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39章 婚事3

第二百三十九章 婚事3

< >

每一个做父亲的男人,其实也是这种很微妙的心态。

所以,有‘女’儿的人家,做父亲的总会严厉管教‘女’儿,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做出羞耻的事,但虽然不想嫁‘女’,却也不能不嫁‘女’,因为‘女’儿总不能孤单一辈子,总要嫁人的。

在古代,这种心态更是严重,这并不奇怪。

楚天祥和洪天福也不例外,当听说,自己的‘女’儿没经过他们的允许,‘私’定终身,而且还是六个‘女’子一起嫁给了‘玉’霄,每日里,六个‘女’人伺候一个男人,做那种他们也喜欢,但又觉得肮脏的事,当然愤怒了。

虽然,他们也喜欢做男‘女’之事,但毕竟他们是男人,玩的是别人的‘女’儿,因为他们的妻子就是别人生的‘女’儿人,玩别人的‘女’儿,他们当然体会不到做父亲的心情,可是等别人玩了他们自己的‘女’儿,感觉就大不相同了,就能体会那种心情了。

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人妻‘女’者,妻‘女’难免被人‘**’,你娶了老婆,就相当于‘**’了别人生的‘女’儿,但等你娶了老婆后,生了孩子,说不定生的不是男孩,而是‘女’孩,而等你生了‘女’孩后,你的‘女’儿嫁了人,就会被别的男人‘**’,成为别的男人的**玩物,这就叫‘**’人妻‘女’者,妻‘女’难免被人‘**’。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也许,这就叫天意吧。

虽然,男欢‘女’爱正常不过,但都离不开一个‘**’字,都离不开**的欢愉。

每个人家中都有‘女’人,是‘女’人总难免嫁人,嫁了人,难免跟男人做那种事,这种事无可奈何,虽然千古以来,男人都想玩别人的‘女’儿,不想自己生的‘女’儿被人玩,但却永远不可能的。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无可奈何,如此的矛盾,只有将心态摆正,这才能让心舒服一些。

那些一嫁‘女’儿就哭的父母,其实,还是因为心不正,心中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作怪罢了。

因为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最后给了别的男人,成了别人发泄**的工具,一想到宝贝‘女’儿,被别的男人压在身底下,做那种不堪入目的事,当然心里难受了,其实,还是因为心态不正的原因。

而秦扬等姐妹却稍微差了一些,毕竟她们是‘女’子,在‘女’人的心中,‘女’人跟男人没区别,‘女’人跟男人**,是正常的,‘女’儿大了,想男人了,想让男人爱,思‘春’了,这没什么错,只是不该的是,‘女’儿没有请示她们,更不该的是,六个‘女’人一起嫁给一个男人。

楚天祥余怒未消,怒喝道:“岳商,究竟怎么回事?”

岳商早知道这件事迟早会被师傅师叔责怪,但没有办法,而且这事也真不怪几个姑娘,也不怪‘玉’霄,更何况他们真心相爱,被困死在地下数月,大家都以为要死了,这才彼此做了夫妻,根本也无可厚非的事。

岳商跪倒在地道:“各位师娘,各位师叔,这事不怪仙儿她们,也不怪小师弟,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十四人一起追杀妖魔,早就立下誓言,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小师弟本想不让仙儿她们跟着去的,可是她们非要跟着去不可,他们本来感情就很好,而且,一路上危险重重,他们就走的更近了,后来,我们遇到了石头雨,被迫无奈,小师弟拼尽全部的功力,劈开沙子,我们就钻进了二十几丈的地下,躲避着火石头雨,那时,我们都以为必死无疑了,被活活的埋在了地下了,根本不知道还能活着出去,所以,他们以为必死无疑,于是,就一起成了亲,想死后,大家永远也不分离,所以他们才一起成了亲,除了在地下生活了数月之久之外,我们追杀妖魔到了地心,又到了大雪山,由于环境所迫,他们始终在一起,所以,这真的不能怪他们没有禀告师傅就成亲,都是环境所迫……”

岳商毫不隐瞒,将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虽然具体的没有说,但四子和四‘女’都听了个差不多。

曲仙儿‘抽’泣道:“这其中的原因曲折,并非几句话就能说清的,等以后,我们详细的讲讲,这事不能怪霄哥哥的,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这件事谁都不怪,因为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

楚天祥仰天长叹道:“孽债!孽债!”

秦扬也幽幽叹道:“唉,这真是孽债,咱们万不该让她们出去,唉……”

二子和三‘女’懊悔不迭,但如今,生米成了熟饭,又能怎么办?

宝贝‘女’儿已经破了身,早就成了‘玉’霄的妻子了,不嫁给他又能嫁给谁?

一听到那么奇异的事,二子和三‘女’一想,也真不能怪三个姑娘。

至于具体原因,还是以后慢慢的问问宝贝闺‘女’。

这三个姑娘本就深爱‘玉’霄,又被困死在地底下,她们想在临死前跟心爱的男人做夫妻,就算死后灵魂也永生永世的在一起,她们又做错了什么?

怪就只能怪天意‘弄’人罢了!

楚天祥知道木已成舟,米已成炊,难以更改了。

洪天福也一样,‘女’孩的贞节何其的重要?既然自己的‘女’儿贞‘操’已失,还能怎么办?就算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这么着了。

秦扬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玉’霄说‘玉’蝶和悠悠嫁给了他,这三个姑娘跟没事人似的,原来,她们也一起嫁给了他,所以,当然不难过了。

洪天福跌足大叫道:“唉!真是冤孽!”

三个姑娘哭成了泪人,秦扬等姐妹,怪也不是,说也不是,既然事情都发生了,还能怎么办?难不成要将宝贝‘女’儿活活的‘逼’死不成?

‘玉’霄却不以为然,一见四个姑娘当众承认了,这口气也出了,也就不走了。

‘玉’霄一见三个姑娘在哭,却哈哈笑道:“唉,哭的好,哭的妙,喂,你们是不是后悔了嫁给我了?后悔不要紧呀,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你们若是喜欢别人,也可以嫁给别人呀,男人三妻四妾可以,‘女’人为什么不可以三男四夫?所以,你们要是觉得我一人娶六个老婆,对你们‘女’人不公平,那你们不会嫁六个男人,这样不就公平了?这样吧,你们若是喜欢,一个‘女’人,可以找六个男人嫁了,不过嘛,就是生娃娃的时候,要注意了,这样吧,嫁六个男人,跟这个男人两年,这两年内,只准跟那个男人睡觉,生的孩子就是哪个男人的,两年后,再换个男人,这样轮着来,估计,十二年,你们就可以完成了生孩子的神圣任务了。”

三个姑娘正在哭泣,闻听‘玉’霄说出这么‘混’蛋的话,气的也不哭了,一起狠狠的瞪了‘玉’霄一眼。

三个人暗暗的骂道:“都是你,要不是你胡闹,我们能挨打吗?等会再找你算账。”

雪紫儿气的照着‘玉’霄就掐了好几把,使劲呸了‘玉’霄一口,骂道:“放屁!放狗臭屁!现在你满意了?我呸,臭无赖!”

魏晓晨走上前来,二话不说,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三下,骂道:“你也太过分了,袖儿和桂儿为了你挨打,你还胡说八道?你放的什么屁?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不要脸,不知羞?”

‘玉’霄皱眉道:“我怎么不知羞了?他们的意思,就是说我不该娶的这么多,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我允许我的老婆可以多嫁几个男人,乃是为了她们着想,为的是做到男‘女’平等呀,如何不知羞了?”

魏晓晨气的跺了‘玉’霄一脚,骂道:“懒得理你,哼!”

‘玉’蝶柔声道:“霄弟,好了,不要胡闹了,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仙儿她们都认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别气她们了。”

‘玉’霄哈哈一笑,问道:“楚伯伯,洪伯伯,现在你们怎么说?你们的‘女’儿已经嫁给我了,我提出的第三个条件难道很过分吗?”

洪天福气的使劲哼了一声,若不是生米做熟了饭了,这事已经发生,无法更改了,这口气他焉能咽得下。

楚天祥气道:“我没有意见,只要她们同意就行了。”

‘玉’霄悠然笑道:“喂,你们还哭什么?难不成不想嫁给我?唉,那好吧,我早说了,其实你们一点都不漂亮,一个个丑的要命,我看你们嫁不出去了,只好勉为其难的娶了你们了,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吧,不过,好像有句话说的好,那句话说,‘女’人失节,都没脸活着了,你们四个都失节了,你们又这么爱面子,咱们‘私’定终身,无媒苟合,你们以后怎么见人呀?依我看,你们四个为了名声,应该拔剑自刎,以保贞洁才对,这样,别人才会称赞你们,真是大家闺秀,贞洁烈‘女’呀,喂,你们快自杀吧……”

雪紫儿也不落泪了,三个姑娘闻听也不哭了,四个姑娘气的一起都跳了起来。

三个姑娘气的在母亲怀里跳了出来,曲仙儿气的骂道:“我们自杀?就算自杀,在临死前,我也先掐死你!”

洪袖儿骂道:“就算死,也先打死你这个臭无赖!”

楚桂儿道:“各位姐姐,这臭无赖太欺负人了,得了便宜卖乖,还故意的气咱们,咱们不能跟他这么算了,打他!”

就算四个姑娘有自杀的心,真的觉得没脸见人了,可是他这么说,直接给她们就挑明了,将她们装作想不开,装贞节烈‘女’,装作自杀,面子上好看这一条路都给堵死了,她们再要装作贞洁烈‘女’,去抹脖子,上吊,撞墙什么的,都无法装了,再要那么做,等于就是告诉别人是装的了,因为‘玉’霄已经说了出来。

其实,为了面子好看,这三个姑娘还真有这个心去演演戏,这三个姑娘刚想哭一会,就装作要死要活的,没曾想被可恶的‘玉’霄一语道破了玄机。

她们装装样子,无非是让外人看看,她们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都是贞洁烈‘女’没并非是随便的‘女’子。

可是,‘玉’霄就偏偏这么坏,一眼就识破了她们的想法,她们那能再这么装了,再要这么装,倒是显得虚伪了。

四个姑娘这个气,气的真是啼笑皆非,但也不得不承认‘玉’霄的聪明,简直就是她们肚子里的蛔虫。

四个姑娘羞臊无比,围住‘玉’霄又掐又拧,又咬又敲,臊的脸通红。

洪天福和楚天祥目瞪口呆的看着,就眼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钻进了‘玉’霄的怀中,跟‘玉’霄这么撒娇。

‘女’大不中留呀,二人心中这个念头顿时升起,这才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寓意。

四个姑娘羞臊的敲打了‘玉’霄一顿,‘玉’霄哈哈一笑,一边抱住了俩,也不怕别人看到,就在每个姑娘的小嘴一人亲了一下。

这一‘吻’之下,顿时,四个姑娘就老实了,一个个嘤咛一声,就钻进了他的怀中。

曲仙儿嗔道:“你真不是好东西,真坏透了,害的人家一点面子都没有。”

洪袖儿嗔道:“我恨死你了,我恨你,害的人家被爹爹打了一巴掌,打的人家这么痛。”

楚桂儿嗔道:“还有我,你看看,人家的脸都肿了,人家自小到大都没挨过打,都是你害的人家挨打。”

‘玉’霄嘿嘿笑道:“是吗?哎呀,我看看,真是的,这真是你们爹爹打的吗?”

洪袖儿‘摸’着红肿的脸蛋,嗔道:“废话,你又不是瞎子,你没看到呀。”

‘玉’霄摇头叹息道:“唉,我早说了,他们不是你们的亲爹爹,你们是捡来的了,要是你们的亲爹,能这么打你们吗?看来,你们真的是在地里刨的,或者是树上结的果子,被他们捡走了,算了,以后别认他们做爹了……”

“你才是捡来的呢!”

“你才是树上结的果子呢。”

“你还敢笑人家,打你,打死你……”

四个姑娘又是一阵撒娇,就连雪紫儿都泪眼汪汪的,娇羞无比。

看到的男人简直妒忌死了,真恨不得上去将‘玉’霄活活的掐死,因为这六个出尘脱俗的仙子,竟然被他这么捉‘弄’、玩‘弄’和戏耍,而这几个姑娘还就贱的跟他撒娇,真是令暗恋她们的男人恨得直咬牙。

‘玉’霄替这个擦擦泪,替那个擦擦,忽然厉声道:“好呀,居然敢打我老婆,你们不要哭,我替你们出气,我打你们的养父几耳光,替你们报仇!”

‘玉’霄忽然推开四个姑娘,大喝道:“洪天福,楚天祥,你们做的好事,竟敢打我妻子……”

洪袖儿和楚桂儿失声惊叫,急忙抱住‘玉’霄的手臂,捂住了‘玉’霄的嘴,二‘女’气的照着‘玉’霄就是一阵敲打,洪袖儿使劲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你……你还胡闹,爹爹都快被你气死了,不准你这么胡闹,你再要欺负我爹爹,我再也不理你了。”

楚桂儿嗔道:“你敢对我爹爹不敬,看我不打你,不准你对我爹娘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