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9章 婚事1

第二百三十九章 婚事1

洪袖儿道:“做梦吧你!”

楚桂儿骂道:“你就是小狗!”

她言外之意,是玉霄答应不说的,居然依旧要说出来,说话不算数的是小狗,这乃是他们拉钩的诺言。

玉霄长叹道:“唉,我本可怜你们四个丑女人,你们四个女子,不但长得难看,而且一个比一个凶,简直就是母老虎,雪紫儿难看的像猪一样,曲仙儿难看的像我的菁菁鸟,袖儿呢,像乌鸦,桂儿呢,像兔子,你们生的这么难看,又不温柔,不体贴,谁会要你们呀?注定你们是没人要的,所以,我就做做好事娶你们,没曾想,你们不同意,那好吧,我就找漂亮的女人去了,这里这么多漂亮的美女,我何必要丑陋的呢,我看,岳盈、秋离、谢雨霏她们都不错……”

三个姑娘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对玉霄又敲又打的,咯吱着玉霄。

玉霄暗暗的好笑,心道:“叫你们这么虚伪,你们不想公开,我就偏偏公开,难道做我的妻子很丢人吗,不好好的捉弄你们一番,我也不解气。”

四个姑娘还不敢认,只能过来咯吱着玉霄,拦住玉霄的话。

但,玉霄却打定了主意,是非要公开不可的!

因为他永远不做一个虚伪的人!

第二百三十九章婚事

其实她们并没有错,也并非是不爱玉霄,而是她们乃是大家闺秀,又受礼教的教导和熏陶,故此,比较矜持一些。

她们只是想慢慢的跟父母解释,毕竟六女嫁一夫,名声实在不好听。

而且,又是无父母在场,无媒人在场,说的不好听的,这就叫私定终身,无媒苟合,不但会被天下人耻笑,而且在那个年代,女人如此的不检点,都要处死浸猪笼的。

所以,虽然他们真心相爱,也是环境所迫,但是,毕竟这种事大庭广众的抖漏出来,面子实在是太难看。

这四个姑娘的本意,是等回到家后,将所发生的事详详细细的跟父母解释一下,把当时的情景,为什么私自成亲,为什么一起嫁给了玉霄,彼此又多么相爱,来跟父母讲明白,哀告父母答应她们,也顺便跟父母研究一下,怎么来一个一俊遮百丑,将这件事美化了过去。

所以,这四个姑娘并没有什么错。

而玉霄也没有什么错,因为玉霄跟她们不同,他因为是傲人族的人,所以,始终一身傲气,最讨厌那些虚伪的掩盖,所以,他就偏偏故意的将这件事讲出来,他可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事。

其实,他这时候说这种事实在是不妥,一个是,他刚刚将三女的父母气坏了,平白无故的他居然要出师门,刚刚得罪了未来的岳父岳母,就要提跟他们女儿成亲的事,谁又肯答应?

但玉霄做事偏偏就与众不同,就偏偏这时候要说,因为一股傲气在他心中升起!

玉霄心中十分的生气,他在想,既然大家堂堂正正的成亲,真心相爱,同生共死,又并非偷偷摸摸的做苟且之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乃是平常事,又不是丢人的事,这又有什么?难道做我凌玉霄的妻子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吗?

所以,他很生气,他一身傲骨,这些姑娘不敢当面承认,没有勇气面对,所以他生气,她们不敢,没有勇气跟世俗礼教斗,可是他就敢!

他就偏偏跟世俗礼教斗一斗,就偏偏无媒成亲,就偏偏一下子娶这么多,所以,他就偏要说出来。

三个姑娘一边咯吱着玉霄,一边用心声哀告道:“霄哥哥,我们求求你了,求你别说,你若是说出来,我们该怎么见人呀。”

玉霄早就听到了她们的心声,但就偏偏不理会。

玉霄摆摆手,制止了她们的胡闹,正色道:“楚师傅,洪师傅,不知道我这第三个条件提的过不过分?我这第三个条件就是,我要娶雪紫儿、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为妻,目前为止,就先娶这么多,至于以后我再喜欢谁,我再提出来,这个条件,你们答应吗?”

三子三女刚刚气消了,一听此言,又都气炸了肺!

本来,玉霄用百姓的性命要挟跟师傅断绝关系,要出师门,他们就很生气,但没有办法,为了这一千五百多百姓能活命,只能勉强答应。

但玉霄又送给他们珍珠果吃,让他们永远都这么年轻,他们心中的气就消了,毕竟这徒弟心中还是装着师傅的,虽然师徒关系结束,但感情还是不错的,所以,他们就不生气了。

但刚刚气消了,玉霄又提出了这个条件,又将他们的怒火从冷点陡然燃烧到了沸点!

玉霄也太会捉弄人了,他捉弄人的方法可谓就跟秦扬的仙音迷离之曲一样,忽高忽低,忽上忽下,忽热忽冷,让人一会气炸了肺,气的要死,让人一会又笑破了肚皮,笑的要死,让人一会激动的要死,让人一会又恨的要死,让人一会从喜悦转眼间变成了愤怒,令人的心一会一变化,真是承受不住,这若是有心脏病的人,早就能被玉霄气的心脏衰竭而死了。

这也太不像话了,玉霄竟然将他们的宝贝女儿当作了条件提出来,而且还并非娶一个,要娶六个,这真是荒唐至极!

本来,他们的女儿就是千金小姐,就算要嫁人,娶她们的男人这一生只能娶她们一个,她们也绝不能去做小老婆,更不能六女侍一夫!

若是玉霄没有成亲,没有先说娶了玉蝶和悠悠,那时候,提出娶一个,或者提出娶仙儿,或者桂儿,或者是袖儿,他们也不会这么生气,但玉霄已经娶了俩了,娶了玉蝶和悠悠了,这时候居然又提出来娶四个,而且还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他们做父母的焉能不生气?

洪天福拍案而起,颤抖着手指着玉霄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凌玉霄!你竟敢如此的羞辱人,今日我若不杀你,我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好小子,今日我杀了你,我也不活了!你简直欺人太甚!”

师徒转目成仇,这也难怪,玉霄就算提出这种条件,也不该大庭广众之下。

洪天福真气坏了,他本就是性情中人,爱的时候真爱,恨得时候真恨,一向不会遮遮掩掩的。

阳娇急忙拉住了丈夫,喝道:“福哥,你不要鲁莽!”

洪天福怒道:“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畜生今日就是故意想羞辱咱们,我女儿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

秦扬也怒道:“玉霄,你也太不像话了,你已经娶了两个妻子了,你还要再娶?你若是没娶玉蝶和悠悠,这也罢了,那时候,你若是喜欢仙儿,袖儿或者是桂儿,她们自己也愿意,你可以提出,那时候,你娶她们中任何一个,师娘也不会怪你,可你不该这么做!”

朱青也道:“玉霄,你跟仙儿姐妹青梅竹马,彼此感情深厚,我们姐妹也不会怪你,你若是喜欢仙儿,你就娶仙儿,喜欢桂儿,你就只娶桂儿,可是你实在不该,你既然已经娶了玉蝶和悠悠,就不该再招惹她们,更不该拿她们做条件!别说你已经娶了两个了,就算你一个没娶,我们姐妹也不可能将她们三个一起都嫁给你!你也只能选一个,也不能一下子选三个!”

阳娇怒道:“你就算开玩笑,也不该如此开玩笑!我们一向视你为己出,对你并不薄,你自从来了天帝山,你九位师傅将所学尽传给你,我们姐妹,也拿你当亲生,给你做饭,给你做衣,给你做鞋,教你武功道术,你说,我们那一点对你不好了?你要如此的羞辱我们?”

就连姚霞都生气了,姚霞还怕洪天福盛怒之下真杀了玉霄,特意挡在了玉霄的前面,姚霞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喝道:“霄儿,你这次的确是太过分了,怎么,好事都成你的了?”

姚霞满脸是笑,对着秦扬等人道:“各位姐姐,霄儿只是玩笑呢,大家别当真,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别生这么大的气了。”

玉霄将姚霞拽到了一边,冷笑道:“你们以为我开玩笑?”

曲仙儿三姐妹和雪紫儿,四个姑娘脸上实在挂不住了,一个个羞臊无比,四个人几乎齐声道:“凌玉霄!”

雪紫儿拽出了紫芒刃,厉声道:“玉霄,你若是再要这么胡闹,休怪我雪紫儿无情!”

曲仙儿怒道:“你再要胡闹,我们可翻脸了!”

玉霄脸色阴沉着,冷冷一笑,对秦扬等人道:“你们说我羞辱你们?哼哼,我只是提出来罢了,我这人不喜欢强迫人,可若是你们的女儿都同意呢?若是她们四个都想要嫁给我呢?你们又该怎么说?”

楚天祥厉声道:“就算她们想嫁给你,我也绝不许!”

玉霄冷笑道:“楚伯伯,话可不要说的太绝了,到时候没了退身的余地,这样吧,我就问问她们,只要她们自己都愿意,你们做父母的凭什么反对?”

楚天祥冷笑道:“好,你问吧,桂儿,你说,你答应他吗?”

楚桂儿满面通红,一听父亲这么问她,而且父亲又是盛怒之下,她当然要帮着父亲了。

楚桂儿对着玉霄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女儿怎能嫁给他?凌玉霄,你别臭美了,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们也不会嫁给你!”

楚桂儿嘴上这么说,却在心里用心声哀告道:“霄哥哥,桂儿求求你了,你就别胡闹了,这件事,我慢慢跟父母解释,求求你了,就不要气他们了。”

玉霄早就听到了她的心声,但却不理不睬。

玉霄慢慢的将脸上的口水擦掉,连同画在脸上的胭脂也擦干净,然后又问其余的姑娘,冷笑道:“曲仙儿,你怎么说?”

曲仙儿也是一样,事情闹到这个田地,当然要帮着母亲了,那能叫母亲丢了面子。

虽然这样做会令玉霄难堪,但也只能事后慢慢解释了。

曲仙儿也骂道:“凌玉霄!闭住你的嘴!想叫我们嫁给你?下辈子吧!”

洪袖儿道:“不错,你再要这么胡闹,咱们的感情就算完了!”

二人嘴上说的狠,但却一直用心声跟玉霄哀告。

玉霄转过头看了看雪紫儿,冷笑道:“雪紫儿,你呢?”

雪紫儿一扬紫芒刃,厉声道:“想要我嫁给你,问问它!”

玉霄一阵大笑,大笑道:“很好,很好,我现在再问你们一遍,现在答应嫁给我,你们六个都为大,不分大小,可若是今日不嫁给我,那你们以后就算是小老婆了,你们觉得如何?”

四个姑娘几乎齐声骂道:“你去死吧!”

玉霄冷然一笑,冷笑道:“哼哼,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我数十个数,若是再这么样,那休怪我无情了,从此之后,只要我出了这个门,咱们的恩情一刀两断,你们就是想要嫁给我,我都不要了,我就只带着悠悠和蝶儿隐居山林,再也不见你们!”

四个姑娘骑虎难下,一个个心如刀割一般,本来,这件事不会闹到这步田地,可玉霄这么胡闹,完全将事情搞僵了!

四个姑娘没有言语,就听玉霄已经开始在数数,玉霄数道:“一……二……三……九……十……”

直到他数完了十个数,四个姑娘依旧紧紧咬着樱唇,一句话也不说,但鲜血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都已经将樱唇咬破!

啪!稀里哗啦……

一声巨响,玉霄一掌击在冰做的桌子上,顿时,冰桌子被砸了个粉碎,桌子上的吃喝,顿时撒了一地!

玉霄将冰桌子击碎,一脚踢开桌子,霍然站起傲然道:“好,既然你们无情,休怪我无义,没想到,你们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算我认错了你们,蝶儿,悠悠,咱们走!”

玉霄拉起玉蝶和悠悠,飞身上了自己的天马!

玉蝶和悠悠急忙道:“霄哥哥,你……你别生气,你……”

玉霄厉声道:“你们跟不跟我走?你们不跟我走,我自己走!”

玉蝶和悠悠一左一右紧紧的抓住玉霄的手,玉霄将手一甩,喝道:“飞飞,龙龙,菁菁,咱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