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0章 险途3

第二百三十章 险途3

可是,她们坚持也不要紧,若是破不了这些阵,知难而退,也不会发生什么事,但偏偏就遇到一个精通阵法的楚桂儿,一之上还好胜,非要跟魔域的妖魔比比,看谁的本事大。

所以,楚桂儿最是追悔不及,这才明白,就该一切听玉霄的才对,因为玉霄毕竟高人一等,智谋超群,比他们都高,这一点,众人不得不佩服。

玉霄勉强一笑,轻轻摸了摸楚桂儿小辫子,笑道:“傻瓜,都过去了,不要自责了,我不是没死吗?放心,我伤虽然重,但还要不了我的命,喂,你们大家别哭呀,我给你们带来了不少的礼物呢。”

楚桂儿流着泪柔声道:“霄哥哥,你受苦了,以后桂儿什么都听你的……”

玉霄哈哈一笑道:“这也没什么,只要你们以后好好的伺候我,**的时候,叫的**些,让我玩的开心,我就满足了。”

众人一听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六个姑娘立刻又飞红了俏脸,魏晓晨轻轻的呸了一口,嘀咕道:“真是本性不改的臭无赖。”

玉霄微笑道:“大嫂,又在骂我了,我又不是找你**,你骂我做什么。”

魏晓晨嗔道:“行啦行啦,你怎么没死呢,你死了才好呢,真是的,就这样还没个正经。”

玉霄苦笑道:“其实我也想死呀,我好像到阴间去做阎王爷的女婿,只可惜,阎王爷嫌弃我老婆太多了,已经不是处男了,他说要找一个处男作他的女婿,而且还要找一个像廉大哥这样的正人君子做女婿,只可惜,廉大哥也已经不是处男了,否则,廉大哥可以去死,做阎王爷的女婿去了。”

廉政淡淡一笑,知道玉霄就爱胡闹,就爱玩笑,他却没这么多话。

廉政笑道:“小师弟,你内伤很重,还是不要说太多的话,多多休息休息。”

玉霄的确是伤的很重,但还不至于致命,而且,廉政用真气给玉霄疗伤,将不少的真气注入到了玉霄的体内,故此,玉霄现在比刚才强多了,虽然还不能御剑而飞,但说话是没问题了。

魏晓晨扬起玉手,嗔道:“你呀!就是这张臭嘴,要不是看你受伤了,看我不打你。”

玉蝶眼中含泪,柔声道:“霄弟,你不说太多话,你觉得怎样?”

玉霄微笑道:“没什么了,不过就是没有力气罢了。”

曲仙儿指了指玉霄身上的鱼,道:“霄哥哥,你先等等,叫悠悠帮你把身上的鱼取下来。”

楚桂儿道:“就是,挂在哪里,怪吓人的。”

卓悠悠反问道:“凭什么叫我取下来?你们自己没手?”

曲仙儿掩嘴而笑,道:“废话,这鱼这么脏,我们姐妹是大小姐,怎能去动呢,这种粗活当然是你这个丫头去做啦。”

卓悠悠笑骂道:“放你的狗臭屁,你才是丫头呢!”

玉蝶轻轻道:“我来吧。”

玉霄却急忙护住道:“喂喂喂,别动呀,这些可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呢,等会,取下来咱们炖鱼吃呀,就挂着吧,这也是我的战利品呀。”

众人都笑了,因为玉霄总是这么有趣,说出来的话总是能令人开心。

洪袖儿皱眉道:“谁吃这些破鱼,恶心死啦,快点吧,赶紧摘下来,也好给你治伤上药呀。”

玉霄微笑道:“这鱼可香了,你们又不是没吃过,不过,吃的时候要小心点了,其中有四五条鱼被毒药飞刀射中了,千万别吃到有毒的鱼,喂,留下几条,别浪费呀,这里不好找吃的,天也黑了,大家都饿了,这些鱼正好吃一顿,就我肚子下面的几条鱼吧,那几条没有毒。”

雪紫儿微笑道:“好好好,就依你行了吧。”

玉蝶笑道:“寂籁师姐,请借你的匕首一用。”

寂籁拿了出来,岳商却接了过去,微笑道:“还是我来吧。”

这种粗活,几个姑娘都不想做,因为这些姑娘们一个是爱干净,再一个也胆小,这鱼实在是太可怕了。

玉蝶闪在了一边,岳商拿着匕首,一一的将鱼的嘴撬开,将鱼小心地摘了下来。

玉霄叮嘱道:“师兄,小心我的珍珠衫,这些鱼我本想摘下来,一个是没有时间,再一个就是,这些鱼他妈的牙勾在了珍珠衫上了,我怕给拽坏了。”

岳商微笑道:“放心吧。”

岳商将鱼的牙齿用匕首撬开,小心的将那些鱼一一的摘下,足足摘了一炷香的时间,玉霄选了十几条大鱼,众人包好了,其余的鱼都给丢进了脚下的水里了。

玉霄感觉十分疲惫,岳商给他摘鱼,他则靠在洪袖儿和卓悠悠的身上闭上了眼睛,两个姑娘也不嫌弃他身上脏,轻轻的揽着玉霄。

玉霄身上没有了怪鱼,也就轻松多了,否则,挂着这一串串的鱼,也太沉了,在水里有水的浮力还可以,在陆地上,挂着这么些鱼,玉霄都觉得累的要命。

雪紫儿柔声道:“霄哥哥,你盘膝坐好,你内力消耗太多,身子太虚,我再给你输送点内力。”

玉霄摆摆手道:“不用了。”

雪紫儿轻轻道:“傻瓜,快点吧,咱们又不是外人,还分什么彼此?”

雪紫儿盘膝而坐,坐在了玉霄的身后,开始运功将真气输入到了玉霄的体内,供玉霄使用,玉霄受了一点内伤,最主要的是真气消耗太多,有点虚脱,十分的疲惫,所以,雪紫儿又给他注入真气,因为这么做,对玉霄有好处。

雪紫儿运功又给玉霄疗了一会伤,玉霄的精神又好多了。

这里的人都是高手,修为都不低,只要能救玉霄,耗费点真气,这些人毫不在乎,更何况是他的几个妻子了。

玉霄精神一好,坐了起来,认真的做了一个气泡,然后钻进了气泡内,叹道:“各位,你们自己飞吧,我做不了这么多气泡了,是非之地,不可久待,咱们走吧。”

众人纷纷御剑而行,那气泡内除了留下两个姑娘守护玉霄之外,其余的人都自己御剑飞行,因为玉霄实在是太疲惫,就算做这种气泡,也需要真气的。

走的并不远,离开了这可怕的地方,众人找了一处避风的土山坳中,生起了篝火,围着篝火坐在了一起,大家七手八脚的将玉霄搀扶到了篝火堆边,又将那些鱼烤熟了,大家开始吃了起来。

玉霄吃了不少,精神又好了许多,六位姑娘背着人又给玉霄全身上了一些药,给玉霄擦了擦伤口和血渍,找了几件干净的衣服给玉霄换上了。

玉霄身上的伤实在是太多了,这少一块肉,那少一块,直看的众人触目揪心,六个姑娘不住的哭泣。

实在是太惨了,他的伤实在是太重了,经过盐水的浸泡,都已经化脓了。

幸好,玉霄穿着珍珠衫护身,肚腹,后背,前胸等要害之处并没有受伤,只是四肢外伤严重,不是要害,也好多了。

幸好,这些人也都是修真之士,身上都是灵丹妙药,不管是外伤药还是内伤药,大家都有,玉霄吃了药,两个和尚也给玉霄注入了不少的真气,玉霄已经好多了,内伤已经止住了,也不吐血了,但身体依旧十分的疲惫。

卓悠悠将龙女派外伤伤口自动愈合的口诀传给了玉霄,让玉霄自行的疗伤。

龙女派这种功夫可真是奇妙,一般身上破了口子什么的,眨眼间就能痊愈,而且还不会留下疤痕,因为,龙女派的功夫,有不少利用鲜血的功夫,常常会咬自己几口,取用自己的鲜血作法。

而且,女人又十分的爱美,若是咬伤自己,留下伤疤,该是多么的难看,所以,龙女祖师就研究出这种法术,一般的咬伤自己,可瞬间伤口愈合,还不至于留下伤疤。

龙女派的女弟子几乎都精通这种法术,卓悠悠更不例外。

这种法诀还真有效,玉霄虽然身上有不少的伤痕,但伤口并不算太大,那些深一些的伤口愈合的慢一些,但浅一些的伤口愈合的很快,不过就几天的功夫,玉霄用这种功法运功,身上的外伤就好的差不多了。

但是内伤却并非几日就能好的,所以还需要慢慢的调养。

众人护理保护着玉霄,一连待在那土山下三日,每日里,众人轮着给玉霄输入真气,给玉霄运功疗伤,玉霄自己也开始调息,渐渐的,玉霄已经好了很多了,基本上能到处走走了。

每日深夜,众人依旧是轮着守夜,依旧是不敢疏忽大意,等玉霄身子好多了,经过商量,决定回昆仑山,找回自己的灵兽,然后回山去。

妖魔是追丢了,玉霄身受重伤,也没必要再去追了,所以,大家都决定回昆仑。

三日之后,众人保护着身受重伤的玉霄往昆仑山凤凰岭飞去,但并没有着急赶,每日里依旧是帮着玉霄疗伤,就这样,一连在上走了五日,这才飞到了凤凰岭翡翠宫。

经过这七八日的修养,经过众人这七八日的治疗,玉霄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了,虽然依旧很虚弱,不能跟六个老婆缠绵胡闹,但却能行动自如了。

这也就是这十三人的精心护理,而且又多亏了这十几人用真气帮着玉霄疗伤,否则,玉霄所受的伤,没有一个月都起不来床。

他为了杀了黑水玄蛇,承受的电流已经超出了他本身能承受的能力,被巨大的电流反噬,又被树妖抽中,又激斗这么久,所以,内伤极其的严重。

若不是有人这么帮着他疗伤,甚至不惜用本身的真气给他疗伤,玉霄这么重的内伤,恐怕早就精力耗尽而亡了。

修道之人最怕精力耗尽,就连圣帝真君,为追日,为了追回逝去的时间多跟心爱的女人多聚一点时间,耗尽了精力和真气,这才身亡的。

玉霄也一样,他也是耗尽了精力和真气,若没有人救治,他也必然走圣帝真君的老。

但玉霄却幸运的很,有十三名修真高手在身边精心的救护他,给他输入真气,救他性命,所以,他却没有死。

十四人终于赶回了昆仑山凤凰岭,一起见过了凤凰圣母,凤凰圣母告知几人,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保护着梵音阁和大批的难民已经迁移,如今,已经走在上七八天了,灵兽也被带走了。

三个姑娘一听自己的父母来找自己,一个个的都哭了,她们早就想家了,恨不得立刻赶上去,飞到父母的身边。

可是玉霄依旧很虚弱,又不能走。

玉霄微笑道:“我好多了,这样吧,明天咱们就去找师傅师娘去,他们带着大批百姓,走不快的,不过七八日的时间,估计也就是走个四五百里地罢了,一天咱们就可以追上去的。”

曲仙儿柔声道:“不着急,还是你的伤要紧,反正他们走不快的。”

洪袖儿道:“不错,等你再好一些,咱们再动身也不迟。”

楚桂儿柔声道:“什么也没有你的伤重要,霄哥哥,你就在这里好好的再修养几天吧。”

父母虽然就在眼前,但以后总可以相见,可是他的伤一旦再严重了,再要丢了命,那可就再也救不了他了。

众人劝住了玉霄,于是,玉霄就在凤凰岭住了下来,一连又在凤凰岭居住了五天,又经过这五天的调养,玉霄的伤已经基本好了,已经可以御剑飞行了,虽然身子还是有点虚弱,但却没有什么大碍了。

这一日,玉霄决定动身离开这里,去追赶迁移的师傅们,因为他知道,途遥遥,十分的凶险,又到了冬季,途更加的难行了,更何况魔域的妖魔就在附近,谁知道会不会袭击这些人?

这十几人都是三派中的精英弟子,若是赶上去护送,必然增加不少的力量,所以,玉霄觉得不能再拖了。

于是,十四人跟凤凰告别,玉蝶拜了又拜,跟师傅师祖和好姐妹洒泪分别,这一去,说不定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一别,说不定就是永恒!

十四人结伴而行,一赶了上去。

果然,三派护送着好几千的百姓迁移,走的当真是不快,可以说是太慢了。

这些修真之士,若是御剑飞行,恐怕这十几日早就飞到了天帝山了,可是他们可以飞着走,但这些百姓却不能。

所以,只能随着慢慢的走,一日顶多走四五十里地,这十日多,不过才走了四百多里地,才走了不到十分之一的程!

楚天祥心急如焚,但又无可奈何!

昆仑山附近,早就下起了大雪,积雪厚厚,途更加的难行了,众人冒着风雪严寒赶,十分的艰难,而且,这么多人吃喝,粮食都不多了,每日里,大家都吃一顿饭,却要走四五十里的程,可谓是十分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