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9章 破关1

第二百二十九章 破关1

玉霄的天地苍穹剑,乃是一条火龙的灵魂附在上面,又在烈日穿梭的时光隧道中存在了千余年之久,可谓是天下间最热的一把剑,若是将火焰逼出,那就是神火。

那树妖抖动触手半天也没有熄灭火焰,因为一个是玉霄神剑上的火焰难以熄灭,再一个就是,树妖的触手一部分跟植物没区别,另一部分却有油渍,所以,很难熄灭。

那树妖时间不大,整条触手就燃烧开了,也幸好那树妖还算聪明,急忙将燃烧着的触手伸到了嘴边,咔嚓一口,将自己的触手咬了下来,这才将火焰熄灭!

壮士断腕,这一招在动物界中,也不在少数,玉霄一见,为之一惊。

在动物中,善于壮士断腕这一招的要算是壁虎了,壁虎最善于在被敌人抓住时,故意的弄断自己的尾巴,去吸引敌人,它则逃走。

还有不少的动物,也做过这种壮士断腕的壮举。

例如狼,若是狼被陷阱困住,夹住了一条腿,万般无奈之下,狼就有勇气将自己的腿咬断,逃之夭夭。

树妖居然也有点头脑,知道若不想对策将火焰熄灭,肯定会引火**,到时候就死一条了!

那被火烧伤的树妖惨叫不已,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但却再也不敢伸出触手去缠玉霄了!

但它虽然见识到了厉害,可是前面的树妖却没有见识到,故此,依旧有不知死活的树妖不知利害,伸出触手去缠绕玉霄,结果,纷纷被水晶泡泡烫伤!

这一次,玉霄可轻松多了,玉霄就躲在里面,驭动着水晶热泡泡往那边飞去,一之上,真可谓是畅通无阻了。

但玉霄也不敢大意,他怕树藤多了,不是卷,换做了抽打,那可就不妙了,所以,依旧躲在水底,让那些树妖不方便大举的朝他袭击。

终于,费了好半天劲,这才来到了石壁前,玉霄长出了一口气,用心声问道:“桂儿,这一扇石门怎么开启?”

水晶泡泡内的十三个人都落了泪,这一来的艰难和危险可想而知,他是怎么走过来的?

众人十分的感动,玉霄一个人勇闯五行绝命水阵,可谓是可敬可佩,这十三人对玉霄可谓是敬重万分,而且心存感激。

但这些人又没有能力去帮玉霄,若是在陆地上厮杀格斗还行,可是在水里对付这些可怕的怪物,别说是对付,到了这么深的水里,都能活活的淹死,而且,到了这深不见底的水里,连眼他们也睁不开,又谈何去对付这些危险?

所以,十三人只是干着急,实在是帮不上玉霄什么忙。

六个姑娘虽然可以用心声跟玉霄说话,但玉霄身在奇险之中,根本不能分心,所以,六个姑娘还不敢打扰玉霄,不敢让玉霄分心。

这么危险的地方,就算是全力以赴,都难以应付,更别说还分心了。

所以,六个姑娘一直静静的待着,不敢去问玉霄,不敢打扰玉霄,所以,只是静静的等待玉霄的心声,静静的等候着,玉霄究竟是死是活,等待着玉霄在临死之前跟她们的最后一声告别。

当玉霄用心声最后跟她们告别的时候,那就是她们自杀之时了。

爱情究竟是什么?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也许,爱情没有那么伟大,殉情的情侣也并不多,但她们的处境不同,若是玉霄死了,不但她们要殉情,就连其余的人也都无法活下去了,也只有随着玉霄一起死了。

所以,玉霄能不能活下去,就关系着这十三人能不能活下去。

只要玉霄死了,别说玉霄的六个红颜知己,其余的包括两个和尚,两个尼姑,廉政和魏晓晨等人,都必然是死一条!

所以,他们也必然会死,大家提心吊胆,不但担心玉霄的死活,也关心着自己的死活。

这时,六个姑娘又听到了玉霄的心声,一个个欣喜若狂,楚桂儿急忙应道:“我在,霄哥哥,你怎么样了,这个木阵内又有什么,你要不要紧……”

玉霄在心里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这个木阵内都是食人树妖,我差一点丧生在此处,不过,现在我安全了,下一扇门怎么开,快告诉我,我已经精疲力尽了……”

楚桂儿抽泣着道:“你……你……你开启的时候,只要将那个鬼头先提起来,再按下去,这样,就开错了,就可以破开一个小洞……”

玉霄用心声制止道:“不!我要堂堂正正的在大门走出去,绝不再走狗洞!”

这就是他的本性,就算要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楚桂儿的心都要碎了,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他居然选择堂堂正正的开开阵门走出去,绝不去选择破洞而出,可见他的确是受伤颇重,就算走不出去,也要死的有尊严,这就是他的选择。

可见就连玉霄自己都没有把握走出去了,所以,他就算死,都决定有自尊的去赴死。

楚桂儿跟玉霄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他的性格桂儿十分了解,若是在平常,玉霄一定不这么认真,他这么认真,就证明他遇到了奇险。

楚桂儿只好用心声道:“开启木阵门的方法是……”

她仔细的说了一遍,玉霄牢记在心,来到石壁前,开始寻找石门。

他刚刚飞了上去,果不其然,那些食人树妖依旧不放过他,这一次食人树妖学乖了,不再缠他,而是抡起树藤开始抽打玉霄!

玉霄早有防备,一见石壁附近早就被食人树妖围满了,若不将这些靠近石壁附近的食人树彻底的斩尽杀绝,根本出不去!

玉霄又沉了下来,破冰球而出,贴着石壁,抡起双剑就开始斩杀这些贴近石壁的树妖!

玉霄休息了这一阵,体力恢复了好多,依旧选择老办法,躲在食人树脚下,对付这些食人树!

玉霄手握双剑,抡起双剑对着石门下方的那些树妖就开始砍剁了起来,遇触手砍触手,逢枯藤剁枯藤,双剑不断的刺出,就专门在树下刺树妖的双眼要害!

玉霄跟树妖比起来,实在是太过矮小,又躲在树冠下,这些树妖对付脚下的玉霄,实在是太难以应付了,玉霄的剑专门刺它们的要害,这些树妖又不能移动躲避,所以,真可谓只有挨宰割的份!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玉霄抡动双剑,咔嚓、咔嚓、咔嚓,将食人树妖刺死了十余株!

玉霄先去刺食人树妖的要害,直到食人树妖不再动了,这才抡起双剑砍倒食人树!

时间不大,方圆七八丈范围内的食人树妖就被玉霄给杀的干干净净,十几株食人树横七竖八、东倒西歪的又砸向了其余的食人树,又压住了不少!

玉霄一见差不多了,这才又钻进了那个水晶泡泡内,拄着双剑,不住的喘着粗气!

玉霄近乎疯狂的对着食人树怒吼道:“来呀!来呀!来杀我呀!畜生!不给你们点厉害看看,你们不知道我的厉害!有本事再来呀!”

再看那些食人树妖,这一次可真是怕了玉霄了,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魔鬼,比它们还要可怕的魔鬼!

食人树妖有的触手依旧能伸到这里来,但没有食人树敢将触手去袭击玉霄了,因为它们都看到了,只要是袭击玉霄的同类,几乎都被玉霄斩尽杀绝了!

玉霄喘了半天气,‘哇’的一声,又吐出了两口鲜血,这一阵砍杀,他又消耗了不少的精力,当真是精疲力尽了!

玉霄急忙掏出带着的灵药,不管多少,往嘴里塞进去了一大把,然后吃了下去,运气凝神,暂时的封住了激荡不已的血脉。

还有一关了,就差一关了,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玉霄觉得浑身剧痛无比,简直浑身的骨头节都没有一处不痛的了,他身上被食人鱼咬伤,又受了这么多内伤,外伤经过盐水一泡,是疼痛难忍,内伤却伤到了五脏六腑。

内伤加外伤,就算是神仙都受不了,更何况他还没有修成仙,依旧是凡人之躯了。

玉霄觉得好多了,双手握剑,飞到了离着水底十丈高的石壁上,照着树妖缠在门上的枯藤就是一乱乱砍乱剁,直砍的触手树藤四处乱飞乱漂,树妖知道厉害,也不敢袭击玉霄了,吓得将触手纷纷的撤走,离得玉霄远远的。

玉霄冷冷一笑,骂道:“都他妈是欺软怕硬的货,不但人一样,就连植物也他妈没什么区别,哼!”

玉霄按照桂儿所说,从容不迫的开启了木阵门,然后照着两扇门一脚踢出,将阵门踢开,对着树妖群扮了个鬼脸,这才挺双剑钻进了最后一个水阵——金阵中!

这个金阵内又有什么可怕的动物?

玉霄毫不在乎,他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玉霄挺剑驭水晶冰球刚钻进了洞内,猛然间,就觉得头顶的水上跳下一个黑影,照着他的水晶泡泡就袭击而来!

轰!砰!咔嚓!

一连串的声响,玉霄的水晶泡泡立刻被击破,击的粉碎!

玉霄落在了水内,急忙定睛观看,再看眼前,一个三丈大小,凶恶的鳄鱼张开大嘴就照着自己咬了过来!

“鳄鱼!是鳄鱼!”

原来,这个金阵水内养着的竟然是鳄鱼,凶残凶恶的鳄鱼!

这个金阵内的水更不多了,只有二十余丈深,在洞顶,还空出了许许多多的石头,大约在头顶三四丈高的地方没有水,头顶之上就是鳄鱼们的栖息之地。

玉霄一见是鳄鱼,他的心沉了下去,幸好玉霄反应奇速,虽然疲惫,又受了伤,还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他急忙往水底沉去,避开鳄鱼的血盆大口,顺手一剑,狠狠的刺进了鳄鱼下颚!

九子凝冰剑刺透了那只大鳄鱼的下颚,又将鳄鱼刚刚闭上的上颚钉住了!

鳄鱼的大嘴整个的被九子凝冰剑给牢牢地钉住了,连嘴都张不开了!

于此同时,玉霄就觉得脚下一动,一条三丈大小的鳄鱼竟然隐藏在他的脚下,咬向了玉霄的双脚!

玉霄左手的九子凝冰剑依旧插在鳄鱼的上下颚上,牢牢地钉在了鳄鱼的大嘴上,他就在鳄鱼的嘴下,被刺透的鳄鱼嘴,顺着剑洞飞溅出无数的鲜血,流了玉霄一身!

玉霄顾不得去擦了,左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剑,挂在了鳄鱼的嘴下,一见一条巨大的鳄鱼咬向了自己的双脚,急忙缩回脚,避开了这鳄鱼的獠牙锯齿!

玉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被鳄鱼咬到了双腿,那必然成了残废!

若是那样的话,就算今日逃了出去,玉霄都不想活了!

玉霄缩回脚,对准鳄鱼的左眼狠狠的一脚就踢了过去!

“嗷!”鳄鱼发出一声惨叫,左眼立刻被踢瞎!

没等那条鳄鱼发狂袭击玉霄,玉霄将手中天地苍穹剑掷出,对准了鳄鱼的另外一只眼睛扎了下去!

噗!

一声轻响,天地苍穹剑将鳄鱼的另外一只眼睛刺瞎,深深地没进了鳄鱼的头颅中,那条凶恶的鳄鱼一声惨叫,倒毙而亡!

玉霄用手一招,天地苍穹剑一声龙吟,破鳄鱼头颅而出,飞回到了玉霄的手中!

那条被九子凝冰剑钉住的鳄鱼剧痛无比,但又张不开嘴,急的摇动巨大的尾巴胡乱的拍打着石壁,直砸的碎石乱飞!

玉霄一咬牙,双手握住九子凝冰剑,使劲的往鳄鱼的嘴前方割去!

嗤嗤嗤嗤……

九子凝冰剑随着玉霄双手用力朝着鳄鱼的嘴外割了下去,再看鳄鱼大嘴的上下颚立刻被九子凝冰剑整个从中间豁开了,连同鳄鱼的舌头都被割成了两半!

那条巨大的鳄鱼惨嚎一声,鲜血喷了玉霄一身都是,鳄鱼巨大的尾巴抽来,玉霄躲避不及,急忙将用双剑一格,璞的一声响,那条鳄鱼巨大的尾巴被割断!

虽然双剑割断了鳄鱼铁棍一般的尾巴,但那铁尾余势不衰,依旧抽中了玉霄!

嘭!

玉霄在水里被抽出去了两丈远!

玉霄就觉得心口发闷,疼痛难忍,就连护体玄冰罩都被击碎!

玉霄一咬牙,御剑而起,就在这时,再看黑暗的远处,又有数十块枯木往这边飞速的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