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8章 三约2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三约2

楚天祥道:“不必,你虽然出了师门,但你所学的依旧可以用。

玉霄端起酒杯,道:“好,不过,楚师傅有所不知,我被电反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功力,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两教的功力,只要各位师傅要求我不用所学,我可以做到。”

玉霄的确失去了所有的功力,因为被闪电反噬,将他这些年的修为几乎都给摧毁,但是,这些人给他注入内力,渐渐的,玉霄将众人的内力储存,又学会了一种吸收日精月华的功夫,这种功夫,可以将功力储存起来,比起一般的修炼简直快了很多了,所以,玉霄现在,完全可以不用道教和佛教的功力,因为他已经融会贯通,能自创一家了。

虽然,现在他还在摸索阶段,功力尚浅,可是,他已经找到了门,即使以后不修炼两教的心法,他也可以重新练气,做到跟以前一样,甚至超过以前的功力。

楚天祥叹道:“玉清教的功夫你依旧可以用,这个我们不会管你,因为你毕竟是为了救人。”

楚天祥说罢,也将酒一饮而尽,将酒杯一放,低下了头,两行眼泪滑落了下来。

陶天喜一见,悄悄的就想溜走,早被玉霄看见了,玉霄微笑道:“小师傅,该你了,咱们也断绝师徒关系吧?”

陶天喜苦着脸道:“好徒弟,咱们就别断绝师徒关系了,我收你这么个徒弟不容易,小师傅几乎是倾囊而授,你就做我徒弟吧,就算小师傅求你好不好?”

玉霄哈哈一笑,揽着陶天喜的肩膀,微笑道:“不好,出师门我出定了,我要做一个自由人,而且,小师傅,从次之后,你做我叔叔伯伯,这个比师傅都要近呀,又有什么不好呢?你若是以为我出了师门,不想我用你教给我的道术,我可以完全不用,不出数月,我就可以研究出属于自己的道术,但是,咱们师徒的缘分就到此了,来,喝酒吧。”

玉霄将酒递给了陶天喜,陶天喜仰天长叹,叹道:“唉,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好吧,咱们以后就做哥们吧,不再做师徒了,来,干杯!”

陶天喜也流着泪喝了酒,也是闷闷不乐的坐在了一边。

玉霄笑道:“现在,已经有四位师傅跟我断绝了师徒关系了,还有五位,回到山之后,我会再去找其余的师傅,你们在这里跟我断绝了关系,我救百姓,到了天帝山,另外五位师傅跟我断绝了关系,我就救人类,跟天魔决一死战,可若是其余的五个师傅不跟我断绝关系,那我也没有办法,只好袖手旁观,任凭人类被天魔屠戮了,我可就不管了,相信,为了大义,另外五个师傅也会这么做的,好了,四位和尚师傅,该你们了。”

两个和尚,两个尼姑,面面相觑,都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

梵仁苦笑道:“霄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玉霄微笑道:“四位师傅,我相信,为了能救这众生,你们应该能决定下来,若是你们不跟我断绝关系,那就说明,你们私心很重,修行不够呀,什么普度众生,估计是骗人的谎言,想我救众生的功劳都算到你们佛教的头上,这难道不自私吗?四位师傅都是高僧,宅心仁厚,我相信,四位师傅绝不会忍心看到为了师徒名分,而白白死一千多百姓的命,对不对呀,四位恩师?”

四个高僧冷汗湿透了全身,玉霄的话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们若是不同意,那就证明私心重,为了师徒名分,宁愿这里一千多生命白白的牺牲,这罪过谁能承担的了?

更可怕的是,如是不答应玉霄的要求,那就证明,佛教不如道教的觉悟高,这又如何能默认呢?

还有可怕的事在后面,玉霄若是劝说不通,他们始终不同意,那玉霄都有可能去煽动那一千多百姓,只要他告诉那些百姓,说能救他们,只是想出师门,叫这些百姓去磕头哀告,到时候,四子和四僧依旧迫于无奈的答应,只是玉霄还没有走这一步棋罢了。HTTp://

熊天燚和洪天福是性格的原因,为人爽直痛快,这才答应了玉霄,而楚天祥却很聪明,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楚天祥都无可奈何,只好答应玉霄。

四个高僧也是一样,虽然没料到玉霄下一步怎么办,但他们却知道,不答应,实在是不行了,因为玉霄的话句句带刺,连讽带嘲的,若是不同意,好像是两大派哀求他似的,脸面荡然无存了。

所以,四大高僧对视一眼,只好勉强点头了。

玉霄微笑道:“我还是那句话,若是四位大师不让我再修炼你们梵音阁的功夫,那我就不再修炼,反正如今我已经功力全失了,这些年的修为和内力都已经失去了,你们同不同意我用你们的心法和功夫呢?”

梵仁叹道:“霄儿,你用来救人,我们焉能反对?你继续修炼就是,只是,不可将其外传给别人就可。”

玉霄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外传的。”

梵慈道:“你……你真的能有把握救的了这里的人?”

玉霄微笑道:“我都用人头保证了,你们又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从不说大话,我有十成把握,你们就放心吧!”

梵慈叹道:“那好吧,为了这些百姓的性命,我们答应你了。”

玉霄拿起葫芦,恭恭敬敬的给四位师傅又斟满酒,微笑道:“四位师傅,这是我最后叫你们一声师傅,从今之后,我就不再是梵音阁佛门弟子了,再也跟佛教没关系了,请吧。”

四个和尚流着泪,也跟玉霄干了这杯酒。

于是,从此之后,玉霄不再是梵音阁释教的弟子了,也退出了一半道教,至于另外一半,他还要回山跟另外的五个师傅断绝关系。

虽然想要断绝师徒关系很难,但玉霄却有办法。

不管是佛教还是道教,他就有这个本事,他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就这么自由,就这么逍遥,天下之间,没有人能束缚他,他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人!

他绝不做佛道两教的奴才,也不做天地的奴才,他要傲骨铮铮的活在这个世上,他要做一个完全自由逍遥的人!

四女均是幽幽长叹,心中也不是滋味,玉霄破门而出,拒绝做她们丈夫的徒弟,从此之后,玉霄就再也不是天帝山和梵音阁的弟子了,这关系,一下子就疏远了好多。

玉霄淡淡一笑,对秦扬等四女笑道:“四位师娘并非我师傅,我们的关系依旧不变,不管是师娘还是原先的师傅,咱们除了师徒名分上变了之外,感情依旧不变,我视各位师娘为亲生母亲一般,不过,从此之后,我就不叫你们师娘了,该叫你们伯母了。”

秦扬眼中含泪,幽幽长叹一声道:“霄儿,你大师傅若是知道你会这么做,一定会很伤心的,你呀,唉,你为何非要这么做。”

玉霄微笑道:“霄儿既然决定了,就有我的道理,我既然是傲人族的族长,也是未来傲人国的国王,绝不能在任何人、任何神之下,不管是人还是神佛,我都要跟他平起平坐,即使是天地,我也要平起平坐,我绝不能给傲人族的人丢人,我们傲人族人的自尊永远不可践踏。”

曲仙儿眼中含泪,道:“你的心里只有傲人族,傲人族对你不薄,可是难道我们天帝山玉清教对你就不好吗?”

洪袖儿也道:“你在傲人族的时间跟天帝山一样久,我爹娘他们,将你视为己出,你就忍心为了傲人族伤了我爹娘的心?”

楚桂儿道:“傲人族养你到十岁,你却在天帝山长大,傲人族只养你到十岁,从没有教给你文化,道术,可是你之所学全都是天帝山玉清教传给你的,难道天帝山九位师傅的恩情不如傲人族?”

玉霄长叹一声,道:“也许,恩情甚至大于傲人族,但是,有一点永远也比不上傲人族!”

“什么?那一点不如傲人族?”

玉霄幽幽长叹道:“傲人族教给了我做人要堂堂正正的做人,绝不能屈膝于人,要活的有尊严,要追求自由,可是我在玉清教见到的却是迂腐的俗世礼教,一个人活着,就要挺起胸膛活着,绝不可屈膝于他人,我这一生,最看不起那些求神拜佛的人,我凌玉霄就算死,也从没有祈求神灵来搭救,所以,傲人族教给我的是做人的尊严、追求的信仰,以及平等和友爱,可是天帝山玉清教传给我的是俗礼、宗教以及求神拜佛的信仰,可是,我若是自幼就活在天帝山,也许会被你们天帝山的礼教所同化,但可惜,我是生在傲人族的,我的养父养母的教导我永世不忘,所以,我只能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去普救万民,绝不做神佛的奴才,我感激九位师傅,几位师娘,但绝不会感激神佛,所以,我们的感情不变,但是,我必然要破门而出,请几位师傅和师娘就体谅我的苦衷吧。”

常言道,当着矬子别说短话,当着和尚别说秃子,玉霄毫不气的指出了宗教的迂腐和傲人族人的可敬,其实每个和尚和道士的心中都十分的不满!

他们虔诚的信奉三清和释佛,将磕头跪拜当作了最崇高的礼节,可是玉霄却将这些崇高的礼节当作了狗屎,没有尊严的奴才,无形中就等于在骂这些世上动不动磕头跪拜的人都是没有尊严的奴才,只要是信神求佛的人都是奴才,就算将天地当作父母的,都是奴才,那这世上还有几个不是奴才的?

他这一席话骂了所有的下跪过的人类,骂所有的人类都是奴才,给父母跪拜的是父母的奴才,给封建礼教跪拜的,是封建礼教的奴才,跪拜神佛的是神佛的奴才,拜天跪地的人是天地的奴才,那这个世上还有几个不是奴才的?

只有他,也许只有玉霄不是奴才,只有傲人族的人不是奴才!

奴才们听到这种话,有几个不生气的?但生气也无可奈何,因为玉霄根本不将这些奴才们放在眼中!

四女面红耳赤,纷纷幽幽叹息。

玉霄忽然哈哈一笑,拉着曲仙儿三姐妹的手来到了四位师娘的身边,哈哈笑道:“哇,四位师娘,你们都还这么年轻呢,来来来,比一比,比一比,真看不出,三位师娘的女儿都这么大了,跟女儿站在一起,不像是母女,倒像是姐妹呢,仙儿,这不会是你妹妹吧?袖儿,这个小妹妹是谁?你娘什么时候又给你在地里刨了妹妹?桂儿,你怎么也多了个妹子呢?这位倾国倾城的小妹妹是谁?难不成又是你娘在树上摘下的果子不成……”

三姐妹被玉霄逗得吃吃直笑,秦扬等四个女子,也被逗得扑哧一笑。

他把四个四十多岁的女子说成是她们自己女儿的小妹妹,他竟然从淡淡的忧伤中,立刻将气氛缓和,令人忍俊不住的发笑,这一点逗人开心的本事,的确是高人一筹。

秦扬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在玉霄额头上戳了一下,道:“唉,你呀,真是越大越顽皮了。”

玉霄长叹一声道:“唉,霄儿真是命不好呀。”

曲仙儿皱眉道:“你命还不好?你要是命再不好,那别人还有活不?”

玉霄笑道:“当然命不好了,我要是早出生二十年不就好了?我若是早出生二十年,像几位师娘这么美的大美人,焉能做曲伯伯、洪伯伯等人的妻子呢?到时候,我就把几位师娘一起追到手,都做我的妻子,唉,命真不好呀……”

阳娇和秦扬等女子又气又羞又笑,阳娇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骂道:“你这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连师娘你都敢这么捉弄?”

玉霄叹道:“唉,尤其是阳妹妹,这么鲜花一般的美人,怎么就嫁给我洪伯伯这么个粗鲁人呢,真是可惜呀,可惜,若是我早生三十年,这些大美人,都嫁给我,那我才幸福呢,更幸福的是,那我现在就是这三个臭丫头的爹了,那该多好呀,唉,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