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29章 破关2

第二百二十九章 破关2

< >

又是鳄鱼,一群一群的鳄鱼!

‘玉’霄暗叫一声不好,这要是被群鳄包围了,那简直就是死路一条了,任凭是大罗金仙,都难逃了!

‘玉’霄一见敞开的‘洞’‘门’,立刻有了主意,急忙御剑而飞,化作一道直线,直‘射’向了食人树的那个阵内!

那条被‘玉’霄重伤了的鳄鱼如何能放过‘玉’霄,大吼一声,就扑了过来,拦住了‘玉’霄的归路!

‘玉’霄一咬牙,心道:“我跟你拼了!”

‘玉’霄一见鳄鱼扑向了自己,不但没有避开,反而迎着鳄鱼御剑冲了上去!

眼看着,就要被鳄鱼咬中了的时候,‘玉’霄身子猛地往下一沉,避开鳄鱼的一扑,躲到了鳄鱼的肚腹下了,然后双剑猛地往上刺去,就在鳄鱼白肚子下,双剑就‘插’了进去!

噗,双剑齐柄‘插’进了鳄鱼的肚腹之内了,一股鲜血噗的一声,就‘射’了出来,‘射’了‘玉’霄一脸,几乎连双目都睁不开了!

幸好这里是水中,就算有鲜血喷出,遇水立刻就溶解了,所以,‘射’到‘玉’霄的脸上,随着他往前飞去,水立刻将‘玉’霄的脸上冲洗干净了。

鳄鱼的外壳虽然坚硬无比,但肚腹却是柔软的很,乃是破绽!

更何况‘玉’霄的剑乃是仙器,世上第一的神器,别说是鳄鱼柔软的肚腹,就算是鳄鱼坚硬如铁的外壳,都能刺的进去!

‘玉’霄双剑‘插’进了鳄鱼的腹中,立刻握剑往前飞去,随着他往前这一飞,再看两把剑,正好将鳄鱼的肚子在中间整个的剖开了!

刹那之间,再看鳄鱼肚腹内的心、肝、脾、肺、肾、大肠、小肠、连同无数的鲜血,一股脑的就在肚腹内滑出,喷的‘玉’霄一脸一身都是了,‘玉’霄整个人都让鲜血染红了!

鳄鱼肚腹内的零碎都漏了出来,漂浮在了水中了,整个水域都染红了!

那条巨大无比凶残的鳄鱼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断的嘶声叫着,挣扎着,时间不大,就死在了水内!

‘玉’霄豁开了鳄鱼的肚腹,化作一道光就钻进了有食人树的水阵内,立刻沉下了水,躲在了食人树的脚下!

顺着‘洞’口再看那个‘洞’‘穴’,立刻涛‘浪’惊天,也不知有多少鳄鱼钻了过来!

那两条死去的鳄鱼,时间不大,也被自己的同伴给吞噬撕咬的只剩下了一副枯骨,沉入了水内!

‘玉’霄刚沉到水底不久,再看有两条巨大无比的鳄鱼从石‘门’中‘露’出了狰狞的鳄鱼头,一双铜铃大小的双眼闪烁着‘阴’毒凶残的光!

‘玉’霄一见鳄鱼们到了,御剑而飞,故意的在两条巨大鳄鱼的眼前飞了一圈,然后急忙飞离!

那两条巨大的鳄鱼见到了‘玉’霄,更见到了‘玉’霄的挑衅了,立刻一声怒吼,顺着‘洞’口就钻了进来,时间不大,那两条鳄鱼的身后,接连又钻来了数十条鳄鱼!

‘玉’霄强打起‘精’神,暗暗的冷笑道:“畜生!都进来吧,就怕你们不来,哼哼,你们来了,都死在这里吧!”

‘玉’霄做了一个水晶冰球,又将冰球‘弄’热,藏在了冰球中,然后引着鳄鱼群往食人树哪里飞去!

无数的食人树见到过‘玉’霄冰球的厉害,也知道惹不起‘玉’霄,一见‘玉’霄的冰球飞来,急忙将触手移开,躲避着‘玉’霄的冰球!

但一见到这么多鳄鱼闯了进来,食人树们简直欣喜若狂了,心中还有点感‘激’‘玉’霄,因为‘玉’霄给它们送来了这么多好吃的!

‘玉’霄引鳄鱼群来到了食人树的上方,急忙沉了下去,往食人树的脚下沉去!

足有四五十条的鳄鱼一见‘玉’霄沉了下去,不知利害,也都纷纷沉了下去,去追杀‘玉’霄!

虽然‘玉’霄沉下去没有事,可等这些鳄鱼们沉了下去,立刻就倒了霉了。

‘玉’霄躲在一株巨大的食人树下冷冷的看着,心道:“看来这个五行绝命阵中,是阵阵相克相生的,当真是五行相克又相生,就让你们自己残杀,我也省了好多事。”

那些鳄鱼群刚刚钻到了这里,再看那些食人树立刻将碗口粗细的触手就缠向了那些鳄鱼!

那些鳄鱼虽然巨大,又十分的凶猛,但这么多树藤‘乱’缠一通,而且又粗又长,将这些鳄鱼缠了个结结实实,想要脱困也难得很!

四五十条鳄鱼几乎无一幸免,都被树妖巨大的触手缠住了,但树妖想要吃了这些鳄鱼可不比对付那些毒蛇那么简单,也是困难的很,

那些毒蛇虽然也‘挺’大,但毕竟不像鳄鱼那样有着坚硬的外壳护体,而且这些鳄鱼当真是凶猛无比,虽然被缠住,也是百般的挣扎,对着缠住自己的树藤‘乱’咬一通!

幸好树妖的触手十分的粗大,想要咬断,谈何容易!

这些树妖似乎也知道这些鳄鱼的厉害,知道就算拖到了嘴边,有这么坚硬的外壳难以咬的动,更何况,这些鳄鱼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刀刃一般的锯齿,实在是凶猛,不将这些鳄鱼击毙,这些树妖都觉得可怕!

再看那些树妖,缠住这些鳄鱼后,抡起长长的触手,就往石壁上摔去!

啪,啪,啪,啪……这些鳄鱼被摔在那面石壁上,直砸得石壁上的碎石‘乱’飞!

这哪里能有好,就算那些鳄鱼们是铜筋铁骨,也架不住这么摔!

时间不大,被缠住的鳄鱼被摔的骨断筋折,血‘肉’模糊变成了一团血淋淋的血‘肉’,惨死于树妖的触手下!

还有一部分树妖,一些触手紧紧的缠住鳄鱼,然后用其他的触手当作了鞭子和棍子,对着那些鳄鱼们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乱’‘抽’‘乱’砸!

噗……噗噗……

鳄鱼被树藤‘抽’的不断的吐着鲜血,喷出来的鲜血,将这里的水都染红了!

咔嚓……咔嚓……

有些死去的鳄鱼依旧挣扎着,被树妖粗壮的触手紧紧的缠住头尾,狠狠的往两边一拉扯,再看有的鳄鱼,生生的被扯断,有的头被扯断了,有的从肚腹内被扯断,时间不大,鲜血喷的满地都是,血淋淋的肠子也到处都是!

那场景真是惨不忍睹!

整个木阵内,鳄鱼被触手卷起撞击石壁的啪啪声,鳄鱼们的惨叫声,树妖们的鬼笑声,血光,尸块,立刻‘交’织成一副血淋淋的地狱景象!

‘玉’霄看的触目揪心,简直不忍心再看,他也是无可奈何,因为这么可怕的鳄鱼群,如何能闯的出去?

他不对付鳄鱼群,就会被鳄鱼对付,所以,他只能取巧了,来一个以毒攻毒。

而且他已经深受重伤,已经有点支持不住了!

不这么办,那又能怎么办?

任何生命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生命,不惜伤害别的生命,任何生命都不例外,‘玉’霄也一样。

‘玉’霄从不否认自己自‘私’,也从不否认自己好‘色’,更从不否认自己的冷漠和无情!

若是有人说他太过残忍,‘玉’霄一定会反驳,反问道,难道你能仁义的不杀这么多动物,甘心的让树妖、食人鱼、鳄鱼们吃掉吗?

所以,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恐怕就算再伟大,也不可能伟大的宁愿舍身取义,不去杀生,让这些动物饱食一顿吧。

虽然都是生命,若是有人能伟大的不忍心杀这些动物,让自己牺牲,‘玉’霄可做不到,因为他就是这么自‘私’,自‘私’的还毫不虚伪!

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命,杀尽全天下的动物,‘玉’霄都不会皱皱眉,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高于一切,绝不会那么虚伪。

也许,这里上万条的生命都被屠杀掉,那些仁义的人一定会说,为了自己的一条命,却杀了这么多的‘性’命,实在是太残忍了,甚至有人会伟大的说,要是换做是我,我一定甘心情愿的伟大的将自己的**送给这些动物,也不忍心屠杀上万条‘性’命,为了自己的一条命,却屠戮这么多动物,实在是太残忍了,我宁愿牺牲自己的命,也绝不会为了自己的命这么凶残!

能说出这么伟大的话的,除了佛祖之外,恐怕再也没有神能说出了,恐怕佛祖也只是说说,真的要他去毁灭自己,换取这么多生命活着,他也不可能做到。

这世上就有这么虚伪的人,也说不定真有这么伟大的人,但‘玉’霄却不是那么伟大的人,也不是那么虚伪的人,因为他就这么自‘私’,就这么真实,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

所以,只要能活着逃出去,就算将这里毁灭,屠杀上万条的‘性’命,他也绝不会手软!

‘玉’霄冷漠的看着,虽然心中也不好受,但为了自己能活下去,为了红颜知己,自己的好友能活下去,他只有这么冷漠,这么无情,这么残忍!

那些鳄鱼们的外壳也实在是太坚硬了,经过这么一阵摔打,再看那些石壁上,不少的小‘洞’之间,被砸裂了不少!

一部分鳄鱼一见这里这么危险,有的急忙往那边钻了回去。

但被树妖缠住的那二十多条鳄鱼却难以幸免,几乎都惨死于树妖的触手下,不是活活的被摔死在石壁上,就是活活的被树妖的触手‘抽’死,不是被触手生生的拉断了头颅而死,就是被血淋淋的扯成了两截!

树妖群发出一阵阵疯狂的笑声,就将那些血淋淋的鳄鱼尸体,卷到了满是獠牙锯齿的大嘴边,开始大嚼了起来,吃的嘴上竟是血淋淋的血‘肉’,远远看去,那些树妖更加狰狞了……

这简直就是地狱,比地狱还可怕的地狱,这些树妖,简直就是地狱中最可怕的魔鬼,比鳄鱼都要凶残的魔鬼!

但这些魔鬼能吃的了鳄鱼,却吃不了‘玉’霄,可是‘玉’霄能对付的了树妖,却对付不了鳄鱼了,这当真是彼此克制!

天地万物皆是如此,生生相克,生生相息,形成了一条食物链,你吃我,我吃你,彼此相互残杀着,无可奈何的活在这个世上,直到地球灭绝为止,所有的生命结束为止。

生命是如此的无可奈何,生命是如此的卑劣,世界是如此的残酷无情!

也许,活着根本毫无什么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生下来,无可奈何的活下去,这恐怕就是生命的真正意义吧!

适者生存,永远是铁一般的道理!

生命自‘私’,也永远是铁一般的真理!

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都是虚伪的伪君子!

孔圣人虽然满口的仁义道德,但从没听说过,孔圣人不吃‘肉’,不杀生的,人人那么伟大,也从没有听说过,挣得钱都送给别人的,所以说,生命都是自‘私’的,谁也不例外,除了神之外!

其实神也是自‘私’的,若是如来面临着灵魂被毁灭,他也不会甘心的被毁灭,他也会选择牺牲别的生命来保全自己,而且,就连如来传经都要收受贿赂,可见,这世上没有什么伟大的人和神,说伟大的那些人和神,都是虚伪自‘私’的伪君子!

那些鳄鱼望着这些树妖,也被吓得退缩不前了,因为这些树妖实在是太厉害了,也太多了,多达数千珠,那么粗,那么长的触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无数的鳄鱼对着树妖们和树妖脚下的‘玉’霄不住的怒吼示威!

‘玉’霄冷冷一笑,拍拍身边的树妖,坏笑道:“好朋友,只要你们不伤害我,我就不杀你们,这样就对了,看到了没,我给你们送来了多少好吃的。”

那株树妖胆怯的看着‘玉’霄,吓得狰狞的脸上不住的‘抽’动着,虽然嘴上挂着鳄鱼的血‘肉’,像极了穷凶极恶的恶魔,但内心中却怕极了‘玉’霄,因为‘玉’霄才是真正的恶魔!

这一次,没有树妖再去袭击‘玉’霄了,虽然‘玉’霄就在树妖的脚下,但‘玉’霄刚才大发‘**’威,一阵砍杀,砍倒砍死了无数的树妖,早就将这些树妖镇住了,这些树妖知道惹不起‘玉’霄,这小小的生灵,简直比巨大无比的鳄鱼还要可怕数十倍!

所以,经过刚才跟‘玉’霄的一阵血战,树妖们算是老实了。

而且,‘玉’霄这么小,就算吃了‘玉’霄,也不够塞牙缝的,但惹闹了这魔王,却要丧命,所以成破利害,树妖虽然是植物,但也明白,还是不惹这魔王为妙。

‘玉’霄哈哈一笑,大笑道:“喂,各位好朋友,我再给你们引一些美餐过来,你们可别伤我,要是敢袭击我,哼哼,我可将你们全部斩杀了!”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