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7章 条件4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条件4

< >

这真是奇闻了,但这种事还就发生了。

秦扬轻轻道:“龙‘女’派的弟子也听着,凌‘玉’霄乃是这里的主帅,但有敢不从者,一样‘门’规处置,师姐已经将龙‘女’派的指挥权‘交’给我了,在这里,我可以做主,听明白了没有?”

雪紫儿、魏晓晨、谢雨霏、岳盈、卓悠悠等龙‘女’派的‘女’弟子也纷纷起身答应一声。

因为在这里,的确是秦扬为大,而且秦扬也是‘玉’龙九‘女’之一,跟宣静、罗贞、苏冰关系至厚,她的确可以做主。

楚天祥微笑道:“霄儿,如今你可满意了?”

‘玉’霄笑道:“满意,不过,我怕有人不服呀,熊师傅,你肯听命令吗?”

熊天燚气的哼了一声,刚才被气坏了,这气还没消,但‘玉’霄这么一问,还不得不回答,熊天燚没好气的道:“现在你了不起了,谁敢不听你的?”

‘玉’霄笑道:“很好,那洪师傅呢?你又如何?服不服呢?”

洪天福骂道:“服了,老子真服了,我叫你师傅行不行?不过,话可说回来,你若是救不了人,在这里说大话,到时候,我可不饶你,我一斧头将你劈成两半!”

‘玉’霄抚掌大笑道:“好,这个赌咱就赌了,我凌‘玉’霄自从出世以来,跟人打赌还没输过呢,你放心吧,若是救不了这些无耻的人,我愿意将人头奉上,不过,我要是做到了呢?师傅你又如何?”

洪天福怒道:“好,你要是做到了,那……那我自杀,这你满意了?”

叶方士急忙喝道:“霄儿,不要胡闹,那有这么赌的?”

洪袖儿哇的一声哭了,这个赌实在是太大了,‘玉’霄赌输了,‘玉’霄死,‘玉’霄是谁?那是她的丈夫,是她心爱的男人!

可若是‘玉’霄赢了,爹爹死,她又怎忍心看爹爹死呢?所以,这个赌无论是谁赢谁输,都可谓是一件惨剧!

洪袖儿哭道:“凌‘玉’霄,你好,你真好,你赌什么不好,为什么赌死呢?你们都疯了?不行,我不准你们这么赌!”

秦扬的心也咯噔一下不是滋味,那有这么赌的?

这么一来,不管是谁赢谁输,都要死人,这岂不是一件惨剧?

自己人这么赌,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秦扬急忙道:“慢着……”

‘玉’霄摆摆手笑道:“师娘不必再说,这个赌注呢,应该我要才对,洪师傅心里恨不得我死,可是我却不恨洪师傅,所以,我赌输了,我死,师傅赌输了,我绝不让师傅这么做,洪师傅,你要是输给了我,就叫我照着你屁股踢三脚就行了,这个赌注你答应吗?”

阳娇实在忍不住了,正‘色’道:“霄儿,你师傅绝没有想杀你之心,他只是一时生气罢了,你师傅对你如何,你自己明白,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何必要这么赌呢?你赌输了要是死,师娘如何能允许?你赢了,你又如何能这般的羞辱你师傅?”

洪天福臊的满面通红,实在下不来台,喝道:“娇妹,你不用管,这个赌我打了,凌‘玉’霄!你若是输了,师傅也不要你死……”

‘玉’霄喝道:“慢着,我赌输了,我就要死,你输了,我要踢你的屁股,就这么赌了,这个赌不改,就这么定了。”

洪袖儿哭道:“你去死吧!你神经病!我恨死你了!”

‘玉’霄仰天长叹道:“唉,你们以为我疯了?其实我很清醒,不但我赌输了我要死,只要咱们败了,又有几个能活着的?这是一场以人类存亡作为的赌博,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棋子,这个赌就这么打了。”

楚桂儿和曲仙儿眼中也含着泪,楚桂儿‘抽’泣道:“霄哥哥,你……你这是何苦呢?”

曲仙儿柔声道:“霄哥哥,就当我们求你了,好好的又赌什么?输了就输了,赢了就赢了,没必要这么赌呀。”

雪紫儿也劝道:“霄……师弟,不要赌了吧。”

‘玉’霄冷然笑道:“不行,这个赌我打定了,不赌都不行!哼哼,你们以为我会输?告诉你们,赢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喂,你们谁还想跟我赌,不如一起赌吧,谁心中对我有怨恨,就过来跟我赌,咱们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谁赌呀?”

魏晓晨这个气,喝道:“我……”

她刚一说我字,廉政就将她的嘴掩住了,廉政小声道:“你跟着胡闹什么?他若是说,赌赢了,跟你上……‘床’,脱你的衣服,你的脸往哪里放?”

魏晓晨头脑一热,真想再赌一次,一听这话,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暗暗的道:“是呀,‘玉’霄这么鬼,他一定早有主意了,就算他要输,我也不该看着他死呀,再说了,他要是赢了,说当众脱光我衣服,我不得反抗,或者让我跟他那……个……我……我如何见人呢?”

‘玉’霄一见魏晓晨说了个我字,笑问道:“怎么,魏师姐有兴趣赌这一局吗?”

魏晓晨赶忙道:“谁稀罕跟你赌?我话没说完了,我是说,我们都不跟你赌!”

‘玉’霄这个笑,心道:“总算你识时务,否则,你要是跟我赌,我赢了你,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摸’‘摸’你的‘胸’部,看你以后怕不怕我。”

‘玉’霄笑道:“原来如此呀,真是可惜呀,可惜,廉大哥,我数次欺负你的那个人,你心里一定记恨我吧,怎么样,赌不赌呢?我要是输了,你可以在我临死前好好侮辱我一番,出出气,何乐而不为呢?”

廉政正‘色’道:“小师弟,如今大敌当前,你就不要胡闹了,这个赌我不跟你打,我宁愿你赢,因为你赢了,这里一千五百多人就算有了活路,小师弟,你若是有本事救人,就尽力吧,我是不会跟你赌的。”

‘玉’霄微笑道:“那其他人呢?谁跟我赌?”

其余的弟子那敢答言胡闹,都纷纷道:“我们不赌。”

‘玉’霄嘿嘿笑着,看了看三老,问道:“三位伯伯,你们赌吗?这可是出气的好机会呀,我若是输了,你们可以选择打我耳光,打我屁股,在我脸上画乌龟,多好玩呀,怎么样,赌不赌呀?”

三老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谈天笑赔笑道:“不赌不赌,俺娘说了,赌博不是好孩子,我是孝子,我听娘的话,我不赌。”

叶方士苦笑道:“我早就戒赌了,你喜欢玩,自己玩吧。”

小糊涂仙道:“我们都不赌,我们要赌赌你赢,嘿嘿,好孩子,就别捉‘弄’人了,你一定有办法了,这个当,我们可不上。”

‘玉’霄这个笑,又问道:“喂,小师傅,你赌吗?你不是喜欢赌吗?咱们赌一赌如何呀?这样吧,我输了,你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在我临死之前,是打我屁股,甚至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光了转几圈,我也答应,不过,你输了,就要叫我师傅,给我跪下磕个头。”

陶天喜正在笑,一听这话也不笑了,跳过来对着‘玉’霄的头就是一阵‘乱’敲,骂道:“放你的狗臭屁,谁再跟你赌,谁就是乌龟王八蛋!我才不上你的当呢,竟敢让我给你磕头,逆徒,看我怎么收拾你!”

陶天喜跟‘玉’霄闹在了一起,众人真是又气又笑,被逗得啼笑皆非!

“好了!别胡闹了!”

一人大喝一声,好似晴天打了个霹雳一般!

说话的正是洪天福,洪天福真被气坏了,喝道:“好徒弟!我答应你了,师傅我输了,就叫你踢我三脚,你若是输了,你想死想活,我不管,这行了吧?”

楚天祥喝道:“霄儿,你也太不像话了,既然大家都同意你做主帅了,你就快说出计策来吧,就不要再胡闹了。”

‘玉’霄嘿嘿笑道:“慢着,慢着,赌是这么定了,第一个条件你们是答应了,可是我还有第二个,第三个条件呢,这两个条件你们不答应我,这个赌就无法赌下去了。”

雪紫儿气道:“原来你早就想好了,你若是故意提的条件过分,让这个去死,让那个做这个的,谁能答应你?”

‘玉’霄微笑道:“雪师姐,你尽可以放心,我绝不会提出,让你当众脱光衣服就是了。”

雪紫儿气的柳眉倒竖,呛得一声拽出了紫芒刃!

雪紫儿怒道:“你!你敢对我无礼?你若是再对我无礼,我一刀杀了你!”

这么多弟子在这里,她是龙‘女’派的大师姐,这脸面往哪里放?

龙‘女’派的‘女’弟子都看着,吓得‘花’容惨变,暗叫不好,因为她们都知道雪紫儿的脾气,这大师姐,没有人敢冒犯她,‘玉’霄当众说出这么轻薄无耻的话,她焉能善罢甘休?

就见‘玉’霄不但不怕,反而踏上几步,直奔雪紫儿的刀而去,冷笑道:“我只是说说赌约罢了,如何无礼了?怎么,要杀人呀,来,杀呀,杀呀,谁不杀我,谁是乌龟,你杀呀,头就在这里,来呀,朝这里砍……”

‘玉’霄将头一探,往雪紫儿锋利的紫芒刃刀刃哪里送,雪紫儿慌的后退了几步,急忙将刀归鞘,气的使劲跺跺脚,怒道:“你……你无耻!哼,懒得理你!”

其余的人简直都惊呆了,这更是一件奇闻!

雪紫儿不但没跟‘玉’霄动手,教训‘玉’霄,反而收起刀来,气的不发一言,这简直就是一件奇闻了!

那些人不知道原因,可是魏晓晨等人知道,魏晓晨心中这个笑,雪紫儿虽然孤傲,没有人敢对她无礼,但是,‘玉’霄却没事,因为‘玉’霄是他的丈夫,也是这世上唯一敢轻薄戏耍她的人了。

‘玉’霄哈哈一笑道:“雪师姐,怎么,不忍心杀我?还是不敢杀我?不要动不动就杀呀砍的,别忘了,你是‘女’子,作为‘女’人,要学的温柔一点,你这么凶,那个男人敢娶你?你岂不是一辈子做老处‘女’了?”

雪紫儿满面娇红,气的过去照着‘玉’霄的手臂就掐了好几下,然后使劲踩了‘玉’霄一脚,这才跑到了一边,躲在了‘玉’蝶的身后。

雪紫儿一边躲着,一边用心声道:“霄哥哥,求求你了,你就别戏耍我了,你这么胡闹,叫我这做大师姐的,在师妹面前怎么竖立威信?不要胡闹了,别玩了,好不好?”

不但是她,其余的姑娘也都暗暗的用心声跟‘玉’霄说话,但‘玉’霄连理都不理。

楚天祥道:“霄儿,第二个条件是什么?咱们长话短说,大家都没吃饭,你这么一搅闹,什么时候是个头?万一来了妖魔可如何是好?你快说你的条件吧。”

‘玉’霄笑道:“好,那我就说第二个条件,我第二个条件也很简单,那就是在跟魔域作战的时候,我不做你们的徒弟,也就是说,在跟魔域妖魔作战的时候,我是以傲人族人的身份,绝不以道教和佛教徒弟的身份去对付妖魔,还有,从今之后,我不做天帝山的徒弟,也不做梵音阁的徒弟,做人徒弟,毕竟矮人一等,所以,我要出师‘门’,不过,各位师傅师娘放心,我虽然出了师‘门’,各位虽然都不再是我师傅,但你们可以做我的叔叔伯伯,咱们的感情不变,不知道这个条件答应吗?”

这一席话说出,更是石破天惊!

刹那间,在场四十四个人都惊呆了!

就连四子、四‘女’和四大神僧也惊呆了!

这简直就是一件奇闻,一般的徒弟,将被逐出师‘门’当作是奇耻大辱,有的想不开都自杀,哀求师傅不要逐出自己,但‘玉’霄竟然要求出师‘门’,不做九子和四大神僧的徒弟,要跟九子和四大神僧平起平坐!

他难道疯了?众人简直都怀疑听错了!

曲仙儿三姐妹几乎一起失声道:“啊!你疯啦?”

就连卓悠悠和‘玉’蝶都大感意外,实在也没想到‘玉’霄竟然要这么做!

卓悠悠失声道:“霄哥哥,你要破师‘门’而出?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玉’蝶皱眉道:“你今日怎么了?你不要胡闹了!”

三老一起跳了起来,他们辛辛苦苦,哀求了半天,就是想让九子收下‘玉’霄做徒弟,‘玉’霄为了拜师,也献出了山海经,这才顶了拜师礼,而且,他还没跪拜过,这入‘门’何其的不易?但今日,他居然自己提出,要退出师‘门’,不做他们的徒弟,这简直就是荒唐的怪事了!F

,最新章节请访问7*8*小*说*网,备用域名:**,本站无*弹*窗,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