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0章 险途4

第二百三十章 险途4

< >

众多的百姓,搀老扶幼,哀鸿遍野,凄惨无比,就缓慢的行走着,就这么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目的地?

所幸的是,走了十日了,依旧没有遇到妖魔围杀,这已经是万幸了。

楚天祥将三派弟子分成了四部分,一部分做前队,一部分护住中路,一部护住后尾,一部分夜晚巡视。

走了这十日,死在路上的人不计其数,多是一些老弱病残,实在是经不住这么折腾。

但也无可奈何,人死了,就地掩埋,只能如此了。

吃的越来越少,而且,打猎也不好打,天寒地冻,猎物也少。

就连这些修道高手,每日里都只吃一顿饭了。

楚天祥计算着时间和路程,算一算,粮食一天吃一顿,还能吃半个月,再要走出去四五百里地,就可以到了人多居住的地方了,就可以就地买粮了,就不会这么苦了。

但能不能顺利的走到目的地?

楚天祥真是忧心忡忡!

这些日子以来,就连‘玉’龙九‘女’秦扬姐妹都饿瘦了,饿的面黄肌瘦,也吃了苦了。

夜又深了,龙鱼找到了一头野猪,咬死拖了回来。

熊天燚、洪天福、楚天祥、陶天喜、秦扬、阳娇、朱青、姚霞、叶方士,醉乾坤、谈天笑等为首的人,和梵音阁的四大神僧聚在一起,烤着野猪,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四大神僧直念佛,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吃了不少的‘肉’,早就犯了清规戒律了,但又无可奈何,因为和尚也需要吃饭的。

但四大神僧不愧是有道高僧,不到迫不得已,是从不吃‘肉’,每日里只是喝一些米汤,吃一顿饭。

虽然饿的面黄肌瘦,但依旧不肯吃‘肉’,非要等到吃完了粮食,迫不得已才吃‘肉’,好像只有这么做,才能对得起芸芸众生,对得起他们的良心。

但九子和九‘女’这些人却不管这些,今日打了一头野猪,好不容易改善改善生活,如何能不好好的吃一顿。

这些人名义上是道士,但却是只修道,却并不做道士,因为他们这些人成亲了的都不少,在吃喝上可没这么讲究。

十五个人坐在一起,都是唉声叹气的,四个和尚不肯吃烤猪,只是喝了一点米汤,其余的十三人无可奈何,只能自己大吃了起来。

十三人好一顿吃喝,吃了都有三分之一的野猪‘肉’,真是吃了个饱,而且还是好久都没这么吃饱过了。

楚天祥命人将烤猪分给众多弟子,这些弟子们也吃了苦了,至于那些百姓,实在是太多,根本分不过来,而且人多‘肉’少,该分给谁好呢,所以,只能这么样了。

楚天祥长叹一声,道:“明日就要走那一片峡谷了,我打听过了,那个大峡谷名叫断肠谷,周围大山蔓延千里,只有那么一条山路能走过去,若是绕路行走,没等绕出去,粮食就吃尽了,就只有等死的份了,所以,咱们只能冒险了。”

秦扬叹道:“唉,那条峡谷这么危险,若是魔域的妖魔在峡谷中埋伏,咱们岂不是危险了……”

楚天祥苦着脸道:“那也无可奈何,也只能赌一赌运气了,唉,但愿‘玉’清祖师爷保佑吧。”

‘玉’清祖师爷,也就是天帝九子的师傅,圣帝真君。

梵仁念佛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但愿佛祖保佑。”

和尚和道士就是这样,总是面和心不和,不管人世间有什么好事,有什么难事,道士就会祈求三清祖师,而和尚就念叨着佛祖,在事先,总会念叨着保佑,好在事后说,一切都是他们念叨着佛祖,才度过了危难的。

在事先先争功,为彼此信奉的神仙争功,事后好邀功,让世人看看,这都是他们所信仰的神仙做的好事。

度过了危难,道士就说是三清祖师保佑的,和尚就说是佛祖保佑的,却从来不去感谢那些真正救护他们的人,仿佛救他们的人,乃是佛祖和三清祖师派下来的,最该感‘激’的依旧是佛祖和三清。

和尚和道士就是这么可笑,就是这么荒唐,世人却是如此的愚昧无知。

这也就是人世间,英雄少的原因了,原因就是,不管英雄们做了什么贡献,哪怕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但所有的功劳却成了佛祖和三清祖师爷的了,所以,英雄们都寒了心,故此,人世间畜生越来越多,自‘私’自利的小人越来越多,贪婪、凶残、冷漠的人越来越多,可是英雄却越来越少,就是这个原因了,只因为,做好事都不得好报!

做好事的功劳都被无耻的窃夺了去,谁还想做英雄?

英雄牺牲了生命,换来的又是什么?

陶天喜嘻嘻笑着,将一条香喷喷的猪‘腿’递了过去,哈哈笑道:“二位和尚师兄,你们就吃点吧,这野猪‘肉’可香了。”

他为人就是这样,有吃就吃,从不管以后会如何,他才不去‘操’心明日会不会有魔域的妖魔拦路,会不会死掉,只要现在活的开心就好。

明日就算天塌了下来,今日他也会嘻嘻哈哈的做人,快快乐乐的做人,他活着一日,就一定会快活一日。

所以,他才叫陶天喜,外号才叫做嘻嘻哈哈,只因为他为人就是如此的心宽,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谈天笑也笑道:“不错,几位大师,你们就吃点吧,你们又不是没吃过‘肉’,反正破一次戒也是破,破两次也是破嘛,正所谓,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嘛,过些日子,粮食都吃完了,还不是要吃‘肉’?现在吃跟以后吃又有什么区别?”

他外号叫做疯疯癫癫,也是爱说爱笑,一生从不会想未来会如何,跟他表兄陶天喜真可谓是一对活宝。

梵仁不住的念佛,道:“罪过,罪过,二位师弟的好意,贫僧心领了,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能破戒,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姚霞吃吃笑道:“哎,你们呀,真是自找罪受呀,二位尼姑师姐,你们吃点吧,你看你们饿的,今日多亏了龙龙,打了这么一头大野猪,咱们可以好好吃一顿,明日,说不定又饿肚子了,饿坏了肚子,不等妖魔打咱们,咱们都手软脚软了,怎么去对付妖魔呢?”

梵慈和梵若师太也是连连摇头摆手,就是不吃。

姚霞乐的吃吃直笑,吃完了,看了看今晚的月‘色’很美,嘻嘻笑道:“四师姐,今晚上月‘色’真美呀,你吹一曲吧。”

秦扬人称妙音仙子,对于音乐方面可谓是高手,曲仙儿的本事就是跟他们夫妻学的。

秦扬摇摇头道:“胡闹什么,都什么时候了,那还有这个心情?”

姚霞吃吃笑道:“这就叫苦中作乐嘛,好师姐,吹一曲吧,你吹曲,我唱歌呀,快呀,还记得咱们年轻的时候吗,那多开心呀。”

姚霞好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般撒娇的非要秦扬吹奏一曲。

姚霞人称纯真仙子,在‘玉’龙九‘女’中,为人最是天真活泼,最没有心机,在九‘女’中,深受几个师姐的喜爱,她跟其余‘玉’龙八‘女’的感情都很好,跟谁都合得来,只因为姚霞为人,从不去争什么,更没有坏心,天真的像是一个孩子,故此,十分的讨人喜欢。

在‘玉’龙九‘女’中,就数冷‘艳’仙子苏冰为人最差,只因为苏冰实在是太冷漠,冷的就像一块冰,但就连苏冰这么一个人,都跟这八师妹十分合的来。

秦扬对这个师妹真是无可奈何,幽幽长叹一声,拿出了‘玉’笛,满怀心事吹奏了起来。

这个‘玉’笛乃是她跟曲天赋的定情信物,当年,笛箫‘交’换定情,可是,凤鸣碧‘玉’箫,秦扬夫妻给了宝贝‘女’儿了,所以,秦扬就用这‘玉’笛做兵器了。

这‘玉’笛名叫龙‘吟’翡翠笛,乃是天然翡翠做的,也是一件宝贝,跟凤鸣碧‘玉’箫正是一对。

秦扬满怀心事,开始对着冷月和茫茫白雪吹奏起了忧伤的曲子。

虽然曲子满怀心事,十分的伤感,但却也犹如天籁之音,十分的优美。

姚霞听了一阵,却堵住了耳朵,嗔道:“别吹啦,别吹啦,好好的吹的这么伤感,‘弄’的人家都要哭了,好姐姐,你吹一些舒缓优美的旋律好不好,别吹的这么伤感嘛,就吹……就吹你的那曲凤舞九天吧。”

秦扬用白‘玉’一般的手指戳了姚霞额头一下,道:“你呀,还是这么顽皮,都嫁了人了,还跟孩子似的。”

姚霞吃吃笑着,摇晃着秦扬的手臂撒娇道:“好姐姐啦,万一明日咱们都战死了,妹妹我没听你最后吹奏一曲,都难以瞑目呀,就吹一曲吧。”

秦扬嗔怪道:“不准胡说八道,真是口无遮拦,多大了,咱们都会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真拿你没办法,好吧,我就再吹一曲。”

秦扬横笛又开始吹奏了起来,这一次,曲调旋律不再那么忧伤了,而是舒缓柔和,十分的优美动听。

姚霞吃饱了,又喝了不少小糊涂仙的美酒,真是觉得高兴的很,在五师姐身上将阳娇的一条飘带夺了过去,开始在雪地上甩着飘带翩翩起舞起来。

阳娇苦笑摇摇头,她也对这八师妹无可奈何,因为这八师妹实在是太小孩子心‘性’了,虽然年过四十,可是顽皮淘气的丝毫不在楚桂儿等姐妹之下,简直就好似一个小‘女’孩一般的天真无邪。

姚霞甩着阳娇的飘带,嘴里哼着歌曲,开始在冷月篝火旁轻舞了起来。

她美的就好似月宫中寂寞的嫦娥仙子下凡一般,飘飘的,宛如仙子一般。

笛声悠扬,雪夜静寂,这一夜是如此的安宁……

但明日呢?明日会如何?未来又会如何?

姚霞却不管这些,她也是这种人,不管明日如何,只要今日开心就好,此刻开心就好,哪怕明日是死,她今日也会笑着玩乐,从不会考虑那些烦心的事。

明日也许就是世界末日,这也说不定!

明日,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第二百三十一章断肠谷

从昆仑山往东一直走来,路途十分的难行,不是山就是岭,翻山越岭,踏雪而行,顶着寒风,走起来十分的艰难,一路之上,死在路途的人,真是不计其数。

楚天祥等人保护着三四千难民,走了十日,又来到了蔓延千里的大山脉前,大山高耸入云,十分的险峻,远远看去,白雪皑皑,直通云霄。

在大山脉中间,只有几里宽的羊肠小路蜿蜒在山脉中间,除此之外,都是险峻的大雪山!

楚天祥紧皱眉头,亲自带着‘玉’清教的弟子前来探路。

楚天祥站在谷口前,眺望着远方,望着这连绵不绝、高耸入云的大雪山,望着这蜿蜒在大雪山中的唯一一条小路,真是长叹不已。

他们是在昆仑山最南端往东赶去的,东方恰好有两座大山脉拦路,只要穿过这一片山脉,就算是过了这危险之地,到了人迹稠密的地方了。

可若是走这条路,却要冒着天大的危险,但要不走这条路,却要转出山脉千里之外,若是爬山而走,更是不行,真令人左右为难!

这些难民偕老怀幼,走这茫茫的雪路,本来就十分的艰难,再要转出去千里,不等转出去,就能冻死饿死在路上,粮食不够了,路途也太远了。

楚天祥思虑再三,决定只能犯险,走一走这条断肠谷了。

楚天祥为人‘精’细谨慎,并没有立刻率领难民走这条路,而是派出了十余名弟子前去探路。

原信智和应刑率领天帝山的弟子,谢雨霏和岳盈率领着龙‘女’派的弟子,十余名弟子前去探路。

经过一番查探,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妖魔,楚天祥长叹一声,一挥手,率领众多难民走进了这长约千里的雪谷中。

此处雪谷,被人称作是断肠谷,这条断肠谷,就夹杂在数百座雪山之间,长约千里,整个山谷中,到处都是骨骸,凡是走进这雪谷中的人,几乎无一能幸免于难得,因为山谷内,各种凶猛的动物太多,单人翻山,当然会被各种猛兽害死了,所以,久而久之,这里就被称作是断肠谷。

断肠谷不愧称之为断肠谷,果真如肠子一般的弯弯曲曲的。

楚天祥将众多弟子分成三路,一部分弟子负责保护前面,一部分保护中间,一部分保护后路,负责前面的大部分都是龙‘女’派和天帝山的弟子,在中间的是秦扬等‘玉’龙九‘女’,在后面压阵的是梵音阁的僧人。

就这样,众人艰难的走出去一日,依旧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就算是有一些凶猛猛兽,见到这么多人,也不敢袭击。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