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1章 对峙2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对峙2

挖这么一条石沟真的不容易,因为山谷中到处都是石头,都是石头地面,虽然谷底都是碎石,但毕竟不是土的,所以,挖起来真的不易。

‘玉’霄之所以将洪天福、熊天燚、禅悟和禅机派去挖沟,只因为这四人都是力大无穷的,洪天福有开天辟地盘古斧,他可以劈开石地,其余的人可以帮着挖掘碎石,这样就容易多了,禅悟和禅机,一个用的是大铁锤,一个是铁铲,都是重刑兵器,他们砸开地面,砸碎石头,也是挖掘起来容易的多了。

‘玉’霄沉思一会,又道:“原信智、应刑、索命听令。”

原信智等三人也只好答应一声,来到‘玉’霄天马前躬身施礼。

就连师傅都这么听命,不敢说个不字,他们这些做弟子的,焉能抗命。

‘玉’霄道:“你三人带领一百五十人,在这条雪山上,凿出一道道台阶来,让上山的路好走一些就可,不必到山顶,到了半山腰既可。”

众人又是莫名其妙,好好的在雪山上挖出一道道台阶来,这是要做什么?

三人还没这个胆子问,只好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楚桂儿小声问道:“霄哥哥,你……要做什么?”

‘玉’霄喝道:“做什么不要问我,我自有道理,我乃是主帅,我做什么难道还要向尔等解释不成?不可多话。”

楚桂儿鼓着嘴,这个不高兴,但也不敢多说,只好赌气不理‘玉’霄。

‘玉’霄道:“禅弥、禅勒听令。”

三人也答应一声,走出人群,躬身施礼,等候派遣。

‘玉’霄道:“你三人带领余下的这些人,也去凿台阶,让上山的路好走一些,去吧。”

“得令!”

三人率领‘玉’霄的一些难民,手拿工具,也都在身后的大山上开始在厚厚的冰雪山挖起了台阶。

‘玉’霄道:“刘角、史微、佟羽、吵吵、闹闹听令!”

五个人急忙答应一声,出列躬身施礼,听候调遣。

‘玉’霄道:“你五人,负责率领一百名天帝山的男弟子,在身后山上守护巡视,以防妖魔偷袭。”

五人答应一声,领着一百名天帝山的弟子上了山。

‘玉’霄又道:“邵七玄、**、蔵伽,你们三人,带领一百名梵音阁的男弟子,在左侧山顶负责警戒,以防妖魔偷袭,不得有误!”

三人也领命而去,‘玉’霄沉声道:“冷凝、薛冻、倪梨姗、冷秋月、碧萝听令!”

五个‘女’子也娇声答应一声,抱拳施礼,等候差遣。

‘玉’霄道:“你五个率领龙‘女’派余下的‘女’弟子和梵音阁的‘女’弟子,在右侧的山顶上警戒,不分昼夜,轮着值夜,不得有误!”

五个‘女’子答应一声,也都领命而去。

这个山坳中,三面环山,中间是个大深谷,山都高有百余丈,积雪封山,爬山极其的困难。

但众人在山坳中,若是不在山顶做好防守,若是妖魔爬上三座大山,在众人的身后袭击,然后在谷口又进攻,那不是四面被包围了?所以,‘玉’霄派人守住山顶,就是为了防护好这个山谷。

‘玉’霄沉声道:“岳盈、秋离、谢雨霏、寂籁听令!”

四个‘女’子答应一声,也来到了‘玉’霄的天马前听命。

‘玉’霄沉声道:“你四人率领这些年轻的‘女’子,将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帐篷上都培满冰雪,不得有误!”

“啊!”

四人更是吃惊了!

这究竟是做什么?

好好的吃饱了撑的,居然要在所有帐篷上培上冰雪,这真是令人费解。

雪紫儿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玉’霄冷笑道:“真是蠢材,如今,帐篷不多了,焉能不好好的保护?九个巫师都善于纵火,若是他们烧掉了帐篷,你们睡在雪地里?若是大批的帐篷都烧没了,如何御寒?岂不是活活的被冻死?我令人将帐篷上培满了冰雪,就是为了防备巫师用火攻烧毁帐篷,明白了吗?”

“哦……”

众人真是恍然大悟,真是对‘玉’霄佩服万分,因为‘玉’霄事事都做好了防备,在三面山顶,派人哨探,守住山顶,派人将帐篷用冰雪堆好,为的就是防备火攻,真可谓是心思缜密。

至于在山上造雪做台阶,不用问,是为了上山防守方便的了,这个大家差不多明白了,但众人只是对这挖沟不明白是为什么,而‘玉’霄又偏偏不解释。

四个‘女’子也领命而去,带着众多‘女’子,开始将谷内的冰雪撒在帐篷上,然后融化掉,做成了冰,冻结在了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帐篷上了。

这些‘女’子都会寒冰道术,对于这个真是最在行不过了。

‘玉’霄沉声道:“廉政,岳商听令。”

廉政和岳商赶忙答应一声,立在了天马前,听候派遣。

‘玉’霄道:“你二人带着那些老弱残兵,将附近山谷内的枯枝都汇集在一起,然后用冰雪埋住,从今日起,任何人不得随意用柴草,山谷内枯枝不多,山上也都被大雪冰封,取火之物也不多,来之不易,若不妥善保护,滥用,以后做饭都没有东西燃火了,那以后就要吃生的了,明白吗?”

二人答应一声,心中十分的敬佩,因为‘玉’霄所说不假,这里一千多人,每日里吃喝需要多少东西?

这里寒冷无比,谁不想点燃篝火取暖?

可若是都随便的取暖,随便的吃喝滥用,没有什么节制,整日里燃烧枯枝取暖,不出三天,这里的枯枝就会被烧的干干净净,不出三四天,这些食物就会被吃光。

所以,不管是吃的,还是烧的柴火,都不能‘私’自滥用。

‘玉’霄如此的细心,全都将这些事想到,如何不令人钦佩。

二人领命刚要去,‘玉’霄道:“且慢,你们办完这件事后,将这些动物的尸体,都剥皮,将能吃的‘肉’,聚集好,将‘肉’封冻起来,派人看守,没有命令,不得‘私’自动那些吃的,若是没有命令‘私’自动那些吃的,按军法处置,定杀不饶!动物的皮‘肉’,就拿去晾晒,以后分给众人取暖用,去吧!”

“是!”

二人答应一声,带着那些老人,受了伤的人,开始在三百丈方圆的山谷内开始整理枯枝,将燃烧的柴草堆积,然后挖了个雪‘洞’埋了起来,一切按照‘玉’霄所说,开始准备了起来。

‘玉’霄长出一口气,运用真气对这众人大声道:“传我命令,从今日起,男人负责警戒,‘女’人负责做饭,一天只能吃两顿饭,不得‘私’自用柴草、食物,吃用一切都要统一,还有,自今日起,男人和‘女’人要分开居住,男人在一起,‘女’人在一起,男人都到山谷左侧方便,‘女’人都到山谷右侧方便,哪一个敢趁‘乱’作‘奸’犯科,‘奸’‘**’‘妇’‘女’,定然杀无赦,都听明白了没有?”

山谷中一千五百多人纷纷齐声答应。

楚天祥频频点头,暗暗的称赞,因为‘玉’霄的确是调度有方,可以说比他都要高一筹。

这一千五百多人,什么人没有?

这些人一见到了绝路,临死之前,‘奸’‘**’‘妇’‘女’,‘**’‘乱’一番,也不是没可能的事,‘玉’霄严明军纪,将男‘女’分派开,预防这种可怕的事发生,其实做的真的不错。

‘玉’霄沉声道:“雪紫儿,魏晓晨,‘玉’蝶,卓悠悠,你们四人就负责巡视这里,准备随时应付突发的事情。”

四个‘女’子也答应一声,楚桂儿问道:“喂,那我们三个呢?”

‘玉’霄微笑道:“你们三个要片刻不离我左右,负责保护我的安全。”

曲仙儿道:“切,你真会分派呀。”

楚桂儿道:“那你做什么?”

‘玉’霄悠然笑道:“我做的事很简单,吃、喝、玩、乐。”

楚桂儿嗔道:“你倒是会享受呀,人家都有活干,你竟然什么也不做?”

‘玉’霄微笑道:“我也要做一件事呀。”

洪袖儿问道:“做什么?”

‘玉’霄哈哈笑道:“zuo爱!”

“啊!你……”

六个姑娘闻听臊的脸通红,对‘玉’霄一阵掐拧,一阵敲打。

四‘女’的脸也一红,没想到‘玉’霄这种话都敢明说,真是太大胆,也太厚脸皮了,但这事还不能问,她们做师娘的,哪能去问这个,所以,只当没听见。

‘玉’霄笑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喂,咱们这些人,叫上那些带孩子的‘女’人,就负责将这些衣服、被褥什么的,都分分类别,然后等一会分发给大家,别玩了,办正经事了。”

‘玉’霄跳下了天马,对陶天喜和楚天祥道:“二位伯伯,等会你们给我注入点内力,我还需要真气做东西,现在,我的真气不足,做不了那些东西,只有你们给我点了。”

楚天祥点头,因为他给‘玉’霄把过脉,知道‘玉’霄的确是重伤未愈,功力都不到四成,真可谓是虚弱的很。

一切都在按‘玉’霄的要求进行着,秦扬等姐妹,开始帮着分发衣服,将衣服什么的归类,好分给众人。

‘玉’霄则开始在休息,开始在喝酒,就做了一个水晶气泡,将被褥铺好,开始舒舒服服的休息了,在水晶泡泡内喝酒。

几个姑娘这个气,别人都在忙活,独有他这么悠闲。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喂,你可真会享受呀,大家都在忙着,你却这么自在?”

‘玉’霄悠然笑道:“这世界的人就是这样,有的靠力气吃饭,有的靠头脑吃饭,我呢,就是靠智慧吃饭的,像我这种人,用的着去出力?至于出力的事,当然由那些莽汉去做了,像洪伯伯他们,就是天生种地的命,所以,必然需要出力吃饭,而我呢,就不需要了,这就是人跟人的区别了。”

洪袖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好呀你,竟敢说我爹爹是种地的?你真没良心,我爹爹费力去挖沟,凿石,你还这么说他?”

‘玉’霄道:“哎呀,好疼呀,你爹爹有力气不出做什么?我可是受了重伤的病人呀,我这么重的伤,若不是我功底好,现在我都起不来‘床’呢,你叫我这么个病人去干活吗?我能干什么?跟你爹似的去挖沟?还是去凿台阶?”

几个姑娘扑哧一笑,因为还真是这么回事,他受伤颇重,能叫他做什么去?

更何况,‘玉’霄自小到大从来都是不做活的,只是吃喝,至于出力的事,他可从不去做。

正如‘玉’霄所说,他一向是凭着头脑吃饭的。

‘玉’霄笑道:“还有,我可是这里的主帅,未来傲来国的国王,我这么高贵的身份,焉能去出力呢?我自小到大,除了没办法做了三个多月的吃喝之外,我什么时候做过活的?正所谓,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我的任务就是怎么打仗,而你们的任务呢,哈哈,就是怎么伺候老公,让老公舒服,就是怎么生娃娃,给我生个好宝宝,来,各位好老婆,让我亲亲,咱们开始造人吧。”

‘玉’霄嘿嘿笑着,就扑向了几个姑娘,就去亲嘴‘乱’‘摸’,六个姑娘咿呀‘乱’叫,急忙逃离了‘玉’霄的气泡,躲得‘玉’霄远远的。

这么多人,哪里再能这么胡闹。

曲仙儿红着脸骂道:“你讨厌,真不知羞,娘说了,咱们必须再回去办亲事,现在不准你对我们无礼,不知羞。”

‘玉’霄叹道:“那好吧,最好一辈子不办婚事才好,你们最好不做我老婆才好呢,那我可就省心了,噢噢噢,睡觉啦,对了,你三个给我放哨,他们挖好了沟,就叫醒我。”

曲仙儿骂道:“你可真会享受,大家都没睡觉,你却睡觉,还叫我给你放哨?”

洪袖儿气道:“老虎来了,叼走你吃了你才好呢!”

楚桂儿道:“才不管你呢,等你睡醒了,没了人头,我们可不管。”

‘玉’霄哈哈笑道:“不管拉倒,反正我累了,我就要睡觉了,谁让我抱着睡觉?我发誓,我绝不会跟你们zuo爱的,只‘摸’‘摸’你们就行,唉,没‘女’人抱着睡觉,心里不舒服呀,快来,谁到我被窝来陪我?”

六个姑娘谁去陪他胡闹,这明目张胆的,那该是多么羞人呀。

六个姑娘相视一笑,齐声骂道:“你去死吧!不要脸!”

‘玉’霄叹道:“好吧,我可休息了,不管你们了。”

‘玉’霄也知道,不能再那么胡闹了,因为这里人太多,哪能这么胡闹的跟六个老婆去风流快活呢?

所以,‘玉’霄也不过就是玩笑罢了,‘玉’霄不管别人,‘蒙’头大睡,而外面依旧叮叮当当的忙着,所有人都在忙着,只有他最舒服了,躺在温暖的水晶气泡内,铺着褥子,盖着棉被,睡的呼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