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2章 杀戮1

第二百三十二章 杀戮1

既然什么都要靠自己,为什么要去信奉这些东西?为什么要活着这么没有尊严?

俗世的狗屁礼节,都去死吧!

但究竟几人能做到真正有尊严的活着呢?真正自出生到死,没有磕过一个头,屈过一次膝呢?

恐怕世上千千万万的人,能做到的恐怕没有!

(按:我也做不到,我也无法摆脱这个世界荒缪的礼节,这些不公平俗礼,因为父母长辈死后,这个世界的礼节,就是磕头送行,披麻戴孝,任谁也难以抗拒,但虽然这样,可是我依旧讨厌这些狗屁礼节。)

只有一个族,就是这么可敬,只有一个族,终于做到了,那就是傲人族!

但就因为傲人族实在是太追求自尊和自由了,主张永远不做神佛天地的奴隶,所以,就被这俗世上的礼教所灭,就被高高在上的神佛们,所安排的命运彻底的灭绝了!

因为,人世间不允许这种可爱的人,可爱的种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若是这种人多了,那神佛岂不是要毁灭了吗?

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些伟大的神们,就必然要毁灭傲人族,将有骨气的人屠杀的一个不剩!

不管是神,还是佛,不管是妖,还是鬼,特意将傲人族毁灭,让有骨气的人,彻底的在这个世界消失,只留下那些没有骨气的人活着!

但傲人族只留下了一个有骨气的人,因为他不能毁灭,因为他是这世界的救世主,神佛的救世主,所以,就算他一生一世不信奉神佛,不跪拜,为人荒唐可笑,神佛也拿他没办法,这个人就是凌玉霄!

凌驾于九霄所有神佛之上最可爱,唯一一个有傲骨的人,凌玉霄!

当这里开始变成地狱的时候,凌玉霄正赶在上,离此地还有一百里地。

玉霄虽然是傲人族唯一一个傲骨铮铮没有跪拜过的人,但他的使命却绝不平凡。

据传说,能免堕轮回的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自出生到死,没有甘心情愿的给任何东西叩过一个头,就可以不受三界的任何管束,自己的灵魂就会变成天上最亮的星星。

所以,傲人族的族规绝不许族人跪拜,哪怕神佛天地,也绝不去跪拜,哪怕就算爹娘死了,也不准磕头,这就是傲人族的族规。

这个传说也许是真的,玉霄若是说有信奉的话,这就是他所信的。

他相信,傲人族那些死去的最有尊严的人类,一定化作了璀璨的星星在看着他,所以,他绝不能给傲人族丢人,所以,他宁愿报不了仇,自杀以报答这份养育之恩,也绝不会给傲人族这神圣的尊严和信仰抹黑!

这就是凌玉霄最可爱之处,虽然他不信佛、不信神,但他却是一个感恩的人。

但可惜,真正的傲人族族人却已经被这俗世的礼教所同化了,也变得成了没有尊严的人了,而他这个不是傲人族的人,却依旧傲骨铮铮的活在这世上,这岂不是天大的讽刺?

也许,玉蝶等人之所以没死,就是上天神佛要示威给傲人族死去的灵魂看,让他们的父母看看,示威给天下人看。

恐怕,傲人族的子民若是真的有灵,一定都不会原谅他们活着的子女的,虽然他们都是孝心,但却丧失了做人的尊严,违背了傲人族的宗旨,给傲人族人抹了黑。

只有他,只有凌玉霄,没有给傲人族抹黑。

玉霄的人生,其实就是一个报恩的人生,感恩的人生,为了报答傲人族养父养母的养育之恩,救命之恩,他虽然不想修道,不想杀人,却苦修八年,历尽千辛万苦,将屠戮傲人族的仇人除掉,报答了这份恩情。

他不惜下海数月,只为了医治恩人的女儿,他其实还是在报恩。

终于,恩怨皆报完了,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魔域的妖魔重现,他还要报恩。

为了报答天帝九子的传艺之恩,养育之恩,他只能心里流着血,去屠戮众生!

也许,人类当真不该灭绝,若是当年救了玉霄的是魔域的妖魔,将玉霄养育成人的是魔域的妖魔,那么,人类就算是灭绝了。

但可惜,命运的安排,神佛的安排,绝不让这世上唯一的救世主去让魔域的妖魔所救,必须让他被可敬的傲人族人所救,顺便除掉傲人族,也顺便把这个救世主逼上绝,让这个救世主,无可奈何的为人类效力,为神佛效力,这就是三界高高在上的神佛所设下的天机。

这一次,玉霄为了报恩,弄的一身都是伤,差一点就死去!

若他不是救世主,恐怕早死在五行绝命阵中了,若他不是救世主,恐怕冥界的鬼早就将他的魂魄勾走了,幸好他是天地万物的救世主,是所剩下没有尊严人类的救世主,所以,没有神鬼敢将他的魂魄勾走,要想除掉玉霄,也要等玉霄将天魔击毙之后,现在,就算玉霄的心脏碎了,他都死不了,因为还不到时候。

只要玉霄的**不灭,他就绝死不了,不到时候,他若是死了,不但人界会被天魔毁灭,就连天界和地界,也要被毁灭,所以,就算玉霄的**已经死了,神佛都会显灵让他涅槃重生,继续完成他的使命。

他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也许,他是幸运的,为了让玉霄替人间卖命,替拯救三界卖命,神佛将世上最美,最可爱的女人都给了他,为的就是拉拢玉霄,让玉霄有所留恋。

原来,神仙也会拍马屁,奉承人,贿赂人,原来神仙也这么卑劣!

难道凡人的种种卑劣的行为,就是跟神佛所学的不成吗?

但他也是不幸的,因为他活着,总是受命运的安排,完全不能自已,非要去做不想做的事,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乐趣?

如今的玉霄,由于受了重伤,元气大伤,虽然每日里十三人挨个的给玉霄注入真气,帮着玉霄续命,虽然经过这十几日的修养,玉霄内伤好了大半,但功力却只恢复了五成。

这么重的伤,被闪电反噬,被魔兽重伤,换做是别人,早就死了,就因为他是救世主,所以,他却没死。

但没死归没死,他的身体却难以复原,就算是神仙也无可奈何的,因为他毕竟还是人。

十四人先赶去了梵音阁,然后顺着茫茫白雪上凌乱的脚印去找这批人。

虽然断肠谷成了地狱,但玉霄却在水晶泡泡内,靠在玉蝶和悠悠的怀里,抱着洪袖儿和曲仙儿,两只手也没有闲着,而是捏着两个美女最柔软的包子玩,雪紫儿和楚桂儿则给玉霄捶着双腿,六个姑娘百般的伺候着玉霄。

玉霄真觉得幸福极了,但这幸福来之不易,乃是用他的生命换来的。

只要他开心,六个姑娘就会依着他,只是有一样没有依着他,那就是他要求和六个美人爱爱的事。

因为他身子实在是太虚,根本受不了这种‘重负’了,所以,六大美人只允许他抚摸她们的身体,却不允许做这男女之事。

玉霄也的确虚弱的很,虽然心里很想跟六个美人快活一番,但**却虚弱的要命,真是有心无力。

玉霄等人飞在后面,前面的三组人在前面,离着玉霄一些距离,因为那些人都明白,玉霄这种胡闹的人,生性好色,跟六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整日里靠在一起,若不去享受一下抚摸**的快乐,那才是怪事呢。

所以,为了避开大家的不便,也免得这六个姑娘不好意,所以,那些人只有闪开一点距离,也是为了大家方便。

玉霄将雪紫儿抱了过来,亲吻着雪紫儿的小嘴,雪紫儿红着脸只好跟玉霄接吻玩,虽然她是如此的高傲,高贵,神圣而不可侵犯,但在玉霄眼中,世上的女人都没有什么高贵的,他想玩就玩,你越是高贵,他非要将你变得一钱不值不可。

所以,六个大美人虽然在别的男人面前一本正经,都是如此的神圣不可侵犯,不可亵渎,但在玉霄的身边,她们只是女人,只是属于男人的女人,丝毫没什么特别的。

玉霄这几日身子好多了,亲吻抚摸着美人的玉体,感觉又上来了。

玉霄边亲吻着雪紫儿,然后猛地将雪紫儿的上衣给扯掉了,立刻,高高在上、令人不敢直视,颠倒众生的大美人就这样露出了诱人的双峰。

玉霄就将头埋在了这对柔软的玉峰上了,开始品尝那两颗酸酸甜甜的小葡萄,这乃是男人最喜欢对女人做的一件事,他也不例外。

这当然也是女人喜欢男人做的一件事,试问,有几个女人不喜欢男人吸允她?不喜欢那种消魂的滋味的?恐怕世上这种女人不太多。

这若是那些暗恋雪紫儿的男人见到,估计都能恨得将牙咬碎!

因为他们心中神圣的女神竟然被他如此的亵渎!

因为他们心中纯洁的女神就这么被玷污!

这世上没什么女神,再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一旦被男人征服,也变成了泄欲的工具,也变成了男人随意玩弄的躯体!

玉霄坏笑道:“哈哈,这几日我身体好多了,我好想×爱呀,来,咱们做一次吧,我都十几天没做了,真的好难受。”

雪紫儿嘤咛一声,红着脸推了玉霄一把,急忙将自己的肚兜整理好,整理好了衣服,掩住了最美最软的地方。

雪紫儿嗔道:“你呀,就这么坏,你现在身子这么虚,不准胡闹。”

玉霄气道:“你们究竟怎么了?我都十几天没碰过女人了,你们就忍心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不过才十几天嘛,你以前没有老婆的时候,不也是这么过来了吗?”

玉霄气的推开了六个姑娘,骂道:“去去去去,都离我远点,没老婆的时候那不是没办法吗?没老婆的时候,我就自己解决,将那脏东西弄出来,就不难受了,有了你们,我还要自己解决呀?”

玉蝶用芊芊玉指轻轻的、温柔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你呀!真不知羞,这种话也说的出来?”

洪袖儿道:“世上最不要脸的人就是你了,这种事你也说?”

玉霄嘿嘿笑道:“这有什么?那个男人没自乐过?我就不信了,嘿嘿,估计你们的爹爹在没有娶师娘她们之前,也都是自己解决的,不信,你们就去问你们的爹爹。”

曲仙儿三姐妹又羞又气,这种事那有去问的?

气的三姐妹照着玉霄又敲又扭的,曲仙儿骂道:“呸!不要脸!”

洪袖儿骂道:“再敢胡说八道,打烂你的嘴!”

玉霄嘿嘿笑着,揽着六个姑娘,坏笑道:“好了,我身体好了,没问题了,就叫我玩一次吧,反正几位师兄师姐离着咱们百丈远,再说了,咱们又不是没当着他们的面做过爱,怕什么呀,来,快脱衣服。”

六个姑娘一起推开了玉霄,一起掩嘴而笑,楚桂儿吃吃笑道:“我们姐妹商量好了,为了你的身体健康,一个月之内,不准你碰我们的。”

曲仙儿柔声道:“好哥哥,你身体好了后,什么时候不行呀,你的伤才复原不久,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行的,你别胡闹了。”

玉蝶也柔声道:“就是呀,你这么胡闹,会旧伤复发的,到时候,就难好了。”

雪紫儿叹道:“霄哥哥,我们都是你的女人,只要你伤好了,什么时候不可以,到那时,只要你喜欢,姐妹们都会依着你,可是现在不行,你这次是捡回来一条命,乖,听话啊,不准顽皮胡闹。”

玉霄生气了,气的连连推着六个姑娘,一下一下的就推在了一双双玉峰上了。

玉霄气道:“你们既然这么坏,离我远点,去去去去去,都走,既然不叫我跟你们做,那你们一个个的都挺着这么大的肉包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这不是成心勾起人家的那个吗?去去去,都离我远点……”

六个姑娘这个气,雪紫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人!你什么人呀!姐妹们是在照顾你,再说了,我们女人天生就生了这……个,我们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