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6章 顽徒2

第二百三十六章 顽徒2

楚桂儿道:“有这么多尸体,你能吃的下?”

‘玉’霄哈哈笑道:“你们就别傻了,现在,粮食没有了,所剩的只有这些动物的尸体了,而且,下一刻说不定又是一场惨烈的大战,不吃东西怎么对付妖魔?告诉你们吧,魔域的妖魔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堵住去路,将咱们困死在这里,活活的饿死咱们,临走时,大部分的尸体都拖走了,只留下这附近的这一点了,咱们还有一千来人,大家只够吃两顿的,等吃完了这些动物的‘肉’,再吃什么?等你们饿极了,连这些人‘肉’你们都会吃了,这时候不快吃饱肚子,等着饿了的时候,吃人‘肉’呀?”

魏晓晨掩嘴而笑,叹道:“唉,这小坏蛋虽然坏,但句句都在理,雨霏,咱们的粮食还有多少了?”

谢雨霏就在师姐旁边,正在休息,如今,魏晓晨和雪紫儿来了,她们这些师妹都要听师姐的了。

谢雨霏苦笑道:“刚才我去查看了,粮食都被妖魔给烧光了,一点粮食也没有了。”

‘玉’霄微笑道:“看到了没?我没说错吧,估计,妖魔们之所以没有继续再进攻,一个是我们来了,再一个,妖魔故意不杀这些百姓,让这些百姓拖住咱们的后‘腿’,因为他们若是将百姓们都杀光了,那咱们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了,咱们这些人,一定就御剑而逃了,他们想抓咱们不容易,可是呢,留着这一千多百姓,咱们为了所谓的什么仁义,总不能弃掉百姓不管,所以,只能留下这里,用百姓们的命牵制住咱们,等咱们饿上几天,他们再进攻,你们说,到那时候,咱们不就饿的手脚发软,对付不了他们了,他们不就省事多了?”

雪紫儿气的一掌拍在一块石头上,砰的一声,将石头击碎,雪紫儿怒道:“好歹毒的计策!”

虽然‘玉’霄说的轻巧,但一语中的,还真是这么回事。

否则,妖魔虽然不是‘玉’霄等人的对手,可以逃离,但若是留下兽群,依旧能将这些人都给收拾了,就算他们再厉害,一时半刻也收拾不了兽群,可是妖魔却没有继续再进攻,而是趁机退走,可见,打的正是这个主意。

楚天祥真是对‘玉’霄佩服到极点了,因为‘玉’霄所说,他由于过度的伤心,还没有往这上面想,可是‘玉’霄却先一步指了出来,可见‘玉’霄的聪明和细心了。

楚天祥长叹道:“霄儿,你真聪明,不错,你说的果然不错,妖魔放火烧了粮食,正是这个主意,你们要是不来,他们九个魔尊先除掉四位大师,就会前来围攻我们,可是你们来了,他们人手不够,只好退走,留下这些百姓,来拖住我们。”

原信智也在一边听着,一听‘玉’霄所说,真是对‘玉’霄佩服万分,因为‘玉’霄事事总料在前面,的确比别人高一筹,这一点不得不令人钦佩。

‘玉’霄笑道:“所以说,当今之计,先吃饱了再说,师傅,咱们就在此处先安营扎寨,这个山坳还不错,正好防守,快派人将动物的尸体剥皮,咱们好好的大吃一顿再说。”

楚天祥点头,命沈渊带人将动物的尸体集中,然后剥皮,开始做饭。

所剩下的帐篷虽然也烧了一些,但妖魔主要烧的是粮食,帐篷毁掉的还不算太多,众人忙着安营扎寨,在谷口设置了不少的障碍,暂时的安置了下来。

天完全黑了,哭声也止住了,烤‘肉’也做好了,‘玉’霄一见四个和尚师傅还在念经,哈哈笑着,来到了四大神僧面前。

‘玉’霄坏笑着,忽然伸手将四大神僧的僧帽都给摘掉了,然后照着梵仁、梵音、梵慈、梵若光秃秃的脑‘门’,一人敲了好几下。

梵慈和梵若是‘女’尼姑,也毫不例外,也被‘玉’霄摘掉了僧帽,让‘玉’霄敲了光秃秃的头。

‘玉’霄边敲光头,嘴里一边还笑道:“咚咚咚,咚咚咚,咚不隆冬咚……”

四大神僧正在眼中含泪念经,觉得头顶一冷,僧帽不见了,然后被人敲了光头,一个个就是一愣,睁眼一看是‘玉’霄,正在胡闹的敲着他们的光头,真是又气又笑。

四大神僧暗暗的苦笑,心道:“也只有这顽皮的徒弟这么大的胆子,除了他之外,别人也做不出这么胡闹的事。”

梵音阁、龙‘女’派和天帝山的弟子简直都惊呆了,四大神僧什么身份?谁敢这么无礼?可是‘玉’霄居然去敲和尚和尼姑的光头,这实在是太胡闹了!

这要是别的弟子这么无礼和胡闹,四大神僧早就翻脸了,但‘玉’霄却是例外。

楚天祥远远的看到,也吃了一惊,急忙喝道:“霄儿,不可无礼!”

四大神僧一见是‘玉’霄这么顽皮胡闹来捉‘弄’自己,一个个急忙站起身来,躲开了‘玉’霄,梵慈这个气,虽然‘玉’霄敲得并不重,但实在是太胡闹了。

梵慈拿出戒尺,二话不说,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三下,叱道:“好呀,连师傅都戏耍,看我怎么罚你!”

‘玉’霄抱着头就躲在了曲仙儿身后,哈哈笑道:“哈哈哈,这就叫念完经打和尚,哈哈哈……”

曲仙儿三姐妹被逗得咯咯直笑,在一边将‘玉’霄拉扯住,吃吃笑道:“师太,快打他,好好的罚他。”

梵慈故意板着脸,将‘玉’霄的手拿起来,照着‘玉’霄的手就打了几下手板,板着脸道:“霄儿,再要胡闹,下次还要重罚!”

梵慈在‘玉’霄手中夺过了僧帽,给了几位师兄,也忍不住笑了。

‘玉’霄过去给两个尼姑整理着僧帽,但却坏坏的‘摸’着两个尼姑光秃秃的头,哈哈笑道:“哇,二位师傅的头真的好好玩呀,好光呀,滑溜溜的,真有趣,师傅还是这么年轻呀,慈师傅,若师傅,干脆你们别做尼姑啦,长出头发来,一定更好看,到时候,追你们的帅小伙估计一大堆,二位师傅,什么时候嫁人,徒儿也好吃一杯喜酒呀。”

两个‘女’尼这个气,真是啼笑皆非,两个尼姑照着‘玉’霄的手使劲敲了一下,甩开了‘玉’霄的手。

梵若过来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我看,你慈师傅罚的你轻了。”

‘玉’霄连连讨饶道:“不敢啦,不敢啦,不敢啦还不行吗?”

‘玉’霄嘿嘿笑着,来到四大神僧面前,拉着这个的手,挽着那个的手臂,微笑道:“四位和尚师傅,还念什么经呀,走走走,咱们吃‘肉’去,快走吧。”

梵仁苦笑道:“罪过罪过,霄儿,不可胡闹。”

‘玉’霄笑道:“唉,你们真是迂腐透啦,粮食都烧光了,不吃‘肉’,难道你们吃冰雪呀?不吃饭,饿着肚子,如何跟妖魔斗呢,走啦,快走吧,徒儿请你们喝喜酒呀。”

‘玉’霄嘻嘻笑着,拉着四大神僧,亲热的来到了后面的帐篷内。

众多弟子看着,真是又惊又奇,没想到,‘玉’霄跟四大神僧这么亲密,四大神僧哀求‘玉’霄拜他们为师的事,除了四子四‘女’等人知道之外,其余的弟子,基本不知道。

这也是天下一大荒唐事,因为历来都是徒弟哀求师傅收下,可是‘玉’霄却不同,却是四大神僧跪倒在他脚下,哀求了半天,‘玉’霄才答应做他们的徒弟,而且,他这徒弟还从没给师傅磕过头,相反的,师傅为了收下他,还给他磕头。

但‘玉’霄就是这么特殊的人,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的救世主,也是神佛的救世主,是三界唯一的救世主,所以,他的身份至高无上,而且,他们也必须让‘玉’霄去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也违背了天意,所以,只能哀求‘玉’霄学艺了。

在这个大帐篷内,已经摆好了吃喝,满满的摆了两桌。

楚桂儿画了一张大桌子,‘玉’霄将桌子冰冻好了,做了一个冰桌子,冰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烤‘肉’,炖‘肉’,有老虎‘肉’,有豹‘肉’,狼‘肉’等等,摆满了一桌子。

这个冰桌子做的可真大,足有两丈方圆大小,众人团团坐在一起。

四子、四‘女’、四大神僧坐在了一起,曲仙儿三姐妹坐在了父母的身边,除了他们之外,坐在这个桌上的人,还有三老,‘玉’霄,雪紫儿、魏晓晨、卓悠悠、‘玉’蝶、原信智、应刑、廉政和岳商,除了这二十七人之外,其余人在另外一桌上。

本来,徒弟不该跟师傅坐在一起,但今日情况特殊,而且,这些人,都是特殊的弟子,原信智和应刑身份特殊,是九子九‘女’之子,至于雪紫儿,魏晓晨,廉政和岳商,则是为首的弟子,而卓悠悠和‘玉’蝶,都是‘玉’霄的人,所以,只有这二十几人坐在一起。

其余的人没这个资格,就连谢雨霏和岳盈等,都没有这个资格。

刘角、史徵、佟羽、索命、文韬、沈渊、岳盈、秋离、谢雨霏、倪梨姗、冷凝、薛冻、吵吵、闹闹、邵七玄、冷秋月、禅弥、禅勒等十八人在另外一桌上。

而梵音阁的八大金刚负责警戒,以防妖魔卷土重来。

大帐内,摆满了两桌吃喝,还有一些吃喝都分给了众多百姓,这里死去的动物虽然不少,可是人却太多,顶多也就只够吃上两天的。

‘玉’霄哈哈笑着,亲自给众人满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来,笑道:“喂,这是一杯喜酒,告诉大家个好消息,我已经跟悠悠和我姐姐成了亲了,现在,卓悠悠和‘玉’蝶是我妻子了,悠悠,蝶儿,还不快敬我几位师傅几杯酒?”

众人一起失声,‘玉’蝶臊的面红耳赤,低下了头。

卓悠悠却很大方自然,丝毫不以为是,微笑道:“几位恩师,悠悠敬你们,悠悠先干为敬。”

卓悠悠一饮而尽,笑道:“各位师傅,悠悠有礼。”

卓悠悠说罢,就要给四子四‘女’和四大神僧磕头拜见。

但却被‘玉’霄一把拉住,‘玉’霄板着脸道:“敬酒可以,磕头就免了。”

曲仙儿三个姑娘又气又恼,几乎齐声道:“凌‘玉’霄!你!”

‘玉’霄嘿嘿笑道:“我怎么了?我和悠悠、蝶儿成了亲,是大喜事呀,怎能不告诉各位恩师呢?”

楚天祥面沉如水,秦扬也一样,秦扬道:“霄儿,你胡闹什么?‘玉’蝶是你姐姐,你焉能娶你姐姐?”

楚天祥叱道:“霄儿,不可胡闹。”

‘玉’霄哈哈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娶我姐姐?我们早就做了夫妻了,我和蝶儿并无血缘关系,她并非我亲生姐姐,而且,我养父养母早就有心让我们在一起,我娶蝶儿,这有什么错?各位师傅,此乃是霄儿的‘私’事,各位师傅就请别过问了。”

秦扬长叹一声,问‘玉’蝶道:“冷姑娘,可有此事?”

‘玉’蝶羞的简直都抬不起头来了,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承认了,‘玉’蝶又不会撒谎,所以,‘玉’蝶轻轻点点头道:“是,我们成了亲了,早就做了夫妻。”

卓悠悠冷笑道:“‘玉’蝶姐姐和我共事一夫,我们都心甘情愿,而且,‘玉’蝶姐姐的父母,也早有此心,霄哥哥这么做,无可厚非。”

四子和四‘女’闻听,彼此看看,只好苦苦一笑,不发一言,因为事已至此,再要说什么也没用了,因为‘玉’蝶早就跟‘玉’霄‘洞’房了,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生米已经成了熟饭,就算反对都没用了。

所以,只能这么作罢了,幸好,二人名义上是姐弟,实际上没什么血缘关系,解释清楚了,也不算什么不对。

所以,四子和四‘女’,只能默认了,也不好再怪罪‘玉’霄,更不好说‘玉’蝶什么,但他们却不知道,更令他们惊异的事在后面,就连他们的宝贝‘女’儿都一起嫁给了‘玉’霄,若是知道了这事,恐怕更是惊呆了。

‘玉’霄哈哈一笑,亲自又给几个师傅斟了几杯酒,微笑道:“喂,十二位师傅,三位伯伯,霄儿的喜酒该不该喝呢?该喝的话,请吧。”

小糊涂仙哈哈大笑道:“该喝,该喝,不过,这杯酒,该你的两位媳‘妇’敬我才对。”

‘玉’霄微笑道:“她们敬你的事,先不忙,因为人还不齐呀。”

叶方士皱眉道:“不齐?不齐什么意思?”

‘玉’霄笑道:“等会你们就明白了,来,我先敬你们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