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2章 杀戮3

第二百三十二章 杀戮3

廉政也是一样,虽然有时候很生气玉霄的任意胡为,但实在是亏欠玉霄太多了,而且玉霄就是这种人,他也是见怪不怪了。

魏晓晨骂道:“闭住你的狗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以后不准这么胡闹,总是没事就去欺负魏姐姐,你这人真没良心,你受伤的时候,廉师兄和魏姐姐人家都给你疗伤来,你怎么还这么没个正经的。”

魏晓晨吃吃笑道:“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

玉霄嘻嘻笑道:“哦,我是狗呀?那你的胸被狗摸了,你不嫌脏呀?常言道,男女沾衣就为失节了,我都摸了你的胸了,你还不快自杀呀?有点自尊的女人,早就自杀了,快点吧,你若是有骨气,就快自杀吧,否则,你就是不知廉耻的女人。”

魏晓晨跺脚嗔道:“我就算自杀,也要先杀了你!”

魏晓晨说罢,过来对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两下,偷袭完玉霄,急忙躲在了廉政的背后,对着玉霄吐着舌头。

廉政苦苦一笑,急忙咳嗽了一声道:“别玩了,晨妹,咱们不是来传话的吗?怎么你又闹了,还是办大事要紧。”

魏晓晨道:“对了,差点忘了正事,这坏蛋,就是这么可恶。”

曲仙儿问道:“什么事呀?”

魏晓晨道:“不好了,禅悟和蔵独师兄前去探,说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喊杀声,搞不好,咱们的人跟魔域的妖魔打起来了,咱们快去看看呀!”

廉政道:“是呀,咱们快去看看吧,赶紧去支援。”

玉霄也不闹了,看了看四周的山脉,点点头道:“很有这个可能,此处凶险万分,只有一条峡谷,若是敌人在峡谷中埋伏,前后夹击,那真是危险了,快,咱们快去看看。”

玉霄跟三姐妹的父母感情十分的深厚,在心中当作了亲人,他虽然喜欢玩笑,但却并非是不知感恩的人,所以,一听有事,当真是万分焦急,其余人也十分的焦急,曲仙儿三姐妹更不必说,于是,大家也不玩笑了,立刻加快了速度,沿着难民留下的凌乱脚印往前寻去。

这时的山谷中,已经乱成了一团!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倒下去的难民就足有千余人!

梵仁刚击毙了弓箭手,就见一道黑光俯冲而下,照着他的头就砸来!

梵仁急忙避开这一击,定睛观看,只见一个黑壮的巫师,手拿着一根漆黑如墨的权杖,腰中围着黑色的兽皮,穿着黑色的巫师装,正在他的面前。

梵仁认识这巫师,这正是魔域十大巫尊中的黑面神君巫冲,巫冲其实是黑猪精修炼约有两千年成了人形的妖魔,生的胖大雄壮,黑黝黝的皮肤,护心胸毛一寸多长,胡须如戟,刚硬无比!

就见他披头散发,头上用一块布条包裹着,布条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怪异图形,在他的额头上和脸上,也画着不少怪异的图形。HTTp://

巫冲人称黑面真君,为人凶狠,嗜杀成性,素有凶名,在十大巫尊中,十分的凶悍。

梵仁在二十多年前,参加过那场仙疆和魔域的大战,当然认识这个巫师了。

但梵仁却并不知道这个巫师是黑猪精,还一直当十大巫师是人类。

梵仁将袈裟一摆,单手立在满是白髯的胸口前,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原来是巫冲施主。”

巫冲冷笑道:“好一个大慈大悲的和尚,你杀人的时候,难道就没想着慈悲二字吗?”

梵仁黯然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也尚做狮子吼,杀恶人即是行善也。”

巫冲大骂道:“呸!好一个假仁假义的秃驴!恶人?谁是恶人?你以为你们人类就是好人吗?我们圣教的就是恶人吗?你们人类,凶残,贪婪,是这世上最可杀的动物!”

梵仁皱眉道:“施主,贫僧有句话说,施主也是人类,何必帮着魔域的妖魔屠戮自己的同胞?虽然,人类中是有一些坏人,但毕竟还是好人多,又岂能都杀之呢?施主何必造这么大的杀孽呢?听老僧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没等梵仁说完,巫冲破口大骂道:“我呸!谁是你们这些不知羞耻的人类?好人?我问你,何为好人?就算这些妇孺,难道就不吃肉,不杀生吗?只允许你们人类杀我们动物,难道我们动物不能杀你们人类吗?是人就都该死!因为你们人类不管男女老少都吃肉,什么都吃,所以,都该死!那有什么无辜?哼哼,实话告诉你,我的本体乃是猪,我修炼了两千年,我的兄弟姐妹,就被你们人类所宰杀吃了,我聪明,侥幸逃脱,逃进了深山老林中,开始修炼,经过千余年的修炼,才有这般的成果,所以,我要找你们人类报仇!我问你,我们猪凭什么被你们人类吃?我问你,你们人类凭什么吃我们猪?有什么权利主宰我们猪的生死?难道我们猪生下来就是供你们人类吃的吗?你说!”

梵仁被问的哑口无言,怔住了,是呀,就算是妇孺又如何?难道就没有吃过肉吗?没有吃过动物的尸体吗?

你可以吃动物的肉,动物为什么不能杀人?

吃人者被人吃,杀人者,被人杀,这难道有错吗?

猪难道生下来就是供人类吃的吗?

猪生下来又为的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让人享受它**美味的吗?

人类凭什么主宰猪的生死?

也许,在人类的眼中,猪就是猪,乃是最卑贱动物,天生就是供人类食用的,但在猪的眼中呢?

梵仁没想到巫冲居然是猪精,他问到这里了,该如何回答?

难道说,应该?或者不应该?这都不能回答。

若是说应该,巫冲就会问,谁给你们人类的权利任意的屠杀猪?

若是说不该,那他就会问,既然不应该,我替我们猪族报仇,又有什么不对?

而且,佛家讲究的是众生平等,在大慈大悲的佛家眼中,猪跟人生命是一样的,都是生命,是生命就不该有贵贱高低之分,所以,若是这么说的话,人类的确没有权利主宰猪的生死,所以,这么大的梵仁大师,被问的张口结舌!

巫冲冷笑道:“你回答不出来了吧,你们佛家讲究的是众生平等,那就是说,生命不分贵贱,既然不分贵贱,凭什么我们猪就被你们人类任意的宰杀屠戮?我杀你们人怎么了?你们人难道没杀我们猪不成?你说我杀妇孺不对,那你们人类屠杀我们小猪崽的时候,难道就对吗?你们人类能杀猪,我们猪为什么就不能杀你们人?再说了,死在你们人类手里的猪,被你们吃掉的猪,成千上万!死在我手里的人才有多少?每日里,你可知道全世界的人类要屠杀我们多少猪类?每日里,我们猪就死数万头之多!凭什么我们猪族被你们人类这么欺凌?哼哼,我既然修成魔道,为了我们猪族以后不被你们人类欺凌屠杀,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我就要为我们猪族千千万万的小猪们报仇雪恨,秃驴,拿命来!”

梵仁的心在滴血,他真的无言以对,若说魔域的妖魔凶残,那么人类呢?

黑面真君巫冲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在猪的眼中,猪难道就应该天生被人类吃吗?猪难道就心甘情愿吗?

当然猪也想活下去!猪也不是甘心去死的!猪反抗人类,难道有错吗?

而且他说,每日里,被人类宰杀吃掉的猪,数万头,这也没错,的确如此,每日里,究竟要死多少头猪?人类要吃多少头猪?

这也难怪他恨怨人类,因为他已经有了本事,已经有了反抗的本事,若是全天下的动物都成了精,当然不会甘心被人类奴役,当然要反抗了,这并不奇怪。

所以,他就要反抗人类的暴行,为自己的族类报仇雪恨,让自己的种族,从此之后不再被人类奴役,也许,在猪的眼中,他应该是英雄!

魔域中的魔王,在各自动物的眼中,都是英雄,都是敢于反抗人类,反抗人类的暴行,反抗种种的不平等,为同族谋幸福的英雄!

英雄,英雄也是不同的!

每一个族类都有自己的英雄,为人类谋福,为了人类活下去,屠杀动物的就是人类中的英雄,可是换句话说,为了自己族类,屠杀人类的动物,难道就不是动物心中的英雄了吗?

所以,仙疆中的修道者是人类所崇拜的英雄,而魔域的妖魔,却是千千万万动物所崇拜的英雄!

仙疆和魔域之战,人类和畜类之战,根本就是英雄与英雄的对决,根本也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黑猪精巫冲没有错,因为在他的心中,他有了本事,就要为自己的族类谋幸福,就要推翻猪被人类屠杀奴役的不公,他又有什么错?

但不管怎么样,每一个族类都是自私的,仁慈的大和尚梵仁也不例外,因为他是人类,他那里能去站在巫冲的这一边说话,所以,在梵仁的心中,不管人类如何的凶残、贪婪,他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类被动物灭绝!

梵仁无法反驳,只好不回答,就跟巫冲厮杀在了一起!

梵仁的修为和法力要比巫冲高一筹,但想要在数百招击毙这个巫尊,也不可能!

一人一猪精打在了一起,时间不大,巫魂又杀了上来,跟巫冲一起斗梵仁。

巫魂已经放完了火,一见梵仁厉害,就跟巫冲合力诛杀梵仁。

巫魂也不例外,乃是雄鸡成精,用一根噬魂权杖,身后还背着一把抢来的神剑轩辕剑!

这把剑乃是抢的白民族的震族之宝,全名叫做轩辕黄帝剑,据传说,乃是当年轩辕黄帝所用过的神剑!

这把剑乃是上古十大神剑之一!

巫魂跟巫冲这一联手对付梵仁,立刻,就占了上风!

梵仁就跟两个巫尊激战在了一起,这一次,老和尚也拼了命了!

梵音也不例外,梵音刚用慈音木鱼锤敲碎最后一名弓箭手的头颅,就见一道灰色的光飞了过来,这人也不进攻,而是在梵音身后冷冷的道:“好,好一个大慈大悲的和尚!”

梵音转过头来,就看到了那个人,原来,前来战梵音的正是十大巫尊中的巫尘!

就见巫尘,手中拄着一根魔杖,魔杖粗如鹅卵,长七尺七寸,在魔杖的杖头,有一对锋利的牛角,就连杖头都是牤牛的模样,杖头上的那个牤牛头,双眼血红色,看上去狰狞诡异,在牛角权杖的后面,还有一条牛尾一样的鞭子,就好似牛尾一样耸拉在杖下。

巫尘其实是牤牛成精,也并非是人类,他的这根魔杖名叫牛尾驱蝇杖,乃是他修成人形后,他牛的本体所化而成的魔器。

梵音也认识巫尘,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原来是巫尘施主,多年不见,施主可好?”

巫尘冷笑道:“还死不了,老和尚,我来问你,你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普渡众生,不杀生,不害命,难道你刚才所杀的不是生命不成?”

梵音叹道:“贫僧也是迫不得已,贫僧是为了救人才杀生的。”

巫尘问道:“你为救一个人,而杀数百人,难道百条生命不如一条生命?你刚才所杀的都是人,在你杀人的时候,我看见了,你杀人的时候,面目狰狞,丝毫不见什么慈悲心,哼哼,原来,你们这些秃驴都是假慈悲,不用问,你们的佛祖,也是假慈悲,无非就是为了混口饭吃罢,装作慈悲罢了,说什么普度众生,哼哼简直可笑!更可笑的是,你们这些蠢人类居然相信那种屁话,真是可笑呀,可笑!”

梵音皱眉道:“施主,贫僧有……”

巫尘打断道:“你不必说了,你不就是想说,我既然是人类,为何帮着魔域的妖魔屠杀自己的同胞?对不对?”

梵音道:“正是如此。”

巫尘冷笑道:“哼哼,实话告诉你,我并非人类,我乃是修炼了两千年修成魔道的牛精,我问你,你们人类可以杀牛,我为什么不能杀人?你们人类可以屠杀万物,任意的欺凌我们动物,难道不允许我们人类反抗不成?这是什么道理?”

梵音也为之语塞,道:“这……”

是呀,天下间有这个道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