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8章 三约3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三约3

他话没说完,三个姑娘对着‘玉’霄就是一阵‘乱’敲‘乱’打。

洪袖儿气的俏脸通红,掩住了‘玉’霄的嘴,使劲的拧住了‘玉’霄的耳朵,骂道:“你‘混’蛋,你敢说我爹爹,你才是……”

‘玉’霄赶忙叫道:“喂喂喂,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以为我说洪伯伯是哪个呢?我想说,怎么师娘这么一朵鲜‘花’,‘插’在了他这块风水宝地的‘肥’料上了呢?”

“你!你这还是说我爹是哪个呢,打死你,臭无赖……”

三个姑娘对‘玉’霄又敲又打,开始咯吱着‘玉’霄,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

秦扬、朱青、阳娇和姚霞这个笑,本来心情十分的压抑,但‘玉’霄这玩笑开的,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但她们这种身份,哪能跟三个姑娘似的跟‘玉’霄去胡闹。

“喂喂喂,别打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好好好,师娘们是丑八怪,只有师傅他们要,这你们满意了?难怪你们生的这么难看的,原来是‘女’儿随着母亲的样子呀,也就只有你们的爹爹才会喜欢她们,叫我,才不喜欢她们呢……”

“你还说,打……”

“喂喂喂,你们真难伺候呀,说师娘美丽,你们打我,说师娘丑,你们还打我,你们到底是想让我夸赞师娘呢,还是怎么样呢?”

楚桂儿气的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吃吃笑道:“你闭嘴就行啦!”

曲仙儿嗔道:“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洪袖儿嗔道:“再敢没大没小的,绝不饶你。”

‘玉’霄叹道:“唉,几位师娘,我看,你们赶紧趁着三个师姐还年轻早点嫁出去得了,就这些野蛮的丫头,谁敢要?再不快嫁出去,过两年她们人老珠黄了,白送都没人要了……”

三个姑娘更是羞臊不已了,三人不断的咯吱着‘玉’霄,‘玉’霄边笑边道:“喂,我可娶了俩老婆了,你们可别嫁给我了,再要嫁给我,就做我小老婆了,不过,你们这么丑,嫁给谁谁要呀?算了算了,常言道,一只羊也是赶,三只羊也是放嘛,谁叫咱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我就吃点亏,一起娶了你们这三个没人要的丑丫头也就是了……”

曲仙儿脸又红又烫,真是羞的都抬不起头来了,本来,三个姑娘就怕这件事公开,想慢慢的解释给父母听,可是‘玉’霄开玩笑就开到这上面了。

别人不知道,跟‘玉’霄一起出生入死的人心里却明白,魏晓晨这个笑,暗骂‘玉’霄可够坏的。

曲仙儿一边敲着‘玉’霄的头,一边骂道:“你去死吧,臭美吧你,本姑娘一辈子不嫁人,也不嫁给你,臭无赖,不要脸……”

“叫你这么坏……”

‘玉’霄一边躲着,一边哈哈笑道:“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喜欢上原兄弟和应兄弟了,你们的爹娘本就想叫你们亲上加亲的,唉,只可惜呀,你们长得太丑了,真是难看死了,没人要呀……”

原信智和应刑心中一阵阵苦涩,这三姐妹的美貌和可爱,他们早就深深的爱上了,可是郎有情,‘女’无意,空自多情自寻烦恼。

可是,这三个姑娘却始终跟‘玉’霄这么亲近,这么嬉闹在一起,跟他们俩始终没有半点,甚至躲得远远的,这如何不令人痛心!

这三位姑娘那是难看,可以说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可是‘玉’霄偏偏就这么损她们,气她们,可就是如此的欺负她们,她们还就喜欢跟‘玉’霄胡闹。

“你还说……”

三个姑娘真羞坏了,在后追打着‘玉’霄,四个人就在大帐内追逐开了,‘玉’霄边躲着还边取笑道:“哦,对了对了,看来你们不喜欢他们俩呀,不过,我一路上看你三个对廉师兄眉来眼去的,看来,你们喜欢上了廉大哥了吧?这样吧,你们三一起嫁给廉大哥得了……”

廉政闻听脸也通红,‘玉’霄实在是太胡闹了,那有这么开玩笑的,明明是他自己的老婆,他偏偏往别人身上推,只是,三个姑娘早就叮嘱过,不准将这件事说出,她们要慢慢跟父母解释,所以还不能说破。

廉政根本不善于言谈,只好躲在角落里,假装没听见。

魏晓晨这个气,有心骂‘玉’霄几句,跟三个姑娘一起收拾他,但又怕‘玉’霄将她自己也捉‘弄’了,只好鼓着嘴躲在了一边。

‘玉’霄后边的话更令人可笑,也更令人可气,就听‘玉’霄边躲着三个姑娘的追打,边继续调笑道:“唉,看看,看看,没人要你们吧?你们也太多情了,哦,不对,不对,男人这样叫多情,风流,可是‘女’人这样见一个爱一个的,那就叫水‘性’杨‘花’了,你们一会喜欢廉师兄,一会喜欢应师兄,到底你们喜欢谁呀?那干脆这样吧,你们也嫁给廉师兄,也嫁给原兄弟,也嫁给应兄弟,男人三妻四妾可以,‘女’人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对你们‘女’人才公平嘛,不过,就是生孩子的时候怕‘弄’‘乱’了,到时候,不知道生的娃娃是谁的种了,不过,我倒有个好主意呀,你们每人跟一个男人一年,在这一年中,就只属于那一个男人的老婆,等生下了娃娃,就换一个男人,这样,生出来的孩子就不会‘乱’了,这个主意不错吧……”

众人真是又气又笑,楚天祥闻听,气的只咬牙,真恨不得好好的揍‘玉’霄一顿,因为这玩笑开在了她‘女’儿的头上了,没嫁人的‘女’孩子开这种玩笑,这真是太过分了。

只是,四个人一向这么开玩笑,他又不能当真,他若是当真,倒是显得他没有肚量了,而且,他的宝贝‘女’儿不等他去收拾‘玉’霄,早就拦住了他了,因为这三个丫头自小就这样,不管‘玉’霄多么胡闹,多么胡说八道的,她们打‘玉’霄可以,可是别人动‘玉’霄一根手指她们都不干。

所以,楚天祥只好忍住气,气的使劲哼了一声,也到大帐外透气去了,否则,再要看到这胡闹的闹剧,简直能被‘玉’霄气疯了。

三个姑娘这次可真的不干了,三姐妹一听‘玉’霄说叫她们嫁给别的男人,而是还是一‘女’嫁多夫,学着男人一男娶多妻一般,这简直就是对‘女’人的侮辱。

三姐妹哇的一声哭了,曲仙儿哭道:“你……你无耻,你欺负我……”

三姐妹也不追‘玉’霄了,三人都蹲在地上擦起了眼泪,哭了起来。

姚霞赶上来,照着‘玉’霄的屁股就踢了一脚,骂道:“你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说仙儿她们呢。”

‘玉’霄离着三个姑娘几丈远,不敢靠近,因为被抓到可是一顿好揍。

‘玉’霄苦笑道:“喂喂喂,开个玩笑嘛,别这么小气嘛,我错了还不行嘛?我只是觉得对你们‘女’人不公平嘛,给你们‘女’人鸣不平罢了,我这本是好意呀,喂,你们别哭了,我错了不行吗?这样吧,你们‘女’人都是贞洁烈‘女’,一生只能嫁一个男人,这总行了吧?我们男人都不是东西,三妻四妾,跟‘混’蛋一样,这行了吧?”

洪袖儿哭着嗔道:“不行不行,你欺负了人家,说说就算了吗?”

曲仙儿哭道:“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玉’霄皱眉道:“那你们说该怎么办?我都道歉了,还要我怎么办?难不成杀了我呀?”

楚桂儿嗔道:“除非你叫我们好好的揍你一顿,否则,我们就哭,就哭个不停,呜呜呜……”

‘玉’霄皱眉道:“喂喂,你们这不是要挟人吗?你们讲不讲理?”

楚桂儿呜呜哭道:“是你欺负人在先,谁不讲理了,你不叫我们打你,我们就哭,烦死你,烦死你……”

其余的弟子听了这个笑,这三个姑娘竟然用哭来对付‘玉’霄,可若是‘玉’霄就是不管,那还不是哭坏了自己。

‘玉’霄叹道:“唉,你们真是蛮不讲理,干脆这样吧,我骂你们,你们也骂我不就行了?我说你们一‘女’嫁多夫,水‘性’杨‘花’,你们就骂我一男娶多妻,不是东西,我娶的老婆也不是东西,这总行了吧?”

六个姑娘几乎都嘤咛一声,就连雪紫儿都被气的想过来打‘玉’霄,但一想到还不能暴漏,只好忍住了。

‘玉’蝶和悠悠二人这个气,他娶了这六个姑娘为妻,若是骂他娶得老婆不是东西,等于骂她们自己了,这简直岂有此理。

卓悠悠和‘玉’蝶一左一右就抓住了‘玉’霄,卓悠悠嗔道:“你说什么?你说谁不是东西?仙儿,快来,打这臭无赖,我们替你们抓住他了,快来打,狠狠的打,气死人了。”

三个姑娘破涕为笑,一见抓住了这小滑头,五个姑娘立刻围住了‘玉’霄,又是敲,又是打,又是掐,又是拧的,好一顿把‘玉’霄收拾。

就这样,楚桂儿依旧不解气,楚桂儿咯咯笑道:“先别放开他,我要给他脸上画个乌龟,画完乌龟再饶了他。”

其余的姑娘这个笑,纷纷抓住‘玉’霄,楚桂儿则拿出来了胭脂,开始在‘玉’霄脸上‘乱’画了起来。

在‘玉’霄脸上画了个‘乱’七八糟的,画了一个小乌龟,还画了一块狗屎,这才咯咯笑着拉着‘玉’霄看来看去。

几个姑娘围住了‘玉’霄,纷纷笑弯了腰。

大帐内的弟子们也忍不住了,也笑的弯下了腰,这也太有趣了。

楚桂儿咯咯笑着,拉着‘玉’霄转来转去,笑道:“这就是做坏蛋的下场,游街示众。”

陶天喜笑的肚子都疼了,拍着手连声道:“妙妙妙,真是妙极了,桂儿的画画的越来越好了,这乌龟真是栩栩如生呀。”

三老也笑成了一团,就连在大帐口正在生气的熊天燚和洪天福,原本气的肚子疼,简直都快气死了,可一见这有趣的场景,笑的二人连气都消了。

四‘女’也不例外,笑的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秦扬吃吃笑着,摇头叹息道:“唉,这几个孩子,真是太顽皮了……”

‘玉’霄并没有擦掉,而是问道:“喂,这你们满意了吧?”

曲仙儿咯咯笑道:“满意,太满意了。”

楚桂儿掩嘴笑道:“不准擦,谁擦谁是小狗。”

洪袖儿道:“谁叫你这么坏的。”

‘玉’霄道:“不擦就不擦,这行了吧?”

‘玉’霄也真够顽皮的,故意的走到四‘女’的面前,躬身一揖,道:“四位伯母,霄儿有理了,今日为了见三位岳母大人,霄儿特意打扮了一番。”

三姐妹跳过来对着‘玉’霄就一阵敲打,曲仙儿嗔道:“别胡说,放你的臭屁,谁是你岳母,放屁。”

‘玉’霄长叹道:“唉,我本有青‘春’常驻珍珠果,本想送给四位师娘的,既然这样,那算了,我就不给了。”

‘玉’霄故意的拿出了四粒香味扑鼻晶莹剔透的珍珠果,在手上玩着。

三姐妹跳过来就将‘玉’霄手里的青‘春’常驻珍珠果给抢了去,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四‘女’的面前。

‘玉’霄故意大叫道:“喂,你们简直是强盗,为什么抢我的东西?”

三个姑娘对着‘玉’霄吐吐舌头,扮个鬼脸,楚桂儿咯咯笑道:“谁说是你的?这珍珠果上又没有写着你的名字,谁得到就是谁的,娘,姚姨,快吃吧,吃了这珍珠果,娘你们以后就永远不会变老了,就算活一千岁,都这么年轻美貌,这可是宝贝呀。”

三个姑娘依偎在娘的怀中,将珍珠果递给了母亲和姚霞。

四‘女’就是一惊!

珍珠果,这就是珍珠果?青‘春’常驻珍珠果?

四‘女’手都有点颤抖了,这青‘春’常驻珍珠果的传说,她们当然也听过,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寻找过,但却找不到。

那个‘女’子不想青‘春’常驻永远都这么漂亮?

可是,岁月的流去,这倾国倾城的容貌必然会消失,变成满脸皱纹了。

谁又想老呢?而且她们都这么美,谁想这美丽的容貌变老呢?

可以说,青‘春’常驻永远这么漂亮,永远保持着是年轻时的模样,这是每一个‘女’子的愿望,也是所有人的愿望。

这世上最珍贵的青‘春’常驻珍珠果居然被‘玉’霄得到,这四‘女’简直有点‘激’动了。

秦扬等姐妹,找寻珍珠果,留住美丽的容貌,简直可以说是她们的心愿了,但找寻了这么久,都寻不到!

四个‘女’子真怕再过几年,就会老了,就变得满脸皱纹了,今日得到了珍珠果,焉能不‘激’动。

秦扬将珍珠果放在掌心,手都在微微颤抖,仔细的看着这小小的宛如黄豆大小晶莹剔透异香扑鼻的珍珠果,喃喃道:“呀,好漂亮的珍珠果,这……这真的是珍珠果,真的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