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0章 派将2

第二百四十章 派将2

曲仙儿吃吃笑道:“我们若是不听命,会是同罪的,所以,只好得罪了。 ”

三个姑娘咯咯直笑,七手八脚的拉住了陶天喜,陶天喜这个骂,大骂道:“死丫头,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找你们算账。”

洪袖儿嗔道:“喂,又不是我们罚的你,是他,你找他,别找我们。”

陶天喜骂道:“死小子……”

‘玉’霄忍住笑,喝道:“好呀,还敢骂,是不是想多挨几脚呀?再若敢放肆,还要加倍处罚!”

陶天喜骂着骂着,也不骂了,苦着脸,赔笑道:“好‘玉’霄了,就饶了我吧。”

‘玉’霄板着脸道:“军法无情!”

‘玉’霄对三老笑道:“喂,你们三个抓好他,我要罚他了,这样吧,反正踢他九脚,我就踢三脚,其余的六脚,仙儿你三人一人两脚,他以前没少欺负咱们,这一次,咱们可要好好的报复一下。”

众人这个笑,原来,这诚心是来报复的。

陶天喜骂道:“好你个臭……香‘玉’霄,你这分明是假公济‘私’。”

‘玉’霄嘿嘿笑道:“喂,我可是秉公办事的,这可不怪我。”

‘玉’霄抬起脚,照着陶天喜地屁股就踢了一脚,笑道:“叫你不听话,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踢呀踢呀,踢皮球,陶伯伯的屁股像皮球……”

‘玉’霄也真够顽皮的,踢了三脚,还唱着儿歌,立刻,众人一阵大笑。

‘玉’霄踢的并不重,可是却的确是够笑人的,‘玉’霄踢完三脚,笑道:“喂,换你们了。”

曲仙儿咯咯笑着,重重的照着陶天喜的屁股,踢了一脚。

陶天喜骂道:“臭丫头,你等着我!”

曲仙儿笑道:“叫你骂我,再踢一脚。”

‘玉’霄嘿嘿笑道:“喂,这可是仙儿踢的呀,看看,她踢的多重,以后,找她报仇呀。”

洪袖儿和楚桂儿那里能放过这个好机会捉‘弄’陶天喜,两个姑娘吃吃笑着,也分别照着陶天喜的屁股一人踢了两脚。

很快的,九脚踢完了,‘玉’霄忽然飞起一脚,重重的踢了陶天喜屁股一下,却故意大叫道:“喂,谈天笑,你为什么踢陶伯伯?都罚完了,你为什么多踢一脚?而且还踢的这么重?好呀,是不是你表哥欺负你,你这一次找到机会欺负他了?陶伯伯,刚才那一脚可是你表弟踢的。”

陶天喜被踢得往前抢了几步,差一点就扑到在地,本来陶天喜就生气,这一脚踢得这么重,可把陶天喜气坏了,陶天喜跳起来大叫道:“是哪个王八蛋踢的我?九脚都踢完了,谁多踢了我一脚?谈天笑,好呀你,你也敢趁机欺负我?”

三个姑娘也够坏的,故意都一起盯着谈天笑,楚桂儿指了指谈天笑道:“好呀你,你可真坏呀,趁机揩油,公报‘私’仇!”

谈天笑正在笑,闻听,气的也跳了起来,大叫道:“不是我踢的呀,是他,是臭‘玉’霄,是他呀?”

‘玉’霄笑道:“怎么会是我呢?我只罚你九脚,我就轻轻的踢了你三脚呀,咱们虽然已经不是师徒,但毕竟感情还在呀,我怎能忍心这么踢你呢?仙儿三人也一人踢了你两脚呀,这第十脚是你表弟趁机揩油,不信你问问仙儿她们,喂,是不是他表弟踢的那一脚?”

三个姑娘笑的肚子都疼了,连忙点头道:“是是是,我们都看到了,是谈伯伯踢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谈伯伯,你这人真是,就算陶伯伯平日欺负你,你也不能公报‘私’仇呀。”

曲仙儿道:“就是,而且怎么踢的这么重呢?”

洪袖儿道:“你也太狠心了,难怪别人叫你疯疯癫癫呢,估计,你的疯病又犯了吧?”

谈天笑气的骂道:“放屁,放屁,我没有呀,天地良心,不是我呀,是他,是‘玉’霄呀。”

曲仙儿吃吃笑道:“胡说,人家霄哥哥在我们身后,我们挡着他呢,怎么是他呢?我分明看到是你踢的。”

楚桂儿道:“就是,陶伯伯,不信你问问叶伯伯和醉伯伯,二位伯伯,是不是谈伯伯踢的呀?”

二老也笑的不行了,一见问他们了,那敢得罪这四个小坏蛋,小糊涂仙道:“是呀,刚才‘玉’霄是在后面,不是‘玉’霄踢的。”

叶方士道:“我们没看清,只是看见谈兄弟过去了。”

谈天笑气的骂道:“你们……你们合起伙来捉‘弄’我?”

楚桂儿咳嗽了一声,指了指三老,又指了指‘玉’霄,故意娇声叫道:“‘玉’霄哥哥,听说你收了几个小弟?”

‘玉’霄笑道:“是呀,我在那都是大哥。”

三老一听,顿时脸‘色’大变,这四个小坏蛋明明是暗地里告诉他们三个,若是不配合,就给他们抖漏出秘密来。

谈天笑急忙改口道:“嘿嘿,嘿嘿,是我,刚才是我踢的,表哥,是我,我不小心的,我本想踢‘玉’霄的,没想到踢歪了。”

陶天喜气的跳了起来,骂道:“你这臭小子,我就知道是你!”

陶天喜把气都撒在了谈天笑身上了,追着过来踢谈天笑。

谈天笑边躲避边大叫道:“哎呀,救命呀,好哥哥,我再也不敢了。”

‘玉’霄等四人抱在一起这个笑,众人也笑个不停,真被‘玉’霄逗坏了。

三子和四‘女’也被逗得笑的连眼泪都流了出来,这四个孩子合在一起捉‘弄’陶天喜,而且,‘玉’霄最后还嫁祸他人,可三老还偏偏就帮着他,谈天笑根本没做,还承认,真是逗的人笑的肚子都疼了。

楚天祥一见闹的实在不像话,咳嗽了几声,沉声道:“小师弟,别胡闹了,你也年纪不小了,怎么总爱跟孩子胡闹呢,算了,算了,咱们办正经事要紧呀。”

姚霞吃吃笑着,拉着陶天喜坐下了,陶天喜骂道:“刚才那第十脚谁踢的我,谁是乌龟王八蛋。”

谈天笑乐的拍手道:“骂的好,对,对,谁踢的谁是乌龟王八蛋。”

这种玩笑也就是跟陶天喜开开没事,‘玉’霄知道陶天喜的脾气,跟他开个玩笑罢了,若是其余的师傅开这种玩笑,那是不行的,可是陶天喜却没事。

三个姑娘这个笑,‘玉’霄忽然‘啪’的一拍桌子,喝道:“别闹了,这是什么地方?很快的妖魔说不定就会卷土重来,胡闹什么?为老不尊,小不是小,老不是老的,真是太不像话了,不准笑了,谁若是再笑,就按违反军纪处理,每人照着屁股踢三脚。”

众人这个笑,想掩住嘴不去笑,但都忍禁不住。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真不是好东西,明明是你带头闹的,现在却装作一本正经。”

‘玉’霄忍住笑,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唉,小陶呀,小陶,你呀,真是为老不尊呀,怪不得人家都叫你嘻嘻哈哈呢。”

陶天喜气的骂道:“你这臭小子,你叫我小陶?我就算不是你师傅,你也该叫我伯伯!没大没小的,天底下最坏的就是你了!”

‘玉’霄道:“不要吵了,现在不玩了,再要玩,时间就来不及了。”

陶天喜哼了一声,一甩头,还对着‘玉’霄扮个鬼脸,样子真是滑稽可笑。

众多弟子也不敢笑,被徒弟捉‘弄’了,看这样子,他并没有真生气,而且玩的还‘挺’开心的。

吵吵和闹闹知道师傅的脾气,根本就是一个老顽童,一向最爱玩笑,‘玉’霄跟他这么开玩笑,其实他不会生气,相反的,觉得越有意思。

楚天祥忍住笑,沉声道:“霄儿,不要胡闹了,咱们处在危险之中,要多加小心。”

‘玉’霄微笑道:“楚伯伯尽管放心就是,妖魔今晚必然不会来袭击咱们,他们要是打算将咱们全歼,完全可以命令兽群进攻,而且,他们的高手也不是少数,也完全可以拖住咱们,他们之所以不进攻,就是故意给咱们留一些累赘,让咱们脱身不得,等到饿的咱们差不多了,再一举歼灭咱们,其心十分的歹毒。”

楚天祥道:“话虽如此,但也不能不妨。”

‘玉’霄笑道:“对付元真这个狡猾的对手,必然要十分的小心,我已经有办法对付他了,各位伯伯尽管放心就是。”

其余的人不太信‘玉’霄的话,可是在场跟随‘玉’霄一起追杀妖魔的十三人却是对‘玉’霄十分的信服,因为他们知道,‘玉’霄绝不简单,能对付的了元真这狡猾的猴子的,只有‘玉’霄,因为‘玉’霄比元真还要聪明。

‘玉’霄道:“我接着给你们安排一下对手,陶天喜,姚霞听令!”

陶天喜气的哼了一声,还不理‘玉’霄。

姚霞气的掐了他一下,陶天喜哎呀一声,跳起来道:“听见了,听见了,说吧,说吧,我又不是聋子。”

‘玉’霄也不跟陶天喜玩笑了,知道这小师傅就这种人,没必要跟他当真,玩起来的话,真没个头了。

‘玉’霄故意道:“陶天喜,姚姨……”

陶天喜喝道:“喂,你讲不讲道理?你叫她姚姨,为什么不叫我陶叔叔?”

‘玉’霄嘻嘻笑道:“我喜欢,我愿意,你管的着吗?姚姨是‘女’的,你若也是‘女’的,我也叫你陶姨如何?这样吧,我干脆把你变成‘女’人,你再吃‘女’人的醋吧。”

洪袖儿笑道:“陶叔叔明明是男人,怎么变成‘女’人?胡说。”

‘玉’霄笑道:“很简单呀,我拿着小刀,对准陶叔叔男人的那个地方,然后咔嚓一刀……他就成了‘女’人了。”

‘玉’霄用手比划着,做着斩落的动作。

顿时,众人轰然而笑……

这玩笑开的,实在是太逗人了,六个姑娘笑的简直都喘不过气来了,靠在‘玉’霄身边这个笑。

雪紫儿边笑边骂道:“你这臭无赖,真不是好东西。”

就连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听了,也都笑的失态了。

秦扬四个姐妹,也忍不住笑成了一团。

陶天喜气的跳了起来,胡子都翘起来多高,跳过来就来打‘玉’霄,大骂道:“你这死小子,你把我咔嚓了,我先把你咔嚓了,气死我了……”

‘玉’霄急忙就逃,嘿嘿笑道:“喂,喂,我现在可是元帅,你打我,你就是对元帅不敬,再要打我,我可重则你一百零八脚,踢烂你的屁股,把你踢死可别怪我……”

陶天喜在后又踢又打,边追打‘玉’霄,边骂道:“元帅了不起吗?打的就是你这臭元帅,就算踢死我,我在死之前,先掐死你,气死我啦。”

陶天喜连蹦带跳抓住了‘玉’霄,对着‘玉’霄又敲又打,又是踢又是咬的,‘玉’霄赶忙抱着头,大叫道:“救命呀,救命呀,造反了,陶天喜疯了。”

雪紫儿、‘玉’蝶和悠悠笑成了一团,躲得远远的,知道这师徒二人经常这么胡闹,可是三个姑娘可不干了。

三个姑娘这个上去拉住陶天喜,那个上去拦住他,那个护住‘玉’霄。

曲仙儿嗔道:“喂,你讲不讲理?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凭什么打霄哥哥?”

洪袖儿道:“就知道欺负人。”

楚桂儿捏着陶天喜的鼻子,吃吃笑道:“干嘛,讲理不过,就耍无赖呀,耍无赖的是大乌龟。”

陶天喜抡起巴掌照着三个姑娘的屁股就打,骂道:“气死我了,我不但打他,我还打你们呢,三个臭丫头,竟敢踢我屁股,还反了你们了?”

三个姑娘哎呀一声,纷纷就跑。

‘玉’霄笑道:“喂,跑什么呀,咱们人多呀,怕他做什么?他最怕笑了,他也最喜欢笑了,咱们夫妻就成全他,来,大家一起动手,咯吱他……”

三个姑娘咯咯直笑,随着‘玉’霄一起围住了陶天喜,四个人对着陶天喜开始咯吱了起来,这一次换陶天喜逃走了,陶天喜被咯吱的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只好转身就逃,边逃边骂道:“喂,你们真不要脸,总是人多欺负人少,还有,不是说好不准咯吱人的吗?谁咯吱人,谁是小狗,哈哈,你们是小狗,乌龟,王八蛋了……”

“你还敢骂,看你敢不敢了……”

三个姑娘咯咯笑着,就跟陶天喜嬉闹在了一起,顿时,整个大帐内简直成了孩子的乐园了,一片笑语欢声。

洪天福裂开大嘴这个笑,一拍大‘腿’道:“嘿!这五个人在一起,没个好!”

熊天燚苦笑道:“真是岂有此理!”

楚天祥一见又闹了起来,真是哭笑不得,但对这几人真是无可奈何。

只是一个‘玉’霄,他就管教不了了,更何况加上自己的宝贝‘女’儿和这个胡闹的小师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