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6章 顽徒4

第二百三十六章 顽徒4

梵仁说罢,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梵音、梵慈和梵若也知道‘玉’霄不好惹,再要不诚心请教,若不顺着‘玉’霄几句,那还不知道被怎么捉‘弄’呢,四大神僧真是聪明的很,这么一来,既显得大度,又显得公正,还可以让‘玉’霄不好意思再捉‘弄’他们。

‘玉’霄一见四位高僧给自己跪下,那敢受这个礼,‘玉’霄其实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并非真的跟四个和尚过不去,一见四个和尚服了,他也就不再胡闹了。

‘玉’霄赶忙将四个师傅搀扶起,苦笑道:“四位师傅,真是折煞徒儿了,霄儿是你们的徒弟,那有师傅拜徒弟的?”

梵音苦笑道:“此言差异,众生平等,师徒平等,师傅也是徒弟,徒弟也是师傅,霄儿你禅机‘精’妙,做师傅的在参悟佛理上是你的徒弟。”

‘玉’霄哈哈一笑,拉着四个师傅的手道:“哈哈,四位师傅,果然领悟又高了不少,说的好,说的好,四位师傅,也许霄儿实在是太胡闹了些,其实,师傅们破戒也是迫不得已,根本不用放在心上,至于处罚之事,就算了吧,师傅们浴血奋战,搭救百姓,也可以将功补过了,不过,霄儿有个请求,还请几位师傅答应。”

梵仁微笑道:“请讲。”

梵仁擦了擦汗,心道:“小祖宗,只要你别再捉‘弄’我们,别说一个请求,你想怎么就怎么。”

‘玉’霄笑道:“禅悟师兄、蔵独师兄、寂籁师姐和碧萝师姐,跟着我出生入死,受了不少的罪,我们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所受的苦难外人难以预料,四位师兄和师姐,也是迫于无奈破了酒戒、荤戒和杀戒,还请四位师傅不要怪罪,别对他们处罚也就是了,四位师兄和师姐,一心要前来请罪,我觉得,他们并没有什么罪,不知道这个请求过分吗?”

梵仁口念佛号,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贫僧那能处罚他们?贫僧自己都破了戒,就算要罚,也应该先罚贫僧。”

梵音道:“霄儿,你就放心吧,破戒迫不得已,有情可原,我们四人绝不再追究也就是了。”

‘玉’霄笑道:“如此,我带几位师兄和师姐多谢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玉’霄转了这么一大圈,原来只是为了替四个人开脱罪责。

其实,梵音阁戒律森严,像禅悟等人,又喝酒,又吃‘肉’,长达数月之久,实在是罪不容恕,就算不将他们逐出师‘门’,也要狠狠的一人打三百棍,面壁一年,而且禅悟等四人,都是愚笨无比,极其的听从师傅的话,一心就想领受责罚的。

但禅悟、碧萝等人跟‘玉’霄出生入死数月之久,几个人‘交’情深厚,‘玉’霄实在不忍心看到几人受责罚,故此,也是特意的借此机会劝劝罢了,而且,‘玉’霄也是心中看这些虚伪做作的样子不顺眼,故此才戏耍一番罢了,几个和尚既然知错了,不再这么虚伪了,他也就不再为难几个和尚了。

这四大高僧那敢得罪‘玉’霄,而且,他们自己都破了戒了,焉能再去惩罚徒弟,所以,乐的做个顺水人情。

‘玉’霄心满意足的坐下了,笑道:“如今,形势不妙呀,这些动物的尸体,仅够吃几天的,若是妖魔围困咱们几天,围而不打,咱们就倒霉了,咱们可以飞走,可是百姓们该怎么办呢?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呢?”

四大高僧频频点头,六个姑娘百思不得其解‘玉’霄又在玩什么把戏,怎么好好的又扯到这上面来了?

但六个姑娘跟‘玉’霄这么久了,就知道‘玉’霄又有什么坏主意,又打什么坏主意了,只是绕着圈子说,实在也猜不透‘玉’霄究竟想做什么。

但‘玉’霄说的是正事,而且说的也对,还不能不点头。

洪天福气呼呼的道:“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玉’霄悠然笑道:“霄儿倒有一计,可以救这剩余的一千多百姓不死,咱们可以全身而退。”

楚天祥喜道:“真的?那……那你有什么好计?说一说。”

‘玉’霄坏坏的一笑,故意道:“我的确有办法救他们,不过嘛,这些百姓跟我素不相识,又不沾亲带故的,我凭什么救他们呢?”

楚天祥这么聪明的人,都难以猜到‘玉’霄的心思,但‘玉’霄这么说,实在太违背道义,楚天祥斥责道:“霄儿,你这是什么话?普救万民,乃是咱们修道之人的本分,焉能见死不救呢?”

梵仁道:“是呀,霄儿,有办法救人,就快说吧。”

‘玉’霄哈哈一笑,道:“对不起,我可没这么伟大,不过嘛,想要我救这些人也可以,几位师傅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才可,给我点好处才行呀,没有好处的事,我凌‘玉’霄可不喜欢做的。”

秦扬板着脸道:“霄儿,你也太不像话了,救黎民百姓,焉能要好处?要条件?”

朱青也道:“是呀,咱们救人义不容辞的。”

曲仙儿用纤纤‘玉’指戳了‘玉’霄额头一下,道:“自‘私’鬼!”

洪袖儿也戳了‘玉’霄一下,道:“自‘私’自利!”

楚桂儿道:“趁机勒索,无耻下流!”

三个姑娘咯咯直笑,一起啐了‘玉’霄一口道:“呸!”

‘玉’霄叫道:“喂喂喂,我这可是头,不是筛子,都给我戳漏啦!”

三个姑娘笑的弯了腰,楚桂儿吃吃笑道:“就把你的头戳成筛子,谁叫你这么自‘私’的?”

‘玉’霄微笑道:“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世上谁不自‘私’?”

曲仙儿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自‘私’?没等办事,先提条件?”

‘玉’霄哈哈笑道:“你以为人人都不自‘私’?几位和尚师傅自‘私’,几位道士师傅也自‘私’,佛教自‘私’,道教也自‘私’,你们信吗?”

洪袖儿气的骂道:“放屁!”

曲仙儿道:“大师们怎么自‘私’了?咱们道家怎么自‘私’了?”

‘玉’霄笑道:“很简单呀,我问你们,和尚既然不自‘私’,为什么不替道士传教?道士若是不自‘私’的话,为什么不替和尚传教?和尚要是不自‘私’的话,应该替道士收徒呀,和尚替道士收徒,道士替和尚收徒,和尚逢人就说做道士好,三清祖师至高无上,道士逢人就说做和尚好,如来佛祖至高无上,这样才不自‘私’呀,而结果呢,做和尚的说做和尚好,做道士的说做道士好,你们说说,这难道不算自‘私’?”

“啊!你……”

“你……”

楚桂儿气道:“二位姐姐,咱别理他,他就这么坏,跟无赖多说什么。”

三个姑娘说不过‘玉’霄,只好躲在一边,不去理‘玉’霄。

一席话,说的和尚和道士都脸红了,因为的确是这样,和尚和道士都是自‘私’的,因为和尚说做和尚好,道士说做道士好,佛道两家,从来都是面和心不合,你诋毁我,我诋毁你,从没有这么谦让过,从没有做到像‘玉’霄所说的这样,所以,还是自‘私’的。

‘玉’霄哈哈笑道:“唉,我有妙计可救千人,只可惜,这些人跟我没任何关系,我救他们做什么?”

曲仙儿嗔道:“你吹牛吧你!哼!”

‘玉’霄悠然笑道:“我从来不吹牛,我说能救就完全能救,不过,我却不想救。”

楚天祥皱了皱眉,沉声道:“霄儿,不要玩笑了,你若是真的能救百姓,那是大功一件的好事。”

梵仁道:“阿弥陀佛,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救这么多人了,这是功德无量的事,霄儿……”

‘玉’霄摆摆手道:“慢慢慢,我可没这么伟大,对不起,我这人就这么自‘私’自利,我这人还就这么诚实不虚伪,我救他们做什么?他们死不死于我何干?哼哼,我傲人族,这世上最可爱的人都被灭绝了,这些百姓,大多都是没有骨气,不知廉耻的人,我凭什么救他们?什么普救天下苍生,都是狗屁,我就偏偏不救!反正我自己死不了就得了。”

三子气的都站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玉’霄的鼻子,洪天福怒道:“你……你真是太不像话了!”

熊天燚厉声道:“霄儿,做人焉能这么自‘私’?”

‘玉’霄冷笑道:“为何不能这么自‘私’?我傲人族被灭的时候,谁去救来?普天下的人,谁死谁活,人类灭不灭绝,我毫不过问,跟我无关,几位师傅,我凌‘玉’霄拜你们为师,并不是为了救天下苍生,不是为了救没有尊严的人类,既然世上最值得尊敬的人类,老天爷不长眼都将其灭绝掉,我凭什么要听什么天意去救天下人?还有,我养父养母待我恩重如山,他们在临死时,我都不曾见一面,你们说,我凭什么要感恩,凭什么要救天下人?老天爷让我救人类我就救?我们傲人族被灭亡的时候,怎么没人救?我就偏偏眼睁睁的看着人类灭绝,被魔域灭绝,袖手旁观!我拜你们九子为师,只是为了报仇雪恨,如今我大仇得报,我可以隐居山林了,反正我们傲人族都灭绝了,就算其余的人类被灭绝,管我什么事?就算人类被灭绝,这么大的世界,我们三人也没事,我姐姐是凤凰的徒弟,凤凰是天魔的表妹,我们夫妻三人,可以隐居昆仑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何苦为了这些没有尊严,贪婪,自‘私’的人类去卖命?所以,拯救万民的重任,不关我事,再说了,我拜你们为师,并不欠你们什么,说白了,你们是怕山海经从此在人世间灭绝,大多是为了山海经罢了,你们收我为徒,不过就是想得到我的山海经,如今,山海经我给了你们了,我又身受重伤,将你们的‘女’儿救回来,你们说说,我还欠你们什么?至于我所学的道术,我以后可以不用,我隐居山林,打猎为生,要这些道术有什么用?所以说,我们以后互不相欠了。”

三子气的抖成了一团,这种徒弟,他们真没见过,讲理又讲不过他,而且他又句句在理,令人不可辩驳。

三‘女’也是被气的浑身颤抖,这种徒弟,真是太可气了。

但‘玉’霄说的,也并非没道理,是呀,自‘私’又不犯法,又不犯‘门’规,救不救人,谁也无法强迫,就算是师傅,都无可奈何。

而且,生命都是自‘私’的,他杀了无数的妖魔,也算是报恩了,也不算多么自‘私’,更没有犯‘门’规,真是无法说‘玉’霄什么。

除了陶天喜和姚霞夫妻二人没有生气之外,其余的三子三‘女’真生气了。

陶天喜不但不生气,还拍手称赞道:“对对对,说的好,做好人不得好报,这些无耻的人,的确救不救都没什么,刚才为了活命,居然倒戈相向,死了最好,好徒弟,你要是去隐居,我们夫妻陪着你一起隐居,咱们就看着人类被灭绝,真好玩,哈哈哈,反正我爹娘都死了,杀也杀不到我爹娘的头上,世界这么大,我躲起来,妖魔也找不到我,好,咱们去隐居,什么普救天下,狗屁,不救了,现在就走。”

楚天祥气的拍案而起,喝道:“小师弟,你也带头胡闹?”

姚霞拉住了陶天喜,轻轻的摇摇头,轻轻对陶天喜道:“别胡闹了,不知谁又惹到了‘玉’霄,他这是说气话呢,你们顺着他点,就没事了,你怎能带头胡闹?”

陶天喜这个笑,低声跟姚霞道:“我猜,一定是这三个丫头惹了他了,他这才故意的气气他们,咱们等着看好戏吧。”

秦扬长叹一声,走到‘玉’霄身边,叹道:“霄儿,师娘一向待你如亲生儿子看待,虽然你师傅他们收下你,的确是因为山海经的缘故,可后来对你并不错。”

朱青道:“霄儿,你若是真的能救百姓,就救一救吧,两把神剑落在你手,你就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你怎能说走就走?你要是走了,那人类就真的灭绝了。”

阳娇道:“霄儿,不要胡闹了,你就算跟袖儿她们生气,也不该将这些事‘混’为一谈呀。”

姚霞微笑道:“霄儿,你师娘所说不假,喂,你不是说有条件吗?你可以说出来看看呀。”

曲仙儿气道:“你们别信他的话,他根本没办法救人。”

洪袖儿道:“他吹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