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2章 斗智2

第二百零二章 斗智2

就好像‘玉’霄一样,就算美人鱼蓝莹跟他睡了十几天,他亲‘吻’她,抚‘摸’她,甚至都有了肮脏的……,…火难耐,可是‘玉’霄也不忍将她洁净的美玷污,就让这污浊的世间留一丝丝纯洁的美吧,所以‘玉’霄没有在美人鱼纯洁而又‘性’感的**上发泄**,就是这个原因了。

其实,若没有这种遭遇,‘玉’霄无论如何不会占有这六个姑娘的,他喜欢她们的美,她们的纯,她们的天真,她们的矜持,实在不想这么快就占有她们,他多想将她们纯洁的身子留住,让那种神秘的心跳感,美丽的爱情滋味多停留几年,但发生了那种事,他们以为必死无疑,所以,‘玉’霄只能提前娶了她们,让她们的人生完美的画上句号,没有遗憾的死去。

可后来却侥幸脱难,其实在‘玉’霄的心中,对于娶了她们,占有了她们,有那么一丝丝惋惜,因为没有了那种神秘的美,有的只是…体上的欢娱了,爱情变成了**了,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美了。

但爱情最后的结局,若只是彼此的祝福,这又算什么爱情?

爱情的最后,都是占有,都是彼此的给予,都是借助彼此发懈可耻的…望,这根本就是无可奈何的,若男人不需要‘女’人了,‘女’人不需要男人了,又哪来的爱情呢?

魏晓晨叹道:“你们快堵住他的臭嘴,别叫他胡说八道了。”

曲仙儿嗔道:“这个臭不要脸的,你怎么什么都说,看我不打你!”

雪紫儿红着脸,骂道:“这臭小子一会不打,就翻了天了,姐妹们,好好的收拾他!”

‘玉’蝶嗔道:“该打,好好教训他。”

六个姑娘都红着脸,一起去追逐‘玉’霄,‘玉’霄也不再逃,而是抱住了头,任凭她们收拾了。

六个姑娘就开始敲‘玉’霄的敲‘玉’霄,掐‘玉’霄的掐‘玉’霄,拧‘玉’霄的拧‘玉’霄,咯吱‘玉’霄的咯吱‘玉’霄,‘玉’霄被戏‘弄’的又痛又痒,也去淘气的咯吱这些姑娘,七个人又玩闹在了一起。

六个姑娘好一阵把‘玉’霄收拾,直到‘玉’霄讨饶认错了,六个人这才咯咯笑着饶了‘玉’霄。

卓悠悠吃吃直笑,在‘玉’霄的冰雕‘露’着的小**上,故意的掐了一把,嗔道:“真不知羞,还有你,死桂儿,连这个你都画……”

洪袖儿嗔道:“就是,你不画,他那能这么多‘混’账话?”

楚桂儿红着脸,也羞的要命,轻轻道:“那……那干脆割掉吧。”

‘玉’霄赶忙拦住道:“喂喂喂,不能割,你们这么狠毒呀,这可是我的**,也是你们‘女’人的宝贝呀,割掉了,你们不就守活寡了嘛,这东西能带给你们快乐,让你们……”

楚桂儿伸出手就去捂住了‘玉’霄的嘴巴,嗔道:“死无赖,你还说,真不该听你的,真不知羞。”

曲仙儿红着脸,重重在‘玉’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再要什么都说,看我不打爆你的头,不知羞。”

‘玉’蝶强忍住笑,嗔道:“好啦,别胡闹了,咱们该继续行动了。”

‘玉’霄玩闹了一会,也不再玩了,十四个人又飞上了半空,往下一个山头而去。

‘玉’霄虽然玩闹,但心中也不好受,他之所以胡说八道,而是今晚杀了这么多凶禽,心中不是滋味,忽然间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残酷,好无情,好无趣,这才胡说八道了一番,也并非是胡说八道,也说出了他心中的隐痛。

这一次别说是‘玉’霄,就连六个姑娘都没有心情去杀妖魔了,杀妖魔,为了什么呢?你杀我,我杀你,这个人吃人,彼此残杀的世界,真的是令人厌恶。

十四个人边默默的飞着,‘玉’霄叹道:“各位,这次咱们不杀了它们了,放它们走,让它们回去报信,让它们回去转达咱们的意思,一个是,扰‘乱’它们的军心,令这些妖魔自危,最好自己散去,再一个,咱们暗暗的追踪,找一找他们的‘洞’‘穴’。”

众人默默无言,虽然六个姑娘表面在笑,其实心中也是沉痛的,这么大开杀戒,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时候,他们觉得自己跟妖魔也没什么区别,也是满手血腥,但不杀对方,对方却不放过自己,又必须这么做。

雪紫儿叹道:“你说怎么就怎么。”

魏晓晨道:“谁让你是头,我们都听你的就是了,不过,你以后不要这么玩笑了,就当我怕了你了。”

‘玉’霄哈哈一笑,微笑道:“喂,不要放在心上嘛,管他们什么呢,咱们快乐就好了,什么未来,什么理想,什么下流,什么无耻,什么‘**’‘荡’不‘**’‘荡’的,纯洁不纯洁的,只要咱们快乐就好了。”

魏晓晨呸了一口,道:“哼,自‘私’鬼,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人。”

曲仙儿道:“就是,咱们这次追杀妖魔,为的是拯救咱们人类,为的自己的亲人,为了自己的朋友,成亲,是因为彼此相爱,生儿育‘女’,是作为人的责任,你怎么能只想着自己快乐,不想着别人呢?”

‘玉’霄微微一阵冷笑道:“是呀,我自‘私’,我承认,拯救人类?我可没这么伟大,为了父母?哼哼,我爹娘生下来就抛弃了我,我所欠的,只有傲人族的恩,如今,我已经报答了,至于什么人类的死活,我可不管这么多,爱死不死,死绝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傲人族这么可敬的人类都灭绝了,活在世上的无耻、自‘私’、贪婪、不要自尊,不知廉耻的人类,灭绝了又有什么不好?”

六个姑娘也看出‘玉’霄心情十分的不好,曲仙儿也自觉有点失言了,‘玉’霄虽然说自己自‘私’,但其实他并没那么自‘私’。

也许,的确他对其他人类的死活一点不放在心上,可他却是一个感恩的人,只要对他好的人,他就会报答,所以,这一次不顾生死来追杀妖魔,铲除天魔,为的就是报答师傅师娘的大恩,为的也是拯救她们这些朋友。

所以,‘玉’霄就是这种人,这种不虚伪的人,他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出于什么无‘私’奉献,大仁大义,若他不觉得欠下了天帝山的恩情,若是他不喜欢她们,什么人类的死活,‘玉’霄才不管。

也许,在大义上来说他的确是没这么伟大,不如那些什么口口声声普度众生的佛祖,喊得响亮,喊得口号那么伟大,但说归说,做的恐怕没那么伟大,他自‘私’的真实,自‘私’的可爱,他只为自己的朋友,只为自己的亲人,只报答自己的恩人,他没有伟大要去拯救世界,而放弃自己的生命,朋友的生命,他的自‘私’无疑是最可爱的,最真实的自‘私’,就算自‘私’,也是可爱的。

不管‘玉’霄自‘私’也罢,追求快乐,不顾别人也罢,但他所做的一切,却对得起他的朋友,他的恩人,他的爱人,他就算对不起全世界,也对得起她们!

楚桂儿最是乖巧伶俐,不像那些姑娘那样顾着自己的矜持脸面,一见场面异常的尴尬,‘玉’霄有点生气了,自己的好姐妹这么下不来台,桂儿吃吃笑着,前来过来解围,淘气的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咯咯笑道:“小傻瓜,人都是自‘私’的,自‘私’才是人的本‘性’,若是人不自‘私’,不为自己活着,那就是傻蛋了,所以,我就喜欢你的自‘私’,你自‘私’就对了,咱们有被子,就不给他们盖,给了他们咱们盖什么?喂,你越自‘私’越好,因为我也自‘私’,其实呢,我心中就想你只有我一个老婆,最好每日里你只跟我一个人快乐,只抱着我睡觉才好呢。”

‘玉’霄被逗得哈哈一笑,抱住桂儿亲了一口,微笑道:“小宝贝,其实我就喜欢你的真实,因为你不虚伪,不像其他的人,嘴上大仁大义,为国为民,什么普度众生,什么拯救天下,狗屁,都他妈装的,大家自‘私’就对了,玩‘女’人不舒服,我娶了做什么?为了什么普度众生,‘弄’的丢了自己的命,为的又是什么?我就喜欢自‘私’自利,那又如何!”

两个和尚不由得苦笑,因为这普度众生是他们和尚的口号,‘玉’霄也毫不留情面的讽刺了一顿,但二人根本不敢跟‘玉’霄顶嘴,知道‘玉’霄有点心情不好,跟他较真,只会影响彼此的友情。

其余的姐妹淡淡一笑,知道桂儿前来解围,乃是好心,就连仙儿都感谢,因为被‘玉’霄这么的抢白,仙儿自觉脸上挂不住,这也就是‘玉’霄这么对她,换个别人,仙儿早翻脸了,而且还没有人这么对她冷嘲热讽的。

曲仙儿不再言语,红着脸低下了头,知道‘玉’霄有点生气,跟‘玉’霄在这个时候去抢白争辩,‘玉’霄是不会买她的账,到时候,还是自己下不来台。

那个时候的‘女’人就有这点贤惠之处,知道在男人生气的时候让一让,可是如今这社会,‘女’人的这种美德是完全不见了。

‘玉’蝶轻轻道:“好了,大家都累了,咱们赶紧去吧,等赶走那边山上的妖魔,找到了妖魔的‘洞’府,咱们就回去休息去吧。”

说话间,又来到了一座小山的上空,这一次,三个姑娘也不去‘诱’敌了,‘玉’霄半空中,直接大叫道:“喂,躲在暗处的畜生们给我听真,这附近山头上的妖魔,都叫我杀了个‘精’光,回去告诉元真三个魔头,劝他们早早归降,回去也告诉你们的同伴,早早逃命去吧,若是再想跟我斗,将都死无葬身之地!”

在暗处的也有四个妖魔,两只黑鹰,两只秃鹫,被‘玉’霄这一声大喝,如何能不知道。

但‘玉’霄这么做,它们又怎能出来?谁知道‘玉’霄是不是诈语?

‘玉’霄一见没有动静,冷笑一声,将双剑祭在空中,一招万剑归宗,幻化出千万的小气剑,大吼一声,将千万的小气剑朝着东西南北四面八方‘射’去!

再看无数的小气剑‘激’‘射’而去,‘射’向了各个角落,嗖嗖嗖嗖嗖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再看黑暗中,飞起了四只黑影,箭‘射’一般的就往空中钻去,然后往北逃走了。

他这么‘乱’‘射’一通,这些飞禽再不脱离,简直都无处可避,所以,展翅就逃!

众人就在半空中,没有一个阻拦的,就让这些飞禽逃离了,因为目的就是让它们去报信,而且众人都不忍心再开杀戒了。

‘玉’霄飞上了半空,看了看远处的妖魔,沉声道:“追,跟下去看看!”

十四个人御剑而飞,飞在高高的空中,随着那四只凶禽往北飞去。

眼看着那四只飞禽落到了一个高山中了,然后钻进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消失不见,‘玉’霄一见找到了妖魔的‘洞’‘穴’,知道不能再多耽搁了,于是沉声道:“好了,咱们找到‘洞’‘穴’了,不要待着了,立刻回‘洞’,一会妖魔们就大批的出动了。”

十四人立刻往藏身之处的‘洞’‘穴’飞去,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又回了‘洞’。

这时,就听黑暗处一阵阵嘈杂声,半个天边,黑压压的遮住了明月,在冷月白雪的照耀下,正是那些妖魔们。

‘玉’霄等人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洞’‘穴’口,‘玉’霄叮嘱道:“各位,两天之后再见,谁也不要出‘洞’,大家隐蔽。”

于是各人回到了各自的冰‘洞’,又都隐蔽了起来。

‘玉’霄和六个姑娘也回到了自己的‘洞’‘穴’,也隐蔽了起来。

这时,已经都是半夜多了,再有一个多时辰差不多就天亮了,众人已经劳累了一夜。

他们回了‘洞’,外面却开了锅,几乎所有的妖魔都出动了,黑压压的遮天蔽日,在风雪中四处盘旋。

但却都找不到了‘玉’霄等人的踪迹。

‘蒙’明是破口大骂,在半空中盘旋着,狂吼道:“凌‘玉’霄,有本事你出来,咱们决一死战,藏头‘露’尾,你算什么东西!”

无数的妖魔一起叫骂着,整个雪山百里之内回音震天动地,‘玉’霄在冰‘洞’内,都听的清清楚楚。

但‘玉’霄却理也不理,而是钻进了被窝中,‘蒙’住了头。

楚桂儿吃吃笑着,到了‘玉’霄的身边,抱着‘玉’霄,微笑道:“喂,人家骂你呢,你生气啦?”

‘玉’霄淡淡一笑,道:“喂,你说他们见到咱俩的那些杰作,会是什么样子?”

楚桂儿吃吃笑道:“一定被你气死了,恨不得将咱俩碎尸万段。”

‘玉’霄抱住了楚桂儿,玩‘弄’着桂儿头上的小辫子,微笑道:“为了奖励你的杰作,来,我和你**玩,咱们快乐快乐。”书.哈.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