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0章 派将1

第二百四十章 派将1

魔域的高手这一次来得可真不少,幸好,仙疆三派的高手加起来也真不少,若是这些修道者,完全可以杀出重围了,可是,最头痛的是那些百姓。

就算他们道术高,可以自己杀出去,可是这一千五百多还活着的百姓却杀不出去,来得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迁移难民?救不了难民,这一次等于失败了。

四千多难民,经过一场惨烈的厮杀,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了,这仅仅的一千五百来人,焉能再死去呢?

所以,最头痛的不是对付那三四十个魔域高手,而是怎样保护这一千多条生命活下去。

楚天祥虽然多智多谋,也无计可施,因为兽群实在是太多了,就算他们能将所有的妖魔杀死,也无法阻止兽群将这一千多人类吃掉。

所以,楚天祥束手无策,真是无计可施。

所有人都是头痛无比,也是无计可施。

可是‘玉’霄却说有十足的把握,他真的能做到吗?

但现在也只能看‘玉’霄的了,而这里能比‘玉’霄更聪明的人,也实在没有。

楚天祥等人将魔域妖魔几大高手的底细都跟‘玉’霄详细的说了一遍。

‘玉’霄默默的记着,终于,‘玉’霄摆摆手道:“现在,在高手的人数上来说,咱们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胜的了他们了,但是,最难办的就是这一千多难民的安全了。”

楚天祥叹道:“正是如此!咱们要杀出去,不是难事,大不了打不过就走,也不至于走不掉,只是这些难民却是棘手,咱们又不能置之不理。”

‘玉’霄微笑道:“无妨,对付兽群,我已经有了对策了。”

洪天福问道:“什么对策?”

‘玉’霄悠然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雪紫儿气道:“切,你也学会打哑谜了,你就不能说明白了?”

楚桂儿道:“我看,你不会是吹牛吧?”

‘玉’霄微笑道:“我都用我的人头打赌了,你们还不信吗?顶多我失败了,我自杀算了,到时候,你们守活寡就是了,不过,我这人就这么开通,我若是自杀了,你们也不必守寡,干脆,再嫁人就是了。”

‘玉’蝶用‘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你呀,又胡说了,说正经的呢。”

‘玉’霄微笑道:“好了,现在我就给你们每个人安排敌手,到时候,只要你们能挡住那些魔域高手,我就有办法对付兽群了。”

楚桂儿催促道:“你快说吧。”

‘玉’霄沉声道:“洪天福……”

洪袖儿这个气,使劲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你敢叫我爹爹的名字?你‘混’蛋!你就算不是他的徒弟了,你也该叫声伯伯吧?”

洪天福也生气,喝道:“臭小子,没大没小的,是不是不揍你一顿你皮紧?”

‘玉’霄将桌子一拍,喝道:“住口!如今,我不是你徒弟了,现在,我是以这里主帅的身份分兵派将,再要藐视本帅,拉出去重责三十棍!”

洪天福这个气,气的使劲哼了一声,还没有办法,因为,‘玉’霄现在的确是主帅了,众人都已经同意了,万般无奈,洪天福只好暗气暗憋。

众人这个笑,这‘女’婿直呼岳父的名字,一来先将岳父气个半死,这真是奇闻了。

‘玉’霄对六个姑娘喝道:“还有你们六个!在我分兵派将的时候,是正经的时候,不要‘插’嘴胡言,那个敢多嘴多舌,脱掉‘裤’子,打屁股!”

六个姑娘又羞又臊,又气又笑,因为‘玉’霄前半句正经,后半句又成了玩笑话了。

雪紫儿道:“行了,知道啦行了吧?”

楚桂儿鼓着嘴嗔道:“现在就你厉害行了吧?”

‘玉’霄喝道:“洪天福。”

洪天福气的哼了一声,‘玉’霄喝道:“军令如山,不得违抗,我叫你,你必须回答在,明白吗?”

洪天福这个气,气呼呼的道:“知道了,大元帅!”

‘玉’霄喝道:“本帅派将,为了表示对本帅的尊敬,虽然可以免跪,但必须站起回话,不得坐着,此乃是礼仪,你师傅怎么教给你的礼仪?难道你跟你师傅回话的时候,也这么大模大样的坐着?我不让你们跪拜,乃是我厌恶这种礼节,尊重你们的尊严,可是,这最起码的礼貌必须有,站起来回话!”

洪天福怒道:“你……嗨……”

阳娇忍住笑,轻轻的拽了拽丈夫的衣袖,意思是告诉洪天福不要生气,就依从他,否则,还会捉‘弄’你。

‘玉’霄将桌子一拍,喝道:“洪天福!”

洪天福万般无奈,只好站起身来,拱手道:“在,说吧!”

‘玉’霄心中暗笑,他也是故意的气气他们罢了,刚才的捉‘弄’戏耍,就是为的杀杀他们做师傅的威风。

‘玉’霄道:“本帅给你分配个对手,‘混’沌魔圣‘蒙’明力大无穷,凶猛无比,我就把‘蒙’明‘交’给你了,你俩都是种地的庄稼本事,也本是老对手,若是败给‘蒙’明,回来定然重责!”

洪天福气呼呼的道:“得令!”

洪袖儿不敢多话,小声骂道:“臭无赖,竟敢说我爹爹是种地的本事,‘混’蛋,大‘混’蛋……”

‘玉’霄假装没听见,根本不理会。

‘玉’霄接着道:“熊天燚!”

熊天燚心里暗骂,心道:“这小坏蛋,还真不客气。”

但还不能不遵从,只好也站起身来,忍气道:“在!”

‘玉’霄道:“蛊雕魔圣斩天,手中一把怒斩弑龙刀,也是凶猛无比,法力非凡,你俩都一样,有勇无谋,一对暴躁的急脾气,都是蠢蛋,正是天生的一对,这个妖魔就‘交’给你了。”

熊天燚心里这个骂,心道:“这小坏蛋,竟敢骂我有勇无谋,是蠢蛋,嗨,气死我了,以后再找你算账。”

熊天燚也没好气的答应一声,‘玉’霄接着道:“楚天祥、索命听令!”

楚天祥只好站起身来,道:“在。”

索命闻听急忙站起来,抱拳拱手,也答应一声。

‘玉’霄道:“六耳灵猿元真机智多谋,而你楚天祥也是狡猾的很……”

楚桂儿气的嗔道:“你是不是用词不当?你说妖魔机智多谋,说我爹狡猾的很?你‘混’蛋!”

‘玉’霄二话不说,拉着楚桂儿,就抱在了怀中,照着楚桂儿的屁股噼噼啪啪的就打了八巴掌!

‘玉’霄喝道:“多嘴多舌,该打,念你初犯,你又是八师姐,我就打你八下,便宜了你,下次再要多嘴,脱掉‘裤’子打。”

‘玉’霄打完,将楚桂儿推开,楚桂儿羞臊无比,满脸通红,打的并不痛,但却羞死人了,楚桂儿娇羞无比,还惹不起‘玉’霄,否则,真要被剥掉了‘裤’子打屁股,那可真是没脸见人了,桂儿气的哼了一声,嗔道:“你给我记着,以后再收拾你,臭无赖!”

‘玉’霄悠然笑道:“我不过是故意说错罢了,这乃是本帅特意的试试,下次再犯,定要重责。”

朱青和楚天祥这个笑,‘玉’霄实在是太坏了,故意的‘乱’用词,引的楚桂儿纠正,他则趁此机会,借故捉‘弄’人,而且还是名正言顺的,令人不得不服。

‘玉’霄接着道:“元真用的是长枪,可是楚伯伯你用的却是短刃,所以,打起来十分的吃力,索命,我命你辅助楚天祥对付元真,你用的也是长枪,你二人一长一短,正好配合,这样你们俩若是都打不过元真,败给了猴子,我都替你们感到丢人,那你们干脆自杀得了,别回来见我,明白吗?”

楚天祥也暗骂,但也只好答应一声,索命也一样,答应一声,又坐下了。

虽然楚天祥对付元真,由于兵刃的原因,的确是吃力的很,但功力并不在元真之下,这时有索命助阵,更是没问题了。

索命虽然修为不及廉政等人,但也不低,正如‘玉’霄所说,再要败了,那干脆自杀得了。

‘玉’霄沉声道:“陶天喜、姚霞听令!”

陶天喜气呼呼的道:“不在家!”

姚霞轻轻的拽了拽陶天喜的衣袖,陶天喜也气大了,这宝贝徒弟,一来将做师傅的气个半死,然后又‘逼’着师傅逐他出师‘门’,现在又毫不客气的叫师傅的名字,真是太可气了。

‘玉’霄一拍桌子道:“本帅点将,凡有不到者,皆按误卯严惩,你若还是‘玉’清教的弟子,就要听命于我,否则,误卯者一次,重责三十棍,误卯者两次,重责六十,误卯三次,斩首!你明白了没有?”

陶天喜这个气,气呼呼的噘着嘴道:“就误,就不在,怎么着吧?你打吧,我看你敢不敢打我。”

‘玉’霄喝道:“陶天喜!我问你,你还想不想做‘玉’清教的弟子?你若是违抗军令,我就逐你出‘玉’清教,不过,在逐你出教之前,必须先实行军法,我也不打你板子,我要亲自踢你屁股,脱掉‘裤’子踢屁股,你到底服不服?”

陶天喜气的胡子都翘起多高来,跳起来大叫道:“好你个臭小子,你可真不是好东西,我就不怕,你敢逐我出师‘门’,你有什么资格,你敢罚我,你有什么资格?”

‘玉’霄一拍桌子,喝道:“你们‘玉’清教、龙‘女’派和梵音阁,三派请我做主帅,我就有资格,怎么,你们若是说话不算数,这也罢了,我大不了这个主帅不做了,既然这样,一千多百姓死就死,我还不管了,告辞了!”

陶天喜气的骂道:“死的又不是我,死的又不是我爹,死就死,你不管拉倒,谁怕你,哼,就不听你的,就不听。”

‘玉’霄拂袖就走,冷笑道:“好吧,这句话说的对,死的又不是我,我管他呢,死的好,不管了,告辞!”

‘玉’霄这就要走,真的拂袖不管,众人一见‘玉’霄真的要走,急忙将‘玉’霄拦住,这小祖宗信誓旦旦的说能救了人,现在真的要走,这里的百姓,可真是死路一条了。

六个姑娘急忙拉住了‘玉’霄,秦扬也陪着笑道:“霄儿,你生什么气呀,你小师傅就这么胡闹的人,大家都听你的,不要赌气了。”

楚天祥喝道:“小师弟,现在‘玉’霄是以主帅的身份派将,大权在握,你不可胡闹!你再要胡闹,害死了这里的百姓,你如何能对得起师傅的在天之灵?”

一说这话,陶天喜老实了,他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师傅对他有恩,而且他一生对师傅最尊敬,若是真的害死了百姓,真的对不起师傅的在天之灵,所以,陶天喜也不吵了。

姚霞也责怪道:“你呀,真是太胡闹了,现在是正经的,不是玩的时候,你这么闹,霄儿的威信何在?面子何在?”

陶天喜苦着脸道:“他明明欺负人。”

姚霞轻轻道:“人家现在是主帅,难不成见到你还要低声下气的?别胡闹,快去认个错吧。”

陶天喜气呼呼的道:“大帅,有事吩咐吧。”

‘玉’霄喝道:“你现在肯听命令了吗?”

陶天喜气道:“听听听,你能耐行了吧,我服了行了吧?”

‘玉’霄冷笑道:“好,既然你服了,那你必须跟本帅道歉,至于磕头赔罪也就罢了,念你偌大的年纪,又是初犯,就不用磕头认错了,道歉吧。”

陶天喜鼓着嘴,好似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气呼呼的道:“‘玉’霄大帅,我错了,满意了?”

‘玉’霄道:“好,既然这样,本帅就原谅你一次,不过,有错不罚,有罪不罚,如何能严明军纪?日后谁还能服从本帅?所以,念你认错了,就不打你三十棍了,不过,还是要罚的。”

陶天喜失声道:“你!你还要罚?”

‘玉’霄喝道:“废话,刚才你如此的对我不敬,焉能不罚?这样吧,你排行在九,我就踢你屁股九脚,算作小小的惩戒!”

陶天喜气的跳了起来,怒道:“好呀你,你敢踢我屁股?还反了你了?”

‘玉’霄喝道:“醉乾坤,叶方士,谈天笑,我命你三人抓住陶天喜,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本帅命你们擒住他,不得有误,违令者,同罪!”

三个姑娘这个笑,笑成了一团,做师傅的让徒弟罚,而且还是罚踢屁股,这也太好玩了。

三老也是爱胡闹的人,也哈哈笑着,七手八脚的抓住了陶天喜。

三个姑娘本就爱玩,这好机会捉‘弄’陶天喜,哪里能放过。

楚桂儿嘻嘻笑道:“陶伯伯,真是对不起了,唉,上命难违,迫于无奈呀,只好委屈你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