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7章 条件3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条件3

玉霄一见二位师傅气的不说话了,他反倒问道:“熊师傅,洪师傅,霄儿做错了事,师傅想怎么处罚都可以呀,请师傅指出来,刚才霄儿好心好意送你们礼物,你们就算不喜欢,可以不接受,也不必骂我,甚至想打我杀我呀,那样的话,二位师兄未免心胸太狭窄了吧?焉能是正人君子所谓?再要暗恨霄儿,趁着霄儿睡着了,再要偷袭我,杀了我,那样的话,二位师傅还不如直接明着杀了我呢,反正你们做师傅的嘴大,我们做徒弟的嘴小,二位师傅完全可以不讲道理就杀了我的,二位师傅,就请不讲道理杀了我吧,我绝不还手,常言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嘛,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嘛,师徒如父子,师傅蛮横无理的杀徒弟,罚徒弟的事比比皆是,对不对呀,二位师傅?二位师傅若是记恨我,就请动手吧,来吧,不过呢,罚我,杀我是另一回事,可是这道理咱们还是要讲一讲的,这件事咱们可要讲明白了,究竟是霄儿做错了,还是二位师傅做错了?”

楚天祥阴沉着脸,叱道:“霄儿,你还胡闹?你看把二位师傅气成什么样了?别胡闹了!”

玉霄微笑道:“此言差矣,怎么是我气师傅呢?是师傅心胸狭窄罢了,你看看我小师傅,我也送他擦屁股布,为何他不生气?若是我的错,我一定认,要打要杀随便,可不是我的错,我也要讲明道理,熊师傅,洪师傅,请问,霄儿错在何处呢?楚师傅,请问,霄儿错在何处呢?请指出来吧!”

“你……”

三子面红耳赤,还真找不出玉霄哪里错了!

曲仙儿喝道:“凌玉霄!你有完没完了?”

玉霄哈哈笑道:“我怎么没完了?你们也看到我四个和尚师傅了,一向知错能改,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敢于认错,难道做道士的不如做和尚的不成?咱们做人要讲道理,对不对呀四位和尚师傅?”

梵仁心中得意,心道:“看到了没,还是我们做和尚的觉悟高,敢于认错。”

几个和尚频频点头称是,梵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霄儿说得对,众生平等,师徒也平等,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梵仁只是说了这么几句,就闭上了眼睛。

楚天祥心中暗骂,心道:“难怪你叫梵仁,真够烦人的!你这么说,意是大庭广众之下,叫师傅给徒弟道歉?”

但若是不道歉,显得道教不如佛教,可若是道歉,做师傅的面子又何在?

楚天祥不但暗骂和尚,更气玉霄,真恨不得揍玉霄一顿,将他逐出师门。

但,玉霄句句在理,令人无可辩驳,又这么将了一军,将佛教和道教都给摆在了桌面上,无形中,又加了几层压力。

若是错了不认错,等于是给三清道教抹黑了,让道教矮了佛教一头,这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

楚天祥满手都是冷汗,但无可奈何,只好用脚轻轻的踢了踢两个师兄。

洪天福和熊天燚不是傻瓜,也知道这一招的厉害!

如何能叫自己的祖师爷矮如来一头?

如何能叫道教矮佛教一头?

熊天燚忍住气,对着玉霄抱拳道:“霄儿,师傅错了,请你原谅!”

洪天福道:“你行,你一点错都没有,错在我们做师傅的,我们做师傅的不该错怪好人,这行了吧?”

玉霄心满意足,心道:“不给你们点厉害看看,你们以为我好欺负,若不杀杀你们做师傅的威风,将来我如何能统帅你们?”

但一见二位师傅终于低下头认错了,玉霄也就不这么过分了,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也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是借此机会,竖立威信,让这些做师傅的知道他的厉害,让天帝山,龙女派,梵音阁的弟子们都知道他的厉害,对他信服,这就是他的目的。

玉霄赶忙笑道:“哎呀,算了算了,谁还没有错呀?道歉就不必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洪天福心中这个气,暗暗的骂道:“小混蛋,唉,这究竟是什么徒弟?”

二人心里虽然暗骂,但这么多年的感情,也觉得不好撕破脸,而且,他们也真喜欢玉霄。

这要是别的徒弟敢这么胡闹,早就被一掌活活的拍死在这里了,但这么个宝贝徒弟,做任何事都站在理上,本事还这么大,他们做师傅的,只能就这么算了。

玉霄又问道:“二位师傅要是生气,可以杀了霄儿,不过嘛,日后暗算霄儿,这种事可是卑鄙小人所为呀,所以,日后想罚我,还是杀我,今日你们就明了吧,二位师傅,想打我请打,想杀我请杀,咱们正人君子,可要明着来,万不能背地里记恨着,对不对呀?二位师父,请吧。”

说罢,玉霄将头一伸,故意伸到三子的面前,嘻嘻直笑。

洪天福苦笑道:“唉,真是好徒弟呀,好徒弟!玉霄,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做卑鄙之事的。”

曲仙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就拍了一巴掌,一推玉霄,嗔道:“滚蛋吧你!你还有完没完了?二位伯伯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欺负二位伯伯?”

玉霄嘿嘿笑着摸摸头,叹道:“打是亲骂是爱呀,看来,二位师傅不打我,不骂我,证明不爱我也不亲我了,不过,师姐又打我,又骂我,是不是证明又亲我又爱我呢?”

曲仙儿气的鼓起了嘴,骂道:“滚蛋!你去死吧!永远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臭无赖!”

三老嬉皮笑脸的前来劝说玉霄,怕再吵起来就真的翻脸了,那到时候就无法收拾了。

小糊涂仙拽了玉霄一下,微笑道:“霄儿,别开玩笑了,你这玩笑开的过火了,不准玩了。”

玉霄淡淡一笑,也只好不说话了。

他也觉得这玩笑不能再开下去了,而且,他跟三老感情更深厚,虽然也爱捉弄三老,但却很尊重三老。

三老也的确值得尊重,因为三老并没有收玉霄为徒,但玉霄想学什么,他们就会教什么,玉霄捉弄他们,他们从没有生玉霄的气,而且,九年来,一直默默的守护在玉霄身边,此恩此情,玉霄焉能忘记。

熊天燚气道:“错我们认了,你若是能救百姓,就请你霄神仙发发慈悲,这总行了吧?”

玉霄笑道:“各位师傅,我提出三个条件来,各位看看条件合不合理再说吧。”

楚天祥做了个请的姿势,道:“那就请讲吧,只要能救黎民百姓,我们绝不会不从。”

玉霄悠然一笑,抱拳道:“各位师傅,那我就提出来了,第一,想要我救人,必须我做主,也就是说,这里我做主帅,三派弟子皆要听我调遣,因为我凌玉霄,从不喜欢别人指派我做事,在这里让我救人我做主,到了天帝山,咱们再另说,若是依旧对付魔域的妖魔,还是我做主帅,若是不用我出力,不指派我做事,我就不管,但只要指派我做事,就是我做主,这个条件能答应吗?”

众多弟子那敢插言,就静静的听着,一听这第一个条件,大家的心就是一震。

因为玉霄实在是太不气了,他的意,是他能指派别人做事,别人却不能命令他,不管到什么时候,只要救人,跟魔域作战,就是他说的算,三派弟子必须听他的分派,就连九子,九女和四大神僧也不例外,这个条件实在是太大了。

要知道,他可是当徒弟的,但他却毫不气的要大权,去命令师傅们做事,这实在是有点过分。

他一席话说完,就是一阵沉默。

玉蝶轻轻道:“霄弟,你这条件是不是有点……”

玉霄打断了玉蝶的话,微笑道:“我就这个条件,因为我是傲人族的人,咱们傲人族的人不能让别人指派的像孙子一样,若是我没有谋略,一无是处,我也不会做帅,我就会一走了之,也不会受别人的指派,可我既然有这个能力,当然我要做主了,所以,我做人就要做傲人之人,死了也做傲鬼之鬼,永远都不会在别人脚下!”

魏晓晨气的脸色通红,骂道:“臭玉霄,你简直有点狂妄至极!”

玉霄冷笑道:“我就是如此狂妄,那又如何?因为我是傲人族的人,也是傲人族如今的国王,我焉能听别人的指派?这就是我的条件,答不答应是你们的事,没有人强迫你们!”

魏晓晨被玉霄毫不气的顶了回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是挂不住,但跟玉霄的交情深厚,她还想说几句,但廉政在魏晓晨身后,轻轻的拽了拽她的衣袖,魏晓晨只好鼓着嘴不说了。

梵仁心中暗自叹息,因为他早就看出了这个徒弟从不会在别人之下的,就算见到佛祖,他都傲然对之,丝毫没放在眼中,若是让他听别人的话,派他做这个做那个的,那简直绝无可能的事。

梵仁心中长叹道:“唉,佛祖呀佛祖,你要救人类,为何偏偏派遣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人来呢?”

但这乃是天意,天意让玉霄做救世主,而且还只有他能救人类,能救三界,所以,还不敢违背天意。

谁能得到两把神剑,谁能驾驭两把神剑,谁就是天命人。

这个传说,在三派中早就传开了,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就连妖魔都知道这个预言,但没有人能得到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也没有人能驾驭,只有玉霄做到了。

九子凝冰剑又被传做叫玄寒凝冰剑,其实是一把剑。

天地苍穹剑和九子凝冰剑,一阴一阳,乃是天地吸收天地万物精华所化成的剑,上古第一条龙的灵魂就在此双剑之上。

而且,众人还不知道的是,九子凝冰剑上之所以有九子的模样,也就是龙生九子的模样,只因为,那囚牛、睚眦等真龙所生的九子,就是这九子凝冰剑上的白龙和天地苍穹剑上的赤龙生的,那赑屃被这把剑所镇,千年难出来,只因为,这把剑之上龙的灵魂是它的母亲!

所以,赑屃力大无穷,但却脱困不了,直到玉霄将九子凝冰剑降服,得到了九子凝冰剑,那赑屃才脱困。

这就是一切的秘密,也只有天命人才能得到这两把剑,驾驭这两把神剑,而玉霄就是唯一的天命人!

梵仁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霄儿,只要你能救出这里一千多难民,我梵音阁的弟子任凭你调动!”

梵慈道:“不错,只要你能做到,你可以做主帅。”

楚天祥也道:“好,霄儿,既然你提了出来,只要你能救了这里一千多人,天帝山玉清教玉清、上清、太清三门的弟子,你也可以随意调动!”

秦扬乃是龙女派这里的当家人,一切的大权都在她手上,一见众人都表态了,秦扬道:“霄儿,师娘也可以做龙女派的主,在这里,只要你能救了一千多百姓,龙女派的弟子,你也可以随意调动,但是,回去之后,我就做不了主了。”

玉霄微笑道:“好,现在我只要这里的兵权,回去之后说回去后的事,这里我说的算,都听我调动就行,这么说来,我这第一个条件,你们是答应了?”

楚天祥点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们言而有信,只要你能救人,我们十二个人都听你的指挥。”

玉霄笑道:“那若是有人不服我呢?不听我的调遣呢?”

梵音道:“梵音阁弟子若是不听你调动,胆敢违抗军令,门规处置,就重责一百棍,逐出门外!”

梵仁道:“不错,梵音阁弟子听法旨,但有不听玉霄将令者,门规处置!”

在这里梵音阁的弟子,只有禅弥、禅勒、邵七玄和冷秋月有身份,坐在这个大帐内吃饭,八大金刚其中的七位都在巡逻。

之所以八大金刚只有七个人了,只因为白莲和牛犇犇尼姑和和尚有了私情,被逐出了师门,所以,梵音阁八大金刚只剩七个了,三大护法,只有俩了。

邵七玄虽然是中容国的国王,但也是梵音阁的弟子,也听梵音阁的法旨,于是,邵七玄、冷秋月、禅弥和禅勒纷纷躬身施礼道:“是,谨遵法旨。”

楚天祥沉声道:“玉清教弟子听令,胆敢有不遵从玉霄命令者,一样门规处置,重责一百,逐出师门,听明白了没有?”

天帝山玉清教三清门下的弟子纷纷起身答应一声是。

一个个真是服了玉霄了,没想到,玉霄将几位师傅损了一顿,气了一顿,结果,居然做了这里的主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