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1章 断肠谷4

第二百三十一章 断肠谷4

梵仁大叫道:“二位师妹,你们先去战住九个妖魔,我和师兄先将左右两侧的弓箭手击毙!”

梵慈和梵若答应一声,各自晃动法器,就飞向了九个巫尊。

九个巫尊,分出五个围住了两个神尼,另外四个,也不去管梵仁和梵音,而是径直冲到了粮草车之上,开始施展巫术,放起了大火!

计狠莫过于绝粮!

这乃是兵法中最毒的一招,虽然那时写兵法的人,还要过千年才在他娘的肚子里出生,但自古以来,只要是生命,就知道吃的重要性,这一招绝户计,根本不必别人教。

就算今日不能将这些修道者全部剿灭,但这些凡人却没有一个能逃脱,没有了吃的,饿也饿死这些需要吃饭的人!

这一招真够毒辣的!

这也是元真的一计!

元真先在前面进攻,让大批修道者去前面支援,引走众多高手,而后,让九大巫师,前来纵火,烧所有的粮草!

这战场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无暇保护粮草了,而且,这四个巫尊都是高手,都可以飞天遁地,普通的兵如何能拦得住他们?但众多高手都空不出手来,也无法拦阻了,所以时间不大,所剩不多的粮草车也燃起了熊熊烈火!

单说两个和尚对付左右两侧埋伏的弓箭手,梵仁乃是梵音阁的方丈,虽然这些日子吃喝不好,梵仁瘦了好多,身子也很虚弱,但其修为高深,对付这些弓箭手,却没有什么费劲的。

梵仁身穿锦衣袈裟,袈裟上满是如来的佛像,这个袈裟名叫万佛普光袈裟,袈裟上满是佛祖的小绣像,共绣着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尊小佛象,加上他自己又是一尊佛,故此,这件袈裟名叫万佛普光袈裟,乃是一件法宝,除此之外,如来当年化缘的那个钵盂,也就是要饭的那个紫金钵盂,也留给了他,这个钵盂叫做紫金化缘钵,也是一件法宝!

除此之外,梵仁还有一件法宝,名叫七级浮屠舍利塔,这也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

无数的贼人一见大慈大悲的老和尚凶神恶煞一般的飞向了他们,一个个将手中的毒箭纷纷射向了梵仁大师!

梵仁将紫金化缘钵盂祭出,顿时,金光一片,映亮了阴霾的天空,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将射向他的数百支箭都给吸进了钵盂中了!

梵仁口念法诀,将钵盂内的毒箭,以一招佛光普照撒向了那些弓箭手!

顿时,惨叫声立刻响成了一片!

啊!啊!哎呀……

无数的贼人,有的被射瞎了眼睛,有的被毒箭射中了咽喉,顿时,一百五十名弓箭手,就死了一半多!

好一个佛光普照,当真是大慈大悲的佛爷!

梵仁将毒箭射出,然后口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再看,那件袈裟上的无数闪着金光的小佛像,顿时化作一道道金光,射向了群贼!

“唉呀!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呀!”

“啊……”

无数的人被金佛的光芒将双目射瞎,惨嚎不已,从百丈雪山上摔落在地,摔了个粉身碎骨!

大慈大悲的佛光呀,原来也是这么凶残!

难道,在金光的背后,所隐藏着的乃是虚伪的仁慈不成?

这难道才是大慈大悲和尚们狰狞的真面目不成!

梵仁开了杀戒,梵音也毫不留情,于此同时,也大开了杀戒!

梵音乃是佛祖生前所收的大徒弟,如来肉身死后,魂归极乐世界,成了神佛后,他身上的几样佛器就都分给了四个徒弟,梵仁得到的是万佛普照锦斓袈裟和紫金化缘钵。

后人常说什么衣、钵传人,就是打这里来的了。

梵音得到的是佛祖脖颈上挂着的那一百零八颗舍利子佛珠,那挂佛珠,也是一件宝贝,随着如来成佛,也成为了一件仙器,名叫墨玉舍利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如来活着时用来念经的木鱼和木锤,这件法宝名叫慈音木鱼锤。

至于梵慈和梵若两个女尼,也各自得到了如来的几件法宝,梵慈得到了如来的戒尺,这戒尺名叫无量渡劫尺,梵慈用来做了兵器,梵若得到了如来的莲花坐台,这莲花坐台名叫莲花雨露台,除此之外,梵若用一对铙钹做兵器,名叫阴阳慈悲钹,四大神僧各有神器在手,端的法力高强。

梵音下手更是狠辣,一飞了出去,就将那一百零八颗墨玉舍利念珠拽开,一百零八颗墨玉舍利珠,漂浮在半空中,发着金光,梵音念动法诀,一挥手,一百零八颗舍利子就洒了出去!

顿时,就听一阵阵惨叫声震天动地!

一百零八颗墨玉舍利子一颗不剩,都射进了贼人的双目之中了!

一个人两只眼睛,一百零八颗念珠正好射瞎了五十四个人的眼睛!

顿时,一百五十名弓箭手,就损失了三分之一!

一百零八颗念珠射瞎了五十四个人的眼睛后,深深的陷进了贼人血淋淋的双目之中了!

射瞎了贼人双目后,梵音急忙念动法诀,再看,还残留着鲜血的念珠,化作一道金光,纷纷自嵌入的眼睛中,铮铮地发着金光就飞了回来,那些贼人有的手捂住双目,也紧紧的捂住了念珠,但却阻不住念珠的飞回,念珠穿透了人们的手,依旧飞了回来!

立刻,散开的舍利子念珠又纷纷恢复了原样,梵音就将这满是血迹的佛珠又挂在了脖颈之上了!

血淋淋的佛珠上满是罪孽的杀戮!

就算墨玉舍利珠再神圣,也满是血腥,虽然恢复了原样,但却永远也洗不掉上面的罪恶!

梵音将佛珠戴在了脖颈之上,然后左手双手连连扬起,对着那些普通的贼人隔着十几丈,凌空就发了十八掌!

轰!轰!啊!啊!

顿时,轰鸣声震天动地,好似雷鸣一般,积雪飞溅起数丈高!

惨叫声也随着响起,无数的人被炸的飞上了半空,摔下了百丈高山!

满是积雪的大雪山上,清清楚楚的印着无数个巨大的手印模样!

这乃是密宗门的绝学,名叫龙象般若掌,这一招叫做大慈大悲如来神掌!

好一个如来!好一个神掌!

好一个罪孽的掌法!好一个大慈大悲的佛教!

真是好厉害的一掌,一掌拍下去,就死一大片!

被掌拍中的人顿时被砸成了肉泥!

被掌风波及到的人,顿时被炸飞,从山上摔落,摔了个粉身碎骨!

剩余的不到一百名弓箭手,就都死在了大慈大悲的如来神掌之下了!

那些双目瞎了的贼人却依旧没有死,梵音大吼一声,从腰间拽出了那个约有两尺长短用来敲木鱼的木锤,拽出了如来的法器慈音木鱼锤!

虽然这些贼人瞎了眼,但也不能留着!

梵音就拿这些贼人的脑袋当作了木鱼!

当!当当!当当当……

他敲得很有节奏感,也发出了佛音,不过却不是什么慈悲之音了,而是头骨碎裂的声音,而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每一锤下去,当的一声,就砸碎一个人的脑袋,顿时打的万朵桃花开,脑浆迸裂,贼人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倒了下去!

脚下梵音阁的僧人们,手舞戒刀,也跟众多贼人厮杀在了一起!

一场惊天地、泣鬼神,没有正义,没有仁慈,只有血腥,只有仇恨的杀戮开始了!

这一场杀戮,不管是僧人,还是道人,不管是贵人,还是闲人,不管是魔,还是兽,只要是生命,都卷入了这场没有是非曲直、没有正义,没有对错,只有血腥的杀戮中!

大慈大悲的佛祖呀,就请你下凡拯救世人吧!

高高在上的神仙呀,就请你看一看苦难的生命吧,前来拯救他们吧!

请不要再沉默了,连你的奴才弟子们都开了杀戒了,难道你看不见吗?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震天动地,但却唤不醒这些麻木的神灵!

高高在上的神仙们,不管是西方在极乐世界享受供奉的佛祖,还是东方高高在上享受供奉的神仙,都沉默着,沉默着……

任凭罪恶和无休无止的杀戮在世间恣意而生,他们不闻不问……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因为这是天意,天命难违!

这些大慈大悲,大公无私的神仙们,若是违背了天意,他们就会得到上天的惩罚,所修的一切大道都会付之一炬!

为了自己的性命,哪能违背天意?

说什么大公无私,普度众生,不敢违背天意,还不是自私自利?

这样的普度众生,这样的大公无私,大慈大悲,又有什么伟大可言!

杀戮,血淋淋的杀戮!

生存,无可奈何的血泪!

谁才是普渡众生的神?谁才是大慈大悲的神?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

一切都是一场骗局!一场虚伪无耻的骗局!

这个世界,天、地、人、神、佛、鬼,畜、妖,魔,所有的生命都是虚伪的,都是自私自利的!

说什么伟大?说什么慈悲?说什么仁德?

都他妈是放狗屁!虚伪的狗臭屁!

第二百三十二章杀戮

银白色的世界一片血红之色,残肢,断臂,人头,鲜血,惨叫声,怒骂声,咆哮声,兵器撞击声,顿时,交织成一副血淋淋人间地狱的惨象!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样的?

为什么众生万物非要吃东西?

为什么众生万物要互相残杀?

这究竟是为什么?

每一天,每一刻,都有生命这样惨死,都有动物被吞噬,每一天,这个充满阳光的世界,也不知要有多少血腥和杀戮!

仁慈的造物主呀,你究竟仁慈在什么地方?

伟大的神佛呀,你究竟伟大在什么地方?

这个锦绣的世界,是如此的多娇秀丽,但却如此的不完美!

不完美的世界,充满血腥的世界,这样的神,这样的佛,这样的天地,拜你何用?

生,无可奈何,死又无可奈何,活着,受着饥寒以及各种**的折磨,死,到头来,人生变成了一场虚空!

一个人生下来,究竟得到了什么?

难道生命生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为了互相残杀?只是为了到这世间受苦受罪,饱受折磨和痛苦,只是做天地的玩偶?做命运的玩偶不成?

天地有什么伟大的?

神佛有什么伟大的?

父母又有什么伟大的?

天地将众生万物当作是玩偶猪狗,玩够了,就将生命毁灭,高高在上的看众生彼此残杀,天父地母有什么可敬的?凭什么去拜它?

神佛什么时候救苦救难过?普度众生又在何处?众生万物,还不是在彼此的残杀?众生万物还不是在受着生、老、病、死、欲的折磨?神佛又有什么值得参拜的?

就算是父母,又有什么可参拜的?

父母生儿育女,无非是**的需要,儿女无非是释放后的产物,迫不得已生出来的,父母生儿育女,无非是因为寂寞,无非是因为**,无非是因为需要人给他养老送终,父母又有什么可参拜的?

人活着,就要有尊严,绝不能卑微的活在世上,绝不能屈膝妥协的活在世上!

不管是天地、神佛、父母、亲朋、官吏,都没有什么值得参拜的,都没什么值得屈膝的,都没有什么伟大的!

人生在世,无非就是迫不得已,无非就是报恩的过程!

父母养育成人,只要给他们养老送终,也就算尽了孝道了,至于什么磕头跪拜,唯唯诺诺的像个奴隶,根本没这个必要!

神佛,只有愚蠢呆傻的人才会去信奉,什么时候,神佛真的显灵了,再去信奉也不迟,若是不能普救众生,又有什么值得信奉的?

至于什么皇帝官吏,俗世俗礼,更是最可恨的!

儒家学说就是这些不公平,让人失去尊严,甘心做顺奴,禁锢人想的第一鹰犬!

孔孟二圣,恐怕罪过大于功,若没有儒家学说的诞生,人们又怎能做了三千年的奴隶而不可自拔?至今依旧奴性不该,奴性根深蒂固,这都是儒家学说的罪恶之处,孔孟二圣,罪大于功数万倍,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敬、可拜的!

至于虔诚的叩头,没有尊严的屈膝跪拜,那是没有骨气、没有自尊人做的事!

不管是天地,神佛,圣人,人伦,都不该屈膝,丧失了做人的尊严!

人生在世,就要傲立于天地之间,傲骨铮铮有尊严的活着!

死,真若是有鬼神,也要做一个自由快活的鬼!

这个世界,没有神佛可以救你,只有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