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9章 婚事4

第二百三十九章 婚事4

洪天福一听‘玉’霄竟敢直呼自己的名字,气的使劲哼了一声,骂道:“我打怎么了?我喜欢打就打,你拿我如何?”

‘玉’霄忽然哈哈一笑,鼓掌赞道:“打的好,打的妙,打的臭丫头哭鼻子,惨兮兮,呱呱叫,哈哈,真是打的太好了,不过打的清了,最好打的她们满地找牙才好呢,其实,你们的‘女’儿真的欠揍,你这做父亲的,真是没教好她们,打的好,使劲打,其实我也想打她们,可是她们人多,我总被欺负,洪伯伯,真是多谢你打了袖儿,楚伯伯,多谢你打了桂儿,只是仙儿还没挨打,不公平,干脆,再打仙儿几巴掌吧,这样吧,请你再好好的打她们几耳光,多谢多谢。 ”

洪天福本来生气,真是简直都要被活活的气死了,没曾想,‘玉’霄竟然话锋一转,来了这么一手,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洪天福实在忍不住了,被逗得裂开大嘴就笑了,刚一笑,急忙捂住了大嘴,但依旧忍不住笑着。

楚天祥也是一样,他一见‘玉’霄这么生气的样子,扬言替她们出气,可气势汹汹的来了,却称赞他们打的好,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立刻,在场见到的人都被逗笑了。

三个姑娘更是娇羞无比了,嘤咛一声,又去追打‘玉’霄。

她们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说不过‘玉’霄,骂不过‘玉’霄,不管做什么,都被‘玉’霄算计捉‘弄’,除了追打‘玉’霄解解气、遮遮羞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姚霞抚掌大笑,拉着三个姑娘,咯咯笑道:“好了,好了,这是一件大喜事呀,又不是什么坏事,据他们说,当时情况特殊,都在一起这么久,他们又是青梅竹马,彼此相爱,成亲做夫妻,这又有什么?更何况,他们以为活不了了,这才临死前做夫妻,这更没错了,只是,‘玉’霄不该这么胡闹,好了,好了,霄儿,你也别胡闹了,看把你师傅们气的,不不,是你岳父岳母,哈哈哈……”

陶天喜也在一边给二位师兄道喜,洪天福和楚天祥苦笑不已,但木已成舟,还能如何?也只好这么样了。

自己的‘女’儿破了身子,都已经跟‘玉’霄做了三个多月的夫妻了,若是不答应这婚事,倒霉的是他们自己。

不但‘女’儿这一辈子都被坑苦了,就连他们自己也脸上无光。

不把‘女’儿嫁给‘玉’霄,‘玉’霄倒是不怕,也没什么损失,因为他有六个老婆,就算三姐妹不嫁,人家还有三个呢,所以,‘玉’霄若真的一走了之,这三个姑娘真没活路了,到时候,羞臊无比,定然寻短见了。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不把‘女’儿给‘玉’霄也只能给了,只能来一个一俊遮百丑了。

那时候一个‘女’子一生只能嫁一个男人,对于贞节之事看的比生命还重要,哪像现在的‘女’人,把离婚当成了光彩事,好像一个‘女’儿嫁的人越多,玩过的男人越多,就越值钱似,越光彩似的。

在那个时候,‘女’人要是被男人休掉,那是奇耻大辱的事,那‘女’人简直都没脸活下去了。

曲仙儿三姐妹轻轻的拽了拽‘玉’霄的衣袖,桂儿红着脸,轻轻道:“霄哥哥,爹娘他们都同意了,你还不快去给爹爹和娘他们见礼,不要再胡说了。”

三个姑娘拉着‘玉’霄的手,红着脸来到了父母的面前,三个姑娘跪下了,可是‘玉’霄却没有跪倒。

在这世上,没有什么事,什么人,什么神能令‘玉’霄屈膝,即使不磕头娶不到老婆,那‘玉’霄宁愿一生一世孤独,也绝不会丧失做人的尊严!

这种男人更是少,那像现在的无耻男人,为了得到‘女’人,不惜屈膝下拜,求婚,跪婚,简直丧失了做人的尊严,真是可耻!

三个姑娘跪在地上,一起道:“爹,娘,‘女’儿请爹娘答应我们的婚事。”

‘玉’霄也装装样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故意清清嗓子道:“咳咳咳,洪……”

他这一拉长音,气的洪袖儿偷偷就在‘玉’霄的‘腿’上掐了一把。

‘玉’霄哎呀一声,苦笑道:“喂,干嘛掐我,疼死我了,我还没说完呢。”

‘玉’霄躬身作揖,故意拉着长音道:“洪……伯伯,楚……伯伯,秦……伯母……朱……伯母,阳……伯母……”

洪天福不耐烦的挥挥手,喝道:“少他妈废话,臭小子,我可警告你,以后不可欺负袖儿她们,若是你有负于她们姐妹,我可饶不了你,到时候,我就算拼了命,也不放过你!”

‘玉’霄嘿嘿笑道:“洪伯伯,楚伯伯,放心吧,这三个丫头不欺负我就是好事了,三位师娘,你们真是惯坏了她们了,这些日子以来,我简直被她们气死了,做饭不会,什么也不会,除了会吃之外,什么也不做,害的我每日里伺候她们吃喝,真是苦呀……”

三个姑娘掩嘴吃吃直笑,还真是这样,这三四个月以来,‘玉’霄真是一直照顾她们,的确对她们很好。

曲仙儿嗔道:“人家没做过嘛,人家会的又不是没有,人家给你吹箫抚琴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秦扬姐妹掩嘴而笑,一见六个姑娘如此的和睦,心中也就安了不少。

秦扬暗自叹息,心道:“虽然六个‘女’子嫁给他一个人,不如仙儿一个人嫁给他好,但幸好她们姐妹这么和睦,倒也是不错,唉,也只好这样了,‘玉’霄这孩子,其实也不错,除了顽皮一些,无论是人品,长相,修为和本事,智谋和勇气,都是上上之人,的确是不错,这孩子真不知哪修来的福气……”

三姐妹纷纷幽幽叹息,各想着心事,将各自的宝贝搀了起来,朱青轻轻揽着桂儿道:“霄儿,我把桂儿可‘交’给你了,以后,你们可要相亲相爱,桂儿生‘性’顽皮,你要多多让着她点。”

秦扬叹道:“仙儿娇生惯养,大小姐脾气,你呢,也要多多担待,你们要和睦相处才是。”

阳娇道:“袖儿这傻丫头,最笨,你可不要总气她,这三个丫头,小的时候,就没少被你气,没想到,最终,这三个笨丫头还是没逃脱你的手掌,还是都嫁给了你,唉,这也许真的是孽缘。”

楚桂儿轻轻道:“还不快多谢爹爹和娘亲。”

‘玉’霄笑道:“霄儿谢过啦,霄儿乃是傲人族人,不便给几位岳父岳母大礼参拜,这样吧,我就给五位老人家鞠躬吧,一鞠躬,愿五个老人家一路平安,二鞠躬,愿五个老人家一路走好……”

三个姑娘这个气,一起跳出了母亲的怀中,纷纷掩住了‘玉’霄的嘴。

洪袖儿骂道:“你放什么屁?你什么意思呀,啊?”

“你这不是咒……你这坏蛋……”

五个人被逗得哑然失笑,没想到,就这样,‘玉’霄还这么胡说八道的。

陶天喜这个笑,大笑道:“哈哈,你们找的‘女’婿可真不错,刚一见面,就把岳父岳母给气的半死,真是好孩子。”

姚霞也笑个不停,拉着几个人道:“好了好了,快,外面不是讲话的地方,走走走,咱们屋里慢慢谈话,叫霄儿好好的给你们敬杯酒,好好的赔罪。”

一场烟云就这么散去,可是,原信智和应刑二人却是黯然神伤,暗中垂泪,没想到,最喜爱的‘女’人一股脑的都被‘玉’霄给娶了去,心爱的‘女’人得不到,毕竟是一种遗憾。

龙‘女’派的弟子忙着收拾桌子,‘玉’霄把冰桌子砸碎了,满地的狼藉。

楚桂儿只好又画了一张桌子的样子,让‘玉’霄又重新冰冻好。

很快的,徒弟们又摆好了吃喝,众人又坐在了一起。

陶天喜笑的肚子都疼了,大笑道:“这真是好‘女’婿呀,一见面,先把岳父岳母都给气的半死,然后将桌子踢翻,简直比老丈人还威风,哈哈哈……”

姚霞狠狠的掐了陶天喜一把,骂道:“你那壶不开提那壶?过去的就过去了,你还提什么?人家‘玉’霄本事,踢了能做,你行吗?你要是行,有本事你也踢。”

秦扬扑哧一笑,姚霞也是这么胡闹,也总是一半正经话,一半又胡闹了。

‘玉’霄这次不玩笑了,又做了一张冰桌子,然后亲手斟了酒,拉着六个姑娘首先来到了三老的面前。

‘玉’霄微笑道:“三位伯伯,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说人不够,先不敬你们酒了吧?现在人够了,霄儿很感‘激’三位伯伯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三位伯伯在上,让我老婆给你们磕头了。”

众人这个笑,他不磕头也就罢了,竟然叫别人磕头。

雪紫儿气道:“你!你真是臭无赖,怎么这么坏。”

‘玉’霄正‘色’道:“喂,我无父无母了,三位伯伯送我到这里学艺,又在此照顾了我九年之久,比我的父母都要亲,难道你们不该给他们磕几个头吗?”

曲仙儿嗔道:“那你怎么不磕头?”

‘玉’霄悠然笑道:“我不喜欢磕头呀,而且我是傲人族的人,根本不会磕头,你们不是喜欢磕头吗,那你们磕头代我多磕几个不就行了,既然你们喜欢,我把机会让给你们呀,看看,看我多好呀。”

卓悠悠气的骂道:“你去死吧,谁没事喜欢磕头玩?”

三老这个笑,都笑成了一团,‘玉’霄就是如此胡闹,什么时候,也忘不了玩笑。

但三老一向平易近人,跟仙儿姐妹,‘玉’霄经常一起玩,也不在乎什么礼节。

小糊涂仙赶忙道:“不用了,不用,磕头就都免了,其实,霄儿说的对,就算多磕几个头,我们也不多长几块‘肉’,这礼节就免了。”

叶方士微笑道:“不错,免了,全免了。”

谈天笑大笑道:“今天我开心死了,能见到这小子这么有出息,娶了这么多老婆,我们也安慰了,好孩子。”

‘玉’霄嘿嘿笑道:“怎么,三位伯伯没有妻子,也想找几个老婆吗?这样吧,我老婆多,就让给你们三个如何呀?”

三老这个气,六个姑娘这个羞,那有将老婆让人的?而且还是跟长辈开的这种玩笑,实在是太可气了,九个人一起动手,又把‘玉’霄收拾了一顿。

叶方士笑骂道:“你们姐妹以后就要团结,不团结,哪里能对付的了他,他再要胡说八道,不用跟他讲道理,就打他就是。”

谈天笑笑道:“对对对,这种人,不能跟他讲理,就得武力解决。”

三老一边笑着,一边拉着‘玉’霄的手,真是对‘玉’霄喜欢的不得了。

‘玉’霄极其的感动,也不再玩笑,叹道:“三位伯伯,霄儿真的很感‘激’你们,是你们不远千里,护送霄儿来拜师的,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守在霄儿的身边,你们就跟我亲生父亲没区别,今日,霄儿好好的敬你们一杯酒。”

‘玉’蝶也轻轻道:“三位伯伯,‘玉’蝶也多谢你们的恩情,霄弟不能下拜,‘玉’蝶愿意代霄弟行大礼。”

卓悠悠也道:“悠悠也甘愿。”

二人附身拜倒,慌的三老搀也不是,扶也不是,在一边急忙叫道:“快,快起来,别行礼了……”

‘玉’蝶和悠悠都是‘女’子,即使是长辈,也不能随便的去搀扶,也要注意这礼节,虽然三老游戏人间,但这礼节却知道。

‘玉’霄微微一笑,搀起了‘玉’蝶和悠悠,笑道:“不要行礼了,来,咱们夫妻七人,一起给三位伯伯敬三杯酒也就是了,悠悠,蝶儿,这杯酒,你们给斟,下一个,换仙儿和袖儿斟酒,最后换桂儿和紫儿斟酒,你们六个一人斟酒一次。”

六个姑娘脸‘色’羞红,都按着‘玉’霄所说,纷纷给三老斟酒,三老高兴坏了,高高兴兴的喝了下去。

这乃是规矩,也是最起码对长辈的礼仪,磕头跪拜既然不必了,这酒却是一定要斟的,所以,就连雪紫儿‘性’高气傲的‘女’子,都温柔的像一只小猫似的,对‘玉’霄的话十分的依从。

三老虽然不是‘玉’霄的亲生父母,但胜却亲生,所以,‘玉’霄将三老放在了首位,先给三老敬酒,因为三老代表的就是‘玉’霄的父母。

谈天笑哈哈笑道:“愿你们早生贵‘女’,再生七八个像你们都这么乖的‘女’孩子,千万别生像这臭小子这么坏的小坏蛋,要是生一大堆小坏蛋,我们不被欺负死才怪呢,哈哈哈……”

三姐妹嘤咛一声,曲仙儿敲了谈天笑一下,嗔道:“不理你了,谈伯伯,你最坏了,就会欺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