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0章 派将4

第二百四十章 派将4

< >

‘玉’霄道:“而且,她们三还有大用处,万一要是有凶禽,她们三还要对付天上的飞禽,明白吗?而且,我万不能让妖魔发现我已经功力尽失,只有几成的功力了,否则的话,被他们察觉了,定然一起围攻我,那我就死翘翘了。”

谈天笑道:“那……那老糊涂他们呢?”

‘玉’霄道:“他们俩也是一样,都要在我身边保护,而且,他们的本事没你大,你若是承认你的本事不如我大伯和二伯,那你就下来跟着我。”

谈天笑这次高兴了,嘻嘻笑道:“不用了,我这么大的本事,当然要上主要战场了,好,‘交’给我了。”

寂籁问道:“小师弟,还有我呢?我做什么?”

‘玉’霄道:“师姐善于防守,以琵琶音做剑,就跟仙儿姐妹一起,帮着防护空中,若是有飞禽,要对付天上的飞禽。”

禅弥和禅勒施礼道:“小师弟,那我们俩呢?”

‘玉’霄道:“你们俩我还另有安排,现在大家都有了对手了,至于刘角、史微、佟羽、吵吵、闹闹、禅弥和禅勒几位师兄,要帮着应付兽群,不管是天上的,还是地下的,都要他们帮着保护百姓。”

楚天祥频频点头,一见‘玉’霄调度有方,真是暗暗的佩服。

‘玉’霄笑道:“禅弥,禅勒,你二人速去集合人马,清点一下有多少人,那些难民也不能闲着吃白饭,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必须都要听命才可,咱们现在就要做做准备了。”

禅弥和禅勒答应一声,带着一部分弟子开始招呼山谷内的难民,清点人去了。

‘玉’霄长叹一声,算来算去,魔域的高手太多,想要完全战胜,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更令‘玉’霄难过的是,如今他的功力仅是恢复了三四成,根本对付不了厉害的妖魔。

不过,由于十三人一直给‘玉’霄注入真气疗伤,渐渐的,‘玉’霄又领悟了一种新的道术,那种道术可以吸收储存天地万物的‘精’华,十三人的真气,渐渐的‘玉’霄可以储存起来供自己使用,而且,他可以吸收日‘精’月华,他两把剑上的神力,他也慢慢的可以吸收了,这种心法修炼起来,比起三派的心法要容易的多了,而且也可以速成,只是‘玉’霄还只是初研究,还不太熟悉。

‘玉’霄说以后不用三派的心法,其实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只是因为他受伤这些日子以来,领悟了一些新的东西,所以,他才敢说这种大话。

但必须还要细心的研习,‘精’心的修炼,这样才能融汇贯通,将天地万物,日‘精’月华借来供自己使用。

但即使这样,他的伤由于太重,被电鳗发出的强大电流反噬,又连番遇险,功力几乎全失,一时半刻,想要恢复原有的功力,没有两三个月都难。

他若不是领悟了这种奇妙的新道术,恐怕他也好不了这么快。

‘玉’霄长叹一声,走出了大帐,然后飞身骑上了天马,骑在天马上,等着众多百姓前来聚集。

众人也都跟了出来,虽然不知道‘玉’霄要做什么,但‘大帅’出来了,他们焉能不出来?

这个山谷还真‘挺’大,足有三百丈方圆大小,这个山坳好似一个葫芦一般,谷口小,谷内大,一千多人还勉强能住开。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皑皑白雪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令这个夜里并不算太黑。

但却太冷太冷,冷的连尸体上的血液都结成了冰了。

大帐前空出了一大块空地,无数的难民就躲在四周,有的在篝火旁,有的在尸体上依旧哭泣。

活下来的这一些人,多是一些健壮的人了,老弱病残死的最快了,因为逃的慢,也没有多少反抗的能力,所以死的快,这恐怕就叫适者生存了。

人终于集合起来了,禅弥和禅勒命人进行察点,经过详细的盘点,这里的难民还有一千四百四十四人,有男有‘女’,有的受了伤,有的断了手,真是惨不忍睹。

‘玉’霄骑着天马,盘旋在难民们的头顶,大声道:“喂,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这世上的人谁想死?

难民们一见‘玉’霄骑着白如雪带着翅膀的天马在半空中飞旋,知道这是神仙,一起跪倒在地道:“求求神仙救命吧……”

‘玉’霄大叫道:“大家既然想活着离开这里,就必须听我的命令,现在,我是这里的主帅,谁若是不遵从,必然军法从事,听清楚了没有?”

‘玉’霄可真够威风的,就骑着天马停在六七丈的空中,真是威风凛凛。

众多难民纷纷给‘玉’霄磕头,不住的答应着。

‘玉’霄大叫道:“既然这样,那大家安静,按我的话做,男人站在左边,‘女’人站在右边,快!”

‘玉’霄说罢,落在了大帐口,但依旧骑着天马在难民的前面。

吵吵和闹闹等人帮着分队,这里男男‘女’‘女’还真不少。

经过分派,其中不管是老‘女’人还是年轻的‘女’人,‘女’人就占了四百多人。

‘玉’霄喝道:“‘女’人先到角落去,现在,男人十八岁到三十岁的,站在最左边,三十到五十的,站在中间,五十往上的,都站在右边,快!”

时间不大,经过分派,立刻,又将这**百男人分成了三队,‘玉’霄十分满意的点点头,一见难民们很配合,知道这些人为了活命,只能听命令。

活着的健壮男子还真不少,十八岁到五十岁的‘精’壮男子大约也有个五百多人,余下的四五百人,都是老人孩子,加起来,也有个四五百人。

‘玉’霄一见分好了队,对众人道:“现在,大敌当前,群兽堵住谷口,我们被困住了,咱们在这里也许要待四五天,但这里寒冷无比,抢回来的帐篷,被褥已经不太多了,各位的亲人死了,但人已经死,哭也无用,所以,大家将这四五百具尸体上的棉衣都脱掉,你们都分了,等会,将尸体分分类,为了表示对死者的尊重,男人只准去剥男人的尸体,‘女’人去剥‘女’尸体,若是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就去给自己亲人的尸体剥衣服。”

一席话,难民们一阵喧哗,顿时就‘乱’了。

一个壮汉‘挺’身而出,痛哭道:“仙长,我们的亲人死了,我们不能好好的安葬,焉能忍心再将他们的衣衫剥去?如此焉能对得起死去的亲人?”

“是呀,我们不能这么做……”

‘玉’霄大喝道:“住口!大家不要喧哗,谁若是再敢喧哗,小心我剑下无情,那块石头,就是榜样!”

‘玉’霄用手一指,就见双剑化作两道光直‘射’石壁处的一块巨石,轰然照着巨石斩落!

轰隆!

一声巨响,再看那块巨石顿时被劈成了三块,从石壁上摔落!

两把神剑化作一道光又飞回了‘玉’霄的剑鞘中。

顿时,喧哗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去,这些难民吓得面如土灰,都被‘玉’霄所震慑住!

‘玉’霄大喝道:“我警告你们,谁若是不听我的命令,不用妖魔动手,我先将不听话的击毙在剑下,听到了没有?”

一千多难民吓得面如土灰,立刻都跪倒在地了。

‘玉’霄看到这些难民这样,心中更是反感,暗暗的骂道:“都他妈是一群不知廉耻没有自尊的奴才!哼!若是我傲人族的也遇到了这种事,绝没有一个为了活命屈膝跪拜的。”

楚天祥就是一皱眉,一见‘玉’霄实在是太凶了,简直跟凶神恶煞一般,丝毫不像是修道之人,根本不跟百姓们讲什么仁慈,觉得‘玉’霄有点过分了。

他刚想说什么,朱青赶忙拉住了楚天祥,在楚天祥的耳边低声道:“不要管他,‘玉’霄并没有做错,你也看到了,这些人,就是一些欺软怕硬的,若是对他们太软弱,必然不听调遣,也只有这样才能镇住他们,‘玉’霄这么做是对的。”

楚天祥轻轻的点点头,只好不发一言。

三个姑娘也不敢再去胡闹,因为她们也看得出,‘玉’霄这一次是玩真的。

‘玉’霄也的确没玩笑,因为人一多,心就不齐,心不齐,焉能对付妖魔?

行兵作战,必然军令严明,否则,犹如一盘散沙一般,必败无疑,当此生死存亡之际,焉能玩笑。

正所谓,兵不斩,则令不齐,必然‘混’‘乱’。

‘玉’霄自幼就聪明机智,在小伙伴中一向做大哥,他也深明军法军纪,而且率领这么一群老弱残兵对付众多妖魔,简直困难的很,必然要用严令。

‘玉’霄一见百姓们都静了下来,也不叫百姓们起来,而是骑着天马跃武扬威的道:“你们的亲人已经死去,就算给他们穿着衣服,他们难道就有直觉吗?难道就能复活吗?死人不需要衣服,活人却需要,所以,脱掉死人的衣服,用来抵抗严寒,这是必须的一招,这里到处都是积雪,山谷外就是兽群,柴草也不多,取暖更是困难了,所以,必须这么做,否则,你们都能活活的冻死在这里,不过,为了对死者的尊重,也不必将死者脱得一丝不挂,给死者留下内衣也就是了,还有,你们也哭了这么久了,也跟你们的亲人告别了,这些尸体等会就要抬到谷口,全部焚毁。”

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无数的难民纷纷跪倒在地,不住的哀告,尸体不但被剥掉衣服,而且还要焚毁!

这怎么能行呢?死去的都是他们的亲人呀!

‘玉’霄大吼道:“不要喧哗!”

众多难民们哭成了一团,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无情了。

楚桂儿姐妹就在‘玉’霄身边,楚桂儿大着胆子轻声道:“霄哥哥,你把尸体都烧掉,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玉’霄叱道:“你知道个屁,我不是说了,魔域的妖魔善于异术,若是将尸体施巫术,那这些尸体就成了咱们的敌人了,我自有主张,不要多话!”

楚桂儿吐吐舌头,无趣的走开了。

难民们只剩下哭声了,有五六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纷纷走上几步,跪在了‘玉’霄的天马前,痛哭道:“仙长,求求你了,尸体不能火焚呀,不能呀,你行行好吧……”

‘玉’霄冷冷的看了看这些人,心中也不是滋味,但这么多尸体,留着就是祸害。

‘玉’霄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顿时,难民们静了下来,但依旧呜呜的哭着。

‘玉’霄沉声道:“几位老人家,你们都起来吧,我问你们,人既然死了,尸体怎么处置,又有什么关系?你们不把尸体火化,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一个老者呜呜哭道:“应该……应该埋葬了。”

‘玉’霄冷笑道:“你们埋葬了,是不是以后准备上坟祭奠方便的呢?”

“是……是呀……”

‘玉’霄大笑道:“真是迂腐呀,迂腐,蠢蛋呀蠢蛋,我问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蛮荒之地!尸体你们又带不走,你们将尸体埋在这猛兽出没的穷山恶水中,你们就算要来上坟祭奠,难道你们就敢来吗?我问你们,你们谁敢来这里上坟?也许,你们出了此处,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地方,就算知道亲人埋在此处,你们也必然不会来的!”

“啊……”

顿时,难民们被问住了,是呀,这里是蛮荒之地,高山峻岭蔓延数千里,猛兽遍地都是,亲人的尸体埋在此处,他们活着出去后,又有几人真的敢来这种地方祭奠的?

为了上坟祭奠,却要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有几个人会这么做?

‘玉’霄冷笑道:“回答不出来了吧?不是我小看你们,这山谷内,就算埋着你们的祖宗,你们一辈子也不敢来这里祭奠上坟的!哼,既然这样,那火化和埋葬有什么区别?还有,我再问你们,这里到处都是石头,地面也是石头的,你们怎么埋葬尸体?你们要挖石头地葬尸体吗?”

顿时,众多难民又被问了个哑口无言,是呀,这里是山谷,都是石头,根本没有松软的土地,难不成砸碎石头葬尸体吗?那要费多少力气?那有哪些力气?

一个壮汉结结巴巴的道:“可……可……可以埋在雪里……”

‘玉’霄冷笑道:“那我再问你,你埋在雪里,难道尸体就能保存吗?等到了夏天,这里的积雪融化,埋在雪堆里的尸体就‘露’了出来,最后,被这里的猛兽都给吞噬撕咬掉,将你们亲人的尸体给撕咬的支离破碎的,你们又该如何?”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