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7章 条件2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条件2

玉霄一饮而尽,捏捏桂儿的脸蛋,微笑道:“算了算了,毕竟他们是我师傅,是我的长辈,就这么算了吧,还是那句话,并非我夸口,救这里的百姓,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罢了,不过,我提出的三个条件不答应,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我也绝不会救一人!”

楚天祥忍住气,微笑道:“霄儿,那你有什么条件?”

秦扬正色道:“霄儿,只要你能救了这里的人,你有条件就提吧。

玉霄长叹道:“唉,就算救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他们过个几年依旧会死,说不定过个几月还会死在魔域妖魔的手下,为了多活几日,却要求我救他们,何必呢?各位师傅,我的条件很苛刻的,我看,不必提了,就叫他们自生自灭吧,反正都是死,就算救了,人还是要死的,早死会儿,晚死会儿,又有什么区别呢?”

魏晓晨气的骂道:“废话!人谁不死?难道人生下来会死,就都不活了吗?”

雪紫儿也道:“就是呀,救了他们,他们就算再多活几个月都是好的,又怎能不救?”

秦扬心中生气,但知道玉霄就是这种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你若是以师傅的身份压他,用什么忠孝节义去压他,他可不买账,别说师傅的账他不买,就算是鸿钧老祖和如来佛祖哀求他,他都不买账,所以,秦扬虽然生气,但也只能将火气压了压,因为她知道玉霄的聪明,也知道玉霄从不说虚话,既然他说能救的了,就一定有好主意。

为了这里一千多条性命,她只能忍住气。

就连熊天燚和洪天福也不例外,二人虽然极其的宠爱玉霄,但自小也没少被玉霄气,但被气了,还无法发作,真是对玉霄无可奈何。

这两个人本来就火爆脾气,被徒弟当着这么多徒弟的面一顿抢白,弄的极其的没有面子,心中焉能不生气。

楚天祥生气不带在脸上,因为他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

可是熊天燚和洪天福却不同,这也就是这二人的可爱之处了。

朱青和阳娇,也很生气,但在这里,有秦扬做主,她们也不好多话。

只有两个人一点都没生气,那就是姚霞和陶天喜夫妇。

这夫妻二人都是天真无邪的,从不关心什么事,他们可不生气。

熊天燚和洪天福气的在一边直哼哼,脸色十分的难看。

看到熊天燚和洪天福在一边气的直哼哼,玉霄心中好笑,没有回答雪紫儿和魏晓晨的话,而是对着曲仙儿和洪袖儿道:“喂,二位师姐,有粗布吗?”

曲仙儿皱眉道:“你要布做什么?”

玉霄笑道:“你给我就是了。”

曲仙儿掏出了几块准备大便擦屁股用的干净粗布,给了玉霄。HTTp://

玉霄哈哈一笑,将几块粗布丢给了洪天福和熊天燚,微笑道:“二位师傅,给你们布。”

熊天燚和洪天福十分不解,好好的玉霄丢给他们几块巴掌大小的粗布,这是什么意?

熊天燚气道:“给我布做什么?”

玉霄哈哈笑道:“二位师傅在一边直哼哼,估计是想出恭大便,憋得难受所以直哼哼,但是,身上却没带粗布擦屁股,只好在那边憋着直哼哼,可是呢,霄儿为人聪明,猜出了两位师傅想去拉屎,故此,才给两位师傅要了几块擦屁股布,请二位师傅快去吧。”

“啊……”

顿时,在场四十多人简直都惊呆了!

没想到,玉霄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荒唐话来!

这一番话真是石破天惊,又是令人啼笑皆非!

不少的人实在忍不住了,但又不敢笑,只好拼命捂住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洪天福和熊天燚气的脸都紫了,没想到,不说话玉霄也不放过他们,真是太可气了!

熊天燚气的刚想拍冰桌站起来,但手到冰桌上,又轻轻的拍了下去,洪天福也一样,因为这一顿美餐来之不易,若是一掌拍下去,那么,这些食物就浪费了。

熊天燚气的跳了起来,离开了桌子,洪天福也一样,气的也飞奔玉霄而来!

洪天福大骂道:“臭小子!今日不好好的教训你,我就不是你师傅!”

三姐妹一见玉霄一席话真把这两人气疯了,急忙一个个张开双臂护住了玉霄,曲仙儿嗔道:“喂,你们要干什么?”

洪袖儿嗔道:“爹爹,不准你打霄哥哥!”

楚桂儿嗔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洪天福怒吼道:“臭丫头,都闪开,气死我啦!”

陶天喜乐的肚子都疼了,跟姚霞抱在一起这个笑。

一见二人要打玉霄,陶天喜急忙上去就拦住了,嘿嘿笑道:“且慢,不准你们以大压小,你们要想打我的宝贝霄儿,除非把我打趴下,否则,谁也不准动他!”

就连玉霄身边的龙鱼和天马,以及那只菁菁鸟都不干了,龙鱼一声龙啸,对着熊天燚和洪天福咆哮不断!

天马将头一低,将龙角对准了二人!

菁菁鸟则展翅盘旋,也不断的叫着!

洪天福和熊天燚一见,倒吸了一口冷气,别说去打玉霄,恐怕离着玉霄近了,动玉霄一个手指头,那只凶恶的菁菁鸟就会啄他们的眼睛了,那凶恶的龙鱼,就会一口将他们给咬成两半了!

而且,又被三个姑娘横在中间,又有陶天喜拦住,真是气的七窍生烟但对玉霄无可奈何!

玉霄却毫不在意,喝退了三只灵兽,然后分开众人,直接来到了熊天燚和洪天福的面前,微笑道:“二位师傅,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咱们任何事都要讲道理呀,难道你们做师傅的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打人吗?二位师傅,我问你们,我送你们粗布,有什么错?好吧,就算我误会了你们要去拉屎,也没有什么罪过吧?而且我也是好心呀,就算你们现在不去拉屎,难不成你们一辈子不拉屎不成?明天你们要去拉屎,我现在给你们粗布了,你们明天也好用,不也是派上用场了吗?除非二位师傅从不拉屎,那就证明我侮辱二位师傅,师傅打我,甚至杀我,我都没有怨言,可是师傅们却每天都去拉屎,我如何侮辱师傅了?犯了那条门规了?二位师傅也是人,也需要吃喝拉撒的,我送二位师傅粗布,难道这有错吗?世人都喜欢送礼,有的送吃的,有的送喝的,有的送金银,有的送布匹,可是我凌玉霄则不同,我一向送最需要的,咱们人都要拉屎,二位师傅身份尊贵,拉完屎总不能用石头擦屁股吧,所以,我送你们粗布,不过就是在你们没去拉屎之前,提前送给你们的礼物,这就叫闲了置忙了用,师傅手中没有粗布时,霄儿的粗布就派上用场了,师傅手中有呢,这也不要紧呀,可以留着以后用嘛,而且,要走出这里,要经过多少天?到时候,粗布都用完了,不就用石头擦屁股了?所以,霄儿才送你们粗布,这完全是一片好意,请问,我错在何处呢?犯了那条门规?那条门规又规定徒弟送礼不准送擦屁股布的?”

那时候,还没有发明纸张,还没有纸这种东西,所以,人类拉完屎擦屁股,穷苦人用石头瓦砾,有些人用树叶,像他们这种高贵之人,则用粗布。

熊天燚和洪天福被气的张口结舌,无言答对!

虽然玉霄当众这么做,说这种话,的确是令人气愤,但他句句在理,还真令人无法辩驳!

你说他对师傅不敬?他可一句话都没有骂人,而且,他也说了,别人喜欢送吃喝穿,他喜欢送擦屁股布,难道有错吗?

你说他对师傅无礼?他一句一个师傅,叫的还那么亲热。

你说他犯了门规?门规上还没有这条规定。

所以,讲理讲不过,就动手打人,他们也说不过去,就会被玉霄说成,以大压小,做师傅的不讲道理,所以,熊天燚和洪天福生了一肚子闷气,但却无可奈何!

虽然玉霄就在他们眼前,看到他笑嘻嘻的模样,就凭他刚才那些混蛋话,真想揍他几个耳光,但还不能打!

可把熊天燚和洪天福气坏了,二人简直都能活活被气死了,但依旧是无可奈何!

更可气的是,陶天喜在一边还帮着玉霄说话,就听陶天喜哈哈笑道:“霄儿说得对,说得对,谁规定送礼不准送擦屁股布的?”

玉霄揽着陶天喜的肩膀,从怀中又掏出两块粗布来,给了陶天喜,哈哈笑道:“小师父,熊师傅和洪师傅不懂事,我不怪他们,因为他们是粗人,没文化,喂,霄儿送你擦屁股布,你收不收这个礼物呢?”

陶天喜这个笑,大笑道:“怎么不收?不瞒你说,这几日,擦屁股布真的快用完了,再要去拉屎,就真的用石头擦屁股了,估计他们的也快用完了,到时候,就叫他们拉屎用石头擦屁股,咱们哥俩用干净的粗布擦屁股,哈哈,对了,还有没有?再多给我点。”

玉霄嘿嘿笑道:“当然还有了,不瞒师傅说,我们这些月,也遇到了这个尴尬的问题呀,我们在地底下住了两个多月呢,最后你猜猜,一片布都没了,只好用冰块擦屁股,真的好惨呀,所以,仙儿她们学乖了,将别人的被单偷来,偷了好几条床单,都割成了巴掌大小的布,准备了一大堆呢,就怕尴尬的事再发生,这二位师傅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不知道好歹,还以为霄儿侮辱他们,他们不要就算了,我给你们,哈哈,小师娘,也给你一些。”

玉霄在乾坤袋内掏出了一大些粗布,就塞到了姚霞的手中。

姚霞这个笑,笑眯眯的还真收下了。

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走在上都半个多月了,而且,要走到目的地,还有经过千山万水,这些日子以来,粗布还真不多了,还真需要这个。

只是,玉霄坏的用这种事当众说出来,故意的气这二人罢了,但他这么做,还句句在理,令这做师傅的都对他无可奈何,只好暗气暗憋。

楚桂儿对着曲仙儿姐妹二人一使眼色,曲仙儿和洪袖儿会意,明白什么意。

曲仙儿上去挽住熊天燚的手臂,撒娇道:“熊伯伯,你别生气啦,跟他你生什么气呀,快坐下,咱不理他。”

洪袖儿也拽着父亲的手臂,将父亲拉回了坐位,熊天燚和洪天福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真是气炸了肺,都无法发作。

洪袖儿给父亲捶着背,小声道:“爹爹,咱不和他一般见识,等你站在理上,他犯错的时候,你再好好收拾他,打他个哑口无言,那才对呢,现在,人家在理,为了一句话,不值得呀,知道的说爹爹教训徒弟,不知道的还以为爹爹不讲理呢,对不对呀爹爹……”

洪天福和熊天燚算是彻底服了,自玉霄小的时候,这二人就服了玉霄了,等玉霄大了,更加难惹了,就算他故意发坏,也总能事先找到辩驳的理由,让人无法罚他。

这要是别的弟子,那有一个人这么胡闹的,可是他就敢,不但敢,而且还站在理上,而且,他们刚要想打他,他则一言就说破,再要打他,就变成了蛮横无理,师傅欺负徒弟,以大压小,重重帽子就给扣上了,令人还没有办法罚他。

可若是记恨以后找机会罚他,他也先一步说出,若是再要罚他,他就会说,做师傅的给他小鞋穿,可若是想要一下打死他,他又没这么大的罪,而且他们自己也不忍心,就算这样,玉霄还会说,你们要是想杀我,就明着杀我,不必背地里下手,还会将他们的想法一语道破,到时候,就算他死了,外人都能嘲笑做师傅的。

玉霄总是事事料在先处,真是令人实在对这顽徒无可奈何。

熊天燚和洪天福吃了个哑巴亏,又不好发作,只好气的不理玉霄。

可是玉霄却不依不饶,非要问个清楚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