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11章 取胜2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取胜2

当气剑射的差不多时,玉霄的石头幻象也化出了六七十块了,玉霄虽然会幻化之功,但没有桂儿那样的丹青妙手,所以,幻化不了复杂的东西,幻化的也不像,不过,幻化石头,大树什么的,这个玉霄却能做到。

但幻化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雪紫儿远远的看着,都搞不懂玉霄为什么做石头,真是莫名其妙。

因为玉霄用神龙御剑术幻化气剑比这个更简单,幻化石头幻象,岂不是多此一举?

就连斩天都不懂玉霄的用意,不明白玉霄要做什么。

其实,玉霄做这个是有用意的,无非就是迷惑斩天罢了。

玉霄幻化完了石头幻象,然后一抖双剑,一招云龙九现,一连幻化出了十八把气剑,然后又是一抖,又是十八把气剑,就将这些气剑都投入了石头幻象中了,立刻,这些气剑就消失不见,隐蔽在了石头幻象中。

斩天更是吃惊了,惊得目瞪口呆,这些石头幻象里藏着气剑,真是太可怕了!

因为气剑被幻象挡住,根本看不见在哪里,而看不见的气剑才是最可怕的!

就在这时,玉霄用手一挥,再看那些幻象,立刻排山倒海一般的撞向了斩天!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就好似一座座大山一般,两丈方圆的大石头,就砸向了斩天!

斩天吓得颜色更变,知道这一招的厉害,急忙运用护体真气,护住了全身,因为他知道,就算将幻象劈破,幻象内的气剑会射出,若是不小心中了气剑,一定被气剑所伤,所以,在劈破幻象的时候,还要小心气剑,这当真是危险的很了。

一块一丈大小的‘巨石’砸向了他,斩天怒吼一声,一道刀芒挥出,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将幻象击破!

幻象一破,立刻,一道气剑‘嗖’的就射了出去,直射他的咽喉!

斩天急忙将怒斩一横,当的一声,正射在怒斩的刀刃上,‘砰’的一声,气剑破掉!

于此同时,无数的幻象石头分四面八方的就乱砸了过来!

斩天手忙脚乱,舞动怒斩一阵乱劈!

巨石幻象虽然被劈破,但无数的气剑却射了出来,一部分被斩天挡住,而一部分气剑却射中了斩天!

但斩天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运真气抵御,这些气剑,只不过就是震了他一下罢了。

但即使射不死他,也受不了!

斩天就觉得身上疼痛难忍,被射中的地方剧痛无比!

就在这时,他偷眼一看,玉霄不见了!

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

玉霄凭空消失了,去了哪里了?

但这时候,应付这些巨石幻象都来不及,那有时间去想玉霄去了哪里!

雪紫儿正在打着,一见玉霄玩起了幻象石头,开始莫名其妙,可是刚一走神,就发现不见了玉霄的踪迹,就连雪紫儿都吃了一惊,玉霄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呢?

就在这时,斩天怒斩一劈,又将一道幻象劈破!

紧接着,就在他左边的一个幻象,本来离着斩天还有两丈远,下一个,斩天就会对付这个幻象了,就在这时,那个幻象加快了速度撞来!

而隐藏在幻象中的气剑排山倒海一般的一起激射而出射向了斩天的双眼!

于此同时,左边的那个幻象石头加速飞来,就撞向了斩天!

斩天暗叫不好,就感觉到在幻象内有一股凌厉的杀气,虽然不知道幻象里有什么,但他凭感觉却觉察的到这个幻象的可怕!

但无数的气剑射向了双眼,又不能不躲避和不招架,若是不躲避,射在眼睛上,双眼必然被射瞎!

再厉害的功力,双眼也是破绽,没有什么妖魔厉害的能将双眼修炼的硬如钢铁。

斩天急忙往右边闪去,却将左臂抬起,用手臂挡住了那些射来的气剑!

而他右手的怒斩却劈向了那个幻象石头!

还没等他的怒斩劈下,就见那个幻象内突然间一亮,一把赤红的剑就架住了斩天的怒斩!

于此同时,又是‘嗖’的一声,一道气剑从那个幻象内射出,直射斩天的心窝!

斩天骇的心惊胆颤,知道不好,这也就是斩天身经百战,换做任何人,绝避不开这一毒辣的一招!

斩天将眼见气剑来了,知道凭着自己的功力,就算气剑射中要害,也射不死自己,可若是躲避这气剑,那才是死一条了,因为他已经猜出,在幻象内藏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凌玉霄!

原来,玉霄消失了,就是隐身到了幻象内躲避了起来,只等这些幻象扰乱了斩天的视线,这才隐身在幻象内,出其不意的刺杀了斩天这个劲敌!

斩天一刀劈出,玉霄天地苍穹剑架住了斩天的怒斩,怕斩天还有防备杀不了他,所以,先射出一把凌厉的气剑,吸引斩天的注意力,等斩天躲避气剑的时候,他的这把真剑才刺向他的要害!

玉霄这一招可谓是奥妙无比的一计,任谁都难免被玉霄刺杀,但斩天不愧是修炼千年多的妖魔,本领非凡,经验丰富。

果不其然,这把气剑一射出,玉霄的真剑也来了,玉霄在幻象中,一剑狠狠的就刺向了斩天的右胸!

气剑射左胸吸引斩天的注意力,却用真剑刺向了斩天的右胸!

斩天暗叫不好,虽然他拼着受伤招架那把气剑,但这把真剑来的跟这把气剑一样的快,而且比气剑更可怕!

虽然他没有上玉霄这一招的当,但想要躲避也来不及了!

砰!璞!

几乎气剑和真剑同时到了!

气剑正射中斩天的前胸,砰的一声炸开!

而真剑却将斩天右边的肩胛刺透!

这一剑还是刺偏了,因为斩天在刻不容缓之际,拼命的一闪,避开了要害,但闪避的不这么及时,故此这一剑刺中了斩天的肩头,将他的肩膀刺穿!

这也就是斩天经验丰富,身经百战,换个别人,早就被玉霄刺死在剑下!

斩天惨叫一声,没等玉霄再进招,急忙往后疾退而去,身子往后撞去,砰砰砰砰……

他也不管不顾,也不顾身后的幻象,就凭着自身的功力,一连撞破了四五个幻象,撞破了幻象的包围圈,退出去了十几丈远,逃离了幻象的包围!

他刚逃离,就觉得心口一热,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那支气剑来得太快了,也太猛了,正好击中他的心窝,虽然偏了一点,又被他运用全身的功力抵御了一下,还是将他震伤了,而且他一连用身子撞破了四五个幻象,就相当于用身子硬接了几掌一样,因为这幻象内也是含有真气的。

所以,他才吐了血!

他不但受了内伤,而且右肩头被九子凝冰剑刺了一个血洞,顺着血洞喷射着鲜血!

他伤的不轻,玉霄这一剑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若不是他躲避的及时,早就被玉霄活活的刺死在当场了!

即使没有死,被刺中一剑,如何能受得了?

斩天狂吼一声,破口大骂道:“凌玉霄!卑鄙!”

玉霄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因为他本以为可以一剑除掉这个妖魔,但却仅是伤了他而已,可见斩天的厉害了。

玉霄在幻象中飞了出来,冷笑道:“卑鄙?哼哼,这就叫计策,谁规定决斗的时候不能用道术的?”

斩天是无言以对,因为就算是玉霄在打斗中用了道术和障眼法,这也无可厚非,因为生死拼杀,各显其能,根本没什么道义可讲,当然是谁有什么本事,就会用什么本事了,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但他败得可真是不甘心,败在后生小辈之手,的确是够窝火的。

斩天虽然受了内伤,又被玉霄刺了一剑,但也真是够凶的,怒吼一声,一连发出十余道刀芒,射向了玉霄的幻象,就听砰砰砰砰砰,一连串的声响,将玉霄的幻象击破!

玉霄大吼一声,双剑并举,头下脚上,俯冲而下,化作一道长芒凌空劈下!

斩天也恨极了玉霄,也大吼一声,迎了上去!

轰!

又是一声巨响,再看斩天,被震得往下飞了十余丈,而玉霄也被震得飞出去三丈多远!

这一剑,玉霄可尽了全力!

斩天一个是受了伤,经受不住,再一个就是,没想到玉霄刚才那两下硬拼中,并没有尽全力,还留了一手,所以,又出乎斩天意料之外,震得斩天几乎从半空中摔落雪谷中!

斩天稳住了身子,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玉霄稳了稳心神,大吼一声,又要凌空劈下!

就在这时,就听魏晓晨大叫道:“玉霄!小心!”

随着魏晓晨的大叫,玉霄也觉察到了有东西射向了自己!

玉霄来不及袭击斩天了,急忙双剑劈出,对着那道黑乎乎的影子劈去!

轰隆!咔嚓!

又是一连串的声响,再看玉霄的两道剑气正和射向他的一道凌厉的黑气撞在了一起,然后消失不见!

原来,元真看的清楚,一见斩天受了伤,玉霄又要劈下时,知道斩天再要硬接一剑,说不定都丧命在此处,所以,元真刷刷刷几枪逼退了魏晓晨,然后将枪一指,射出一道枪芒,直刺玉霄的心窝!

这一道枪芒射中玉霄的话,虽然不一定能射死玉霄,但却可以将玉霄震伤!

魏晓晨看的清楚,急忙大叫一声,提醒玉霄小心。

元真也知道这一招伤不着玉霄,他也只是为了阻一阻玉霄罢了,一道枪气射出,元真舍掉了魏晓晨和廉政,化作一道光,就射向了玉霄!

元真大吼一声,灭天霸王枪一颤,挽起无数个枪花,嗖嗖嗖嗖,一招金鸡乱点头,一扎面门,二扎心肺,三破肚腹,就刺向了玉霄!

玉霄急忙后退,挥剑,遮挡,进攻,跟元真动起了手。

魏晓晨和廉政来不及阻住元真,二人刚要杀上去,就被光万里拦住。

光万里一见师傅受了伤,元真去救他师傅,如何能不拼命拦住二人。

但他的本事哪里能是二人的对手,而且他也受了伤了,魏晓晨和廉政一左一右,刀剑并举,不过三招,就听到‘璞’的一声,光万里惨叫一声,急忙飞了出去!

光万里一个躲避不及,被廉政一剑刺中了右臂!

廉政道:“晨妹,你对付他,我去收拾斩天!”

魏晓晨答应一声,修罗刀一晃,就奔光万里而去。

光万里一见不好,急忙大叫道:“师傅,师叔,还打什么?咱们快走!”

元真一连几枪,逼退了玉霄,然后飞到了斩天的身边,一拉斩天道:“四哥,你没事吧?伤要不要紧?不好,咱们快走!”

斩天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道:“我没什么事,可是……这么多弟兄们怎么办?”

元真道:“顾不了这么多了,咱们快逃吧!”

斩天大叫道:“不行,我先去救出它们来!”

斩天化作一道光,往幻阵内闯去!

元真无可奈何,也往幻阵内飞去。

两个妖魔意图冲进幻阵,将那些秃鹫兵解救出来,这一会的功夫,白雕群又被消灭了,只剩下了秃鹫群了。

但这两个妖魔想要去救出秃鹫群谈何容易,玉霄和廉政夫妻,急忙从后就追。

元真边砍杀着幻象,边大叫道:“五哥!展贤侄,不可恋战,咱们快退!”

其余正在酣战的妖魔听了,一个个也是无可奈何,知道情况危急,再打下去,只有死一条了。

展翔架开雪紫儿的刀,化作一道光就往师傅身边飞去,鹰扬早就不敌了,一见师傅下了令撤退,更是求之不得,急忙也往斩天身边飞去。

蒙明也是一样,半夜未睡,早就疲惫的很了,又遇到了两个和尚劲敌,更是吃力的很了,所以也不想打下去了。

蒙明大吼一声,逼退两个和尚,也跟其余的妖魔会合在了一起。

元真也是疲倦的很,实在没料到,玉霄不再躲避,竟然说战就战,他本以为玉霄奇袭了这一次,下一次偷袭说不定过个一天两天的,可万万没料到,玉霄天刚亮就杀了过来,而他们,都只顾气愤了,没有休息好,还没来得及吃早饭,空着肚子,就来迎战,所以,被动的很。

这其实就是玉霄的一计,这种疲兵之计,果然有效,所有的妖魔都没来得及掩埋尸体,打扫战场,更没有睡一觉,后半夜基本就被玉霄搅闹了,元真等妖魔刚想吃点东西,玉霄就杀了过来,所以,从精神状态上,元真等妖魔就吃了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