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8章 三约1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三约1

就算两教也尽了力,可是,却成了他的辅助了,佛道两家成了他的奴隶了,这焉能答应他出教?

而且,他乃是两教最得意的‘门’徒,修为和本事,远远高于其他的弟子,是九子和四大高僧一起收的徒弟,而且还学了一身本事,没给师傅磕过一个头的徒弟!

这徒弟得来的如此不易,收的如此不易,教的也如此不易,可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这么付诸流水,那个师傅能甘心?

‘玉’霄若是不出教,将来‘玉’清教的掌‘门’非他不可,九子早有这个心了,可他偏偏就非要不做徒弟,要跟师傅平起平坐!

‘玉’霄如此行为,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了,但还无法惩罚他,因为他并非是违反了‘门’规,而是自动提出出教,任何‘门’规还没有规定这一条,没有规定自动出教者该怎么办的。

整个大帐内,只有‘玉’霄自己在大吃大喝,其余的人心里堵了个疙瘩,哪里能吃的下去。

四子心里这个难受就别提了,对这徒弟这么好,他这么顽劣,师傅还没有将他逐出‘门’墙,他却非要自己出教,而且还‘逼’着师傅这么做,这简直荒缪至极了。

四个和尚也心如刀割一般,四个和尚不顾脸面,遵从天意,给‘玉’霄跪下,好不容易收下了‘玉’霄,将梵音阁三‘门’的主要心法都传给了他,而他只是做了几个月的徒弟,竟然自己要退出来,做一个自由人,这一切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这一次就连陶天喜也不笑了,实在没料到这宝贝徒弟竟然提出如此荒缪的条件,竟然不再认他做师傅,这真是令人想不通。

陶天喜也苦着脸,三老也一样。

‘玉’龙四‘女’也没什么两样,秦扬看看朱青,朱青看看阳娇,阳娇看看姚霞,四个‘女’子都是相视苦笑。

别的徒弟生怕被师傅开除,逐出‘门’外,引以为奇耻大辱,而‘玉’霄竟然要‘逼’着师傅逐出自己,他要做一个自由人。

曲仙儿三姐妹几乎都傻了,简直做梦都想不到‘玉’霄这么辛苦拜了师,居然会选择退出师‘门’,而且不顾夫妻之情,丝毫也不管她们的感受,虽然,她们已经嫁给了他,可是,‘玉’霄对未来的岳父岳母丝毫不讲客气。

捉‘弄’洪天福、气坏楚天祥,将未来的岳父都得罪了,他简直就是疯子!

做‘女’婿的,哪一个见到岳父岳母不低头哈腰的,哪一个不是诚惶诚恐的,恐怕早就溜须拍马,好好的奉承了,可是‘玉’霄则不然,偏偏就让岳父岳母生了一肚子闷气,气的都恨不得将他一掌打死的份上,这更是奇闻了。

秦扬等人其实心中还有一件事极其的纳闷,那就是自己这三个‘女’儿的事,因为她们知道三姐妹有多么喜欢‘玉’霄,可以说是对‘玉’霄爱的很深,但‘玉’霄说娶了‘玉’蝶和悠悠做妻子,而这三姐妹居然没有生气和哭泣,这也是一件怪事。

但‘玉’霄一连串搞出了这么多事,她们都没时间去想怎么回事了。

朱青看了看又吃又喝的‘玉’霄,轻轻的给‘女’儿楚桂儿使了个眼‘色’。

楚桂儿多聪明,明白这是娘让她去好好的劝劝‘玉’霄的,让‘玉’霄收回这个无礼的条件,依旧做道教和佛教的弟子和奴才,给两教办事。

楚桂儿擦了擦泪珠,强颜欢笑,嘻嘻笑着,坐在了‘玉’霄的身边。

楚桂儿挽着‘玉’霄的手臂,撒娇道:“霄哥哥,你喝醉了,怎么竟说一些醉话呢,破‘门’而出这种事大逆不道的,霄哥哥,这个条件你改改吧。”

‘玉’霄端起晶莹剔透的冰杯子,将美酒一饮而尽。

然后微微一笑,将楚桂儿的手轻轻的拿开,正‘色’道:“小师姐请自重,男‘女’授受不清,请保持距离,如今,我已经成了亲了,咱们也该保持距离了,来,龙龙,飞飞,都过来。”

‘玉’霄将楚桂儿推到了一边,将龙鱼和天马叫了过来,天马趴在了‘玉’霄的左边,龙鱼趴在了‘玉’霄的右边,将楚桂儿隔开了。

楚桂儿气的面红耳赤,怒道:“凌‘玉’霄!你……你‘混’蛋!”

‘玉’霄悠然笑道:“小师姐,打是亲,骂是爱,请你注意,龙龙,飞飞,菁菁,我好想你们呀,怎么样?最近过的可好?”

‘玉’霄跟自己的三只神兽说着话,直接就把楚桂儿给晾在了一边了,好像不再跟楚桂儿熟悉了一般,更好像他们根本就不是夫妻一般。

‘玉’霄将一块烤熟了的老虎‘肉’,亲手喂给三只灵兽吃,跟三只灵兽这个亲密,仿佛这世上最明白他心的不是人,而是三只动物。

‘玉’霄轻轻抚‘摸’着龙鱼狰狞的像龙像鱼的龙鱼头,轻轻的叹道:“龙龙,今日这一场大战,也辛苦你了,你记住,那些人的死活跟咱哥们没任何关系,若是那血麒麟想要吃人,你就躲在一边看,不要再冒这么大的险去跟血麒麟厮杀了,无耻的人是死是活,根本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动物都是你们的好友,你们何必自相残杀?”

龙鱼不住的用头蹭着‘玉’霄,还伸出舌头‘舔’着‘玉’霄的手,真是亲热极了,似乎明白‘玉’霄的话。

‘玉’霄叹了口气,掏出一块粗布,轻轻的给天马飞飞擦拭着一些血渍,叹道:“还有你飞飞,你这一身白‘毛’多好看,染上了鲜血,还要洗澡,下次不要这么拼命了。”

天马也是一样,也在‘玉’霄身边静静的趴着。

‘玉’霄又将菁菁鸟抱起,轻柔的给菁菁鸟梳理着羽‘毛’,叹道:“菁菁,你这么小,怎么今日也拼命了?万一你被老虎吃了怎么办?再要遇到这种事,你自己飞走,保住自己的命就好了,喂,你们三个给我记住,师傅和师娘对我有恩,咱们不能眼看着他们出事不管,但那些百姓对咱们没有什么恩情,咱们不欠他们的,其余人是死是活,咱们不管,除非我叫你们管,你们才能管,明白吗?”

菁菁鸟呱呱叫道:“明白了,明白了。”

‘玉’霄笑道:“记住了,万一等会妖魔再要来了,咱们就躲在一边,给各位师傅师娘观战,师傅师娘打不过妖魔了,咱们就上去帮忙,做人要感恩,但是,下面的人是死是活的,一个不许管,喂,你们有没有吃过人‘肉’?你们若想尝一尝人‘肉’什么滋味,不妨尝尝,反正人都死了,‘肉’不吃,也‘浪’费了。”

众人听了这个气,他那是跟动物说话,分明就是说给别人听的,那意思就是告诉四子和四个和尚,我现在是你们的徒弟,你们对我有恩,你们有危险,我不会坐视不理,但那些百姓对我没恩情,我不欠他们的,他们是死是活,活该倒霉,我一概不管,不但我不管,我的三个灵兽,我都不许管。

而且最可气的是,他竟然要自己的灵兽去吃人‘肉’,真是岂有此理。

就听‘玉’霄接着道:“哦,不好,不好,你们还是别吃人‘肉’了,人‘肉’是最好吃的,万一你们吃上了瘾,等我睡着了,你们再把我吃了,那不就坏了?”

菁菁鸟呱呱叫道:“放屁,放屁,好臭的屁……”

众人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都笑了,没想到这鸟说的话都这么好玩。

‘玉’霄微笑道:“我告诉你们,做人呢要自‘私’,做动物呢,也要自‘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们不是神佛,没那么伟大,所以,群兽再要吃人,就叫它们吃,只要不吃咱们就好了。”

菁菁鸟叫道:“对对对,说的好,这话还有理。”

楚桂儿气的在一边骂道:“死鸟,人跟鸟一样,没有一个好东西。”

‘玉’霄哈哈笑道:“喂,有人骂你们呢?怎么办?”

菁菁鸟叫道:“报仇,报仇,在臭桂儿头上拉屎。”

‘玉’霄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咱们鸟不跟人一般见识,你是一只好鸟,怎么能跟人一般见识呢?”

‘玉’霄哈哈笑着,拿起酒来,笑道:“喂,这一次我为了帮着这些人类除掉后患,差点就死翘翘了,咱们久别重逢,应该干一杯,来,我请你们喝酒呀。”

‘玉’霄将酒倒入了龙鱼的嘴里,然后亲手喂给龙鱼‘肉’吃,又给天马往马嘴里倒了一杯酒,就跟三只灵兽边吃边玩了起来。

三个姑娘实在忍不住了,曲仙儿走上前来,将‘玉’霄的酒壶抢走,嗔道:“你别喝了?你究竟要做什么?”

洪袖儿嗔道:“你本来就‘混’蛋,难道教你的动物也‘混’蛋不成?”

楚桂儿骂道:“我爹娘他们那点对你不起?你九位师傅那个对你不好?你凭什么要出师‘门’?”

‘玉’霄冷然笑道:“一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我喜欢做一个自由人,无拘无束的自由人,而且,我要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救人,绝不以两教徒弟的身份,这个条件不答应我,我说到做到,即使妖魔来了,我也会骑着天马观战,底下的百姓谁死谁活,我一概不管!至于你们呢,高手多,妖魔也杀不了你们,你们打不过可以逃走,但是,除了九位师傅,六位师娘,三位伯伯和你们几个之外,我可以救,其余的人,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他妈死绝的,我只要还是两教弟子的身份,我就偏偏不救,什么狗屁天意,老子就偏偏不遵!我要让天上的神仙看看,我凌‘玉’霄绝不受天意的摆布!别说是你们在这求我,就算是如来老君跪在我脚下求我,只要我没有出师‘门’,我就眼瞅着百姓死,就偏偏不救,我要让所有的人类知道,我不是神佛的奴才,也绝不听从天意的摆布,不要跟我废话了,我主意已定!”

三个姑娘真是好没有面子,一个个面红耳赤,羞臊无比!

秦扬皱眉道:“霄儿,你九位师傅待你如己出,那一点对你不好了?你何苦要这么做?师娘对你那一点又不好了?你何必‘逼’人太甚?”

‘玉’霄抱拳道:“四位师娘,你们对我很好,我承认,我也一向将你们当作了亲人,但一码事归一码事,霄儿决心出教,要做一个自由人,师娘对我的好,我绝不会忘怀,九位师傅的传艺之恩,我也不会忘怀,但你们对我好,我也要出教,这个条件不会改,不过,我虽然出教,不做你们的徒弟,可是,咱们的感情依旧在,我只是不想做徒弟而已,请几位师娘莫要再劝了。”

熊天燚拍案而起,冷笑道:“好!既然人家不想做咱们的徒弟,咱们做师傅的何苦要求着他?难道咱们这么不要脸吗?凌‘玉’霄,你听着,自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的徒弟!这你满意了?”

‘玉’霄微笑道:“好,很好,我就喜欢熊师傅的‘性’格,来,咱们干一杯出‘门’酒,以后,咱们不再是师徒了,熊伯伯请!”

熊天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气的将酒杯一摔,摔了个粉碎,忿忿的走出了帐外。

洪天福也愤而站起,厉声道:“凌‘玉’霄,既然你不想做我们的徒弟,我洪天福也跟你断绝师徒关系,从此之后,你也不是我徒弟,咱们再也不是师徒。”

‘玉’霄给洪天福斟了一杯酒,微笑道:“师傅,最后一次叫你一声师傅,来,咱们喝了这一杯,以后不再是师徒,请。”

洪天福也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一摔,忿忿离去。

‘玉’霄微笑道:“楚师傅,该你了,你答应吗?”

楚天祥脸‘色’极其的难看,他可不像熊天燚和洪天福那样头脑简单,他可知道‘玉’霄破‘门’而出乃是大事,但‘玉’霄一再‘逼’迫,而且还是以一千多百姓的‘性’命来‘逼’着出师‘门’,令人无法拒绝。

楚天祥冷冷的道:“凌‘玉’霄,你当真有把握能救这一千多百姓不死?”

‘玉’霄正‘色’道:“我从不说大话,我自有办法。”

楚天祥道:“那若是你救不出呢?”

‘玉’霄道:“我说过,我若是救不了这里的百姓,我定当自尽,我决不食言,但是,我必须以个人的身份去救人,绝不以道教和佛教弟子的身份去救人!”

楚天祥霍然站起,道:“好,既然如此,我也答应你就是!”

‘玉’霄道:“且慢,我身兼两派之法术,你们做师傅的要是不想我用你们的道术,我也可以不用,从此之后,我就再也不用天帝山的道术。”

楚天祥心中冷笑,心道:“你不用所学的道术,你又有什么本事救人?”

为了救人,还不能阻止‘玉’霄用所学的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