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7章 条件1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条件1

楚桂儿急忙拉了拉两个姐姐,低声在两个姐姐耳边道:“喂,别说啦,霄哥一定有办法的,只是不知谁又惹了他,他这是找事呢,若是真要惹恼了他,他转身骑着龙鱼就走了,谁也追不到他,那咱们怎么办?”

曲仙儿和洪袖儿吐了吐舌头,一想也是,都嫁给他了,他要是走了,那可怎么办?

就见玉霄果然生气了,玉霄气呼呼的道:“我吹牛?好,既然你们不信,就叫你们自生自灭吧,这些人死不死我不管啦,蝶儿,悠悠,仇咱们报了,恩也报了,咱们杀了这么多妖魔,也算是报了恩了,我救了她们,也算是报恩了,咱们完全对得起他们了,咱们傲人族被灭了,其余的人类活不活,管咱们什么事?人类被灭绝,活该!飞飞,龙龙,咱们走!”

玉霄左手拉着玉蝶的手,右手拉着悠悠的手,叫过龙鱼和天马,这就要骑上天马离开这里。

天马和龙鱼听到玉霄召唤,立刻跳了过来。

玉蝶急忙拉住了玉霄,柔声道:“霄弟,你又怎么了?别胡闹了。”

卓悠悠也道:“是呀,霄哥哥,别玩了。”

玉霄气道:“谁跟你们玩了?咱们傲人族被灭,全世界最可敬的民族都灭亡了,剩下这些没有尊严的人类活着,灭不灭绝,管咱们什么事?反正咱们三又死不了,何必管这些麻烦事?为了这些人搭上性命不值得!走,咱们隐居山林,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去!”

楚桂儿赶忙跑了过来,拉住玉霄的手,嘻嘻笑道:“霄哥哥,你生气啦?不要生气嘛,二位姐姐跟你说笑呢,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我相信你没吹牛。”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急忙过来拉住了玉霄,曲仙儿满面赔笑道:“霄哥,谁惹你了?不过是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呢。”

洪袖儿笑道:“就是呀。”

玉霄甩开三个姑娘的手,正色道:“三位师姐,请自重,男女授受不清,这么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曲仙儿嗔道:“你……”

三个姑娘这个气,大家都成了夫妻了,他却装作没事人一样,居然还这么说。

玉霄嘿嘿笑道:“我怎么了?虽然我娶了两个老婆,不过嘛,我跟三位师姐青梅竹马,三位师姐若是出嫁那一天,我自当前来喝杯喜酒呀。”

三个姑娘掐着腰肢气呼呼的齐声道:“凌!玉!霄!”

玉霄哈哈笑道:“我怎么了?干嘛叫的这么亲热?哦,难道不欢迎我来吗?那好吧,那我不来就罢了。”

楚桂儿生完了气,紧接着又换了一副笑容,嘻嘻笑道:“嘿嘿,小师弟,我们是想说,你真好,真是太好了。”

玉霄微笑道:“那你们是信了我的话了?”

楚桂儿笑道:“当然信了,你就算说能摘下太阳来,我都信,好哥哥,别玩了。”

三老也嬉皮笑的上来,谈天笑嘿嘿笑道:“臭小子,算你厉害行了吧,好了,看把你三位师傅气的,别胡闹了。”

玉霄道:“叫我救人也行呀,可不能白救,我的条件还是要说的,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不管。”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一左一右,一边拉着玉霄坐下,一边嘿嘿笑道:“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说三个条件,三十个条件,你师傅都会答应你的。”

玉霄微微一笑,指了指冰做的酒杯,笑道:“仙儿,斟酒。”

曲仙儿气的瞪了玉霄一眼,忍着气,只好给玉霄倒了一杯酒。

玉霄心中暗笑,他早就想好了主意了。

只是,玉霄为人就爱胡闹,不捉弄别人,心中觉得不舒服,而且,他也的确有不满之事,不是对别人不满,而是对这几个姑娘。

第二百三十七章条件

他付出的确是太多了,他的恩也的确是算还了,本来,他拜九子为师,不过就是为了报仇,并非是为什么什么修道、长生以及什么普救苍生。

天下人死不死,他不放在心上,若说他自私,他也从不否认。

这世上的生命谁不是自私的?但又有多少人敢于承认自私的?

自私的真君子,比那些虚伪的真小人胜强万倍。

玉霄就是自私的真君子,自私也自私的那么可爱。

玉霄始终认为,这个世上最可敬的民族就是傲人族,最有骨气的民族是傲人族,最追求自由平等的民族还是傲人族。

傲人族,追求平等,自由,反对俗世俗礼,不跪天,不跪地,不拜神,不拜佛,乃是这世上最有骨气的民族,也是信仰最好的民族。

这其实说的一点都不错,因为现在活着的民族,有多少民族真的这么有骨气?

活着的民族,大多都被宗教所束缚住的民族,失去了自尊,拜倒在了神佛脚下,拜倒在俗世礼教的脚下,拜倒在封建礼教的脚下,自尊何在?自由何在?骨气又何在?

只有傲人族做到了,他们就算死,也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拜佛,不跪父母,不受俗礼的束缚,傲人族的人只有一个信仰,那就是,人活着,就要傲骨铮铮傲立于天地间!

虽然他们没有那种迂腐的信仰,有人会以为他们会很狂妄,目中无人,但他们错了,因为傲人族的人只是有傲骨,则并非狂妄,他们虽然不跪拜父母老人,但却孝顺父母老人,虽然不信神佛,但却为人很善良,信佛的人不一定就是善良之人,不信佛的也不见得就是坏人,跪拜父母的不一定就是孝子,不给父母磕头的,也不见得就是不孝,傲人族的人,重情重义,尊老爱幼,虽然他们自从一出生,就没有磕过头,但他们却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类!

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手,从不信神佛能搭救自己,只有自己勤劳,才能活下去,至于求神拜佛这么没有骨气的事,他们从来做不出。

但他们这种有傲骨的人,必然不融入这个俗世,也必然被神佛所怨恨,俗世俗人所唾弃,所以,傲人族才被灭绝,但傲人族虽然被灭,可是,玉霄却没有死。

只要玉霄不死,他就绝不会拜在别人脚下,绝不会做别人的奴隶,一定要给傲人族的人争气,因为他受傲人族的大恩,因为他是一个感恩图报,一身傲骨的人!

但,人类中唯一一个有骨气的民族就这么灭绝了,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长眼?

既然有骨气的人都死了,那么没骨气的人是死是活,关自己什么事?

每当看到这些人为了活命,磕头跪拜,拜神,拜佛,拜仙时,玉霄就对这些为了活命丧失了尊严的人类嗤之以鼻,觉得这种没有骨气的人还不如动物!

人类什么时候见到动物在死的时候,为了祈求活命磕头求饶的?

动物没有,可是人类却有!

人类什么时候见到动物为了祈福,为了活的舒服,去求神拜佛的?

动物没有,动物只靠自己,可是人类却将丧失了尊严,跪倒在了神佛的脚下!

所以,有时候人类反而不如动物有骨气!

所以,就算人类被动物灭绝了,玉霄都毫不觉得可惜,因为没有尊严的人活在世上,还不如灭绝!

若是这个山谷中被困的人是傲人族人,傲人族人绝不会为了活下去,而跪倒在妖魔的脚下,也不会为了活下去,拜倒在这些修道者的脚下!

他们就算要死,也要死的堂堂正正,挺起胸膛有尊严的去死!

可是这些人却不同,为了活下去,别说叫他们跪拜,就算叫这些人学狗叫,他们也愿意!

所以,玉霄对这些没有骨气的人深恶痛绝,根本没有好感。

所以,他见到和尚,就觉得不顺眼,就要捉弄他们,只要不高兴,就会气气他们,虽然这些和尚对他不错,他也很感激,但是,这些和尚对他好,无非是为了他们自己,为了让他搭救人类罢了,为了让他替三派卖命罢了!

这本就是互相利用罢了,玉霄早就看透了这一点了!

既然上天要毁灭了最有骨气的人,逼迫他去做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他凭什么要听天意的安排?

既然有骨气的人都死了,没骨气的人是死是活,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玉霄偏偏就要逆天而行,偏偏就不听天意的安排!

说他自私也好,狂傲也好,但他绝不是虚伪的人,也不是一个溜须拍马,奉承神佛的人!

如今,他仇也报了,山海经也给了九子了,玉霄又寻来了不死果,青春常驻果,开天辟地斧,他将这些再要给了师傅和师娘,已经不欠他们什么了,因为这一场拜师学艺,无非就是利益的交换罢了!

所以,玉霄了无牵挂,本想就此隐蔽山林,远离凡尘,但没曾想又遇到了这种事,这拯救人类的重担莫名其妙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只好违心的去屠杀动物,屠杀天下间的动物,来保存无耻的人类,玉霄的心好痛,好痛,这本不是他想做的!

但,虽然互不相欠了,可是情却在,一想到师傅和师娘对他的好,一见到自己的三个红颜知己,他就不忍看的他们也去死,只好无可奈何的去救他们,更何况,如今,三姐妹都嫁给了他,他又焉能做事不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呢?

但就算要救,也要提个条件,也绝不能以三清弟子和佛教弟子的身份去救万民!

他要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救人类,让无耻的人类知道,救人类的不是什么神佛,而是有骨气的傲人族的英雄!

这就是玉霄所打的主意,可若是这些人不答应他的三个条件,那他真的要走,真的不管人类,就叫魔域的英雄们将无耻的人类灭绝!

而且,还有一件事玉霄心中很不高兴,就是因为这四个姑娘,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和雪紫儿!

玉蝶和悠悠是傲人族的人,悠悠玉霄很满意,玉蝶,由于性子的缘故,玉霄也不怪她,可是他另外的四个老婆,玉霄十分不满。

因为她们不准嫁给他的事传扬出去,只是为了所谓的虚名和面子!

但她们却并不知道,无形中,已经让一身傲气的玉霄自尊心受到了撞击!

玉霄虽然嘴上不说,但心中却暗自冷笑,心道:“难道做我凌玉霄的妻子是一件丢人的事吗?既然嫁给了我,为什么不堂堂正正的,为什么遮遮掩掩的?”

所以,玉霄的心中很不高兴,他故意的提出了他娶了悠悠和玉蝶的事,就是想看这四个姑娘什么态度,若是这四个姑娘也立刻承认,说她们也一起嫁给了他,那玉霄也不会这么生气,也不会先损和尚,后气道士,将十二位和尚和道士师傅给气的七窍生烟了,这一切的一切,就是打这里来的。

一想到一之上,四个姑娘不断的嘱咐他的事,他的心就很不高兴,一想到一救人,就用所谓的什么仁义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他就很不高兴。

这些人,虚伪透顶,一向自以为很伟大,从不承认自己的自私。

所以,玉霄偏偏就自私,偏偏就要这么做。

但他内心的世界,谁又能清楚?

没有人能了解他,也没有人能猜透他,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小祖宗精灵古怪,绝不好惹,他既然这么无理取闹,就一定有原因,他既然说能救了这一千多百姓,就一定有办法,所以,就算是他的师傅,对他都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只因为这小祖宗是傲人之人,傲神之神,傲仙之仙,傲佛之佛,傲天之天,傲地之地,死了也是傲鬼之鬼,天地万物,没有能令他屈膝的,神佛可以毁灭他,天地可以毁灭他,但却无法灭掉他的傲骨!

楚桂儿亲手端起一杯酒,满面是笑的递给了玉霄,嘻嘻笑道:“霄哥哥,请喝酒吧,爹爹和娘他们有什么不对之处,桂儿代他们跟霄哥哥道歉了。”

众多弟子听了,心中一片苦涩,也是十分不满,但敢怒都不敢言,因为如今,还要靠这个目空一切的小子搭救,所以,只好忍耐。

三子和三女相视对望,都是苦苦一笑,没想到,被徒弟抢白了白天,弄的做师傅的没面子,结果,还是师傅要向徒弟道歉,这真是岂有此理的事。

但楚桂儿聪明,也不那么死心眼,她厚着脸皮给父母找个台阶下,三子和三女只好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