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7章 条件5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条件5

叶方士失声道:“霄儿,你真的疯了?”

小糊涂仙也叫道:“霄儿呀,霄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谈天笑‘摸’‘摸’‘玉’霄的额头,长叹道:“人都说我疯疯癫癫,没想到你比我还疯癫!”

陶天喜也不笑了,喝道:“霄儿,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既然拜师了,焉能破‘门’而出?你就算胡闹顽皮,也该有个尺度,你不要再胡闹啦!再要胡闹,小师傅也生气了!”

‘玉’霄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听着这些对他好的人的牢‘骚’,只等这些人说的差不多了,‘玉’霄反问道:“你们说完了吗?说完了,请听我几句话如何?”

陶天喜气道:“你讲!”

‘玉’霄微笑道:“不错,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是,我出了师‘门’,不证明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没了,各位师傅在我心中,依旧是我的长辈,你们不做我师傅了,可以做我叔叔伯伯,这又有什么不好?这件事,还有四位师傅没有答应,他们不在这里,我回到山再跟他们说,你们在场的师傅,必须答应我这个条件,我虽然出了师‘门’,不做你们的徒弟,可是我依旧会留在天帝山,跟魔域的妖魔周旋到底的,只是我不再做你们的徒弟罢了,除了所谓的名变了之外,其余的没有变。”

卓悠悠柔声道:“霄哥哥,你别胡闹了,破‘门’而出,乃是一大耻辱,你怎么这么傻?各位师傅对你如此好,你为何不做他们的徒弟?”

‘玉’霄左手搂着‘玉’蝶,右手抱着悠悠,傲然道:“好宝贝,你们有所不知,我一定要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救人类,绝不能以三清道教和释‘门’佛教的名义去救人,我要让普天之下的人类知道,救他们的,救人类不被灭亡的,不是道教的神仙和佛教的如来,而是咱们傲人族人,而是这世上最有骨气,最有尊严傲人族的英雄救的人类,而不是佛教于道教,因为我不想我付出的一切,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所做出的贡献,全部被佛道两家给剥夺了,到时候,人类会说,救他们的是释教的佛爷,道教的神仙,完全跟咱们傲人族没关系,我要让傲人族的名字永远的留在青史之上,傲人族虽然被灭绝了,但是傲人族的名字却永远不会灭绝,我要让傲人族凌驾于佛道两家之上,从此之后,咱们傲人族,改名叫傲来国,我就是傲来国的国王,傲来国的国土就设在天魔被我击毙之处,什么时候消灭了天魔,天魔死在那里,哪里就叫傲来国,我要让傲来国扬名天下,让我们傲人族永留青史,所以,这一次跟魔域之战,无论在什么时候,我只能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出战,以傲来国国王的身份拯救天下苍生,绝不能以三清道教和释‘门’佛教徒弟的身份来拯救苍生,所以,这个条件我必须提出!你们明白了吗?”

卓悠悠和冷‘玉’蝶闻听,不由得泪流满面,原来,他想的都是替傲人族扬名,要让世人知道,拯救人类的是一身傲骨的英雄,而不是什么神佛!

原来,他是如此的用心良苦,他一切都为了傲人族,不做道教和佛教的徒弟,要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拯救人类,要以傲来国国王的身份去拯救世人,要给傲人族争光,他难道做错了吗?

所以,‘玉’蝶和悠悠泪流满面,十分的感动。

所有人都惊呆了,均没想到,原来‘玉’霄是这个心思,原来他不想做道教和佛教的弟子,不做佛教和道教的奴才,所以,他要出师‘门’,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救人类!

‘玉’霄冷笑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就是这样,好人和英雄不管做什么事,百姓都会将无量功德算在如来和三清祖师之上,若真的是三清祖师和佛祖显灵也就罢了,可是,偏偏佛祖和三清祖师从没有显灵过,我不想我出生入死,救了人类之后,到时候被人说成是被佛祖和三清祖师派来搭救世人的,所以,我要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救人类,绝不做三清和佛教的弟子!而且,我也从没有给道教的祖师和佛教的祖师磕过头,拜师礼节我从没有有过,其实,这拜师也不算数,而且,这拜师,只是‘交’易罢了,我给了你们山海经,又给了洪师傅开天辟地盘古斧,和灵兽赑屃,如今,我又得到了青‘春’常驻珍珠果和不死果,我依旧会送给几位师傅和师娘,你们待我的好,我可谓是报答了,这一次,我舍死忘生,斩妖除魔数千之多,为了救你们的弟子,为了追杀天魔,我血战死亡谷,大战魔鬼城,雪山智斗妖魔,独闯僵尸‘洞’,大破五行绝命阵,我哪里对不起你们?所以,恩也报了,‘交’易也结束,咱们的师徒关系就此结束,不过,虽然不再是师徒,可是,我依旧很尊敬你们,拿你们做叔叔伯伯,当作自己的亲人,只是,这破‘门’而出之事,我势在必行,若是不答应我的条件,我眼看着人类们惨死,我也绝不会出半分力,今日,你们在场的八位师傅,先答应我,等回到天帝山之后,我再跟别的师傅讲,今日你们答应我,我救一千多百姓的命,回到天帝山后,几位师傅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会跟魔域奋战到底,若是另外的四位师傅不答应我的条件,那我就带着悠悠和‘玉’蝶,从此之后,远遁山林,任凭人类被毁灭,管他什么狗屁天意,我也绝不会管,这就是我的条件,你们好好考虑一下,这个条件,毫无回旋的余地,你们好好的想清楚吧,若是不答应我,我现在骑上天马就走!”

所有人都几乎傻了,这件事更是天下奇闻,也是荒唐至极的事!

师傅没将徒弟逐出师‘门’,可是徒弟却偏偏要出师‘门’,从此断绝师徒关系,这简直就是奇谈了!

但‘玉’霄就这个条件,不答应,他就做事不理,虽然是天命人,但就偏偏不遵从天意从事,眼睁睁的看着魔域的妖魔屠杀人类,他就是不管,他就要这么做!

四大神僧万没料到,辛辛苦苦给徒弟磕头求来的徒弟,师傅要留他,他偏偏不做佛‘门’弟子,四大神僧也傻在哪里了。

四子和四‘女’也一样,这些道教和佛教的修道者,都不想‘玉’霄破‘门’而出,因为,他若是破‘门’而出了,所做的一切好事,都不算道教和佛教做的了,所以,这拯救天下苍生的无量功德,这神圣的光环,佛道两家谁也得不到,都被傲人族将此荣誉夺走了,光荣和功德都属于傲来国傲人族了,他们岂能甘心?

所以,所有人都傻在哪里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真是手足无措!

‘玉’霄冷然一笑,然后自斟自饮,道:“我给你们时间考虑,咱们先吃饭,吃饱了再给我答复!这个条件我绝不会让步,我非要出师‘门’不可,也不做道,也不做僧,我就是我,傲人族人、傲来国的国王,凌‘玉’霄!你们若是不想我用‘玉’清教和梵音阁的法术我可以从此不用,我可以自创功法,别开天地,自创一家!”

‘玉’霄说罢,也不再看这些人,管他什么师傅,什么道士,什么和尚,什么娇妻美妾,他什么也不在乎!

‘玉’霄开始吃喝起来,整个大帐内,只有‘玉’霄自己在吃喝,所有人都傻了,几乎怀疑这是一场梦!

他们该怎么做?是答应‘玉’霄的条件,还是不答应?

答应,‘玉’霄就不再是‘玉’清教和梵音阁的弟子,不再是道教和佛教的弟子,不再是佛道两家的傀儡奴才,他所做的一切,就算消灭了天魔,救了人类,无量功德也不再属于道教和佛教了。

可若是不答应,这一千五百多难民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这里去的,只有‘玉’霄说能救了他们,可他就偏偏见死不救!

四子和四僧真是为难透了,一生一世都没遇到这么个难缠的祖宗!

究竟是答应他的条件,还是不答应呢?

第二百三十八章三约

古往今来,‘门’派众多,一个人入了‘门’派,就相当于一辈子算那个‘门’派的人,一个人一旦拜了师,就相当于一辈子矮一头。

师徒如父子,‘门’派似牢笼,一入难回头,就丧失了自由,丧失了自尊。

师傅叫你做什么,你就要听从,‘门’派的兴盛衰亡,你就有责任。

这跟失去自己又有什么区别?跟失去自由有什么区别呢?

‘玉’霄无可奈何,才入了‘玉’清道教,修道学法术,只是为了报仇。

他的拜师,无非就是利益上的‘交’换,九子想得到他的山海经,而他已经给了他们山海经了,而且他也为‘门’派付出了很多很多。

梵音阁的和尚们非要‘玉’霄做释教的徒弟,只是为了利用他天命人的身份去对付天魔,拯救人类,也拯救他们自己。

这目的也不是纯的,而且,四大神僧跪倒在‘玉’霄面前,扬言‘玉’霄不答应学艺,就不起来,跪死在‘玉’霄脚下,看到四个和尚这么大的年纪,这么高的身份,‘玉’霄万般无奈,只好答应了。

可是,‘玉’霄本想用傲人族不磕头跪拜的事,让四个和尚觉得不满,自动的打消这个念头,可是,为了收他为徒,让他释道同修打败天魔,四个和尚竟然甘心不受他的礼节。

‘玉’霄话一出口,又收不回来了,只好硬着头皮又学了释家的心法。

但不管是道教的法术还是释家的法术,‘玉’霄一概都不想学,他大仇已经报了,再也没有什么牵挂,根本就想和心爱之人平平淡淡的过下半辈子。

他本就是一个甘做平凡人的人,根本不想做这些杀戮的事。

而且,傲人族追求的是自由,是自尊,所以,他谁的徒弟都不想做,什么束缚都不想有,所以,他就是他,我就是我,不属于任何人,任何神,任何教,任何派,因为他只属于傲人族。

而且,他若是以‘玉’清道教和释‘门’佛教的徒弟的身份去拯救人类,那就算他救了人类,就算他为此而死,傲人族也得不到半点荣誉,一切的无量功德,拯救人类,拯救三界的光环就都会算给‘玉’清道教和释‘门’佛教的头上了。

到时候,人们就会说,是道教的神仙和佛教的佛爷救的他们,人们只相信是神佛救的他们,本来,世上的人类都是无耻的,都没有自尊的,不管英雄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都会算到神佛的头上。

就好像,英雄们之所以救百姓,只因为神佛安排的相似,只因为神佛显灵,这真是愚昧透顶!

若是人类再要这么愚昧下去,谁还做英雄?

做英雄,做侠客,救了人,牺牲了自己,结果,所有的功劳都神佛化了,谁还想做英雄?

这个世界上,之所以英雄越来越好,无耻、贪婪、凶残、自‘私’、自利、愚昧的人越来越多,只因为做英雄不得好报,死了也没有什么荣耀,一切的功绩都被神佛所剥夺,如此,谁还想做英雄?

‘玉’霄不想放弃自由,甚至牺牲‘性’命拯救人类,拯救三界,到头来,落得个出力不讨好,一切功绩都成了神佛的了,所以,‘玉’霄才提出这个条件。

从此之后,他就是凌‘玉’霄,不再是道教和佛教的徒弟,他就是他,他是一个人,不属于任何宗教,任何组织,任何‘门’派,自由逍遥的人!

报恩是要报恩的,师徒的名义不在了,可是恩情还在。

‘玉’霄可以为了报恩牺牲‘性’命,但绝不能为了报恩,将所有的功绩算给两教,所以,他要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拯救人类,让全世界无耻的人类知道,他是傲人族人,不是神佛的奴隶,不是神佛所派遣下来的奴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自己的思想,绝不受任何束缚,绝不做任何人的驱驭!

他不想被人踩在脚下,不想在三清和如来之下,做人,他要做傲人之人,做神他要做傲神之神,做仙他也要做逍遥之仙,做鬼他也要做自由之鬼,不管是生是死,他绝不做奴才!

他要跟神佛平起平坐!

但一个人破‘门’出教,乃是大事,也是于世俗礼节不容的事,这世上只有师傅逐徒弟出‘门’派的,还没有徒弟非要‘逼’着师傅将自己逐出‘门’派的,这可以说是自从有了人类,最令人惊异的一件奇事了!

四子、四‘女’、四僧面面相觑,这个徒弟究竟想什么,他们永远猜不透。

可是,他若是出教,从此就不再是两派的弟子了,就算他将天魔诛灭,也是他一个人的光彩了,也是傲人族的光彩了,就不再属于两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