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5章 定计3

第二百零五章 定计3

‘玉’霄嘿嘿笑道:“怕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的礼物,大嫂,我就告诉你吧,这礼物可好了,廉大哥也有,而且你们‘女’人最喜欢这种礼物了,你其实也很喜欢的,你也可以叫廉大哥送给你的嘛,我的礼物却不能给你的,虽然咱们‘挺’要好的,但这礼物只能丈夫给才行,其他的男人不能随便给的,今日紫儿过生日,我没有别的礼物送她,只好跟她做一天一夜,将我们男人那种可以令‘女’人怀孕,用来生儿育‘女’,那最干净的‘‘玉’浆琼‘露’’都送给她……”

没等‘玉’霄说完,雪紫儿红着脸就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开始胳肢着‘玉’霄,骂道:“死无赖,臭无赖,放屁!看你还胡说八道,不准胡说……”

虽然‘玉’霄没说完,但说了个大概,魏晓晨是过来的‘女’子,哪能不明白什么意思,如何能不明白,那琼浆‘玉’‘露’是什么东西,羞臊的魏晓晨也满面通红,照着‘玉’霄就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死无赖!无耻!↓流!”

其余的姑娘也是吃吃直笑,过来对着‘玉’霄又掐又敲的,魏晓晨在一边道:“使劲打,撕烂他的臭嘴,真是太无耻了!”

雪紫儿解释道:“你……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没……没有的事……”

‘玉’霄边笑边道:“谁说没……呜……呜呜……”

雪紫儿紧紧捂住‘玉’霄的嘴,不叫‘玉’霄说话,嗔道:“你讨厌,你再这么胡闹,我……我可不饶你了,哼!人家真生气啦!”

其余的人啼笑皆非,但也脸红了,因为这种玩笑,这种闺房夫妻间的玩笑,那有这么明说的,虽然夫妻在一起玩笑无可厚非,可是说出来,让别人听见真是不像话了。

‘玉’霄连忙讨饶道:“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各位好老婆,饶了我吧,再也不敢了。”

几个姑娘吃吃笑着,也不跟他玩笑了,曲仙儿嗔道:“你呀,真不知羞,什么话都敢说,别胡闹了,咱们不是商量正经的嘛。”

‘玉’霄哈哈一笑,坐好了,也不闹了,但一只手却悄悄的伸到了雪紫儿的大‘腿’上,开始抚‘摸’着雪紫儿富有弹‘性’的**,雪紫儿心中一‘荡’,还怕别人看见,悄悄的就去掐他,用心声骂道:“讨厌,这么多人呢,不准你胡闹,将你的臭手拿开!”

‘玉’霄用心声道:“我喜欢边‘摸’着你玩,边说话,我说不‘摸’你……,可没说不‘摸’你大‘腿’吧,叫你掐我,看你敢不敢了。”

‘玉’霄说着,隔着衣衫,一只手就伸到了雪紫儿最**的地方,雪紫儿差一点就‘吟’出声,急忙咬紧了银牙,用心声讨饶道:“好哥哥,别玩了,人家错了还不行吗,你这样,我好难受……”

‘玉’霄用心声道:“嘿嘿,不行,我偏要‘摸’着玩,不准你动,又没有人看到你怕什么呀,你已经是我老婆了,我又不是没玩过你这里,你也不是处了,我‘摸’‘摸’有什么不可以的。”

雪紫儿无可奈何,只好忍住,幸好她也早习惯了‘玉’霄的胡闹,这种地方没少被‘玉’霄这么爱抚,也能忍受的了了。

雪紫儿在心里嘤咛一声,骂道;“你臭流氓,无耻,你坏,不准你这么粗鲁,人家难受的很,真讨厌……”

‘玉’霄用心声道:“哈哈,你不喜欢我粗鲁,那我温柔点不就行了,这样玩起来才刺‘激’嘛……”

雪紫儿无可奈何,知道‘玉’霄就喜欢玩,尤其是喜欢捉‘弄’人玩,她也无可奈何,只好装作若无其事,一动不动,随着‘玉’霄胡闹,轻轻低下头,也不说话了。

但其余的人哪里能看得出来,一个是冰‘洞’幽暗的很,再一个是,中间是个冰桌子,而且‘玉’霄等人都围着被子,所以,根本发现不了什么。

‘玉’霄一边故意戏耍着雪紫儿,享受着抚‘摸’美‘女’娇躯的快乐,一边道:“等风雪住了,咱们就去设好埋伏,桂儿呢,就提前幻化出幻象,我就用寒气冻住,省的打起来,现幻化来不及,然后呢,你们多做一些冰剑,等到妖魔来了,来一个万剑齐发,咱们设好几处埋伏,等这些冰剑和幻象都用的差不多了,估计也能‘射’死不少的妖魔,等到用的差不多了,咱们就走,这时呢,咱们就隐藏在幻象中,却把假幻象,往远处逃走,引着妖魔去追杀,将妖魔引走,等妖魔走远后,咱们再出现,将那些伤了没死,或者留守的妖魔再除掉,等妖魔发现追的是假象时,回来时,咱们就已经离开了,只要这样玩几次,这些妖魔,差不多就被咱们消灭了,剩余的,力量就不这么大了。”

大家闻听,纷纷称赞这条计策妙,雪紫儿不再说话,她正被‘玉’霄淘气的抚‘摸’着敏感的大‘腿’和神秘的地方,心中‘荡’漾无比,而且她也知道,男人在说话的时候,只要听就行了,最好少‘插’言,这乃是做妻子的一种美德。

她也明白,自己有点笨,对于诡计什么的,真的不在行,而且‘玉’霄为人就是这么奇怪,谁爱多话,被戏‘弄’的机会就多一些,尤其是对‘女’人而言,他更是喜欢捉‘弄’戏耍,所以,魏晓晨一个是跟他们不错,‘玉’霄跟她玩笑习惯了,再一个就是魏晓晨爱说话,所以‘玉’霄戏‘弄’她的时候多,因为‘玉’霄随时随地的总在‘交’谈中找到笑点,逗大家玩一玩。

至于碧萝和寂籁,这两个代发修行的佛‘门’弟子,一个是不爱多话,再一个,实在是一本正经的,‘玉’霄就算爱玩笑,遇到只听不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他也无法出言戏耍开玩笑了,因为人家对方,根本不玩笑,根本不跟他说话,叫谁玩笑起来都没意思的很。

还有廉政和岳商,也不爱玩笑,也是沉默寡言,所以,‘玉’霄戏‘弄’他们的时候,也很少,不过廉政是沾了魏晓晨的光,才被屡次戏‘弄’,可是不管‘玉’霄开什么玩笑,而廉政总是付之一笑,很少出言,所以,‘玉’霄跟这种人开玩笑,自己都没趣的很了。

廉政点头道:“嗯,这个主意不错,小师弟就做主吧。”

雪紫儿忍不住‘插’了一句,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动手呢?”

她话刚说完,就觉得‘玉’霄正戏‘弄’她‘女’人最隐蔽而敏感地方的手,就在她那敏感的地方坏坏的掐了一下,雪紫儿不由得‘嗯’了一声,但还不能出手去打他,在心中骂道:“讨厌,再……再要胡闹,我……我可恼了……”

雪紫儿偷偷的伸手将‘玉’霄的手拿开,紧紧的握住了‘玉’霄的手,不叫他的手这么胡闹的戏耍自己,因为这么多人,万一被‘玉’霄玩的心神‘荡’漾,难以自制的呻‘吟’一声,那简直就丢死人了。

‘玉’霄哈哈一笑,抱着雪紫儿先在雪紫儿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抱住楚桂儿亲了一口,道:“就算动手,也要等给我两个小宝贝过完生日呀,而且如今,大雪飘飘,寒风刺骨,这么冷的天,出去厮杀,也受罪呀,还是等雪住了再说。”

岳商道:“也是,咱们的幻象和气剑,若是风雪太大,‘射’出去都会受影响的。”

‘玉’霄故意叹了口气,站起来,悠悠道:“唉,而且我最近身体不好,十分的虚弱,还要好好的修养一下身子,唉……这就是娶老婆多的坏处了,老婆多了,这个老婆也要求你玩她,那个也要求你玩她,今日不跟她睡觉,她那里就痒痒难受,所以呢,这一天,还必须天天一下子伺候六个老婆,让六个老婆一起快乐,这能不累吗?唉……我真是累死了,老婆多了也不好呀,看看廉大哥多‘精’神,只伺候一个大嫂就行了,每日就算跟大嫂亲热两次,都休息的过来,可我呢,每日要伺候老婆六个,就必须努力六次,真是苦恼也苦恼……要是不公平,就打翻了醋坛子了,这个要求抱着她睡,那个要求抱着她,这个说,你和我做的时间短了,怎么她的长,那个说,你跟她做这么投入,怎么跟我不一样……唉……‘女’孩怎么一嫁了人,就这么不知羞了呢……”

可把六个姑娘羞坏了,六个姑娘羞臊无比,脸红的犹如红布一般,六个姑娘一起嘤咛一声,不等‘玉’霄说完,就一起去追打‘玉’霄。

‘玉’霄早有准备,早就躲了起来,是边躲着,边说着,曲仙儿骂道:“你个死不要脸的,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

“哎呀,臭‘玉’霄,打你……”

“哎呀,死‘玉’霄,你连师姐都捉‘弄’……”

再看寂籁和碧萝两个代发修行的尼姑一起叫了起来,原来,‘玉’霄躲着躲着来到两个尼姑的身后了,不等二人躲开,‘玉’霄双手齐出,就在碧萝和寂籁两个代发修行俏尼姑的屁股上一人抓了一把。

所以,碧萝和寂籁都叫了起来,‘玉’霄急忙就跑,百忙中,又在二人的屁股上一人打了一巴掌,边跑边唱着笑道:“哈哈哈,二位尼姑师姐的屁股好大呀,‘肉’好多呀,‘摸’起来好有弹‘性’,二位师姐,你们的屁股被我‘摸’了,常言道,男‘女’沾衣捋袖即为失节了,你们这么重要的地方被我‘摸’了,就等于是我的人了,还做什么尼姑呀,干脆一起嫁给我得了,我一起娶了,加上你们,我就十个老婆了,这就叫十全十美了,哈哈哈……”

寂籁和碧萝又羞又臊,二人臊的满面通红,寂籁拿起身边的琵琶就去打‘玉’霄,碧萝赶忙伸手就去敲‘玉’霄,但‘玉’霄早就躲开,边躲开边唱着歌谣道:“尼姑的屁股更好玩,又大又圆……”

碧萝和寂籁是正正经经的‘女’孩子,一心在佛‘门’中,但这种地方被‘摸’了,也没有了矜持了,二人这个羞,但大家这么好,还不能翻脸,而且这两个姑娘都年轻,虽然不像魏晓晨跟‘玉’霄他们这么熟,这么要好,但两多月的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的厮杀,也是友谊深厚,哪能这么翻脸。

碧萝‘性’子开朗一些,也好玩笑,气的碧萝在后追打‘玉’霄,骂道:“你这小坏蛋,连师姐都捉‘弄’戏耍,看我不打你!”

‘玉’霄就是这种人,玩的人越多,他越有兴趣,四处躲避着,一会掐这个一把,一会掐那个一下,立刻,整个泡泡内,九个姑娘谁也难以幸免,都被‘玉’霄掐了、‘摸’了、亲了、抱了,其余的姑娘倒也罢了,剩下的三个姑娘,却并非是他的‘女’人。

魏晓晨也难以幸免,‘玉’霄躲着玩着,不但使劲掐了她屁股一下,在追打‘玉’霄的过程中,‘胸’被‘玉’霄抓了一下,一个不慎,被‘玉’霄还在嘴巴上亲了一口……

最可气的是,‘玉’霄边躲着,边唱着歌谣取笑,‘玉’霄哈哈笑道:“哇,嫂嫂的小嘴真香呀,我早就想亲亲了,终于如愿了,哈哈,我也终于‘摸’到魏嫂嫂的‘胸’了,真是好舒服呀,魏晓晨的‘胸’,像西瓜,上面两颗紫葡萄,一个足有那么大,抓一下,弹又弹,捏一把,软绵绵,吸一口,爽歪歪……生了七八个小娃娃……”

六个姑娘边追边骂,魏晓晨也臊的满面娇红,这‘玉’霄胡闹的就好似孩子一般,而且还编成歌谣戏耍这些姑娘,谁又能不害羞。

所以,九个姑娘又气、又羞、又恼,一起追着‘玉’霄敲打,但‘玉’霄的水晶泡泡,足有三丈方圆大小,‘玉’霄又跟泥鳅一样,钻来钻去,那有这么容易抓到。

岳商和两个和尚不由得苦笑万分,一个个不好多说什么,三人站起身来,急忙往自己的‘洞’内走去。

碧萝和寂籁二人对着跑着的‘玉’霄一起啐了一口,然后吃吃的笑成了一团,寂籁道:“臭无赖,不跟你玩了,等以后找你算账,师姐,咱们走,甭理他,越理他,他越玩的开心。”

两个姑娘手拉手,也往自己的冰‘洞’钻去。

‘玉’霄边跟其余的姑娘玩着,边笑道:“喂,二位师姐,你们好好考虑考虑呀,做尼姑有什么好的,干脆都嫁给我得了,或者嫁给岳师兄,都可以嘛,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想不通,看看我们多开心,每日里,这六个小宝贝叫的多舒服,做尼姑有什么乐趣呀,难道打算留着处‘女’之身,以后嫁给我老弟佛祖呀……”

碧萝和寂籁脸羞的通红,一起呸了一口,不再理‘玉’霄。

二人往‘洞’里走着,就听‘玉’霄依旧笑道:“喂,二位师姐,现在地道挖开了,你们睡觉的时候,可要小心点呀,小心有人偷窥,别人不敢说,我最喜欢偷窥了……”

碧萝跺脚骂道:“无耻!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