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8章 三约4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三约4

曲仙儿轻轻道:“娘,你快吃吧,我们都吃了,娘,你不是一直想找到吗,你吃了后,就算活一千岁,你也是如今这个样子了。

秦扬刚想吃,叹道:“这珍珠果来之不易,我吃了,你……你爹爹怎么办?”

曲仙儿咯咯笑道:“娘,你就放心吧,这坏蛋手里还有呢,早就给爹他们也准备了,你快吃吧。”

秦扬心中激动万分,将珍珠果放入了嘴里,顿时一阵奇香传遍了全身,入口处,又甜又香,真是奇妙无比!

阳娇、朱青和姚霞三人激动的将各自的丈夫都叫了过来,一起欣赏着珍珠果。

楚天祥掐着这粒珍珠果,叹道:“真的是珍珠果,真的不错,我听师傅讲过,师傅和龙女婆婆,有一次遇到了山海老人的先辈,山海老人的先辈就送了他们这两粒果子,的确是这个模样的,所以,二位师祖都二百多岁了,依旧是童颜,五十岁时的模样,真是太奇妙了,青妹,你快吃吧。”

朱青柔声道:“那……那你呢?咱俩一人一半吧。”

楚桂儿咯咯笑道:“爹娘,你们就吃吧,还有呢,霄哥哥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有爹的一份呢,就连老糊涂仙他们都吃了,四个和尚师傅也都吃了,都是霄哥哥给的,我们也都吃了,这是留给你们的,这是霄哥哥用不死果换来的,娘你就快吃吧。”

四个女子这才吃下了这珍珠果,三姐妹一蹦一跳的来到玉霄面前,将白玉一般的手一伸,道:“喂,拿来。”

玉霄故意问道:“拿什么?”

曲仙儿嗔道:“珍珠果呀,我爹爹的那份呢?给我,我娘保存着。”

洪袖儿道:“我爹爹还没吃呢,陶伯伯的呢,给我两粒。”

楚桂儿道:“还有我爹爹的,给我们四粒。”

玉霄失声道:“喂,你们还吃上瘾了?我就这么几粒,不给啦,对不起,珍珠果都被我当糖豆吃了,只剩下这四粒了。”

楚桂儿嗔道:“才不信来,你不给我,我们就抢。”

玉霄大叫道:“喂,你们是强盗呀?”

三姐妹咯咯直笑,道:“强盗就强盗,谁叫你有呢,快给我们。”

玉霄道:“那这样吧,你们三个叫声好老公,我就给你们,否则,不给。”

曲仙儿骂道:“你滚蛋,放屁!”

玉霄道:“好呀,不叫是不是,我只要拿出这东西,想要嫁给我的女人都能排出去一千里地了。”

楚桂儿嗔道:“不叫不叫就不叫,就要就抢就要要,快给我,不给我们可抢了。”

三姐妹咯咯笑着,就开始咯吱着玉霄。

玉霄连连道:“好吧,好吧,怕了你们了,退后三丈,快点……”

玉霄躲在角落里,又在瓷瓶里找出了五粒珍珠果,给了三个姑娘。

三个姑娘这才一蹦一跳的来到四子的面前,撒娇的给四子吃下了珍珠果,秦扬颤抖着手,小心翼翼的将那粒世上最珍贵的小果子收藏了起来,准备送给曲天赋吃。

众多弟子真是又羡慕又嫉妒,谁不想长生不老?谁不想青春常驻?

但他们想要,玉霄哪里能给?

只有原信智和应刑还有这个资格,所以二人厚着脸皮走上前来,原信智赔笑道:“霄大哥,还有吗?请给我们父母两粒吧。”

玉霄摆摆手道:“没了没了,就这么几粒呀。”

曲仙儿道:“别听他的,他早就准备好了的。”

玉霄嘿嘿笑道:“有是有,现在不能给,我要用珍珠果换各位师傅答应我出师门,不答应我出师门,我可不给,原兄弟,应兄弟,你们父母的那份我也准备了,只是可不能给你们,回山后,我亲手跟你们的父母交换。”

众人这个气,没听说过有人用东西交换自己被逐出师门的,可是玉霄就这么奇怪,竟然这么做,别人都死皮赖脸的去拜师,好不容易进了师门,死都不想被逐出师门,可是玉霄却用天下间最珍贵的东西逼迫师傅逐他出师门,这要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恐怕都以为是笑话了。

玉霄微笑道:“只要二位兄弟能劝说你们的父母将我逐出师门,我不但给你们父母,也给你们俩一人一粒,连同你们的心上人,谁嫁给你们俩,我就再送两粒,如何?”

应刑和原信智躬身一揖,表示感谢,谢雨霏和岳盈则喜上眉梢,因为她们俩已经跟这二人有了良好的关系,现在,就更好了,嫁给这二人,还可以得到珍珠果,这更是意料不到的惊喜了。

玉霄急忙又叮嘱道:“喂,二位兄弟,从今之后,追你们的女人就像苍蝇一样了,为了得到珍珠果,她们都死皮赖脸的追你们了,不过嘛,你们的老婆可不能娶多了,咱话可说在前面,你们要是娶她个百八十个的,我可没这么多珍珠果送给你们,这东西可不是黄豆,来的可不易。”

原信智苦笑道:“凌大哥也太看得起我们了,我们兄弟那有凌大哥这个本事。”

悠悠暗暗的叹息,心道:“你要早用这珍珠果作为交换出师门的条件,恐怕你这些师傅早就答应了。”

楚天祥长叹一声,熊天燚和洪天福的火气也消了,没想到,这宝贝徒弟竟然有这宝贝东西,就算他怎么胡闹,只是这一点,就可以拟补了。

楚天祥问道:“霄儿,你怎么找到的这珍贵的果子?”

玉霄微微一笑道:“这个嘛,恕霄儿不能告诉伯伯了,因为这可是秘密,我已经答应了她们,绝不会吐露半点的。”

楚天祥点点头道:“好,我就不问了,霄儿,还是办正经事吧,你究竟有什么办法救这些百姓?”

玉霄微笑道:“先别忙,我还有第三个条件没提出来呢。”

三姐妹一起失声道:“呀,你还有条件?”

玉霄道:“废话,我都说了,必须依我三件事,还有这最后一件了,这件事不答应我,我也不会救百姓的。”

熊天燚问道:“那你第三件事是什么?”

玉霄长叹道:“唉,我凌玉霄这么伟大的人物,娶一个老婆焉能够呢?所以,我想多娶你个老婆,所以,这里的女人,我喜欢谁,就必须答应嫁给我,这样才行,这样吧,我点几个名字,点到名字的嫁给我,第一个,魏晓晨。”

魏晓晨臊的红了脸,玉霄明明知道她是廉政的女人,就偏偏捉弄她。

魏晓晨跳到玉霄面前,照着玉霄就呸了一口,骂道:“你去死吧!放你的臭屁!”

玉霄道:“喂,为了救百姓,难道你不牺牲自己吗?难道你这么自私吗?咱们修道之人不是讲究舍己为人吗?”

魏晓晨脸通红,骂道:“你滚,你去死!做你的美梦去吧,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嫁给你!”

曲仙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真无聊死了,人家魏姐姐已经跟了廉大哥……呀……”

魏晓晨急忙上去捂住曲仙儿的嘴,但却遮掩不住了,羞的粉面通红,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其余人也都听见了,虽然说的不清不楚,但谁能不明白?

玉霄故作惊讶道:“呀!怎么,魏师姐已经嫁了人了?还是没嫁人就不是处女了?魏姐姐,你可要说清楚了,到底嫁没嫁人,是不是处女,我凌玉霄绝不能要不是处女的女人呀,喂,你到底是不是处女呀,到底嫁人了没?你跟廉大哥之间到底什么关系?”

魏晓晨羞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急忙掩住了粉面,跺脚骂道:“凌玉霄,你……你这混蛋。”

要说没嫁人,那没嫁人就跟男人发生了关系,那可是违背礼教的事。

要说嫁了人,那为什么不公开?又为什么不敢承认?偷偷摸摸的?

所以,不管说嫁没嫁人,都难以启齿。

就连廉政都红透了脸,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还是楚桂儿聪明,急忙道:“你真是无耻极了,谁说魏姐姐没嫁人?魏姐姐嫁给廉师兄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廉师兄和魏姐姐想回去禀告师傅,然后再重新举行婚礼罢了,你好好的欺负魏姐姐做什么?岳师兄当时给做的证婚人,这事你忘了,对不对呀,岳师兄?”

魏晓晨暗自感谢楚桂儿,其实他们真没有拜天地,只是想回去禀告师父再拜天地,但是,当时的情况太过特殊,他们整日在一起,所以,才没有拜天地就发生了男女关系。

这种事说出去,简直无脸见人了,只有去的人知道,彼此都保守秘密,可是玉霄偏偏就给抖漏了出来,令她难堪。

魏晓晨急忙来了一个顺坡下驴,嗔道:“我和廉大哥已经拜了天地了,跟你一起拜的天地,你这臭无赖,又不是不知道,没事就会胡说八道,不信,你问岳大哥,对不对呀岳大哥?”

魏晓晨和廉政的确没有拜天地,没有做夫妻,但他们已经发生了关系,还不得不替他们遮掩,岳商虽然不会说谎,但也只能说谎,岳商也赶忙道:“是的,当时,廉政和魏晓晨,玉霄和悠悠、玉蝶,他们五人一起让我做主,我给举行的仪式,但这仪式太简单,由于当时在地下,只能简单了,但是,本想回到山再重新举行的,所以,大家才没说。”

玉霄心中好笑,他本就是故意捉弄她们的,因为他看不惯这些人的虚伪。

玉霄这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噢噢噢,原来是这样呀,真是抱歉抱歉,我这人记性不好呀,那好吧,我就不要魏晓晨了,我怎能夺人所爱呢,不过,魏大嫂若是觉得嫁给一个男人不过瘾,想要学着男人那样的三妻四妾,三夫四男的话,那我可以呀,不过,就是生娃娃的时候注意了,别乱了就行,干脆这样吧,你跟廉大哥两年,两年后生完了娃娃,再来跟我两年,再给我生完娃娃,再去跟他,这样轮着来,就可以三男四夫了,这样何乐而不为呢?”

魏晓晨羞的无地自容,嘤咛一声,直奔玉霄而来,扬起巴掌就去打玉霄,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今日我不打死你,都难解气,臭无赖,打死你,打死你……”

玉霄哈哈笑着,来回的躲避着,笑道:“喂,打是亲,骂是爱,你又打我,又骂我,是不是又爱我,又亲我?好吧,你既然喜欢亲我爱我,那就来吧,咱们亲个嘴吧。”

魏晓晨吓得嘤咛一声,扭身就跑,躲在了三个姑娘的身后,真怕玉霄胡闹的当众对她又亲又摸的,那可真受不了。

众多弟子简直都傻了,这简直太离奇了!

玉霄哈哈一笑,拉住了雪紫儿,大笑道:“魏晓晨嫁了人了,我就不要了,这样吧,就再换几个吧,第二个,雪紫儿,雪紫儿挺漂亮的,我就要雪紫儿了,来,雪紫儿,嫁给我吧,做我的小老婆。”

雪紫儿就知道玉霄一定会坏的非要捉弄她不可,刚要准备偷偷的躲开,玉霄就拉住了她,雪紫儿羞的粉面通红,照着玉霄就呸了一口,骂道:“你去死吧!”

玉霄道:“喂,你不嫁给我吗?”

雪紫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一下,骂道:“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也不嫁给你,做你的美梦吧,去死吧!”

玉霄道:“好吧,那我不强人所难,唉,其实,你也不漂亮呀,而且凶的跟母老虎似的,谁稀罕要你?我看,没人会要你的,你干脆做道姑去吧,或者做尼姑去吧……”

雪紫儿娇羞无比,气的对着玉霄又是打又是踢的,鼓着嘴躲在了一边。

她也想事后再公布,慢慢的跟师傅解释,不想丢了面子,但玉霄偏偏就给说出来,没有办法,她只好装装样子。

玉霄叹道:“这样吧,雪紫儿不跟我,那我就要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这三个难看至极的丑丫头吧,你们做我的小老婆吧,反正,你们没人要,嫁出去总比嫁不出去要好的多吧。”

三姐妹一起对着玉霄使劲的呸了一口,齐声骂道:“放屁!放狗臭屁!”

曲仙儿骂道:“谁嫁给你,谁瞎了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