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5章 定计2

第二百零五章 定计2

九九真元变化之功,共分三层,初层就是天罡三十六般变化,只是能变化简单的东西,例如什么大山,石头,树木等粗浅的,就跟猪八戒所学的一样,中层的就是地煞七十二变,可以将身子变化成很多复杂的东西,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所学的本事,而最高境界的道术,最后一层是九九玄功,九九归真八十一变,可以天人合一,心想事成,可以令元神不死不灭,学会之后,可以打遍三界没有对手。

其实,若是孙悟空学会玉霄后来修成的九九元功,有了九九玄功,九九归真八十一变的本事,能做到随心所欲,天人合一的话,那如来佛祖早就被孙悟空打败,也不可能逃不出如来的手心,但这九九元功,可谓是道家最高的本事,哪里能轻易的传人,所以,这九九真元玄功,九九归真,八十一般变化的事,道家中,除了凌玉霄后来参悟透,修炼成功,用来打败天魔,拯救了人类之后,再也没有外传,从此就失传了。

这种九九元功,不死不灭,九九八十一变,天人合一,纵横三界没有对手的本事,除了凌玉霄之外,就连鸿钧老祖,原始天尊,太上老君,如来佛祖等等这些最厉害的神仙,都不会,所以,这些神仙的本事,日后,都在凌玉霄之下,若是跟玉霄比斗,最后都是玉霄的手下败将,所以日后,凌玉霄是天地之间,三界之中,最厉害的一位不为人知的尊神。

凌玉霄千年之后收孙悟空为徒,就在西天如来眼皮底下二十载,传授给孙悟空本事,如来都不曾觉察,玉帝也不曾察觉,可见孙悟空师傅玉霄的本事远在佛祖之上了。

但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师傅究竟是谁,没有人知道,玉皇不知,老君不知,如来也不知,没有什么神知道孙悟空跟谁学的本事,就连孙悟空自己也不知道,这乃是千古以来的一件悬案,就连如来可以洞察天地苍生,可却窥不破孙悟空的师傅是谁,可见凌玉霄的修为已经在如来之上。

其实,凌玉霄传授给孙悟空本事,乃是化名菩提祖师,之所以他以道士的身份传授给孙悟空本事,又以释教的法号叫做祖菩提,只因为玉霄身兼道、佛两家的修为,故此才这般的称呼自己。

为了能让凌玉霄拯救人类,拯救所有的神仙,所以,道家和佛家,都把彼此的修为和本事传给了玉霄,道家的先天清虚真气,先天紫府真气,神龙御剑术等,佛家的六字真言,般若心经,结印**,莲花般若真诀等等都被玉霄所学会,而玉霄最后融会贯通,自成一体,创出了九九玄功,做到了天人合一,修为盖过了三清和佛教,这才打败天魔,拯救了人类和群神。

玉霄身兼两派所长,但并没有忘本,故此在下界传授孙悟空本事的时候,才以道士的身份传艺,以佛家的名讳自称,其实是他的不忘本而已。

之所以凌玉霄叫凌玉霄,这也是天意,玉者,英俊,高贵,洁净,至高无上的意,霄者,指天也,玉霄的意,也就是凌霄宝殿,指的就是九天之上,九天中最高的一层,凌字在前,是凌驾的意,凌玉霄的意就是说,凌驾于九天之上、凌驾于诸神诸生之上的意,乃是至高无上的,世上最厉害的,乃是傲人之人,傲神之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九天十地中,这就是凌玉霄的名字由来。HTTp://

所以,玉霄的地位这么高,他如何能跪拜,所以天意让玉霄生在傲人族,让傲人族的人抚养长大,因为傲人族的人是这世上最讲究自由,平等,自尊,自爱的民族,除了傲人族可敬之外,天底下,再也没有什么民族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凌玉霄肩负着拯救人类的使命,其地位甚至高于玉帝、如来等刚刚成神的神仙,这么高的地位,这么尊贵的身份,这么神圣的使命,玉霄当然不能跪拜了,因为他给凡夫俗子跪倒,就相当于玉帝跪倒,如来给别人下跪一下,所以,就算是神,都不能让玉霄跪倒。

他不但不能跪拜磕一个头,而且还必须要他心想事成,只要他喜欢的,只要他需要的,机运就会滚滚而来,美女,地位,尊严,青春不老,想做什么,就可以做到什么,因为普天下的诸神都指望着玉霄拯救人类和他们自己,怎能不给玉霄拍马屁呢?

就连玉帝和如来,暗中都给玉霄拍马溜须,就连月下老人,知道玉霄喜欢女人,都给玉霄牵连红线,让玉霄幸福快乐,因为只要玉霄幸福快乐,对人生充满了希望,就一定不想自己的朋友,爱人被杀被害,一定不想让妖魔占有这个世界,所以就一定努力斩妖除魔了,这就是神仙们暗中打的小算盘。

天魔斩杀修道者,也是一种天生的使命,因为没有天魔,天上的神仙就少的可怜,一方面,需要人畜大战,斩杀修道者和妖魔,令死去的英魂可以封神,上天伺候神们,令一方面,还不能叫天魔的目的达成,不能让他灭了人类,这当真是矛盾重重,就连诸神都没有办法,只能听从天命了,所以,一切的一切,神的存在,人的存在,西天的存在,都要看玉霄的心了,究竟是动物统治世界,还是人类统治世界,这所有的一切重担,就落到了玉霄一个人的手中,就连玉帝、如来,都只能看着玉霄随着自己的心意为所欲为,而毫无办法。

可以这么说,若是玉霄不高兴了,到时候,助天魔而灭人,灭神,灭鬼,攻打三界,那么,人灭,神消,从此之后,什么如来,什么佛教,什么道教,什么玉帝,什么神仙,什么罗汉和菩萨,都统统死个精光,不复存在!

若凌玉霄不是这个世界上人类的救世主,九天之上的神仙,如何能允许他叫这个名字,给他起这个名字的傲人族人,其实也因为这个名字,而折寿,当然,这也算是天意,玉霄现在修为不够,当然还不知道。

至于日后玉霄为何收下孙悟空,又为何传给他七十二变的本事,这乃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种关于天、地、人、畜、神、佛、妖、魔、鬼等是存在,还是被灭绝的天机,别说玉霄现在不知道,就算是玉帝和如来,都不能泄露半点,都不能参与人界的仙疆和魔域之战,而且就算如来和玉帝等神仙参与此战,以他们的本事,都不是天魔的丢手,而且他们也不能参与,因为他们一参与,一个是人畜没有这场大战,天界神仙寥寥无几,他们没有奴才伺候了,再一个就是,违背天意,定然遭受天劫,死无葬身之地!

玉霄现在修为还不高,刚刚将释、道两家的修为学会,关于鬼道的本事还没有学,当然还没有融会贯通,没有能力领悟的了这奥妙的天机,但这也是迟早的事。

虽然不能领悟天机,但玉霄却知道自己的使命,而且,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谁能得到两把神剑,谁就肩负着这个使命,根本无法推托。

玉霄十分的苦恼,他不知道上天为什么会选中自己,为了让他学道,灭绝傲人族,为了让他普救众生,却将这世上最可敬的民族灭亡,为的只是救那些贪婪,凶残,自私,自利,没有尊严,没有廉耻的人类,这究竟是为什么?

众人闻听玉霄所说的埋伏计,不由得称赞不已。

雪紫儿却道:“咱们设下埋伏,是不是有点不正大光明呢?”

玉霄哈哈一笑,捏了捏雪紫儿的俏脸,微笑道:“小傻瓜,这有什么不光明的?别忘了,敌众我寡,妖魔既然不讲道义,咱们何必讲呢?只要是对方以多欺少,咱们无论用什么计策,都是对的,我一生最讨厌的就是以多欺少不讲道义之辈,所以,遇到这种事,可以毫不留情的杀之!”

卓悠悠道:“不错,他们要是单打独斗,咱们就跟他们单打独斗,可若是他们群攻,咱们难道束手待毙?当然要反抗了,而且他们人多,咱们人少,对方若是群而攻之,咱们这就叫自卫,自保,就算全都杀了,也不是咱们的错!”

楚桂儿笑道:“就是呀,只要别人人多欺负人,以多欺少,就是畜生不如,就是先不讲道义,遇到这种事,人少的一方,无论用什么办法,无论手段多凶狠,无论杀多少人,都是对的。”

天下间不讲道义,以多欺少的无耻之辈多了去了,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所以,不管谁对谁错,只要是人多欺负人少,人少的一方,无论用多么卑鄙凶残的手段自卫,都没有什么不对之处,因为人多的一方,以多欺少,就是不讲道义,畜生不如,所以,死了也是活该。

雪紫儿道:“嗯,姐妹们说的对,不过,咱们打不过,就逃走,是……是不是有点面子不好看呢?有点丢人吧。”

玉霄苦笑不已,照着雪紫儿的胸就掐了一把,叹道:“你呀,胸大无脑!”

雪紫儿嘤咛一声,脸红了,照着玉霄使劲掐了两下,使劲呸了玉霄一脸的口水,嗔道:“无耻!讨厌,师兄们都在,你胡闹什么!真不要脸,不知羞。”

玉霄哈哈笑道:“这有什么,你是我老婆,我摸摸怕什么,再说了,谁人不知道,做了夫妻的男女,每天晚上都是做这个的,不是亲,就是摸的,装什么正经呀,谁不知道谁呀,哈哈哈……”

魏晓晨红着脸呸了一口,轻声道:“死不要脸的货,真↓流。”

玉霄哈哈笑道:“我↓流?只要大嫂保证你那里没被人摸过玩过,那我以后都不再碰女人了,我就是好,就是↓流,这又怎么样?只要这世上的男人不再玩女人,女人不再嫁人,大家都正经了,我也就正经了,既然大家都这么无耻,还有谁有资格说我呀,哈哈哈……”

魏晓晨脸红红的,哼了一声,转过了头,不去理玉霄,嘴里道:“哼,我不跟无赖说话,哼!”

玉蝶用纤纤玉指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哎,你呀,刚正经了一会,又胡闹了,别这么胡闹,大家商议正事要紧。”

雪紫儿撒娇的照着玉霄的头敲了好几下,嗔道:“你再要胡闹,我打爆你的头,哼,再也不离你这么近了,真讨厌。”

本来,雪紫儿和楚桂儿一左一右坐在玉霄身边,因为今日是她们俩的生日,所以,玉霄要抱着她们俩。

雪紫儿装作害羞的要离开玉霄的身边,玉霄哈哈一笑,拉住雪紫儿的手笑道:“好好的坐下,我保证不摸你这里了,还不行吗?”

雪紫儿嗔道:“你讨厌,才不信你呢,哼。”

玉霄哈哈笑道:“喂,今天可是你生日呀,你只要不听话,看我怎么收拾你,到时候,我立刻给你‘生日礼物’,看你敢不敢不听话了。”

雪紫儿又是嘤咛一声,臊红了脸,乖乖的坐在了玉霄的身边,嗔道:“那不准你胡闹了。”

魏晓晨不明白,吃吃笑道:“喂,雪姐姐,你不坐在他身边,他立刻给你生日礼物还不好呀?喂,他送你什么生日礼物呀?”

雪紫儿又羞又臊,因为玉霄说她生日,生日礼物就是这一天抱着她俩睡觉,让她们快活,但魏晓晨不懂,居然还问,这如何作答。

雪紫儿娇羞无比,其余的姑娘们闻听,一个个忍俊不住,吃吃的笑成了一团,但还羞于出口,六个人无法回答。

魏晓晨被笑的莫名其妙的,皱眉道:“你们又笑什么呀,我只是问问什么生日礼物,这有什么好笑的?”

雪紫儿嗔道:“你问什么?别瞎问了,商量正经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