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6章 顽徒1

第二百三十六章 顽徒1

这三百名弟子,都是两派中挑选出来的普通弟子中的‘精’英,虽然高深的道术所学不深,但比起一般的人来说,那可是高手,比起江湖中的高手来说,那高的不是一点半点了。

眼瞅着这么多弟子就这么葬身此地,连尸体都寻不到,谁又能不痛心?

百姓们也是痛哭不已,无数的亲人就葬身在群兽的口中,连尸体都找寻不到了,下一刻自己是生是死都难以预料,一想到这些,难民们顿时痛哭起来。

立刻,整个山谷中只有了人类的哭声了!

动物没有哭声,只有人类,也许,眼泪是上天赐予人类特有的表达方式。

动物虽然也有眼泪,但毕竟不如人类。

‘玉’霄长叹一声,如此惨状,他也是难受的很,但也没有办法。

要想在群兽口中夺取尸体,又谈何容易?

而且还有这么多妖魔,更是难得很了。

为了夺取尸体,再要葬送数百人的命,那更是不值得了。

所以,只能眼瞅着兽群叼着尸体退走。

‘玉’霄轻轻的拍了拍师傅楚天祥的肩头,叹道:“八师傅,不要太伤心了,师傅还是派人尽快的将没被叼走的尸体集中在一起,然后连同死去动物的尸体也都聚集在一起,咱们的粮食没有了,大家总不能饿死呀,大家还要吃饱对付群兽呢。”

楚天祥暗自称赞‘玉’霄的细心,‘摸’‘摸’‘玉’霄的头,道:“霄儿,你真是长大了,比以前更聪明了,我倒是疏忽了,信儿,刑儿,你们俩带人将附近的尸体都搬到山谷中来。”

原信智和应刑答应一声,带着一些人前去收敛尸体去了。

除了附近方圆这一里地范围内之外,其余地方的尸体根本不见了,只剩下一具具血淋淋的骨架,也分不清了,所以,倒是好找的很。

除了远处不敢去之外,附近的尸体,包括白骨,所有动物的尸体,几乎都集中在山谷口了,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满满的堵住了山口,真是堆积如山,惨不忍睹。

众人将尸体分分类,许许多多的人,有的找到了亲人的尸体,开始抱尸痛哭。

立刻,又是哀声遍野,震天动地!

曲仙儿三姐妹不敢看,早就远远的躲在母亲的怀内,闭上了眼睛,跟母亲说着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事情。

雪紫儿和卓悠悠也哭了半天,因为龙‘女’派死去的弟子中,都是她们的姐妹,虽然她们是亲传弟子,比那些‘女’弟子高等一些,但这么多年来,哪能没有感情,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她们认识的。

所以,雪紫儿和卓悠悠也哭了半天,伤心不已。

但人已死,哭也无济于事。

死去的人真是太多了,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天帝山和龙‘女’派的弟子,普通的百姓,在这个山坳内,就找到了四百多具尸体!

‘玉’霄揽着悠悠不住的劝解着,虽然雪紫儿也在哭泣,但这里这么多人,雪紫儿又是大师姐,极其的要面子,所以,‘玉’霄不敢过分的跟雪紫儿亲密,免得令雪紫儿丢了脸面,虽然雪紫儿也需要安慰,但他也只能嘴上安慰几句罢了。

可是卓悠悠却没事,因为卓悠悠不在乎这些,这六个姑娘当中,除了悠悠没有叮嘱‘玉’霄不准说他们没成亲之外,其余人,包括‘玉’蝶,都叮嘱‘玉’霄先别把大家结成夫妻的事说给别人听。

这么大的事,这么荒唐的事,曲仙儿三姐妹,必须要好好的解释给父母听,雪紫儿也必须跟师傅解释清楚,请求师傅的谅解。

宣静对雪紫儿寄望很大,将雪紫儿当作了衣钵传人,将来龙‘女’派掌‘门’之职,宣静是想传给雪紫儿的。

可是,龙‘女’派‘门’规规定,掌‘门’之位必须传给处‘女’,一旦做了掌‘门’,就绝不能再有情丝,绝不能成亲,可是,雪紫儿却破了身,已经不是‘玉’‘女’了,而且,嫁给‘玉’霄,还不是她一个人,是六个‘女’人,这更是荒唐了。

更何况,雪紫儿嫁人这么大的事都没跟师傅讲,更是说不过去,所以,一旦回到了俗世,雪紫儿就再也不能像在地下跟‘玉’霄那么的亲近了。

必须请示过师傅,更师傅请罪,而且雪紫儿知道,若是师傅知道自己破了‘玉’‘女’之身,六‘女’嫁给了一个男人,该是多么的伤心。

但雪紫儿却并不后悔,即使再要让她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选择嫁给‘玉’霄。

那么危险的地方,根本没有生还的地狱,他们彼此的相爱,结成夫妻,一个是真的都爱的至深,再一个就是,大家都以为活不成了,想在死后,结伴而行罢了。

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错,谁都没有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玉’蝶之所以不敢公布的原因,只是因为跟‘玉’霄的姐弟关系,虽然不是亲姐弟,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但毕竟名义上是姐弟。

而且,‘玉’蝶脸皮薄,大家都选择以后再提,当然‘玉’蝶也要随着大家一起了。

只有卓悠悠,卓悠悠不在乎这些,她在小的时候,就想着要嫁给‘玉’霄为妻,这一辈子,嫁给‘玉’霄为妻是她活着的心愿,而且悠悠没有父母,只有师傅,但师傅根本也没有权利管她个人的‘私’生活,所以,这件事大家早知道,还是晚知道,悠悠是毫不在意。

卓悠悠趴在‘玉’霄的怀中轻轻的‘抽’泣着,‘玉’霄揽着悠悠的腰肢,温柔的替悠悠擦着泪水。

曲仙儿三姐妹正在趴在母亲怀里撒娇,一见悠悠靠在‘玉’霄的怀中,跟‘玉’霄这么亲密,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他们都是夫妻了,大家都是好姐妹了,可是如今,悠悠独享‘玉’霄一人的爱,她们莫名其妙的一股醋意就油然而生了。

但这么多人,还不能说什么,而且,她们也怕被别人知道那件事,故此,三姐妹一直瞪着悠悠和‘玉’霄,但却一言不发,假装没看见。

和尚们正在念经超度亡魂,哭声,念经声,‘交’织在了一起。

三姐妹过了一会,也都离开了母亲的怀抱,来找‘玉’霄了。

曲仙儿咳嗽了一声,将‘玉’霄揽着悠悠腰肢的手给拿开了,故意的‘插’在了二人之间,道:“喂,这里都是死人,在这做什么?走呀,咱们往后面去。”

‘玉’霄苦苦一笑,拉着悠悠的手,就往后走去。

洪袖儿气的将二人拉着的手给甩开,瞪了悠悠一眼,嗔道:“这么多人,拉拉扯扯的做什么?”

卓悠悠气道:“我跟霄哥哥拉手,关你屁事?你是他什么人?”

洪袖儿道:“不准不准,就是不准。”

楚桂儿嗔道:“就是,真不知羞,不知羞,这么多人,拉拉扯扯的,我都替你们害臊。”

‘玉’蝶在一边劝道:“哎呀,你们吵什么呢?都这时候了,还胡闹什么?”

‘玉’蝶劝开了几个姑娘,叹道:“走吧,咱们到后面去。”

楚桂儿挽着父亲的手臂,一蹦一跳的也来到了后面。

洪袖儿也一样,也亲热的拉着父亲的手到了后面。

这个山坳倒是‘挺’大的,身后就是一座大雪山,方圆几百丈,前面就是谷口,谷口宽二十来丈,好似一个大葫芦一般。

三老在一边看着,乐的嘎嘎直笑,一见这么多美‘女’围着‘玉’霄转来转去的,三老真是乐的肚子痛,连他们有时候都在想,到底‘玉’霄该选择哪一个呢?

‘玉’霄来到了后面,坐在了一块石头上,三姐妹这个给‘玉’霄拿来了水,那个给‘玉’霄找来了吃的,还关切的问着‘玉’霄。

陶天喜也乐的前仰后合的,陶天喜故意骂道:“喂喂喂,你们眼里就只有这小坏蛋,我也渴了,怎么不给我喝?我也饿了,怎么不给我吃?”

楚桂儿嗔道:“去去去,你知道什么?霄哥哥受了重伤啦,伤刚刚好,就去杀贼,我怕他旧伤复发!”

陶天喜失声道:“他受伤了?”

洪袖儿道:“可不是嘛,要不然我们姐妹管他做什么?”

曲仙儿眼中含泪,道:“他是为我们受的伤,伤势好重,我们十几个人每日里给他注入真气给他疗伤续命,他这才捡回来一条命呀。”

曲仙儿话一说,立刻,四子,四‘女’,三老都围住了‘玉’霄。

楚天祥给‘玉’霄把了把脉,皱眉道:“不错,霄儿果然内伤未愈,脉搏微弱,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楚桂儿道:“刚才霄哥哥不是跟元真说了嘛,他一个人闯僵尸‘洞’,闯五行绝命阵,遇到了那么的猛兽,好不容易杀出来的,他是怕受伤的事被妖魔发觉,故此才装作若无其事罢了。”

的确,‘玉’霄没有去对付那些厉害的妖魔,只因为功力未复,剩下不到四成功力了,但他若是不动,敌人一定会怀疑,所以,‘玉’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杀兽群,也是做给妖魔看的,让妖魔知道他没有受伤,这样,这边多一个高手,那妖魔就多一分顾忌罢了。

刚才一阵厮杀,虽然没用多少真力,但也卖力了,幸好有天马和神剑,不用太多的力气,还真骗过了妖魔。

但经过这一阵厮杀,以及着急赶路,‘玉’霄也累的不轻,这些姑娘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这个给‘玉’霄送水,那个送吃的,因为‘玉’霄是她们的心上人,她们十分的关心,虽然关系不敢挑明,但这么做无可厚非。

‘玉’霄喘了半天气,脸‘色’越发的苍白了,显见是用力过猛,又有点虚脱了。

雪紫儿沉声道:“霄……师弟,你坐下,我再给你点真气。”

雪紫儿话到嘴边,觉得叫霄哥哥不好,过分的亲切了,容易惹人怀疑,让人知道了会耻笑她,所以,改口叫‘玉’霄霄师弟了。

‘玉’霄点点头,盘膝而坐,雪紫儿坐在了‘玉’霄的身后,运功又开始给‘玉’霄注入点真气,帮‘玉’霄梳理一下紊‘乱’的内息。

龙‘女’派的弟子有不少看到的,一见如此场景,简直都惊得目瞪口呆!

这冷傲的大师姐居然给‘玉’霄运功疗伤,这简直是一件奇闻了!

雪紫儿运功给‘玉’霄疗伤,将‘玉’霄紊‘乱’的内息平复,这才站起身,离开了‘玉’霄。

‘玉’霄微微一笑,道:“多谢你啦。”

雪紫儿脸一红,轻轻道:“何必客气。”

四子,四‘女’,三老,众多弟子们都看的目瞪口呆,均是傻了眼!

这究竟怎么回事?雪紫儿居然对‘玉’霄这么好?

四子四‘女’都是过来人,一见此情况,焉能看不出这些姑娘对‘玉’霄的关心程度?

‘玉’霄看了看四子和四‘女’的模样,心中这个笑,暗暗的道:“这就吃惊了,等你们知道了你们的宝贝‘女’儿都做了我老婆时,你们还不知道吃惊成什么样了。”

‘玉’霄看了看哭泣的人们,对楚天祥道:“楚师傅,这些尸体,我建议等会,就烧毁吧,这么多尸体,这里也都是石头地,也无法埋葬,而且,留着尸体,也难免被兽群吃掉,还是火化了好。”

三个姑娘一起失声道:“啊!烧了?”

‘玉’霄道:“这又什么奇怪的?”

曲仙儿眼中含泪道:“那……那多残忍呀?”

‘玉’霄长叹道:“人都死了,一副臭皮囊怎么处置又有什么不同?就算你留着尸体埋葬,将来之后,**腐烂,招来蛆虫,**依旧是不保,到时候,只剩下了一堆骨架,又有什么不同?”

众人频频点头,洪天福长叹道:“不错,霄儿说的不错。”

‘玉’霄道:“而且,妖魔善于养尸,养骷髅,会各种巫术,到时候尸体不毁掉,再要让他们将尸体制成了僵尸,用来对付咱们,那咱们就跟自己人的尸体又自相残杀了,所以,还不如彻底毁掉的好。”

楚天祥点头道:“言之有理!”

‘玉’霄黯然长叹道:“今日葬他知是汝,他年葬我是何人?唉……人生在世,总有一死,既然要死,为何要生,既然要生,为何又要死,唉……”

‘玉’霄无限的伤感,丧失亲人的滋味他尝试过,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

卓悠悠柔声道:“霄哥哥,不要太伤心了,你的伤很重,多加保重身子。”

‘玉’霄苦苦一笑道:“唉,所以说,在活着时,要珍惜跟亲朋好友所在的每一刻,活着时,每一刻都要开心才对。”

众人均是频频点头,因为‘玉’霄所说不假,这一次,‘玉’霄说的都是一本正经的话,丝毫没有半点玩笑。

众人一阵阵感伤,‘玉’霄忽然哈哈一笑道:“对了,大家这么伤心做什么?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死是永久的休息,再也不用受苦受罪受折磨了,可以彻底的解脱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哪像咱们活着的人,还要吃喝拉撒睡的,喂,你们想吃什么‘肉’呀,这里有不少的老虎、猎豹,各种各样的动物,估计味道很不错的,这一次,咱们可大饱口福啦,哈哈,咱们赶紧做饭吧。”

曲仙儿用白‘玉’一般的手指戳了‘玉’霄一下,嗔道:“你呀,就知道吃!”

洪袖儿道:“就是,大家都这么伤心,哪里吃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