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6章 设伏1

第二百零六章 设伏1

两个年轻的尼姑姑娘又羞又臊的离开了,廉政拉住了羞恼无比,随着六个姑娘一起追打玉霄的魏晓晨,苦笑道:“好了,别玩了,咱们也回去吧。

魏晓晨嗔道:“廉哥哥,你看他,多可恶,这么欺负人家,你也帮我打他。”

廉政淡淡一笑,虽然玉霄摸了他老婆的,但只是玩笑罢了,他又不是孩子,而且为人大度,那会生玉霄的气。

玉霄不是偷偷摸摸没人的时候去调戏,若是那样的话,是畜生不如,他肯定真生气,一定找玉霄算账,可玉霄在大众之下玩笑,这就证明心中无物,并非是调戏他老婆,更何况,玉霄是当着自己六个老婆的面胡闹的,那有调戏别的女子当着,自己老婆的面的,所以,这更可见玉霄光明磊落,只是胡闹玩笑的玩罢了。

廉政微笑道:“算了,你跟他胡闹,你闹的过他?他是人来疯,你越跟他玩,他就玩的越开心,叫他们夫妻玩吧,别理他了。”

魏晓晨嗔道:“我才不干呢,他这么坏,我不打他几下,我出不来这口气,几位妹妹,帮我抓住他,好好打他,气死我啦。”

魏晓晨嘻嘻哈哈的也跟随六个姑娘一起追打玉霄起来,她那里能真生气,她也是少女,也是爱玩的,玉霄逗她玩,她心中还很开心,虽然被摸,但这只是成人间的玩笑罢了,而且她这些地方又不是没被摸过,所以她也没真的生气。

这就是女孩跟女人的区别的,一个未出阁的处女,若是这么胡闹,开玩笑又亲又摸的,那那女人一定会恼了,可一个女人嫁了人,再这么玩笑,这就正常的很了,女人也很少真的生气,这种事就这么奇怪。

玉霄哈哈笑着,四处躲避着,一会抱起被子蒙住她们,一人打一下屁股,一会又去胳肢几位姑娘,就跟这些姑娘玩在了一起。

廉政在洞口上静静的看着,心中是感慨万千,真是羡慕玉霄,一个是羡慕玉霄的性格,无忧无虑的,整日里,不是玩就是闹,再一个就是羡慕玉霄的为人,能有这么多红颜知己爱他。

魏晓晨嘻嘻笑着,终于追上了玉霄,使劲在玉霄头上弹了两个脑崩,照着玉霄的屁股踢了一脚,这才哈哈的笑成了一团,回头一看,廉政却静静的在一边看着,她吃吃笑着,也不玩了,走到廉政身边,笑道:“哈哈,这臭无赖被我打了,快走,快走,小心他打回来,可赚了便宜了,嘻嘻嘻……”

魏晓晨跟天真的少女一样,一边笑着,一边往自己洞内而去,不跟玉霄夫妻玩闹了。

玉霄边跟六个姑娘彼此胡闹着玩耍,边笑道:“喂,大嫂,等会咱们比赛比赛吧,你在那边叫,我的老婆在这边叫,看谁叫的好听,多好玩呀,哈哈哈……”

魏晓晨堵着耳朵,跺脚骂道:“我没听见,没听见,你放屁、放屁、放狗屁,臭无赖……”

玉霄嘎嘎笑道:“喂,洞口通了,大嫂睡觉可要小心了,我爱偷看,大嫂这么漂亮,这地道这么方便,可不能错过好机会,大嫂跟大哥快活的时候,我就去欣赏去,而且我这人爱梦游,别到时候,大嫂睡糊涂了,错把我当成你丈夫,抱着我求欢,唉……那时候,我可吃亏了,人家还是处男……”

魏晓晨顺手抓起一块雪团,照着玉霄就气呼呼的砸去,骂道:“你去死吧!臭不要脸的,哼!”

曲仙儿骂道:“死无赖,臭无赖,姐妹们的脸都叫你丢尽了!”

雪紫儿骂道:“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了,姐妹们,好好收拾他,气死我了。”

“打流氓!”六个姑娘嘻嘻哈哈笑着,一起围着玉霄嬉闹在了一起。

魏晓晨回去了,幽暗的洞内,依旧有六个姑娘和玉霄的玩闹声……

第二百零六章设伏

六个姑娘抓住了玉霄,脱掉了玉霄的裤子,纷纷扬起玉手,照着玉霄的屁股噼噼啪啪的打了好几十下,好一阵把玉霄收拾,这才一个个吃吃笑着,饶了玉霄。

雪紫儿掩嘴笑着,故意板着脸道:“死无赖,这给你个教训,再要这么胡闹,打烂你的屁股,看你敢不敢胡闹了……”

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道:“你呀,就是欠揍,人家碧萝姐姐和寂籁姐姐是修行之人,你也好这么捉弄人家?真是太不像话了。”

洪袖儿和卓悠悠一左一右拧着玉霄的耳朵,袖儿骂道:“再要胡闹,没个正经,看我不把你耳朵拧下来。”

玉霄大叫道:“天啊!救救我吧!为什么女孩变成女人,嫁了男人后,就变得这么泼辣了呢?怎么女人一嫁人都会变成泼妇了呢?噢!天呀,祈求上天,让女孩别嫁人吧,都老在家里吧……”

“你还敢说,再打……”

“不敢啦,你们都是好老婆还不行吗,你们都温柔,善良,美丽,大方……”

六个姑娘又笑成了一团,又收拾了玉霄一会,这才连说带笑的将玉霄教训了一番,这才不闹了。

楚桂儿看了看地道洞,吃吃笑道:“喂,咱们的家都通了,万一晚上魏姐姐叫,咱们听到了,多不好意呀,而且咱们万一叫,被他们隔壁的听到,那……羞死人了……”

曲仙儿呸了楚桂儿一口,骂道:“死丫头,越学越像这无赖了,什么叫……的,怎么这么恶心?这种粗俗的话你也好意说,他不要脸,你也不要脸了?真不害臊,不知羞。”

楚桂儿咯咯笑道:“那应该怎么说?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呀,那要不这样吧,仙儿姐姐,你再要叫的时候,哼哼唧唧的时候,咱们就说是唱歌吧,不过,这应该叫什么曲呢,不如干脆叫做‘哼哼唧唧曲’吧,这个文雅吧,哈哈哈……”

曲仙儿和洪袖儿两个姑娘被逗得吃吃的笑成了一团,一起胳肢着楚桂儿,骂道:“死丫头,越来越不是好东西了。”

袖儿骂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越来越不知羞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不知羞又怎么样,那个女人不嫁人,那才叫知羞呢,只要嫁了人的女人就是不要脸,不知羞……”她将玉霄逗她们的话又开始戏耍二人,三个姑娘又闹成了一团。

三个姑娘又玩笑了几句,这才不再玩笑了,曲仙儿忽然道:“哎呀,咱们不是要准备水给他们洗澡的嘛?怎么忘记了呢?”

雪紫儿咯咯笑道:“是呀,真忘了,都是你,臭无赖,竟胡闹去了。”

玉霄微笑道:“那现在也不迟呀,干脆将廉大哥和魏嫂嫂一起叫来,咱们一起洗澡,大家一起罗泳,那该多好玩呀,哈哈哈……”

玉蝶红着脸,嗔道:“霄弟,不准这么胡闹,再要胡闹,姐妹们可真生气了,到时候,看大家怎么收拾你。”

曲仙儿道:“就是,有个正经吧,多大了,又不是孩子了,也不知羞,你既然有心,干脆咱们过去,你给他们一人再做一个冰洞,给大家放好洗澡水,温热了,大家好久没洗洗了,走吧。”

几个姑娘拉着玉霄,一起顺着地道先去了魏晓晨和廉政的冰洞,魏晓晨和廉政都听见了,彼此只离着四五丈远,而且在洞内传音,如何能听不见。

魏晓晨正和廉政收拾着冰洞内的积雪,一听说玉霄和几个姑娘要来,魏晓晨急忙捏了两团雪球,藏在手里,只等玉霄来了,好捉弄玉霄。

玉霄哈哈笑道:“喂,大嫂,我们可进来了,大嫂你没脱衣服吧?”

魏晓晨骂道:“你去死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曲仙儿微笑道:“魏姐姐,我叫他过来给你温点水洗澡,方便吗?”

魏晓晨笑道:“好妹妹,过来吧。”

很快的,一丈高的洞口上,玉霄先露出了头,然后七个人说笑着,一起跳进了廉政的冰洞内。

魏晓晨吃吃笑着,对着曲仙儿姐妹使了个眼色,三姐妹会意,嘻嘻的笑着,就抓住了玉霄,魏晓晨笑着赶到玉霄面前,将那两团雪球塞进了玉霄的脖领内了,然后咯咯笑着跑开了。

玉霄急忙将雪球抖出来,对着三姐妹一人敲了一下,骂道:“你们这三臭丫头,喂,你们跟谁近呢,咱们是夫妻呀,你帮着她欺负我。”

三姐妹笑成了一团,仙儿咯咯笑道:“活该,谁叫你欺负魏姐姐的。”

玉霄推着三个姑娘,推到廉政身边,道:“去去去,你们三我不要了,廉师兄,送你三个老婆,我用三个老婆,换你一个老婆,咱们换换。”

三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捶打着玉霄,胳肢着玉霄。

廉政苦笑摇摇头,还没听说过,有人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人的,更没听说过换老婆的。

廉政叹了口气道:“唉,小师弟,你呀,真不知说你什么好,别胡闹了。”

玉蝶也推了玉霄一把,嗔道:“行了,快给魏妹妹做个洗澡的冰洞吧,叫妹妹好好的洗洗。”

楚桂儿吃吃笑道:“就是,不洗澡怎么做那种事呢,不洗澡就做那种事,多脏呀,对不对呀,魏姐姐?”

魏晓晨呸了一口,咯吱着桂儿,骂道:“死丫头,你现在越学越坏了,跟着这坏蛋,你学不好了,干脆这样吧,别跟着他了,跟廉哥哥吧……”

楚桂儿红着脸,就去胳肢魏晓晨,嗔道:“魏姐姐你坏,不来了,还敢不敢了……”

玉蝶忍住笑,劝道:“好了,大家别玩了,霄弟,你快做吧。”

玉霄也不闹了,在廉政的冰洞内,又做了一个一丈方圆的冰洞,然后又将割下来的那块冰盖做好,做了一个地道的‘门’,微笑道:“还是做个门的好,魏嫂嫂唱歌的声音这么好听,我可受不了呀,更何况,我们夫妻做的时候,万一魏嫂嫂过来偷看,不就麻烦了,那多羞人呀,这样呢,做个门,大家都方便……”

魏晓晨心中感激玉霄,但嘴里却骂道:“放你的狗臭屁,你以为人都像你这么无耻呀,哼!”

但玉霄就这么胡闹,三句话离不开玩笑,玉霄玩闹着,做了一个冰洞,在冰洞内,做了个水晶泡泡,然后将水注入,又用剑将水烧温,用手试了试,微笑道:“好了,我们夫妻走了,就不打搅大哥大嫂洗鸳鸯浴了……”

魏晓晨骂道:“放你的屁,滚蛋吧!”

玉霄苦笑道:“唉,做好人吧,辛辛苦苦的给她做冰洞,放水给她夫妻洗澡,结果,被人家骂,这是何苦呢。”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曲仙儿拉着玉霄的手道:“别玩了,咱们走吧,魏姐姐,你们好好的洗洗吧。”

玉霄进了地道,露出头来坏坏的笑道:“喂,大哥大嫂,你们洗澡的时候,可要小心呀,我随时会过来的呀,还有,你们都脱光了去洗澡,万一妖魔来了,别再让妖魔看到大嫂的大屁股,那可就不妙了,到时候,魏大嫂光着屁股跟妖魔打仗,那一定很好玩。”

魏晓晨抓起一团雪就朝着玉霄砸去,骂道:“你去死吧!”

玉霄哈哈笑道:“大嫂,你喜不喜欢浪漫呀,有没有尝试过在水中做个气泡,在水里气泡中做那个是什么滋味呀?想不想试试?想试试的话,我给你们做个,满足你们的好奇,让你们享受一下新鲜和刺激。”

魏晓晨羞臊无比,虽然心中也好奇,但如何能承认想,气的魏晓晨抓起洞内的雪就朝着玉霄砸去。

洪袖儿和楚桂儿一人拧着玉霄的耳朵,将玉霄拉走了,七个人说说笑笑的离开了。

魏晓晨看到七个人走了,还有点不放心,在后叫道:“好妹妹,你们看好他点,别叫他过来,我洗洗澡……”

曲仙儿吃吃笑道:“姐姐,你就放心吧,他逗你玩呢。”

魏晓晨将冰盖盖好,关上了地道的门,不住的笑着,柔声道:“廉哥哥,咱们一起洗澡去吧,水还挺热的。”

廉政微笑道:“不了,你先去洗洗吧,你洗完了我再去洗洗,玉霄其实是好心,他提醒的对,万一妖魔来了,找到了咱们的洞,两个人都去洗澡了,怎么抵挡,所以,你先去,我后去,咱们轮着去。”

魏晓晨也知道玉霄没说错,因为这里虽然很隐蔽,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发现,还是要防备着一点的好。

魏晓晨洗澡去了,而玉霄又去给其余的人做洗澡的冰洞,给其它的人放水洗澡。

这种事,玉霄是行家了,也不是一次给大家放水洗澡了,在地底下住的时候,玉霄就这么做过,于是,众人都在各自的冰洞内,轮着好好的洗了个热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