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6章 顽徒3

第二百三十六章 顽徒3

几个人只好喝了下去,秦扬幽幽叹道:“霄儿,既然事已如此,师娘也不好再责备你什么了。

玉霄道:“师娘,等会还有令你生气的事,霄儿一步步的跟你慢慢说。”

曲仙儿三姐妹不住的瞪着玉霄,暗暗的掐了玉霄好几把。

玉霄只当不闻,而是看了看四个和尚,笑道:“四位和尚师傅,怎么不喝酒呀?怎么不吃肉呀?”

梵仁苦笑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梵慈叹道:“这酒戒和荤戒焉能破,唉……”

玉霄微笑道:“喂,你们就别傻了,四位师傅,我可告诉你们,现在粮食都烧光了,除了酒肉没有别的了,你们要是不吃饱了,等明日跟妖魔打斗,你们还有力气吗?”

玉霄说罢,伸手拿起几块烤肉,就往四个和尚嘴里塞去。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这当众往和尚嘴里塞肉,实在是太大胆了,也太不像话了。

熊天燚和楚天祥不约而同一起喝道:“霄儿,不可胡闹!”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怎么了?我可是好意呀,我是怕四位和尚师傅饿坏了肚子,到时候没有了力气,被妖魔杀了,不就去西天极乐世界了吗?几位和尚师傅不好意吃,我喂他们吃,这又什么错?”

楚天祥叱道:“霄儿,你真是太不像话了,你就算要劝四位师傅吃饭,也不该这么蛮干,也应该好好的讲讲其中的道理。”

熊天燚道:“不错,哪能这么胡闹的?”

玉霄嘿嘿一阵冷笑道:“喂,我这人可没这么虚伪,难道好言劝慰一番,几位和尚师傅再要装样子推托半天,然后众人再三的恳求几位大师破戒吃肉,几位大师再拒绝,然后大家再哀求,甚至跪倒在地求各位大师吃肉喝酒,这样,四位大师万般无奈之下,然后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佛祖,弟子迫于无奈,只好破戒了,难道这样,就好了吗?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虚伪了?”

楚天祥被气的为之语塞,支吾道:“你……你……”

本来,几个高僧内心中也是这个意,就算要破戒,也要众人恳求半天,他们也好有面子下台,也算是迫不得已破戒,这样脸面也好看。

而楚天祥也知道四个和尚吃肉喝酒,实在是太不像话,也必须这般的带领众弟子再三的请求,给足了几个和尚面子,这样四个和尚才能下的了台。

可是玉霄却将这一切虚伪的套礼节一语道出,再要这么的再三的推来让去的,那就成了虚伪了,简直把这条给一下子封死了,这真是令人尴尬无比。

别说是楚天祥觉得尴尬,四大神僧也面色一红,虽然将嘴里的肉吐了出来,但闻听此言,也抬不起头来了。

玉霄冷笑道:“唉,虚伪呀,虚伪,难道佛祖的弟子都这么虚伪?难道三清的弟子也这么虚伪?”

洪天福气的一拍桌子,喝道:“混账!不准胡闹!”

玉霄毫不买账,喝道:“喂,吵什么?显得你嗓门大?难道你做师傅的以大压小不讲道理不成?咱们有理说理,难道我说错了?这倒要请各位师傅指出来!”

三个姑娘一见玉霄没事找事,一起站了起来,将玉霄的嘴掩住了,曲仙儿嗔道:“小师弟,你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这么跟师傅说话?”

洪袖儿嗔道:“你混蛋,我爹爹对你那里不好了,你对我爹爹这么没礼貌。HTTp://”

玉霄摆摆手道:“去去去,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等会再找你们算账,你爹爹对我好,我难道就对你爹爹不好了?我只是说说道理,凭什么对我摆架子?”

洪天福气的闷哼了一声,但又找不出理由反驳,真是对这徒弟万般无奈,只好不发一言。

陶天喜这个笑,在一边拍手笑道:“哈哈哈,好徒弟,说得对,其实,我也早就看着不顺眼了,这些日子以来,一到了喝酒吃肉的时候,这个劝,那个劝,这个恳求,那个恳求的,真是虚伪,虚伪,说的好,说的对!”

楚天祥皱眉道:“小师弟,都是你惯坏了他,你还帮着他?”

陶天喜哈哈笑道:“我这人只站在理上说话,霄儿说的有理,我当然要支持啦!”

玉霄哈哈大笑,揽着陶天喜的脖子,在陶天喜地脸颊上亲了一口,哈哈笑道:“好师傅,还是小师傅通情达理,霄儿没做错什么,只是说说实话而已。”

玉霄看了看四大高僧,微笑道:“四位师傅,粮食反正没有了,你们不吃肉,不喝酒,饿坏了,可别怪我做徒弟的不好,我可是让过你们的,你们若是再要这个推托,那个推让,推来让去的再吃,那真是虚伪透顶了,有本事,你们真要不吃,就不吃到底,几位师傅,你们到底吃不吃肉,喝不喝酒?这可只有这一次机会了,我可不喜欢推来让去的虚伪透顶的礼节。”

四大神僧彼此看看,真是哭笑不得,心中真恨不得将玉霄拉过来反正给玉霄几个嘴巴,因为玉霄实在是太可气了,你就算劝和尚吃肉喝酒,也要给足面子才对,可是,不但不给面子,而且还将那些给他们下台的礼节给免去,令他们毫无颜面,但被问到这里了,究竟是吃不吃呢?

不吃?粮食烧光了,而且,这十几日以来,几个和尚仅是吃一顿饭,喝点米粥,早就饿的受不了了,而且,今日一场大战,更耗费了不少体力,还真饿坏了,真想吃。

这四个和尚作为佛祖的第一代弟子,又是四大神僧,本想让众人请求他们吃喝,给他们点台阶下,他们也好破戒,可是,玉霄这么一来,将给他们下台阶的虚伪礼节一语说明,再要这么做,简直显得自己太虚伪了。

可若是这么吃了,也没有面子,因为就这么被人一让,作为高僧就这么轻易的破戒,那岂不是太不像话了?

所以,吃于不吃,真是令四大高僧十分的为难。

楚天祥多聪明,赶忙给四个和尚个台阶下,连忙笑道:“四位师兄,霄儿所说不假,咱们还要杀妖魔呢,四位师兄如何能饿坏了身体?如今,没有了粮食,迫不得已破戒,相信佛祖也不会怪罪的。”

秦扬也赔笑道:“不错,几位大师,就请吃点吧,这乃是迫不得已的。”

四大高僧一个个面面相觑,知道这个台阶再若不下,可就再也没有了。

到时候,就算饿死,都不能吃了,所以,四大圣僧一个个只好流着泪点头了。

陶天喜这个笑,嘿嘿笑道:“唉,还是我的宝贝徒弟霄儿有办法,不用推来让去的,就能让和尚吃肉,而我们这些人呢,磨破了嘴皮子,都没你几句话有用。”

姚霞轻轻的拽了拽陶天喜的衣袖,陶天喜只好不说话了,因为四个高僧面红耳赤,一个个实在是下不来台阶。

就见梵仁跪倒在地,冲着西方拜了三拜,痛哭流涕道:“佛祖,弟子们迫于无奈,为了保护苍生,佛门弟子,只好破戒了,请求佛祖原谅吧,一切罪孽,弟子梵仁愿意一人承担,梵仁愿意下地狱……”

其余的和尚也祷告了半天,然后,梵仁看了看流着口水的和尚和尼姑们,下法旨道:“梵音阁弟子,可破戒,大家都吃吧。”

和尚和尼姑们如临大赦,于是,这些和尚,尼姑和道士们,就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吃的是走兽鱼肉,喝的是美酒。

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就对了,做人,就不要这么虚伪,对不对四位师傅?”

梵慈叹了口气,道:“唉……霄儿……你……”

玉霄摆摆手道:“慢着,我知道四位师傅怪我不给你们台阶下,不过,霄儿一向不喜欢虚伪的人,四位师傅,心中现在是不是想好好的打我一顿才解气对不对?”

梵若苦笑道:“没……”

玉霄又截住了梵若的话,笑道:“慢着,出家人不打诳语,各位师傅,可别说谎呀,要是说谎的话,是成不了正果的。”

梵慈气道:“是是是,我想好好抽你几个嘴巴,这你满意了吧?”

梵若道:“不但想抽你几个嘴巴,还想好好揍你一顿,满意了?”

梵仁叹道:“唉,出家人不打诳语,不错,贫僧刚才是生气,不过,现在不生气了。”

玉霄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笑道:“这还差不多,就是嘛,做人不要虚伪,这就对了,喂,四位师傅,你们可别怀恨在心,想找机会收拾我呀,再要给我小鞋穿,那可……”

梵慈气的拿着无量渡劫尺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一下,骂道:“顽徒!该打!不用找机会报复,现在就揍你!”

玉霄乐的前仰后合,嘎嘎直笑,却鼓掌赞道:“好好好,妙妙妙,这样就对了,有什么不满,想要报复,摆在明处,这样才是正人君子所为呀。”

玉霄嘿嘿笑着,揽着两个尼姑师傅的肩膀,嘻嘻笑道:“四位恩师,不要生气嘛,霄儿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何必真生气呢?好了,霄儿娶了媳妇,你们是不是该跟我干一杯呢?来来来,我敬四位师傅一杯酒。”

四个和尚真是啼笑皆非,玉霄为人就是这样,一会让人气破肚皮,一会又丝毫不给别人台阶,一会又将别人损一顿,一会又几句话逗的大家开怀大笑,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实在对他无可奈何。

梵慈捏了捏玉霄的鼻子,笑道:“唉,你呀,真拿你没办法。”

四大神僧只好跟玉霄喝了一杯酒,玉霄亲手给四个和尚找了几块烤熟的肉,给两个和尚两个尼姑塞进了嘴里,嘿嘿笑道:“四位师傅,这是霄儿孝敬你们的,好吃吗?”

四个和尚这一次不吐出来了,开始吃了起来,但玉霄问他们好吃不好吃,他们焉能说好吃?

四个和尚只好不作答,假装没听见。

玉霄嘿嘿笑着,猛然间满是笑容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猛地照着桌子拍了一下,喝道:“梵仁,梵音,梵慈,梵若,你们四个可知罪?”

吓得众人的心就是一蹦,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简直令人措手不及。

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吓得一惊,刚吃进嘴里的肉就吐了出来,一起失声道:“啊……”

梵慈苦笑道:“唉,我的小祖宗来,我们又怎么了?”

玉蝶扭着玉霄的耳朵,斥责道:“霄弟,你能不能别胡闹了?你怎么连四位大师都欺负?”

玉霄面沉如水,甩开玉蝶的手,回到了座位上,喝道:“梵仁,梵慈,梵音,梵若,你四人身为佛门弟子,作为梵音阁的掌门人,为何破戒吃肉?这难道不是罪过吗?”

众人简直气的都要跳了起来,这让和尚吃肉的是他,和尚不吃,他说和尚虚伪,可是和尚吃了肉,他却要找和尚算账,这真是岂有此理。

但这么荒唐的事,玉霄就敢做,而且还是理直气壮的。

曲仙儿气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让四位师傅吃肉的是你,怎么四位师傅吃了肉,你又来胡闹?”

洪袖儿道:“你这么做,你究竟让人活不活了?”

玉霄叱道:“去去去,我现在是以梵音阁弟子的身份,请教四位师傅,这乃是梵音阁的门规,所以,我要在四位师傅的面前请教请教,不关你们的事,四位师傅,请问,你们有罪吗?”

四个和尚焉能说没罪?

四个高僧只好红着脸黯然道:“有罪。”

玉霄道:“有罪该怎么办?”

梵仁痛声道:“破了酒戒,重责五十棍,破了荤戒,重责一百棍,面壁一个月。”

禅弥实在忍不住了,赔笑道:“小师弟,请你别玩了,这都是迫不得已。”

禅弥刚一说话,梵仁瞪了他一眼,喝道:“退下。”

禅弥只好红着脸答应一声回到了座位上。

梵仁暗暗的骂道:“真是蠢材,你懂得什么?这祖宗你惹得起?再要插话,还不知道这小祖宗怎么害人呢,还不如他说什么,你就答应什么,免得开罪了他。”

梵仁心中这么想着,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罪过就是罪过,不能为任何罪过找理由推脱,破了戒就是破了戒,要勇于承认有罪,霄儿,贫僧等四人知罪,该如何处罚,请霄儿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