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9章 婚事5

第二百三十九章 婚事5

七个人说笑着,给三老敬完酒,这才来到了四子和四‘女’面前,六个姑娘依旧是斟酒,‘玉’霄亲手给洪天福、楚天祥、熊天燚和陶天喜斟满酒。

‘玉’霄一本正经的道:“四位恩师,咱们虽然断绝了师徒名分,可是师徒之情却不断,你们依旧是我的师傅,我最尊敬的师傅,刚才,霄儿实在是太顽皮些,并非有心气各位师傅,而是跟四位师傅开个小小的玩笑,请四位师傅和四位师娘不要放在心上,这一杯酒,就是我的赔罪酒。”

熊天燚轻轻拍拍‘玉’霄的肩头,笑道:“唉,霄儿,你呀,这一次,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不过,算了,虽然你出了师‘门’,可是,在师傅的眼中,依旧拿你做徒弟。”

‘玉’霄微笑道:“熊师傅的教诲和传艺之恩,霄儿永世不忘,各位师傅尽管放心,除了在这场大战中,我不以道教和佛教的身份出战之外,假如我收徒弟,一定会以道教的名义去收徒弟,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玉’霄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一千多年后,‘玉’霄由于心愧,下凡来收了个徒弟,就是孙悟空,就是以道士的身份收下的孙悟空,却以佛家的名字给孙悟空命名,这只因为他虽然破‘门’而出,但毕竟学过两家的法术,故此,传艺传的是道术,给徒弟取名,却是佛家的名字,就是这个原因了。

楚天祥叹了口气,轻轻的拍拍‘玉’霄的头,道:“霄儿,你长大了,再也不是孩子了,以后,可不准这么胡闹了,你现在成了亲,已经是大人了,以后,好好的待她们六个,知道吗?”

‘玉’霄抱拳道:“楚伯伯,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伯伯们,我的老婆不是她们六个,而是八个,令人还有两个并不在此处,一个是美人鱼,一个是一国的公主,她们我也会娶,除了她们八个之外,霄儿发誓,再也不娶了,因为娶的老婆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能活活的烦死。”

楚桂儿嗔道:“你总忘不了那两个狐狸‘精’!哼!”

‘玉’霄道:“她们俩,一个跟我有夫妻之实,没有夫妻之名,而且还怀了我的孩子,我焉能对不起她?她们跟我的关系,还在你们前面呢,我若不是为了你们,焉能不娶她们?所以,我不能负她们,这件事我早跟你们说了,而且,这珍珠果就是美人鱼给我的,我姐姐的伤,就是她流的泪水治好的,我焉能对不起她?”

洪袖儿嗔道:“知道啦,知道啦,我们同意行了吧?哼,‘花’心大萝卜,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呀……”

洪袖儿说完,一眼看到了父亲,不由得呀了一声,急忙嘻嘻笑道:“爹爹,我不是说您呢……”

‘玉’霄哈哈笑道:“是呀,我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只有洪师傅是好东西,不过,洪师傅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呢?”

洪袖儿跳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好几下,嗔道:“不准你对我爹爹无礼,该打。”

洪天福苦苦一笑,现在也实在没有办法了,而且,在内心中,他也是极其的喜欢‘玉’霄的,而且,‘玉’霄送给他开天辟地神斧,又送给他赑屃神兽,这次又送给他夫妻珍珠果吃,实在是对他不错。

洪天福叹道:“霄儿,洪……伯伯刚才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也不要放在心里,不过,下次不准这么胡闹了,知道吗。”

‘玉’霄笑道:“知道了,洪伯伯!”

洪袖儿嗔道:“还叫伯伯?”

姚霞笑道:“就是,你也该叫爹爹才是。”

‘玉’霄皱眉道:“唉,平白无故的,我这不是多出了三个爹,多出了三个娘?唉……”

陶天喜哈哈笑道:“这有什么不好?人家养了这么多年,白白胖胖的宝贝闺‘女’一下子就都被你拐走了,你小子,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

‘玉’霄叹道:“还福呢?我看,是我上辈子欠她们的,这才让我娶了这六个丑八怪,上天让这六个丑八怪来烦死我呢。”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又是一阵敲打。

‘玉’霄抱着头,苦着脸道:“看到了没?一个比一个野蛮,简直是六个母老虎,三位师娘,我恨死你们了,看看你们的‘女’儿,真是像极了母老虎,都是你们惯的,洪伯伯、楚伯伯,刚才为什么你们不多打她们几巴掌呢,真是太可惜了。”

秦扬、朱青和阳娇被逗得笑成了一团,‘玉’霄就是这么有趣,总是能逗得她们开怀大笑。

秦扬暗暗的叹息,心道:“唉,这也难怪这三个傻丫头喜欢他,‘玉’霄这小子,油嘴滑舌,幽默风趣,也真是讨‘女’孩子喜欢,唉……若是我年轻几年,也说不定会……哎呀,我这是想什么呢,怎么这么胡思‘乱’想的。”

朱青道:“不过,你们虽然已经成了亲,但仪式太简单,所以回到山中,还要重新举行一遍仪式才可。”

楚天祥道:“不错,回去之后,你们七人再好好的举行一次像模像样的仪式才行。”

陶天喜哈哈笑道:“那是自然了,必须要惹恼几天才可,让他们夫妻七人,加上廉政和小魏这小丫头也一起举行,他们九人一天成亲,再好好的大半一次!”

众人纷纷赞成,但秦扬却正‘色’道:“不过,在没回山之前这些日子,仙儿、袖儿、桂儿,你们虽然成了亲,可是,却不要住在一起,这个……你们明白吗?”

三个姑娘脸臊的通红,秦扬的话虽然没说白,但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虽然成了亲了,也做过男‘女’之事了,但没回山之前,不可以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和他在一起睡觉,虽然是夫妻,必须分房而睡。

三个姑娘焉能不害羞,三个姑娘急忙红着脸轻声的答应着。

秦扬姐妹教训‘女’儿可以,可是,却没这个权利管‘玉’蝶、悠悠和雪紫儿,至于廉政和魏晓晨她也没这个必要管。

姚霞咯咯笑道:“不错不错,而且,就算你们成了亲,做了夫妻后,也必须分开的,也不能七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做那个呀,那岂不是……”

姚霞的话还没说完,秦扬气的捂住了姚霞的嘴了,骂道:“死丫头,你什么话也敢说,不准胡说。”

姚霞的言外之意,说的其实很明白,那就是,你们虽然六‘女’嫁一夫,也必须分开睡,也不能六个姑娘待在一起陪着‘玉’霄**睡觉,那样岂不是**了,这就是她想要说的话,但这种话哪能说的这么‘露’骨,就好像明知道男‘女’成亲必然做那种事一样,可是不能说白了。

所以,秦扬急忙将姚霞的嘴捂住了。

姚霞也自知失言,吐吐舌头,掩嘴而笑。

六个姑娘的脸更红了,因为她们六个‘女’人这三个多月来,跟‘玉’霄的确是都没分开,只是‘玉’霄跟别的姐妹亲热时,那些‘闲着’的‘女’子识趣让开点罢了。

就算不说,回到山上,这六个姑娘也不可能在一起陪着‘玉’霄睡觉了,因为那样实在是太羞人了,但当时情况特殊,那是迫不得已,可是有了好的环境了,当然不能这么在一起**了。

六个姑娘羞的抬不起头来,一想到这几个月以来大家跟‘玉’霄在一起不分彼此的胡闹,就羞的抬不起头来。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害羞都没用了,可是‘玉’霄却满不在乎,‘玉’霄嘿嘿笑道:“不好不好,每次跟一个美人睡觉,睡的不舒服,最少每次跟两个美人一起睡觉才舒服嘛,左搂右抱……”

气的雪紫儿用手肘使劲撞了‘玉’霄的‘胸’口一下,曲仙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头敲了几下,卓悠悠重重的踩了他一脚,‘玉’蝶掩住了他的嘴……

秦扬等姐妹都不仅脸红了,因为‘玉’霄也太幸福了,当真是不枉活一生,做那种**快乐事的时候,有六个美‘女’陪着,左搂右抱,风流快活,当真是塞神仙一般。

曲仙儿骂道:“你……你再要胡说八道,我打死你。”

洪袖儿骂道:“死不要脸!”

雪紫儿气道:“再敢胡说,割掉你的舌头!”

‘玉’霄苦笑道:“我当哑巴行了吧?我的天,六个母老虎……”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又是敲打一阵,直到‘玉’霄讨饶,这六人才吃吃笑着不再捉‘弄’他。

三‘女’也纷纷叮嘱了几句,七个人给八个人敬完了酒,‘玉’霄又来到了四大高僧的面前。

‘玉’霄一本正经的给四大神僧斟完了酒,嘿嘿笑道:“四位和尚师傅,咱们虽然不再是师徒,可是,四位师傅的传艺之恩,霄儿不会忘记,我虽然不崇拜你们的佛祖,可是我尊敬四位师傅,霄儿这么做,绝不是不尊敬师傅,而是迫不得已,虽然咱们的师徒之名分已经解除,可是感情却依旧不变的,四位师傅,霄儿好好的敬你们几杯酒。”

梵慈苦笑道:“好孩子,其实,你对师傅们也不薄,这么珍贵的珍珠果,你也送给了师傅,既然你执意出教,我们也无法勉强,不过,一定要拯救万民,断不可义气用事。”

梵仁道:“普渡众生,绝不是为了虚名,所以,你不以佛‘门’弟子的身份去救人,我也不会怪你,佛‘门’四大皆空,名利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霄儿,一定要好好的修行,拯救人类的重担,都在你的身上。”

梵音道:“梵音阁的心法,你依旧可以继续修炼,好孩子,多加用心,时间已经不多了,愿你早日能领悟,融会贯通,融合两派之功夫,然后打败天魔,这我们就安心了。”

梵若道:“多加用心,不可贪玩了。”

‘玉’霄道:“是,霄儿明白,我一定拼了命,也要跟魔域的妖魔周旋到底,四位大师,请!”

‘玉’霄纷纷给长辈们敬完了酒,这才回了原位。

众人边吃边说,楚天祥问道:“霄儿,可有什么良策,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玉’霄微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各位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不过,妖魔虽退,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所以,要加着小心,我这就安排。”

‘玉’霄看了看四周,沉声道:“吵吵、闹闹、刘角、史微、佟羽五位师兄听令!”

五个人刚吃了个半饱,一听‘玉’霄叫他们,五个人虽然是师兄,哪里敢不遵从,因为‘玉’霄现在是这里的主帅,一切的大权都在他手了。

五个人急忙站起身来,齐声道:“小师弟,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玉’霄微笑道:“五位师兄,吃饱了没?”

吵吵笑道:“差不多了,有什么事说吧。”

‘玉’霄笑道:“五位师兄,这负责保护百姓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先下去,替换外面的七个人过来,一个是,让他们吃点,再一个就是,我好安排人手,研究一下对付妖魔的办法。”

五个人答应一声,纷纷退了下去,时间不大,禅悟,禅机、**、碧萝等梵音阁七大金刚进来了。

‘玉’霄一见人都到齐,示意大家坐下。

然后开始询问这些妖魔都有谁,他好做到心中有数,好安排人应付。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胜敌,绝不能单靠勇力。

吵吵、闹闹、刘角、石微和佟羽五个人,修为和功力稍微差了一些,而且,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高手,所以,对付魔域高手的任务,并不需要他们了,所以,‘玉’霄将五人安排去救援百姓,保护百姓。

于是,众人纷纷将对手的情况,将所知道的一一跟‘玉’霄讲明。

‘玉’霄一一记在心中,静静的听着。

至于怎么分兵派将,绝不是儿戏,必须要深思熟虑才可。

但他真的能救了这些百姓吗?

又该怎么救呢?

如何对付兽群呢?

众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大家却知道,论聪明和机智,这里没有人能比得上‘玉’霄,若是‘玉’霄都不能救了他们,那这一场浩劫,就真的没有人能挽救了。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就连‘玉’霄也没百分百的把握。

但也只能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