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06章 设伏2

第二百零六章 设伏2

虽然玉霄做好了地道,将四处的地方通开了,但又做了几个冰盖,做了第道门,用来堵住洞口,否则,还真不方便了。

就这样,一连在这黑洞内又住了两天多,每日里,吃饭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一起吃饭说笑,只等天气好点,大雪住下,再去对付妖魔。

这一连两天,妖魔们也安静的很,没有小妖们放哨了,就好像这附近根本没妖魔一样的平静。

连着下了几天几夜的大雪终于小了好多了,虽然还在下,但不再那么大了,风也小了很多,玉霄一见时机成熟,这一夜,在吃饭的时候,玉霄召集大家又叮嘱了一番。

玉霄正色道:“今晚上三更左右,咱们就去打一仗,记住,今晚上这场打斗,并非是决战,而是先杀小妖,等到了晚上,我再一处一处的设埋伏,然后将妖魔引过来,等埋伏差不多了,就退走,大家先去好好的休息一阵,在洞内等我,晚一点咱们就出发。”

众人点头,纷纷回洞而去。

玉霄哈哈笑着,抱住了玉蝶,微笑道:“来,好姐姐,咱们先乐一乐,先爽一爽再说,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来,咱们玩啦……”

玉蝶害羞的推了玉霄一把,嗔道:“你呀,真没正经,等会就去厮杀了,你现在做这事?”

曲仙儿用手刮着脸道:“羞羞羞,不知羞,不要脸,没出息……”

雪紫儿吃吃笑道:“你可别累的虚了身子,到时候没力气对付妖魔了,别胡闹了,赶紧盘膝打坐,或者睡一觉吧。”

玉霄微笑道:“这怕什么,别的男人是睡觉放松,我则是跟女人**放松,来吧,哈哈哈……”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一个个拉着自己的衣服,都不叫玉霄碰她们,曲仙儿嗔道:“还闹,真不知羞,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还有时间做这个,累的没精力了,怎么打仗?”

玉霄抱着曲仙儿,微笑道:“唉,这一去凶多吉少,咱们再要不快乐快乐,死了,可就没法享受快乐了,你们可别后悔。”

曲仙儿连忙吐着几口口水,道:“呸,呸呸,你呀,还没打,就先说不吉利的话,干脆回家得了,别打了,真被你气死了。”

雪紫儿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说咱们旗开得胜,说咱们马到功成,真是的,臭嘴,乌鸦嘴……”

玉霄哈哈笑道:“迷信,你们都这么迷信呀。”

楚桂儿嗔道:“你不是说有把握的吗?怎么又说这些丧气的话。”

玉霄哈哈笑道:“那你们陪不陪我玩?不陪我玩,我就说,等会打仗,我被蒙明砸死,砸的头骨碎裂,砸成肉泥,被元真刺死,刺成刺猬筛子,被斩天砍成十八块,把我的尸体喂狗,哈哈哈,你们就都等着做寡妇吧……”

六个姑娘这个气,还没听说过,去打仗厮杀,还没等去,先咒自己不得好死的,而且还把自己说的死的那么惨,这简直太胡闹了。

六个姑娘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曲仙儿嗔道:“你这张臭嘴!今晚别去啦!”

卓悠悠嗔道:“再要胡说八道的,我用裹脚布堵住你的臭嘴!”

玉蝶叹道:“唉,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呀,有你这么不知好歹的?那有咒自己死的?”

玉霄冷笑道:“喂,我咒自己死,关你们什么事?再说了,我死了,所有的人类都给我做陪葬,多好呀,干脆我死了得了,叫人类都他妈死,人类贪婪,自私,好色,无耻,卑鄙,凶残,阴毒,歧视,仇杀,嘲笑,没有自尊,没有廉耻,野心勃勃,血腥杀戮,人类这么多劣性,活着做什么?若是能以我的一死,换所有人类都死,除掉这么无耻的人类,那也是值得的,若是有来生,若是能选择,再也不做人了,真他妈做够了,最好什么也不做,不生下来,哪来的这么多苦恼?一个人生下来,受尽折磨苦难,最后还要死去,这活个什么劲呀,简直就是造物者的玩偶,父母的玩偶,天地间的玩偶,与其活着做玩偶,还不如不生下来,下辈子谁再生我,天生我,地生我,我毁天灭地,父母生我,我一个个都将他们掐死,阎王敢判我生死轮回,我将阎王这畜生剁成肉泥,天上的玉帝敢让我生下来,我打到天宫,玩死王母,强…七仙女,把玉帝剁成十八块,如来敢让人生我,我杀到西天,把这老和尚活活的用脚踩死……我死之后,看下辈子那个杂种再敢生我,那个狗屁神仙再跟生下我,就叫我死吧,反正我死,所有的人都死,有人陪葬,叫我被剁成肉泥,剁成一百多块,拿去喂狗,叫我……”

六个姑娘简直惊呆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简直都傻在哪里了!

玉霄简直好似疯了,这么大逆不道疯言疯语的话都说的出来,丝毫也不怕报应,简直是疯了。

楚桂儿啊的一声,急忙抱住了,捂住了玉霄的嘴,玉霄犹不解气,甩开她的手,骂道:“什么参天拜地,去他妈的,我让这些畜生生我来?什么拜这个,给那个磕头的,去他妈的,我生下来,还不是玩偶?父母生我,不就是……上来了,不就是怕老了没有人养,怎么,他们受……的煎熬,生下我让我受罪?他们怕老了,孤苦无依,凭什么生下我给他们养老?我欠他们的?自私,自利,贪婪,无耻,要是有选择,谁他妈愿意做人?要是有选择,谁他们愿意生到这残酷无情的世界?不生下来,哪来的这么多烦恼?我恨,我恨这个世界!老子就他妈不参天,不跪地,不拜父母,老子活着就要堂堂正正的活着……”

玉霄的人怪极了,没有人能摸透他,没有人能懂他,但六个姑娘听了,一个个心中宛如被刀割一般的难受。

他真的错了吗?他也许是有点太偏激了,但也并非没有一点道理。

人生在世,活着就要吃喝,就必须辛辛苦苦的工作,农民一辈子离不开土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累不累?苦不苦?这自然不必说了,但就这么累,这么苦,还要受各种欲的折磨,土豪的欺凌,国家的剥削,活着只为了吃一口饱饭,什么叫快乐?这难道就快乐吗?劳累一生,还要痛苦的死去,这究竟为了什么?

乞丐,残废,无家可归,身体残缺,卑微的活一生,受尽了屈辱,受尽了折磨,只是为了吃,为了喂饱肚子,活着又有什么快乐?

病痛,饥饿,杀戮,**,种种的折磨和痛苦,活一生真的不易!

但活到最后,受了这么多痛苦,又得到了什么?还不是一无所有!

就算他们修道之人,别人都以为无忧无虑,难道活的就很快乐吗?

他们还要斩妖除魔,他们也要吃饭,他们也要杀生,他们也要死去。

所有的生命都是痛苦的,所有的生命都是可怜的!

求神拜佛,无非就是祈福,让空虚的灵魂有个寄托,难道真的就有神吗?

求神拜佛,和尚想死了不入轮回,进入极乐世界,富人是祈求永远都这么富有,老人是祈求长寿,穷人是祈求平安,每一个人都有目的。

生有何欢,死又何苦?每个人,每个生命,无非就是俗世中的过罢了!

玉霄不求神,不拜佛,天下间,只有他永不屈膝跪拜,因为他不求来生!不需要神佛的可怜和降福!

他凭什么要去跪拜?要去没有尊严的活着?

他之所以这么痛苦,也许他还看不破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爱、恨、别离!

他之所以这么痛苦,也许因为他现在这么幸福快乐,可以后说不定这份幸福和快乐就被命运无情的夺走!

他爱着她们,他不想跟她们分离,他想跟她们在一起活一千年,一万年,一亿年,生生世世,永生永世的在一起!

可是,就算他喜欢她们又如何?最后的结果,还不是要生离死别?

他们不能永生,就算现在再快乐,这也只是暂时的!

所以他痛苦,矛盾,所以他去追求永生,追求怎么才能跟她们在一起久一些,可是,别说活不到一百岁,也许大家顶多再多活几个月的时间,也许,下一刻就是生离死别,所以他这么痛苦。

他表面很快乐,胡说八道,总开玩笑,可是他知道大家的结局,大家最后的结局都是死,不是这一刻死,就是下一刻,谁也不能总活着!

既然活着,为什么又要无可奈何的死去,生命岂不是太可怜了吗?生命岂不是太可悲了吗!

他之所以在活着的时候,忘情的快乐,胡闹,玩笑,只要有精力就跟她们**,就跟她们快乐,因为他知道,这种快乐的日子不多了!

等一会,又要去厮杀了,究竟能不能活着回来,谁也无法预料!

因为人生充满了不确定!人的命运根本不能自主!人跟天地的奴隶又有什么区别?跟玩偶又有什么区别?

六个姑娘静静的听着,心中沉痛无比,因为玉霄说的太可怕,他的心也太可怕了。

玉霄叹了口气,强笑道:“唉……算了,我不该说这些话,生死有命,随缘吧,人生谁也不能永远的陪谁,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做人,又能如何?只有珍惜眼前,该快乐时且快乐,来,咱们喝酒!”

六个姑娘流着晶莹的泪珠,都抽泣着哭了起来。

楚桂儿哭的最伤心,哇的一声哭了,抱住玉霄的脖子,哭道:“霄哥哥,我不想死,我要跟你永远的在一起,咱们一起活一千年,一万年,生生世世的不分离,还有我娘,还有我爹,还有叔叔伯伯们,咱们都不要死,都活一千年,一万年,直到这个世界结束,咱们都不要死呀……”

跟心爱的人死别是一种痛苦,跟父母死别,是一种痛苦,活着要无时无刻的为了吃喝打拼,又是一种痛苦,生命活着为什么这么痛苦?

也许,死亡对于可怜的生命来说,就是一种解脱吧!

其余的姑娘也都抽泣着哭了起来,就连雪紫儿和玉蝶也抹着眼泪,因为玉霄整日跟她们玩笑快活,让她们忘记了烦恼和未来,可若是玉霄正正经经的,大家一想到未来的结局,就悲痛的很,因为未来的结局,都是死,每一个人都不例外!每一个生命都不例外!

未来的结局都是离别,生离死别!

不管你多么舍不得父母,舍不得亲人,舍不得朋友,舍不得爱人,舍不得这个世界,但最后,大家都要别离,大家都要死去,一想到这些,她们的心就很沉痛。

看到六个姑娘心情沉痛,抽泣着,玉霄的心中也不好受,玉霄哈哈笑道:“好了好了,你们哭什么?最起码,咱们现在还活着,咱们活着,就要快乐,就要享受人生,珍惜现在,来,咱们先一人喝杯酒,然后开始**!活着就他妈要活的快乐,什么快乐,咱们就做什么!”

玉霄给六个姑娘一人斟了一杯酒,然后七个人一起连着干了三杯,玉霄哈哈笑着,就扑奔了六个姑娘,一会跟这个玩一会,一会跟那个玩一会,六个姑娘都跟他做了一会……大家这才抱在一起,开始休息了。

玉霄快活了足足有一个时辰,这才开始休息睡去,做这种事,男人比女人累,尤其是他总喜欢一玩就玩六个,所以更累。

六个姑娘没有睡,等玉霄睡着了,六个姑娘默默的整理好衣服,盘膝打坐,开始运功练气,静静的休息,准备着等会厮杀。

但玉霄却睡的香,顺手将旁边的雪紫儿抱了过来,他已经成了习惯,没有女人抱着睡觉,不舒服,雪紫儿也不挣脱,就由着玉霄抱着她睡觉,她则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玉霄,静静的跟玉霄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