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2章 斗智1

第二百零二章 斗智1

‘玉’霄笑道:“这还不够,小宝贝,上一次咱们做了冰雕,为的别让他怀疑咱们上次做冰雕的地方是咱们的藏身之地,咱们再在别处做一些冰雕,或者隔一个山头做一组冰雕,或者隔两个山头做一组,还是老样子,什么气人咱们就做什么,再加上那四个新妖魔,一起气气他们。”

众人哈哈大笑,因为‘玉’霄这主意太坏了,上一次就把妖魔们简直都要气疯了,这一次又来这一招,实在是太可气了。

六个姑娘掩嘴而笑,吃吃的都笑成了一团,楚桂儿掩着嘴咯咯笑弯了腰,喘息着道:“你呀,怎么这么坏呢,真是坏死了你。”

雪紫儿叹道:“唉,现在我相信你小时候的故事了,看来你不但小时候坏的要命,越大了,越不是好东西了,呵呵呵……”

卓悠悠吃吃笑道:“我们说的,你还不信?现在可信了吧?打小的时候,他就坏的要死,在傲人族的时候,他跟我玩捉‘迷’藏,他是真会找地方,那一次,我找了他半天就是没找到,你猜猜他藏哪里去了?”

雪紫儿咯咯笑道:“我可猜不出。”

卓悠悠笑道:“这坏蛋,竟然藏到我家里去了,跟我爹娘说,来找我玩的,在我家里又吃又喝的,舒服的睡了一觉,却害的我在村里找了半天,累的要死,我连他家我都找了个遍,就是没找到,原来,他竟然藏我家里躲着去了……”

众人这个笑,六个姑娘眼中满是爱意,都掩嘴而笑,含情脉脉的深情望着‘玉’霄,双目之中无限的柔情,

‘玉’霄悠然笑道:“这个呢,就叫意想不到、出人意料了,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跟我玩捉‘迷’藏的人,想要找到我,简直是痴心妄想的。”

这一句话,悠悠是很钦佩的,因为她小时候逃难,也是按照‘玉’霄告诉她的这句话,骗过了贼人,这才幸免于难。

也可以说,若不是跟‘玉’霄玩的久了,将‘玉’霄的一些把戏学会了,以悠悠天真无邪,哪能想到这些,根本难以活到现在,所以悠悠可谓是对‘玉’霄爱慕至极、佩服至极。

于是,众人每当消灭了一个地方的妖魔,楚桂儿就幻化出幻象,‘玉’霄就将幻象浇上水冰冻住,冻结成冰雕。

这些冰雕奇奇怪怪的,但都是戏耍妖魔的雕像。

有的雕像,众人骑着,有的踩着,有的踢雕像的屁股,有的让雕像趴在地上吃屎,有的雕像被割掉头,被大家踢着玩,还有的雕像被四分五裂,雕着众人又吃又喝的,有的雕像雕着几个姑娘翩翩起舞,众人吃吃喝喝,吃的都是鹰‘肉’、雕‘肉’……

这些冰雕都是元真、‘蒙’明、斩天、展翔、天狼等九个妖魔模样的冰雕,大小,高矮,胖瘦,几乎跟真人一模一样,这九个妖魔的冰雕,被众人戏‘弄’,侮辱,但都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当事人看到,只要有心,如何能不生气的。

众人这个笑,都知道,妖魔们看到他们模样的冰雕被这般的羞辱,若是不气的发疯,那才是怪事了。

又杀了两个山头上的小妖,众人已经围着这些山转了大半圈了,杀了足有二百多飞禽了,冰雕也做了七八处,‘玉’霄又灭掉一处的妖魔,然后让楚桂儿做了一组众人吃喝玩闹的样子,然后做了一个斩天的大冰雕,‘玉’霄用鲜红的血在大冰雕上写道:多谢前辈的厚爱,这些雕‘肉’和鹰‘肉’味道真不错,我们十四个人吃饱了喝足了,也在这里玩够了,现在我们回家去了,若是众位来我们家做客,我们很欢迎,再见,再见,后会有期……”

众人望着‘玉’霄所写的血字,当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但斩天等妖魔见到这些冰雕和血字,一定是被气的七窍生烟。

‘玉’霄几乎在每一组冰雕上都写过字,他骑着斩天的冰雕,他写道:这坐骑真不错。

妖魔的头被割下踩在脚下的冰雕,他写道:这个头好圆,真好玩。

坐在冰雕上的雕像写道:坐着真舒服。

最可气的是,还有‘玉’霄等五个男人撒n的冰雕,他们五个男人被冻成撒n的动作模样,而蹲在他们五个下面的就是九个妖魔。

‘玉’霄却在雕像上写道:这九个夜壶很不错。

众人简直是被逗的啼笑皆非,其余的的雕像,楚桂儿只是画出大体撒n的动作,根本不好意思画出男人那神秘的东西,只有‘玉’霄的雕像,楚桂儿画的最认真,就连‘玉’霄男人那‘小‘鸡’’都画的清清楚楚。

其余的人简直被逗得啼笑皆非,‘玉’霄却哈哈笑道:“画的像极了,真不错,大嫂,我的小宝贝见过我的小‘鸡’,画的可谓是‘逼’真的很,大嫂若是好奇我这里生的什么模样,不妨多看看雕像,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魏晓晨使劲啐了一口,满面娇红,叱道:“你这臭无赖!无耻!不要脸!”

‘玉’霄哈哈笑道:“喂,小宝贝,你别光画我们男人撒n的雕像呀,干脆也画你们‘女’人撒n的样子吧,哎吆,我倒是忘了,你们‘女’人好像没有**的,不能站着撒n的,干脆你画你们九个姑娘坐在他们人头‘摸’样的马桶上拉s吧,那一定很好玩,哈哈哈……不过,好奇怪呀,你们‘女’人为什么不生**呢,更奇怪的事,我们男人的小‘鸡’,放在你们撒n的那个小眼里,正合适,就好像你们‘女’人哪里的小窟窿眼,正好是我们老弟弟的家一样,这世上的造物主真聪明,知道我们男人的小鸟需要一个温暖‘潮’湿的小窝,就设计了你们‘女’人这么种东西,供我们男人放在里面温暖舒服……真是奇哉,妙哉……”

九个姑娘又羞又臊,那有人这么开玩笑的,那个男人能不知道,男‘女’有别的,谁又能说破呢,而且‘玉’霄这玩笑开的,实在是太胡闹了,太‘露’骨了,这些姑娘们听了,一个个是羞臊无比,简直都红透了脸。

碧萝和寂籁都羞红了脸,两个人一起呸了一口,急忙躲到了一边,不去理‘玉’霄。

魏晓晨羞臊无比,大骂道:“你这死不要脸的臭无赖!讨厌死了!”

魏晓晨嘤咛一声,掩住了娇容,急忙躲在了廉政的背后,羞的都不敢抬头了。

‘玉’霄这个笑,故意气她们道:“喂喂喂,你们都装什么正经呀,魏嫂嫂,你又不是没见过这宝贝,你也没少玩这宝贝,这宝贝带给你的快乐难道你不喜欢呀?若是不喜欢,就别嫁给男人了,嫁给‘女’人多好,还有你们六个,何必这么虚伪呢,你们敢说不喜欢男人这东西?你们只要说不喜欢,有本事就别嫁人,有本事被这东西塞进你们那里‘乱’动的时候,就别哼哼唧唧的呻‘吟’……”

魏晓晨满面通红,掩住了俏脸,捂着脸跺脚道:“你们还不快堵住他的臭嘴!真不知羞!”

‘玉’霄大笑,边躲避着几个姑娘的抓捕,边笑道:“怎么,说实话错了吗?你们‘女’人就是这样,做姑娘的时候,装的正正经经的,但等嫁了人,一个个就成了饥渴的小‘荡’‘妇’了,就算你们堵住我的嘴,但又能洗掉这世间男‘女’无耻的勾当吗?既然说说,你们觉得不美,恶心,可是你们为什么都喜欢做呢?有本事你们‘女’人不让男人艹,不嫁人,那才叫真的‘玉’‘女’呢,就你们这样的,一到了晚上,被男人骑着,在那种难看而肮脏的动作中,你们一个个消魂受用的模样,哼哼唧唧,咿咿呀呀的叫着,真是好看呀,好看,贞洁呀,纯洁呀,真美呀,你们‘女’人不喜欢听,可为什么喜欢做呢,做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嫌弃恶心,而且一个个还道,嗳呀,我要,快,我要,哦,啊……你们既然喜欢,又不让人说,岂不是虚伪做作?假装正经?哈哈哈,虚伪呀,虚伪,咱们到底谁虚伪?谁无耻?噢噢噢噢,你们七个冰清‘玉’洁的大姑娘都不纯洁啦,都变成了……啦,噢噢噢,你们就算天天洗澡,也都改变不了你们被男人糟蹋的事实啦,也都是污浊不堪,洗不干净啦,这世上什么‘玉’‘女’,狗屁,我看都是**才对,什么君子,狗屁,我看都是……才对,我这人就是不虚伪,我就是好‘色’,就是喜欢玩‘女’人,就是玩完‘女’人嫌‘女’人脏,我就是……徒‘浪’子,臭不要脸,那又怎么样?喂,我敢承认,这世上还有那个男人敢承认自己……,喜欢玩‘女’人?谁敢承认玩完‘女’人后,觉得肮脏无耻?廉大哥,你也玩过‘女’人,你敢不敢承认自己好‘色’,虚伪,虚伪的人类呀,哈哈哈哈……”

六个姑娘也嘤咛一声,又羞又臊,一个个一起使劲呸了‘玉’霄一口,齐声骂道:“无耻!↓流!臭不要脸!”

洪袖儿责怪桂儿道:“你这死丫头,没事画这个做什么,叫他又找到了胡说八道的下流话,你没事惹他做什么。”

楚桂儿红着脸道:“是……是他叫我画的,谁知道他这么无耻,说这些‘混’蛋话的。”

‘玉’霄哈哈笑道:“是呀,是呀,我不要脸,说说若是不要脸,那做这种事的岂不是更不要脸了?那你们的父母,天天晚上做这个,岂不是更不要脸了,唉,这个世界上呀,根本就没有干净的人,都是不要脸的,男人都好……,‘女’人都……‘荡’,我们做子‘女’的,都他妈是男人和‘女’人,…望来了的时候,做这种肮脏无耻……的事中生出来的种,所以,一个个都是这么的肮脏,但肮脏就肮脏,何必不承认?何必假装正经,何必这么虚伪?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什么冰清‘玉’洁的贞洁烈‘女’,都是狗屁,都是……,都是……之徒,哈哈哈哈,真是好有趣、好无耻的世界呀……”

廉政的心一痛,一种对这无耻污浊的世界说不出的厌恶之感又悠然而生,为什么人生会是这样子的?为什么男‘女’之事这么不美?为什么就连令人感到愉悦的爱情都这么令人感到不洁?

这个世界为什么是这样子的?人生,究竟又为什么活着?

在无耻脏脏的‘交’配中生命无奈的出生了,然后在这世间受尽了折磨和痛苦,最后,这一副污浊的臭皮囊,最终还不属于自己,受尽苦难,无奈的死去,死后依旧什么都没有,就连这副臭皮囊,都腐烂变质,或者化为灰粉,被烈火焚烧,既然生下来这么痛苦,生下来又要无可奈何的死去,什么都会没有,那生命为何还要生?

这岂不是太矛盾,太无可奈何了吗?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双目中满是心酸的泪水,活着,为了吃,为了喝,为了**,为了金钱,为了活下去,也不知受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累,最后还是一无所有,这么努力,为了什么?得到了又失去,这一切又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活下去?活着又为了什么呢?

虽然‘玉’霄说的粗俗,但却不是没有道理,这世界的确是太肮脏了,的确是好有趣,好无耻的世界。

立刻,杀妖魔的动力,在他的心中消失,斩妖除魔,为的又是什么?若是人真的这么被无情的毁灭,从此不再这么苦恼,不再这么痛苦,那就算人类灭种,又有什么不好的?

魏晓晨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因为她知道他的心一直很矛盾,既爱她,又不想占有她,也许没有这种种的遭遇,他宁愿偷偷的爱她一辈子,也不会将她占有,也不会将他玷污,在他的心中,她还是冰清‘玉’洁的时候,令他觉得更美,他更喜欢的是她没有半点尘埃的美。

就好像风月一样,玩了不知多少‘女’人,这种无耻的事做了不知道多少,但玩的‘女’人越多,这种事做的越多,令他觉得反而对爱情有一种深深的恶心厌恶感,那种感觉是对不完美人生的厌倦。

所以,‘玉’蝶这么清纯的‘女’子,就算‘玉’蝶被‘迷’倒,都已经被剥掉了上衣,他随时随地可将纯洁完美无缺的‘玉’蝶占有玷污,他都没有占有了‘玉’蝶,只因为他喜欢‘玉’蝶纯洁善良的美,不想这唯一令他感到还美还纯的仙子一般的‘女’子在他心中消失,变得也污浊不堪,所以他没有占有‘玉’蝶,这种心情谁又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