胡闹了,看把人家魏妹妹羞的,下次不准了,咱们铺‘床’吧。”

‘玉’霄哈哈笑道:“噢噢噢,铺‘床’睡觉啦,喂,谁让我抱着睡?哈哈,就仙儿和袖儿吧,不过呢,我先跟桂儿快活一会,她今晚上可真乖,她也很辛苦,画了这么多幻象,我就让她先快乐快乐,作为对她的奖励。”

六个姑娘羞涩的笑着,一个个也不说话了,开始默默地铺‘床’。

‘玉’霄还真是说到做到,其余的姑娘静静的躺着,‘玉’霄则真的把桂儿脱的只剩下小衣,跟桂儿亲热起来,立刻,幽暗处响起了桂儿轻微而又……声。

曲仙儿轻轻道:“嘘,死丫头,不准你这么叫了,说不定妖魔就在附近了,别暴‘露’了目标。”

楚桂儿轻轻道:“哦……我……啊……我知道,你们快……快拉开他,他……他太胡闹了……”

卓悠悠吃吃笑着轻轻道:“我们要是拉开她,你岂不是要怪我们多事了。”

楚桂儿嘤咛一声,羞涩无比,但又没有办法,只好咬住了银牙,尽量的不去呻‘吟’,幽暗的‘洞’内,除了极其轻微的……声,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而外面却是嘈杂一片,到处都是妖魔们的叫骂声。

但‘玉’霄却毫不在意,跟几个姑娘又快乐起来,楚桂儿被‘玉’霄玩了半个时辰左右,‘玉’霄这才又抱住了曲仙儿,立刻曲仙儿又…了起来。

曲仙儿边轻声喘着,边责怪‘玉’霄道:“啊……你……你轻点,你坏,下次不准说那个,欺负人家了,人家什么都给你了,你说人家脏,你没良心,啊,啊……”

楚桂儿吃吃笑道:“姐姐,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你不是说不准这么叫的吗?那你怎么还这么叫呢?别忘了,你可是贞洁烈‘女’,这么**也不知羞,羞羞羞,嘘,外面有妖魔,不准**。”

曲仙儿嘤咛一声,嗔道:“死……死丫头……噢……轻点……你……”

仙儿也是羞涩无比,知道也是危险之地,不能忘情的,也只好紧咬银牙,尽量不大声的,只好轻轻的,享受着‘玉’霄一次又一次爱的冲击带给她的快乐。

于是,两个人‘蒙’在被子中,开始快乐开了,‘玉’霄完毕,抱着曲仙儿的娇躯,又沉沉的睡去。

其余的姑娘,也都昏昏入睡,开始休息。

人生在世,还不是为了快乐?

男‘女’成亲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彼此享受这种快乐?发泄这种难耐的…望?

这污垢的世界,这种事岂不是正常不过,又有什么奇怪的?

人生在世,又有几个能清清白白的生,清清白白的死去的?

天使坠落人间,也难免被污垢不堪的世界所玷污!

第二百零三章冰雕

外面雪下的愈发的大了,寒风呼啸,咧咧作响,恰似魔鬼的怒吼声,而且魔鬼也的确愤怒了。

‘玉’霄的坏主意的确是够气人的,这一组组侮辱妖、嘲笑妖的冰雕,别说是妖魔,就算是神仙都有火了。

这个世上打仗还有这么打仗的吗?这简直就好似淘气的孩子的恶作剧一样。

但这玩笑实在是不好笑的很,实在是令人气恼。

攻杀战守,逗引埋伏,其实就是兵法的要义,用兵的根本,虽然‘玉’霄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孙子兵法,但‘玉’霄用兵,不同于常人,但也谙合兵法要义。

他这么做,其实就是挑逗、‘激’怒对方,令对方丧失理智,这样就对他有利了,虽然看上去是孩子一般的恶作剧,但其起到的作用,却是兵法中的‘精’髓。

‘玉’霄神出鬼没,令人‘摸’不到头绪,而且这天山蔓延数千里,庞大至极,‘玉’霄等人只要躲起来,要是寻找,简直好似沧海一粟般难找难觅。

天渐渐的亮了,妖魔骂了足有半个多时辰,结果累的口干舌燥,却不见‘玉’霄跳出来,‘玉’霄才不管那些,你骂你们的,我快乐我的,在他们辱骂的时候,他跟娇妻快活风流,当他们骂完的时候,他快活完毕,搂着娇软幽香的**甜甜入睡。

元真、‘蒙’明和斩天以及他们的徒弟,所有的妖魔都出‘洞’了,天刚‘蒙’‘蒙’亮,元真就道:“二位大哥,哼哼,这一次,凌‘玉’霄可暴‘露’目标了,我有办法找到他们的藏身地了。”

‘蒙’明道:“什么办法?这一次若是找到了这畜生,咱们跟他决一死战!”

元真道:“咱们这两日派出大批的鸟兵在附近百里之内封锁探查,密不透风,他们躲起来,咱们找不到,只要出来了,咱们就能找到了。”

斩天也不明白,问道:“此言怎讲?”

元真道:“二位大哥请想,他们知道咱们兵多,他们势单力孤,于是躲避起来,这里天寒地冻的,咱们又封锁严密,一连两日,他们都没有出‘洞’,可见他们躲着一直没动,你们想想,都两天了,他们能不饿吗?他们出‘洞’后,杀死了咱们的鸟兵,第一件事,就是将咱们的鸟兵炙烤熟了,先大吃一顿,所以说,他们的藏身地就在没有尸体的山内,因为尸体他们吃了!咱们赶紧找找附近鸟兵的尸体,那座山头没有尸体,就是他们的藏身之地!”

这是元真早就盘算好的了,但一直没说出,怕说出来,斩天怪他,也不会忍心自己的雕子鹰孙白白的牺牲。

斩天大喜,道:“对呀!此言有理,展翔,鹰扬,光万里,你们三个,速速带领鹰兵雕将各自的手下,去寻找尸体!”

三个妖魔答应一声,各自带领妖魔就开始寻找开了。

经过一番仔细的找寻,可把元真给气疯了。

展翔从东回来报道:“启禀师傅,我们找过了,在东边方圆百里之内,咱们安‘插’的探子,十几个山头上,皆不见尸体,只有一处,附近一个山头上,发现了两只黑鹰和两只白雕的尸体!”

元真就是一愣,紧接着,其余的两个人也回来禀告,鹰扬道:“在南面一个山头上,发现了两只白雕,两只黑鹰,两只秃鹫的尸体,其余的山头,并没有尸体。”

光万里道:“西面,在一个山头上发现了尸体,其余的山头皆不见尸体!”

这一来元真如何能不恼怒,这一暗计又落空了,元真失声道:“难道凌‘玉’霄怕咱们这么找出他的下落,故意将尸体毁坏不成?”

斩天问道:“那……那北面呢?”

展翔道:“北面的兵一个不曾折损。”

元真叹道:“这么说来,凌‘玉’霄一定是在东南西这三方向躲避着。”

展翔这个气,暗自冷笑,心道:“这不是废话吗,咱们就在北,他杀了东南西方的兵,当然是在这三个方向了,还用你说?更何况,知道又如何,这大雪山数千里,东南西三面,光大大小小的山何止一百多,你能找的过来吗?”

天狼道:“师傅,依我看,既然尸体大都被他损坏,那说不定他在有尸体的三个地方中一个躲着,咱们就往有尸体的哪里好好的找找就是了。”

元真冷哼了一声,道:“凌‘玉’霄故意在三处留下了尸体,说不定目的就是叫咱们去找,让咱们挖地三尺找寻,累的咱们‘精’疲力尽,别说三处,就算一处山头,想要找都难。”

‘蒙’明道:“那……那咱们怎么办?”

元真道:“唉……为今之计,只有固守‘洞’口,再也不能派出人来了,不然,被他各个击破,今日杀咱们一些,明日杀咱们一些,咱们的人马那架得住他这么耗损?看来,他就是打的这个主意,想慢慢的耗损咱们的兵力,等到咱们损兵折将了,他就会出来了。”

展翔道:“我看他不会来了,因为他已经走了。”

元真道:“这怎么说?”

展翔脸上有怒‘色’,叹了口气道:“唉,本来徒儿不想告诉几位师尊,在好几个山头上,我们又发现了许许多多的冰雕,其中在一个山头上,他用血写了几个大字,说,咱们的鸟‘肉’很好吃,多谢咱们的厚待,他说,已经玩够了,今日就回山去了,告诉几位师尊,你们这么好客,送他们这么多美餐,他们请几位师尊有时间去他们那做客,也一定好好招待几位师尊的。”

三个妖魔脸上越发的难看了,‘蒙’明怒道:“这次都雕了些什么?”

光万里大怒,本来,这三个妖魔商量不说算了,因为说出简直气死个人,但既然师傅都问到这里了,就只好说了。

光万里怒道:“凌‘玉’霄这小杂种,简直就是畜生不如!能有什么好的?无非就是雕着咱们九个的模样,侮辱咱们,我他妈气的砸坏了不少!”

‘蒙’明大怒,但又有点好奇,这一次又雕了些什么。

‘蒙’明怒吼道:“走,咱们去看看这杂种这一次又搞什么鬼!”

元真也好奇,于是,几个妖魔挨个山头去看冰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