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0章 险途2

第二百三十章 险途2

玉霄一见黑影扑来,那有力气抵挡,万般无奈,急忙运用追日靴的速度,以翩翩幻影蝴蝶步的灵巧步法,避开了这一击,然后头也不回,急忙飞走!

玉霄边飞边用心声告诉六个姑娘道:“你们做好准备,告诉大家,马上出来,有人追杀我,做好准备!”

六个姑娘听到了玉霄的心声,急忙答应一声,立刻告诉了其余的人。

众人早就等不及了,一听这话,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玉霄边飞边从怀中将乾坤袋取出,往空中一丢,念动法诀,再看乾坤袋咔嚓一声,一道金光闪过,十三人就从乾坤袋内射了出来!

十三人一出了乾坤袋,玉霄也已经连飞的力气都没有了,‘哇’的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顿时头昏目眩,就觉得天摇地晃,顿时就昏死过去,在空中坠落,往脚下的洪水中落去!

玉霄实在是支持不住了,他的内伤实在是太重了,连闯数关,那一关都是致命的关隘,实在是耗费了太多的精力!

他支持到现在,实在是支持不住了,但就算支持不住,也要在临死之前,将众人放出来再死,所以,他放出了众人,立刻精神崩溃,昏死了过去!

这若是没有人救治他,他落到洪水中,一定也是难逃性命!

但乾坤袋内的众人早就做好了准备,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玉霄落到洪水中去!

玉霄刚落了下去,刚到了半空,众人就发觉了,顿时,众人化作一道光就去接玉霄!

“霄哥哥!”

六个姑娘齐声惊叫,速度最快的就是这六个姑娘!

六个姑娘一起来救玉霄,还是洪袖儿先人一步,因为她有两条长长的红袖。

洪袖儿化作一道光,边飞边将手中的两条红袖祭出,两条红袖正好缠住了玉霄的腰,洪袖儿抢上一步,拽住了红袖,拉住了昏死过去的玉霄。

巫姑不管别人,直奔玉霄飞来,抡起赤练五毒杖照着玉霄的头颅击去!

那具活僵尸,也扑向了玉霄,也直扑玉霄!

还没等她砸中玉霄,就见一道紫光飞过,‘当’的一声巨响,一人就将她的毒杖架开!

那具僵尸也不例外,被一道七彩飘带缠住,给生生的拖住!

一刀架住毒杖的正是雪紫儿的紫芒刃!

用七彩飘带拖住僵尸的正是楚桂儿的七色彩虹桥!

曲仙儿和洪袖儿,二人左右架起玉霄,飞身就走。

玉蝶和悠悠各挺剑拦住了巫姑的去!

两个和尚也飞了下来,一前一后,将巫姑的退掐断!

碧萝和寂籁一左一右,也拦住了巫姑。

魏晓晨和廉政也冲了上来,岳商却护住了玉霄的乾坤如意袋。

那具凶恶的僵尸,一见被拖住,一声怒吼,返回身就直奔楚桂儿而去!

楚桂儿吓得妈呀一声,将七色彩虹桥收回,飞身就走,去查看玉霄的伤势去了。

楚桂儿边飞边大叫道:“快,**师兄,禅悟师兄,这个僵尸交给你们了,我去看看霄哥哥。”

楚桂儿本事虽然大,可是胆子小,见到这么阴森可怖又十分恶心的僵尸,先已经怯战了,所以,她是躲得远远的。

刚才只是为了救心上人,她才什么也不顾的祭出法宝,将僵尸拖住罢了,若是在平常,她的七色彩虹桥才不会去缠这么肮脏的僵尸,早就怕弄脏了飘带,那会用飘带去缠,等救了心上人了,她那还顾得上这些,所以,躲得远远的。

禅悟和**那会计较这个,而且,他们也知道,楚桂儿不适合对付这种恶心而又令人恐惧的东西。

禅悟道:“嗯,交给我吧!”

禅悟和**一左一右,将那具凶恶的僵尸拦住,跟僵尸打在了一起!

巫姑就是一楞,刚才架了雪紫儿一刀,就感觉,一股大力涌来,将她撞的退后了三步,就觉得手心发麻,就知道来了高手,不由得停下身子,仔细打量着雪紫儿等几人。

雪紫儿揉揉眼睛,有点睁不开双目,因为虽然已经到了黄昏,但在乾坤袋内待得时间太久,乾坤袋内黑的很,她们刚出来,依旧有点看不清东西。

雪紫儿用紫芒刃一指巫姑,冷冷的道:“妖妇通名,我刀下不死无名之辈!”

巫姑冷笑道:“我乃是圣教十大巫尊的巫姑是也,你是何人?”

魔域,在人类的眼中是魔教,可是在魔教人的眼中却是圣教。

雪紫儿闻听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顿时杀气逼人,雪紫儿冷笑道:“原来是你这老妖妇,此处害人的墓穴,原来就是你做的,今日,我要为天下人除害,看刀!”

巫姑厉声道:“你又是什么人?”

雪紫儿傲然道:“龙女派三代弟子,玉龙九女掌门清净仙子宣静门下首徒雪紫儿,看刀!”

雪紫儿一向就这么傲气,将紫芒刃抡起,照着巫姑当头就劈了下去!

紫芒刃荡起五六丈的刀芒就斩了下去!

巫姑暗吃一惊,没想到,龙女派的三代弟子竟然都这么厉害!

巫姑急忙一架紫芒刃,两件兵器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巨响,二人均不由得各自一晃,这一招硬碰硬,竟然不相上下!

巫姑被震得身子一晃,胸口一阵发热,暗自惊呼道:“好厉害的雪紫儿!”

雪紫儿娇喝一声,御刀飞近,紫芒刃舞动如飞,也不用道术,就凭着自己的真本事跟巫姑战在了一起!

若论真本事,巫姑还真不是雪紫儿的对手,巫姑善于用毒,善于奇门之术,虽然巫术高强,但真实的本事却不及雪紫儿!

雪紫儿的修为和功力其实已经不在师傅之下了,可以说是青出于蓝了,乃是龙女派三代弟子中的第一高手,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就连魏晓晨也敬佩的很。

虽然雪紫儿的本事高巫姑一筹,但在二三百招之内要想打败巫姑,也绝不可能!

雪紫儿杀了上去,玉蝶和悠悠一左一右也冲了上去,廉政和魏晓晨也杀了上去!

碧萝和寂籁一见,也不例外,于是,七个人一起斗巫姑。

雪紫儿就是一皱眉,她一向自视过高,很少跟别人联手欺负一个人,这一见七人打一人,就觉得有点不公平。

雪紫儿道:“你们不用动手,我对付的了她,我自己就够了。”

魏晓晨叹道:“雪姐姐,你好糊涂,现在不是单打独斗的时候,最主要的是将这个妖魔击毙,击毙她再说!”

雪紫儿点头道:“也是,好,咱们一起上,将这妖妇击毙!”

于是,七个人围成一个圆圈,将巫姑困在了垓心!

巫姑大吃一惊,暗叫不妙,一个雪紫儿她都难以应付,更别说还有这么多高手了!

巫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以一人之力,对付七个跟她修为差不多的高手,哪里能招架的住!

不过就是几招,巫姑就被卓悠悠一剑刺中了左臂!

又是几招,又中了两剑!

巫姑知道不好,再要打下去,不用十招,自己就会葬身在此处!

巫姑一声怒吼,百忙中拽出了七把毒药飞刀,一抖手,照着七人射了过去!

她毒药飞刀虽然厉害,但要想伤了这七人谈何容易!

七人刀剑一阵挥舞,将七柄飞刀击落在水中!

巫姑趁着这机会,急忙飞出了包围圈,二话不说,御魔杖扭头就走!

七个人刚要拦截,就见巫姑将那落魄铃一阵摇晃,再看那具僵尸,如疯了似的,就拦住了众人的去!

雪紫儿刚要追,廉政急忙道:“雪师妹,不要追了,还是救玉霄要紧,先击毙了这个僵尸,快去救治小师弟!”

雪紫儿呸了一口,对着巫姑落荒而逃的身影骂道:“便宜了这个妖妇!”

七个人一转身,直奔那具凶恶的僵尸!

那具僵尸虽然凶猛,但要对付这么多高手,哪里能是对手!

不过就是几个回合,僵尸的双臂就被魏晓晨和雪紫儿斩断!

就这样,那僵尸依旧不退,似乎已经疯狂了!

禅悟大锤一抡,‘啪’的一声响声,将僵尸的头砸了个万朵桃花开,连脑袋都找不到了!

不但将僵尸的脑袋砸烂了,连同僵尸僵硬的尸体也砸了个骨断筋折!

那具凶恶的僵尸这才不动了,从半空中跌落,摔入了水中,消失不见!

这具僵尸乃是活僵尸,人还没死,也是僵尸的尸王,一上追随着巫姑,乃是巫姑的护卫,但今日,巫姑势单力孤,遇到这么多高手,为了自己逃命,只好忍痛将自己所剩下的唯一一具僵尸葬送了。

巫姑受了三四处伤,越走越是憋气,没想到,除了玉霄之外,还有这么多高手,没杀了玉霄,她真是心不甘,但没有办法,没有帮手,根本不是众人的对手,只能落荒而逃了。

众人打败了巫姑,急忙去救治玉霄,玉霄躺在洪袖儿的红袖上,依旧是昏迷不醒,三个姑娘抱着玉霄正在哭泣,正在呼唤着玉霄。

但玉霄受伤太重,昏迷过去,并没有醒。

廉政分开众人,一见玉霄满身都是血,身上还挂着这么多的狰狞可怖的怪鱼,真是心如刀割一般,他本来对玉霄的胡闹十分的不高兴,因为玉霄跟他女人玩闹,那玩笑开的太过火了,不但故意的轻薄她女人的禁区,而且还大胆的给魏晓晨剥衣服,真是太胡闹了,他本来很生气。

但现在一见,这不过就是玉霄自知难以活命,故此才在活着的时候疯狂的胡闹一回罢了,根本没有什么恶意。

廉政沉声道:“他受了内伤,又累的精疲力尽,是劳累过度,让我来吧,你们在一边守护着,免得再有敌人偷袭,还有,他的如意乾坤袋,不要弄丢了。”

两个和尚和岳商守住了乾坤袋,众人不知道乾坤袋如何缩小,玉霄又昏迷不醒,若是有人趁着这个时候将乾坤袋抢走,那可就不妙了,所以,三人守住了乾坤袋。

碧萝和寂籁,雪紫儿和魏晓晨等人则护住了四方,省的再有敌人前来偷袭,杀大家个措手不及。

廉政将玉霄扶起,让玉霄盘膝而坐,一见玉霄后背上的食人鱼,不仅紧蹙双眉,用剑将食人鱼割掉,这才盘膝而坐,运用玄功,将真气输入到了玉霄的体内,给玉霄打通经脉。

廉政将内气输入到了玉霄的体内,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玉霄这才悠悠醒来,一醒来,不由得呻吟一声,就觉得浑身奇痛无比!

一见玉霄醒来,廉政擦了擦汗,停下了输入真气,问道:“小师弟,你觉得怎么样?”

其余的人也都围了上来,纷纷关心的问着玉霄。

六个姑娘早就哭了,就在玉霄的身边轻轻的抽泣着。

玉霄转过头,看了看廉政,微微一笑,道:“多谢你,廉大哥。”

廉政苦笑道:“何必这么气,要不是你,大家谁能活着走出这里,你内伤很重,外伤也不轻,多多休息。”

玉霄点点头,岳商在远处道:“小师弟,你的乾坤袋,快收起来吧。”

玉霄默念法诀,再看乾坤袋化作一道光,飞回到了玉霄的身边,玉霄将乾坤袋收了起来。

十三人围在玉霄身边无不落泪,因为玉霄实在是太惨了,身上穿着的衣服没有一处好的了,这里一个洞,哪里一个洞,这里撕破了,哪里少一块,而且,全身的衣服血淋淋的,不但如此,在全身上下,还挂满了不少的怪鱼,那些怪鱼两尺大小,狰狞恐怖,鱼眼依旧闪着凶光……

众人看到玉霄这样子,不用问,就知道玉霄在水里这一之上该是多么危险了,他能咬着牙冲出来,可谓是一件奇迹!

六个姑娘拉着玉霄的手在默默的垂泪,楚桂儿哭的最凶,楚桂儿几乎忘了玉霄身上还有这么多食人鱼,趴在玉霄的怀中就哭,哭了几声,尖叫一声,急忙离开了玉霄的怀抱。

楚桂儿抽泣着道:“霄哥哥,都是我不好,害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后……以后我再也不敢不听话了,以后我都听你的……”

其余的人也都低下了头,的确,这一次玉霄之所以受了这种重的伤,大家几乎死在此处,就因为没有听从玉霄的劝告见好就收,非要赶尽杀绝的缘故。

雪紫儿幽幽长叹一声,也感到有愧,因为她吵得最凶,她跟魏晓晨最是坚持将那几个妖魔除掉,若不是她们几个非要坚持,哪里能发生这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