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1章 取胜3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取胜3

而且玉霄派兵布阵奇妙无比,给每一个厉害妖魔都找了对手,缠住了几个妖魔,却派出其余的人对付不厉害的,所以,这一场血战,妖魔败了,完全是被玉霄所算计罢了。

元真虽然心中恨极了玉霄,但对于玉霄的机智多谋,却是佩服至极,因为自从跟玉霄交战以来,元真就没有猜透过玉霄一次目的,他不得不佩服。

虽然他败了,是因为玉霄十四个高手联合在一起,他们的高手少,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玉霄的计谋。

元真真是越想越恨,也越想越怕,对玉霄是又怕又恨,玉霄仅凭着十四名高手,就击破人猿部落,打败蝙蝠族,消灭了他山王宗门的大批力量,逼的他东窜西逃的,这一次,元真本以为跟斩天联合在一起,完全能收拾的了玉霄了,没曾想,就连天翼宗的弟子几乎都丧生在了玉霄手中,这一次次的比拼,无论是斗智,还是斗力,斗勇,都是一败涂地!

六个妖魔都是愤怒至极,连在一起杀开了一条,冲进了幻阵内!

但他们进去容易,想要突破幻阵,那有这么容易!

玉霄等人一见元真等进了幻阵,立刻也都飞进了幻阵内,又在幻阵内跟六个妖魔斗在了一起。

元真一见不好,大叫道:“四哥,不好,被困住的话,咱们都走不了了,快,杀出去!”

其余的妖魔也知道再要困在幻阵内,不但救不了这些秃鹫兵,就连他们也难逃一命!

于是,六个妖魔立刻就突围而去,蒙明、斩天和展翔在前面开着,元真、鹰扬和光万里断后,六个妖魔终于突破了幻阵,冲了出去!

可是他们能冲出幻阵,剩余的一百多秃鹫群却冲不出去!

斩天刚要往洞内逃去,就被元真拦住,元真急忙道:“四哥,不要往洞里去了,咱们若是逃进了洞内,凌玉霄等人进来追杀,咱们依旧是要打一场,还是会败,而且咱们若是逃进了洞内,你的这些秃鹫兵,一个也活不了,到时候,凌玉霄一定先灭掉秃鹫兵,然后带人破洞,为今之计,咱们不如逃往别处,凌玉霄一追杀咱们,就没有时间去杀秃鹫兵了,就会放了那些秃鹫兵了,四哥以为如何?”

元真可谓是聪明的很,不愧是六耳灵猿,而且他也摸透了玉霄等人的性格了,不到万不得已,玉霄等人是不会赶尽杀绝的,所以,他们若是逃走,玉霄来追赶他们,就会放过那一百多个秃鹫兵,以及洞内一些受了伤的,雪地上一些没死的鸟兵了。

与其躲进洞里,连累了所有的鸟兵一起死,不如逃走,将玉霄引走,这就是元真打定的主意。

斩天一想也对,长叹道:“唉,只好如此了,我多年的心血,今日被这畜生一朝毁灭,唉……”

斩天也不是傻瓜,也知道就算逃进了洞内,也没有力量抵御玉霄的进攻了,到时候,玉霄等人一定先将在幻阵内的秃鹫群消灭,然后再去攻打山洞,到时候,依旧会败,所以,还不如现在逃离,引走玉霄,还能保存一点实力,否则,不但这里一百多秃鹫兵会死,就连洞内受了伤的白雕和黑鹰也难以幸免。

之再三,所以,斩天一挥手,六个妖魔化作一道光就往东南方飞去!

玉霄一见六个妖魔要往洞里逃去,众人刚要追,玉霄就喝止住了众人,然后命大家先将这一百六七十秃鹫妖除掉,然后再去攻打山洞。HTTp://

他刚传令,就见六个妖魔都逃到了洞口了,却没有进洞,而是飞起,一直往东南方向逃去!

玉霄刹那间就明白了六个妖魔的用意了,其余的人也看到了妖魔逃走了。

岳商道:“小师弟,快看,妖魔逃了,追不追?”

玉霄微笑道:“当然要追了,这一场捉迷藏的游戏多好玩。”

魏晓晨叫道:“那……那这些妖魔怎么办?”

玉霄叹道:“放了他们吧,咱们不要赶尽杀绝了,再说了,要是杀了这些妖魔,就追不到那六个了,好了,大家走吧!”

玉霄飞离了幻阵,其余的人也飞离了幻阵,玉霄来到楚桂儿和曲仙儿身边道:“好了,咱们追妖魔去。”

曲仙儿停止了吹箫,她一停下了吹箫,再看那些秃鹫群,一个个如同梦中醒来一般,立刻精神多了,就开始往外冲杀。

楚桂儿道:“那这些秃鹫怎么办?”

玉霄微笑道:“那六个妖魔逃走,无非是怕我赶尽杀绝,他们宁愿不往洞里逃去,就是不想再牺牲多余的兵,妖魔们可以这么够义气,难道我能赶尽杀绝吗?咱们人类做人不要这么不留余地,不要赶尽杀绝才行,这就叫仁义了,算了,这些秃鹫群,就放过他们吧,桂儿,收起幻阵,放它们逃命去吧。”

楚桂儿对着那些秃鹫呸了一口,嗔道:“便宜了这些畜生!”

桂儿念动法诀,将幻阵移开,破了一个缺口,立刻,再看那些秃鹫群如同潮水一般的顺着缺口亡命逃窜。

秃鹫群那敢再战,逃命都来不及,这些秃鹫们知道玉霄等人的厉害,若不是被幻阵困住,恐怕早就逃命去了,这次见到斩天都逃走了,这些秃鹫那还敢惹玉霄等人,所以,幻阵一开,秃鹫们如遇大赦,立刻纷纷逃命而去。

玉霄叹了口气道:“走!追上去!”

十四个人化作一道光,各自驾驭着仙器飞了起来,隔着妖魔二百多丈,一直追着妖魔又飞了下去。

玉霄看了看众人,又做了四个水晶泡泡,将水晶泡泡给了众人,让众人坐在水晶泡泡内休息,让气泡自动飞着,远远的追踪着。

玉霄问道:“各位师兄师姐,大家有没有受伤?”

众人纷纷摇头,就算是受了点伤,都是轻伤,寂籁被白雕啄了一口,受了点伤,碧萝被黑鹰抓了一下,划破了点皮,但都没什么大碍。

因为这一场混战,被白雕黑鹰擦破点皮,抓伤一点,根本就不足为奇。

玉霄的六个老婆却是幸运的很,没有受伤,曲仙儿三姐妹自不必说,因为她们根本没动手,除了洪袖儿真的动手厮杀了一阵之外,这两个姑娘根本就没伸手,一个幻化幻象,一个弹琴吹曲,哪里能受伤。

其余的三个姑娘中,就数雪紫儿最累了,因为雪紫儿的对手实在是太凶恶了,修为和本事跟她差不多,而且雪紫儿又是真打真杀,不像玉霄那样取巧,当然会累了。

除了雪紫儿之外,玉蝶也很累,因为天狼实在也不好对付,能打败天狼,玉蝶也是凭着奥妙的幻阵,这才打败了天狼,若是真剑拼斗,不用道术幻阵,想要打败天狼,还真不这么容易。

卓悠悠还不算太累,比她们强的很,因为悠悠的对手比起悠悠来差的太多了,而悠悠杀死了界巽,对付的这些白雕,又大多被仙儿的魔音所控,对付起来容易的多,所以,悠悠也不这么累。

玉霄将白云引到水晶泡泡内,躺了下来,水晶泡泡自动飞着,始终跟前面逃走的妖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玉霄也累的很,因为斩天实在是劲敌,若不是玉霄用计,用了这么个障眼法,哪里能打败斩天。

雪紫儿娇喘吁吁的坐在了玉霄的身边,伸手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臭无赖,刚才你说什么来?”

玉霄嘿嘿笑道:“喂,我说什么来呀?我怎么不记得了?”

雪紫儿喘着粗气,照着玉霄的头重重敲了一下,嗔道:“好呀,打仗的时候,你都胡闹,竟敢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打死你,臭无赖,死无赖!”

雪紫儿娇嗔的挥动粉拳捶打着玉霄,其余的姑娘不明白为什么,曲仙儿问道:“雪姐姐,什么事呀?”

雪紫儿红着脸,在其余的姑娘耳边嘀咕了几句,其余的五个姑娘一听,立刻嘤咛一声,也开始来收拾玉霄。

曲仙儿嗔道:“好呀!你怎么这么讨厌?姐妹们,打他!”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有的掐玉霄,有的敲玉霄,有的胳肢着玉霄,玉霄连忙讨饶,道:“喂喂喂,你们想累死我呀!”

雪紫儿吃吃笑着,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活该,谁叫你胡说八道的,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玉霄坏笑道:“好老婆,我不是说来嘛,你奖励我吃冰,我跟你做暧,第一个跟你做,让你快活的似神仙,哈哈,我来啦!”

玉霄胡闹的扑向了雪紫儿,搂抱着雪紫儿,,一阵乱亲**,雪紫儿咿呀叫着,推开玉霄,就跟玉霄扭打嬉闹在了一起。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又跟玉霄闹在了一起。

其余的人离着他们不远,都不仅苦笑不已。

水晶泡泡飞着,十四人在水晶泡泡内,毫不费力的,远远的追踪着妖魔而去,一直往东南方追去……

第二百一十二章征途

昆仑山南,绿水环绕的梵音阁中,这里的和尚和尼姑,虽然依旧每日里念经,但却已经不那么的宁静了。

中容国的人惨遭大劫,被魔域的巫尊率领四国人马给杀的惨不忍睹,损失大半子民,虽然玉霄等人支援中容国,打败了四国联军,但中容族也元气大伤,千余子民,只剩下了四五百人罢了。

玉霄虽然连连取胜,但梵音阁却没这么幸运了。

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了,这么长的时间,天魔差不多已经涅槃重生了,大约再过百余日,将会是全天下生灵的一场浩劫了。

四大神僧忧心如焚,知道浩劫就在眼前,当真是坐卧不宁,寝食难安。

而且这些俗人在寺庙外,每日里嘈杂一片,就连梵音阁中的鱼儿也遭了劫。

因为人都是要吃东西的,这么多难民,吃什么,喝什么?

无奈之下,只好打猎,打鱼了,虽然就在佛祖面前吃肉杀生,罪过至极,但这些和尚也无可奈何了。

因为总不能眼看着将人活活的饿死在佛祖面前吧?

佛祖成了仙,得了道,**也喂了老鹰,可是世俗之人依旧要吃东西,不吃东西,就会饿死,不杀生,就会饿死,难道活活的饿死不成?

所以,杀生,害命,打猎,打鱼,就在和尚的面前,就在如来的面前杀生,谁也无可奈何。

四大神僧也是万般无奈,虽然这里是佛门静地,不允许杀生害命,但总不能眼看着众人都饿死,所以,四大神僧只能默许了,但四个老和尚心中痛苦万分,现在也终于明白玉霄所说的众生之苦的意义了。

这的确是众生之苦,这的确是众生的血泪!

就像他们亲口品尝过的鱼汤一样,是苦辣酸咸的,这就是世俗人的生活,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面目。

不吃饭就要饿死,不杀生就不能生存下去,血是红的,泪是咸的,这就是众生之苦!

他们和尚什么也不做,只是念经,难道就能活下去吗?

要知道,和尚也是人,也需要吃东西,不吃东西也要饿死,滋味也不会好受,若没有百姓们供养着他们,这些和尚如何能活的这么潇洒?

所以,民以食为天,任何生命都是以食为天,若是这世上真的有神,人最应该信奉的就是食神,也就是穷苦耕种的百姓!

那些神佛,在百姓们的面前,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因为若没有百姓这些平民之神的辛苦耕种,神佛的弟子们都活活的饿死,谁有闲工夫去信奉什么神佛?

所以,要说最了不起的神,就是百姓们,就是辛勤耕种,任劳任怨的穷苦百姓,而不是那些木雕泥像!

苍天呀!

你既然创造了生命,为何偏偏要每一个生命都有一张嘴巴,都有一嘴锋利的牙齿,都有一个永远也喂不饱的肚皮呢?

这岂不是太残忍了吗?这岂不是太无情了吗?

每一个和尚们都在心中大喊着,每一个生命都在大喊着,控诉着,但这世界就是这么无情无义,就是这么残酷,任谁也无可奈何!

和尚也无可奈何,神佛也无可奈何,所以,粮食吃完了,这些和尚们就开始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