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2章 杀戮2

第二百三十二章 杀戮2

玉霄坏笑道:“谁说没办法?一个个的都把割了算了,省的你们这些女人没事就挺着这么好玩的大包子诱惑男人,诱惑了男人,让男人难受了,还不让玩你们,你说说,见到你们的男人,有几个不想摸的?你们女人又不随便的让人摸,摸不到的男人岂不是心里难受的很吗?你们女人真缺德透了,所以,干脆都割掉得了!”

六个姑娘气的啼笑皆非,但玉霄这么胡言乱语,她们早已习以为常了。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撒娇开始胳肢着玉霄。

玉霄被咯吱的在水晶泡泡内到处乱滚,一会抱住这个亲一口,一会抱着那个摸一下,跟六个姑娘玩在了一起。

玩着玩着,玉霄脱掉了裤子,开始将自己的小老弟拿出来,开始自己玩了起来。

六个姑娘又羞又臊,一起失声道:“啊!你……你这不要脸的,你做什么?”

六个姑娘急忙将玉霄的手在他自己的小**上拿开,给玉霄提好了裤子。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玉霄坏笑道:“喂,你们不跟我玩,我这里好难受,你们看看,这里又硬了,这么大了,能怪我吗?我们男人没有女人的时候,就自己玩自己,只能这么办了,幸好我可以看着美人玩自己,更爽了,你们不跟我做,我就玩自己,就不难受了。”

六个姑娘这个气,雪紫儿红着脸骂道:“你什么人呀?真没见过你这种无赖!”

“世上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了!”

“那有人自己玩自己的?”

玉霄嘿嘿笑道:“谁说没有?你们的爹就没玩过自己的小**吗?我就不信了,不信咱们打赌,见到他们问问他们怎么样?”

“你去死吧!”

“你怎么没死呢?”

“不准你这么不要脸!”

“喂,那我这里难受怎么办?”

卓悠悠吃吃笑着,伸出手在玉霄的小**上掐了一下,吃吃笑道:“难受就打它,打的它不难受了不就行了。”

玉霄哎呀一声,怒道:“喂,你们怎么这么坏?你们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哼!你们不跟我玩,难道还不许我自己玩自己吗?天下间有这个道理吗?这小**是我自己的,我难道不能玩吗?再说了,世上有几个男人在没老婆之前没玩过自己的?那些人虚伪,我可不虚伪,我就偏偏玩,气死你们,哼!”

六个姑娘吃吃笑着,拽住玉霄的裤子,真是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但那有这么胡闹的,就在半空中飞着,隔着其余人不远,他就这么胡闹,这实在是于礼教不符,实在是荒唐。

玉蝶叹道:“唉,你呀,不准这么胡闹。”

玉霄气道:“好吧,你们总说我好铯,想女人不对,那我割掉这破东西行了吧?好,就割掉我的小**,省的每日里还受煎熬,省的每日里都想女人,留着这破东西做什么,割掉算了,就叫你们守活寡,不行,你们都去改嫁吧。”

玉霄说着话,真的抢过洪袖儿的断刃宝刀,就要去割自己的小**。

可把六个姑娘吓坏了,六个姑娘急忙这个拽手,那个夺刀,将玉霄牢牢地抱住了。

楚桂儿柔声道:“霄哥哥,姐妹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就忍耐几天吧。”

卓悠悠嗔道:“你呀,怎么能这么胡闹呢?”

洪袖儿掩嘴笑道:“再说了,我们嫁给了你,你的小**已经不完全属于你了,你割掉了,我们嫁给你做什么?”

“我们是七个人,现在你的小兄弟,属于你自己的只有七分之一,其余的七分之六却是我们姐妹的,所以,你做不了主啦,哈哈哈……”

“现在,你的小兄弟,可是我们姐妹的宝贝,不准你欺负它,嘻嘻嘻……”楚桂儿掩嘴而笑,她这么一说,立刻逗得六个姑娘笑成了一团。

玉霄骂道:“无耻,难道你们女人嫁给男人,就是为了男人的小**吗?难道我没有了小**,你们就不嫁给我了吗?”

雪紫儿气道:“姐妹们,别跟他说了,这混蛋今日又发烧了,明明咱们姐妹为了他好,他还这么气人,哼,气死我啦!”

曲仙儿捏了捏玉霄的鼻子,嗔道:“你呀,要不是看你受了重伤,非好好的打你不可。”

气的玉霄拿出酒葫芦喝起了酒,然后拉过雪紫儿,气道:“给我做枕头,我要睡觉!睡着了,就不想女人了,哼!为什么世界上要有女人?我最讨厌女人啦!”

其实玉霄并不知道,他之所以**这么旺盛,其实不单单是因为他年轻,也不单单是因为他修为好,身体好,而是因为他的那把天地苍穹剑的缘故。

那把天地苍穹剑,乃是炙热之物,乃是至阳之物,故此,刺激着他,虽然有了九子凝冰剑的寒气调和,但依旧对他大有影响,这一点,他自己也不知道,六个姑娘当然也不知道。

她们只知道玉霄哪方面特别旺盛,六个姑娘一起伺候他,他都体力充沛,每天都要做才满足,至于个中原因,她们并不知情。

雪紫儿气的推开玉霄,嗔道:“你讲不讲理?今日明明该仙儿做你的枕头了,你怎么又欺负我?不干,去枕着仙儿去。”

玉霄将雪紫儿按在白云做的**,照着雪紫儿柔软的屁股啪啪啪就打了好几巴掌,气道:“不行也行,不听话,脱掉你裤子打屁股,来,仙儿和袖儿给我捶腿……”

雪紫儿万般无奈,只好躺着不动,让玉霄枕在她胸口,气的骂道:“你就会欺负人,臭不要脸,哼!”

曲仙儿一边给玉霄揉着腿,一边轻轻的叮嘱道:“霄哥哥,我有话对你说。”

玉霄闭上眼睛,故意打着呼噜,嘴里道:“睡着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睡着了还说话?”

玉霄道:“我说梦话不行?别烦我,我要做梦再去娶几个媳妇,到梦里找女人去,你们别打扰我做梦娶媳妇。”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被逗得笑成了一团。

曲仙儿柔声道:“别胡说八道了,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

玉霄道:“说就说呗,我又没捂住你的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啰啰嗦嗦的。”

曲仙儿骂道:“你呀,恨的我真想好好揍你一顿,若不是看你,哎,气死我了……”

曲仙儿对着玉霄的耳朵道:“喂,霄哥哥,我告诉你,等会见了我娘,见到了师兄弟们,不准你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轻薄我们,你要尊重一些才行。”

洪袖儿道:“就是,就连手都不能跟我们拉,爹和娘他们成了亲,当着大家的面都不拉手的,否则,这么做,我们没脸见人的。”

楚桂儿道:“还有,不准你胡说八道的,见到爹和娘他们,不准你说咱们已经成了亲了,没有在山里举行仪式,外人要知道咱们私自拜堂成亲,一定会耻笑我们的,我们姐妹,一定没脸见人的,那时候,我们怎么活呀?”

玉霄气的坐了起来,堵着耳朵道:“行啦,行啦,烦死了,烦死啦!你们都说了一千八百遍了,见到你爹娘他们,我就当不认识你们行了吧?这你们满意了吧?”

楚桂儿嗔道:“不行,不准你这么疏远我们,我们只是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又不是真的。”

玉霄气的骂道:“虚伪,一个个的都这么虚伪,好好好,我就当不认识你们,就当咱们都没成亲,就当你们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这行了吧?”

几个姑娘掩嘴而笑,道:“这还差不多。”

那个年代,封建观念很强,像他们没经过父母允许,就私自成亲的,的确会被世俗人所耻笑,到时候,都没脸见人了,所以,六个姑娘都要求玉霄到了人多的时候,跟她们保持着距离,做做样子给外人看。

这并非是六个姑娘的错,而是她们生在那个时代,是没有办法的事。

所以,就算是夫妻,在众人面前,也不能拉着手一起玩,要注重礼节,她们都是大家闺秀,自小,受到这种教育,当然要求玉霄在外人面前要对她们尊重了,这要求的其实并不过分。

一上,六个姑娘不断的嘱咐着玉霄,玉霄也知道此中的厉害,知道若是大家的事暴漏了,六个姑娘都没脸见人的,说不定,这六个节烈的女子,脸面薄,若是下不来台的话,当真会有个三长两短也说不定。

所以,玉霄也答应了,也是为了她们好,可是她们依旧不放心叮嘱叮嘱罢了。

玉霄气道:“喂,还有事吗?”

六个姑娘一起掩口而笑,纷纷摇头齐声道:“没事啦!”

玉霄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笑道:“既然没事了,那就请几位冰清玉洁的大美们离开这里吧,孤男六女十分不便,传出去会影响各位大美人的清誉的,各位小姐,请出去吧。”

六个姑娘被逗得吃吃直笑,相视一笑,一起对着玉霄呸了一口,齐声骂道:“假正经!”

玉霄嘿嘿笑道:“常言道,男女授受不清呀,你们送我一口的香水,难道就不怕别人耻笑吗?还有,你们跟我在一个泡泡里待着,难道不要脸了吗?所以,为了你们自己的名节,还是请各位美女们出去吧,自己飞去,别待在我这里不走。”

六个姑娘嬉笑不已,被逗得吃吃直笑,雪紫儿叹道:“唉,这究竟是什么人?这人真是少见,有时候,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无赖,可是有时候,瞬间又成了正人君子,唉,你可真行,从热立刻变成冷,说变就变,我真服了你了。”

玉霄哈哈笑道:“装作是君子谁不会?虚伪谁不会装?哎呀,小师姐,不要靠着我,各位小姐,为何如此的不知检点呢?快快离开吧。”

楚桂儿本来依偎在玉霄的怀中,被玉霄一把推开,玉霄装作惊讶的样子,又是摆手又是摇头的,好似怕楚桂儿强×他一般似的。

楚桂儿故意的直往玉霄的怀里钻,吃吃笑道:“就挨着你,气死你,气死你,怎么样……”

玉霄连连躲着,忽然,一只手伸出就握住了雪紫儿的胸,一只手拿起雪紫儿的手,按在握住雪紫儿胸脯上的手,故意装作使劲撤出手来的样子,神色惊慌的道:“哎呀!这位小姐,你怎如此不要脸?为何拿着我的手往你的包子上按?你这人,叫人家怎么做人呀……”

雪紫儿又气又笑,伸出白玉一般的玉手,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笑骂道:“你!唉,真被你气死啦,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玉霄的手在雪紫儿的玉峰上拿开,就去摸其余姑丰满的胸,捏一下这个的胸脯,捏一下那个的屁股,嘴里却连连道:“喂,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我可是正人君子,你们不要这样,救命呀,遇到采花女**贼了,有女人要强×我,救命呀,这是什么世道呀,女人怎么都这么×贱了,救命呀,求求你们,别强×我,求求你们,我可是读过圣贤书的人……”

六个姑娘被逗的啼笑皆非,吃吃直笑,真是娇羞无比,又气又羞,咯咯笑着,就开始咯吱着玉霄,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

玉霄就是这么有趣,总是能逗得她们这么开心,恐怕这也是她们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吧,因为像他这样的男人实在是不多,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永远不会寂寞,这样的男人,那个女人又能不喜欢。

七个人正在玩闹,忽见魏晓晨从远处和廉政拉着手飞了回来,钻进了玉霄的气泡中,六个姑娘一见二人飞来,急忙整理整理衣服,离开了玉霄的身边。

二人早就习以为常这夫妻七人的胡闹,根本见怪不怪了。

楚桂儿笑道:“魏姐姐,有什么事呀?”

玉霄嘿嘿笑道:“魏姐姐肯定又想我了呗,我摸她的胸,摸得她心里痒痒的,摸她的屁股,摸得她上瘾了,故此,魏姐姐这才过来又拜请我来跟她亲热亲热,对不对呀,魏姐姐。”

这要是别人这么开这种玩笑,魏晓晨不去拼命那才是怪事了,但对玉霄却是生不得气,一个是跟这六个姑娘姐妹情深,再一个,她在内心中,也很喜欢玉霄,而且,玉霄数次救了大家,这一次,为了救大家,又受了重伤,所以,不管是个人,还是朋友之谊,她都无法跟玉霄真的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