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1章 对峙1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对峙1

顿时,无数的人发出一声惊叹,众人暗自佩服,对‘玉’霄真是不由得刮目相看了!

因为‘玉’霄说的不错,埋在雪里,雪有融化的一天,等雪融化了,埋在雪里的尸体,由于这里太冷,定然不会腐烂掉,到时候,这里的动物,就会开始撕咬这些尸体,他们亲人的尸体必然被撕咬的惨不忍睹,那更是对遗体的一种侮辱了。

‘玉’霄的分析实在是太对了,顿时,无数的人发出一声惊叹,因为‘玉’霄想的实在是太远了。

‘玉’霄冷笑道:“到时候,雪一化掉,尸体‘露’出来,狼,虎,野猪,豹子,毒蛇,蝎子,到时候就开始撕咬这些尸体,你们亲人都死了,尸体还要被如此的羞辱,你们说对得起亲人吗?我问你们,究竟是火化掉的好,还是埋了好?你们又不能埋在石头下,又不能前来祭奠,又不能保存尸体,人都已经死了,尸体怎么处置又有什么区别?我这么决定,那一点不好,请问各位乡亲,你们倒是说说,我所说对不对?”

顿时,将一千多难民给问了个哑口无言!

几个哭着的老者也被问住了,一个个还不得不佩服‘玉’霄分析的对,因为若是真的像‘玉’霄说的那样,日后发生了那种事,那还真不如把尸体烧掉了。

一千多难民心服口服,虽然不愿意这么做,但也无可奈何,一个个只好哭着纷纷道:“请仙长做主吧,仙长说的对……”

‘玉’霄道:“很好,现在,大家就快去行动,赶紧跟自己亲人的遗体告别,然后都将尸体搬到谷口,尽量将谷口堵死,‘女’的剥‘女’尸体的衣服,男的剥男尸体的衣物,将衣物剥掉,不准‘私’自留着,都要‘交’到这里来,我命人统一给大家分配,不准因为衣物等问题闹‘乱’子,好了,吵吵,闹闹,禅弥,禅勒,四位师兄,你们帮着运送尸体吧。”

立刻,全体难民们开始忙活了起来,这些人哭着将亲人尸体上穿着的棉衣棉‘裤’以及值钱的东西都脱掉,只给尸体留着薄薄的内衣了,不管男尸体还是‘女’尸体,都被如此的剥去衣衫。

‘玉’霄长叹一声,眼中也含满了泪水,他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这一场战争实在是太难了,要想活下去,只有这么做,否则,都能活活的被冻死!

‘玉’霄骑着天马,仰天长叹道:“人生不过一场梦,竹篮打水总是空!前人撒种后人收,到头来,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今日葬他知是汝,他年葬我是何人?人生在世,你、我、他,不过就是俗世中一过客,唉……”

‘玉’霄心中无限的伤感,人生到头来都是死,到头来一切都是空,死后一切一无所有!

今日的富贵,死后就成了他人的了,人人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人人都有一死,死后,究竟有多少人为你哭泣?究竟何人葬你?这谁又能知道?

就像这些人一样,死后,他们的衣服,财产,就会成了别人的,就连这副臭皮囊都难以保留,岂不就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楚天祥闻听‘玉’霄这番长叹,真是肃然动容,没想到,‘玉’霄的心竟然这么伤感,他的悟‘性’居然如此的高!

原来,他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却包裹着一颗这么悲伤的心!

六个姑娘也是叹息不已,经过这么多磨难,这么多生死,她们越来越觉得,人生在世,真的是一场梦,真的是一场空,她们也就越来越珍惜彼此间的感情。

就像‘玉’霄对她们说的那样,大家在一起就要快乐,人生活着就要快乐,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

她们更加感受到了‘玉’霄为什么总会这么逗她们开心,只因为‘玉’霄想在活着的时候,让她们永远都笑口常开,快快活活的一辈子。

因为他已经看透了人生,也领悟了人生。

所以,他傲骨铮铮的活着,有尊严的活着,自由自在的活着,也快乐的活着!

第二百四十一章对峙

当灵魂离开躯壳的时候,这副臭皮囊该如何处置?是富丽堂皇的举行仪式埋葬,还是草草入殓?是大‘操’大办,还是平常普通?

其实,怎么处置尸体,又有什么不同?

因为不管如何,尸体永远只是尸体,再也不会复活!

就算用普天之下最高贵、最奢侈的葬礼,那死去的人也不会复活!

葬礼,无非是做给活人看的罢了!

真正的孝顺不是在葬礼上,而是在心中,在人还活着时表现。

那些在亲人死去,哭的稀里哗啦,大‘操’大办,将葬礼举行的轰轰烈烈的孝子们,难道在亲人活着时就一定很孝顺吗?

那也不见得!

尸体的处置,不过就是对亲人遗体的一种尊重的心情罢了。

但也只是一种仪式,毫无用途的仪式。

因为就算尸体你再怎么尊敬,就算你找一块风水宝地,用水晶棺材埋葬,建造一个豪华好似水晶宫似的墓‘穴’,尸体依旧不能复活,亲人依旧不能复活。

就算尸体完好无损,穿上新衣服,躺在棺材内埋葬,到得后来,尸体腐烂,蛆虫遍布尸体,渐渐的将尸体腐蚀到只剩下一具骷髅骨。

尸体被蛆虫腐蚀,经过好长一段时间才将血‘肉’吞噬干净,那难道不是对尸体的一种不尊重?

可是没有人去那么想,正所谓,入土为安,埋到土里之后,尸体怎么被蛆虫吞噬,尸体龌龊的样子,没有人去想,因为若是一想,这尸体还真不如烧掉干净。

其实,人活着的时候,对其尊重和孝敬才最重要,人都已经死了,对尸体再怎么尊重,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在人活着的时候待其好,这才是正道。

‘玉’霄也是没有办法,这里尸体五百多具,外面强敌环伺,那有时间去处理这些尸体?

死人不需要衣服,可是活人却需要。

这里天寒地冻,已经到了寒冬,遍地积雪,身处蜿蜒千里的茫茫大雪山中,猛兽漫山遍地,妖魔横行,如此地方,正是今日葬他知是汝,他日葬我是何人的情景。

也许,这些死去的人还是幸福的,最起码有人将他们埋葬,最起码有人为他们流泪,最起码他们的尸身不必葬身在兽腹。

可是活着的这些人呢?

他们若是死后,又该埋身于何方?

若这些人都死了,还有谁会为他们流泪?

这里需要棉衣,需要取暖之物,总不能为了死人死的有尊严,而再将活人活活的冻死在此处。

死去的人们万没想到,他们死去,除了赚取了一些眼泪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就连死后,都不能穿的整整齐齐的去死!

尸体被集中均匀分布在谷口了,尸体上的棉衣也都被剥掉了,在尸体上,仅剩下遮住羞处的内衣内‘裤’了。

‘女’尸,身上被剥的只剩下薄薄的内‘裤’,身上只穿着‘性’感的肚兜了。

男尸,也不例外,除了一层薄薄的内衣之外,也所剩无几了。

‘玉’霄命人将尸体分布均匀,就在谷口排成了一条乌龙了,恰好堵住了谷口。

一排又一排,一层又一层,在四十丈宽的谷口,平均的分布好了。

众人不知道‘玉’霄这是什么意思,当真是糊涂了。

‘玉’霄看了看哭的惨兮兮的人们,正‘色’道:“各位,如今情势严重,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听我的调遣,你们都不要哭了,听我分派!”

没有人说话,因为现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只有他说有把握能救了大家,为了自己能活下去,谁敢不听命于他?

‘玉’霄沉声道:“洪天福、熊天燚听令!”

洪天福和熊天燚一听这宝贝徒弟叫到自己,虽然‘玉’霄毫不客气的直呼其名,但还不敢不听,因为‘玉’霄现在是主帅,一切都要听命于他。

洪天福和熊天燚二人抱拳道:“在。”

‘玉’霄道:“你二人负责带领三百十八岁到三十岁的壮汉,立刻从谷口左边挖沟,要挖一个深最少三尺,宽七尺左右,一直跟这个谷口一样长的长沟,明白了没有?”

洪天福失声道:“什么?挖沟?”

熊天燚也不明白,也道:“为什么挖沟?”

‘玉’霄喝道:“我叫你们挖就挖,少要废话,我的话就是军令,不要问为什么,限你们三个时辰之内,挖到谷口的中间,速去!”

二人彼此看看,不仅冷汗直流,没想到,这个徒弟真是毫不客气,他们虽是长辈,也曾经是他的师傅,可是‘玉’霄依旧高声喝斥,毫不留情面,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真是令人胆寒。

楚天祥问道:“霄儿,我也不明白,为何挖沟呢?就算要抵御群兽,也该堆土堆雪,也不该挖沟呀,这……”

‘玉’霄摆手道:“不必多言,我自有道理,你们就按我的话去做,准备锨锄,速去挖沟!”

洪天福和熊天燚二人简直都糊涂了,就算要抵抗群兽的进攻,也不该挖沟,也该堆土呀,‘玉’霄竟然叫挖一道深三尺、宽七尺,长可将整个谷口堵死的长沟,这真是莫名其妙!

‘玉’霄大怒,一见二人还愣着,怒吼道:“我就知道你们不听命令,我早说过,我说的话,就是军令,谁敢不从,军法处置,军纪绝不留情,洪天福,熊天燚,你二人虽是我以前的师傅,咱们‘私’人感情是不错,可是公是公,‘私’是‘私’,公‘私’要分明,你们再若不听命令问为什么,休怪我翻脸无情了!”

六个姑娘的心就是一颤,没想到‘玉’霄真的是如此的正经,而且居然还对以前的师傅如此严厉。

洪天福和熊天燚气的哼了一声,还不敢不从,洪天福大叫道:“遵命!”

熊天燚一挥手道:“来,大家跟我来!”

立刻,被分好的那些十八岁到三十岁的壮汉,就往左边而去,就在尸体的内侧开始挖起了长沟。

‘玉’霄看了看四周,沉声道:“禅悟,禅机听令!”

禅悟和禅机可不敢问为什么,一见‘玉’霄连原先的师傅都如此的喝斥,可见‘玉’霄真的不会留情,二人急忙抱拳躬身施礼道:“在!”

‘玉’霄道:“你二人带领中间这一队壮汉,拿着铁锨、锄头,从右侧开始挖沟,也是挖同样的沟,挖到中间跟熊天燚和洪天福回合,速去!”

禅悟和禅机齐声道:“遵命!”

顿时,六百多壮汉在两队人的率领下,开始在左右往中间挖沟。

‘玉’霄骑着天马来到了挖沟的众人前,又给指了指位置,于是,众人就在尸体的内测,离着尸体十几丈开始挖起了长沟。

‘玉’霄下令道:“沈渊、文韬,你二人负责将这些尸体焚毁,要一排一排的烧,先烧外围的,烧完一排,再烧另外一排,慢慢的往里烧,明白吗?”

沈渊和文韬答应一声,带着一百多人,开始将附近的枯枝草木都堆积到了尸体上,然后引燃了大火,顿时,整个山谷火光一片,映亮了幽暗的山谷。

尸体的焦臭味充满了空气中,也恰好照亮了挖沟的人,挖沟的人们边哭边开始挖掘石地,按‘玉’霄说的,开始挖掘了起来。

一具一具尸体排的整整齐齐,每隔着两尺多就是一具尸体,从谷口左侧排到右侧,长约四十丈的谷口,一排就约有一百多具尸体,总共有四排,焚烧一排尸体,大约也要半个多时辰左右,四排大约需要两三个时辰才能完全烧完。

众人真是不解其意,为什么不将尸体干脆一起烧掉?又为什么这么分开来烧?

这真是令人费解。

曲仙儿轻声问道:“霄哥哥,你为何如此做?”

‘玉’霄道:“挖沟,我自有道理,计不可对人言,言多语失,必然失败,至于这样焚烧尸体,一个是照亮谷口,挖掘长沟的人看的见,好干活方便,再一个,动物都是怕火的,燃烧这些尸体,也顺便可以保护这里的安全,虽然兽群很多,可是只有要火光,动物就不敢靠近。”

众人闻听暗自点头称赞,‘玉’霄道:“四排多尸体烧完,这道长沟也差不多挖完了,就算群兽再要进攻,它们也不敢越过火海,所在,咱们暂时是安全的,虽然咱们跟魔域的妖魔有君子协定,今晚互不偷袭,但也不能不防。”

熊熊烈火哔哔啵啵的燃烧着,五六百多条壮汉也尽力的挖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