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1章 对峙4

第二百四十一章 对峙4

秦扬暗自叹道:“没想到,‘玉’霄竟然有如此神通,这把剑的寒冷之气,简直比我们修炼的寒冰真气都要厉害,当真是一把神剑!”

‘玉’霄废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就做好了一排两丈方圆的冰球,将谷口堵死了。

但这两丈高的冰球,虽然已经可以阻住大批的兽群了,但依旧还不算太高,可是‘玉’霄却累的要命,体内的真气耗损了不少,虚汗又出来了。

‘玉’霄做好了一排冰球,长出了一口气,这才骑着天马飞了回去。

‘玉’霄跳下了天马,沉声道:“这冰墙还不够高,我还要再做一层,可是我真气不足,楚伯伯、陶伯伯,你们给我点真气。”

‘玉’霄盘膝而坐,坐在了雪地上,楚桂儿轻轻的用手绢给‘玉’霄擦了擦虚汗,心疼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玉’霄轻轻摇摇头,道:“没事,就是真气不足,身子发虚罢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楚天翔坐在了‘玉’霄的身后,开始运气凝神,将体内的一些真气给‘玉’霄注入了体内!

他刚将真气注入‘玉’霄体内,就觉得‘玉’霄体内一股吸力,就吸引着他的真气而走,自动流遍了‘玉’霄的全身。

楚天祥暗吃一惊,心道:“这是什么功夫,竟然可以将我的真气引走,真是好怪异的道术。”

楚天翔不必将内力运功注入,‘玉’霄体内就自然生出一股引力,就将他的内力引走了。

只是一会的功夫,‘玉’霄就停止了吸收他的内力,因为楚天祥的内力若是给他太多,楚天祥的功力也就减弱了不少。

所以,‘玉’霄一般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只吸收一点内力,聚少成多罢了。

‘玉’霄微笑道:“好了,楚伯伯,你休息一会吧,陶伯伯,换你了,我一人要一点就行。”

陶天喜也开始给‘玉’霄注入内力,只是一会的功夫,‘玉’霄就停止了吸收内力。

紧接着,廉政,雪紫儿,魏晓晨,‘玉’蝶,分别也将体内的真气给‘玉’霄一些,他们这些人知道怎么帮着‘玉’霄,娴熟的多了。

‘玉’霄吸收了众人的一些内力,就觉得体内真气流动,轻松了不少,‘玉’霄盘膝而坐,然后将这一股股内力都储存起来,转化成自己的内力,直到体内真气流转自如,这才站起了身子。

楚天祥给‘玉’霄又把了把脉,就觉得‘玉’霄的功力又恢复了一成,身体又好了许多!

楚天祥沉声道:“霄儿,你这是什么功夫?”

‘玉’霄微笑道:“这是我自创的呀,这种吸收天地万物能量的功夫,我还是初研究,天帝山和梵音阁的心法,要一点一点的修炼,内力修行的很慢,可是我这种功夫,却可以速成,可以一年之内,就应该练成,达到我原有的功力,不过,这种方法我还不太熟悉,这是我受了重伤的时候,他们给我运功疗伤,我自己领悟的。”

廉政叹道:“难怪你伤势好的这么快,原来如此了。”

魏晓晨也诚心赞道:“唉,这臭小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悟‘性’确实高不可测!”

‘玉’霄嘻嘻笑道:“喂,大嫂你想学吗?”

魏晓晨就知道他没什么好话,呸了一声,骂道:“滚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才不听你胡说。”

‘玉’霄微笑道:“谁说不是好话?我是说,我这内功修行很简单,只要大嫂将全部的内力散掉,像我这样受了这么重的伤,就可以学了,这样吧,你把你所有的功力都给我,我教给你这个,如何呀?”

魏晓晨骂道:“放你的臭屁!你想的美!”

曲仙儿笑骂道:“你真是坏透了,人家修行的不易,修炼了这么多年,才有了这般功力,都给了你,再重新修炼?臭美吧你。”

‘玉’霄笑道:“不学拉倒,这可是我创出来的心法绝技,我可不轻易传人的。”

楚桂儿笑道:“那你这种心法叫什么呢?”

‘玉’霄皱眉道:“这个……这个我还没想呢,我好好想想……”

‘玉’霄若有其事的想了半天,忽然笑道:“哈哈有了,我是傲人族的人,我这种修行的心法可以吸收天地万物的能量,天地万物皆为我所用,这种心法以后就叫做傲天真诀了!哈哈,这个名字响亮吧?”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这个名字还真‘挺’不错的。

卓悠悠赞道:“好名字,好名字,这个名字真不错。”

‘玉’霄笑道:“我早说了,九位师傅和四位师傅若是因为我出了师‘门’,不让我用两派的心法和道术,我完全可以不用了,因为我已经创出了一种属于自己的心法了,已经将三派的心法道术融会贯通了,正所谓,道法随心,道随自然,心有多高,道法就有多高!想当年,梵音阁祖师,释迦摩尼如来,本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凡夫俗子,手无缚‘鸡’之力,那会什么法术?可是,他自从参悟大道成佛之后,就变成了神仙,就有了无上的法力,这不就是心有多高,道法就有多高的证明吗?”

四大神僧频频点头,梵仁赞道:“阿弥陀佛,霄儿此言有理,祖师也曾经说过,佛法在于空和禅字,只要领悟了大道,自然而然,修为就高一层。”

楚天祥也赞道:“不错,祖师爷也曾经说过,道法自然,随心所‘欲’,一切都在于一个道字上。”

‘玉’霄笑道:“所以说,我的心比天高,傲视天地苍穹,那我的领悟就比天高,天地万物,皆可为我所用,我这种真诀,就叫做傲天第一真诀,因为我心比天高,傲视天下万物,那么我的领悟定然也会高于圣帝祖师和如来祖师,将来,我一定可以比他们的修为高,打败天魔,应该不在话下!”

魏晓晨道:“切,好狂的口气!”

‘玉’霄微笑道:“我都说了,道随心生,道法随缘,心有多高,修为就会有多高,领悟有多高,成就就会有多高,那我生来从不屈膝跪拜,傲立于天地间,比之如来和圣帝祖师都要傲气,如何不能超越他们?就算是如来和圣帝祖师、鸿钧祖师,也都屈膝跪拜过,他们也相信天地为大,他们也不会超过天地去,可是我呢,却比天地都要傲气,我要比天地还要大,可见我的心‘胸’比他们高十倍,你说,我不超越他们,还有天理吗?”

雪紫儿气道:“行了,行了,你这牛可真吹到家了,都能把天吹翻了!”

‘玉’霄大笑道:“天地万物,为我所用!人世间最狂的人最多说,天为王大,地为王二,他为老三,可见很狂了,但我却以为还不够傲气,天地万物,以我为大,天为老二,地为老三,宇宙苍穹,天地万物,神佛鬼妖,皆在我之下!”

众人这个气,因为‘玉’霄这口气实在是太狂傲了,简直都目中无天了!

四大神僧和四子四‘女’皆是不满之‘色’,都在暗暗的道,你凌‘玉’霄就算吹牛,也不该这么狂傲,竟然敢将天地苍穹踩在脚下,竟敢将‘玉’帝、如来和鸿钧老祖、圣帝真君等神比在脚下,简直太自傲了。

但也没必要跟‘玉’霄言语计较,而且这些人也明白,是辩论不过‘玉’霄的,顶多白白的被气了一肚子气罢了。

所以,众人也就不加理会了。

‘玉’霄哈哈笑着,飞身骑上了天马,然后将手中的九子凝冰剑连连挥舞,于是,又在那排冰球的上面,又做了一排同样的冰球,将上下两层的冰球冻结在一起了,就好似糖葫芦一般,一串串的圆圆的冰球连在一起,牢牢地冰冻在一起,冻的结结实实的!

这一来,这个冰墙可高多了,足有四丈多高了,这么高的冰球城墙,猛兽再凶猛,都难以跳进来了!

别说动物进不来了,就连人都出不去了!

这个办法虽然好,但众人难道住在这里一辈子?

楚天祥问道:“霄儿,你这办法虽然可以挡住群兽,可是咱们如何出去呢?等到‘肉’都吃完了,又该如何?”

‘玉’霄哈哈一笑道:“我自有道理,还是那句话,天机不可泄‘露’,你们都好好的守住这里就可,别叫妖魔将冰墙破掉就行了,记住我分派的,那些高手,就‘交’给你们了,至于有兽群攻打冰墙,那就‘交’给我了,我自有办法应付,好了,现在,大家都排队去领取棉衣去吧,然后各自回帐篷,除了放哨的弟兄之外,其余的人都去休息,每隔着两个时辰,换一组,一晚上,三组轮换着守夜,一旦有敌情,立刻叫醒大家,明白了吗?”

众人点头答应一声,都聚集到了衣物前面,开始领取衣物被褥等物品。

‘玉’霄大声道:“‘女’人、孩子、老人优先,大家排队领取,不要‘乱’。”

‘玉’霄分派完毕,不再管大家,然后回到了中军大帐,开始又睡下了。

六个姑娘再也不好意思和他睡在一起了,曲仙儿三姐妹,跟母亲在一起休息。

秦扬、阳娇、朱青、姚霞和曲仙儿三姐妹都在一个帐篷内休息。

而‘玉’霄的帐篷内,只有悠悠、‘玉’蝶、雪紫儿以及三老。

三个姑娘也不跟‘玉’霄在一起休息,而是跟三老一起,六个人轮流守夜,在另外的水晶泡泡内闭目养神,准备应付敌人。

一个人守一个时辰,六个人正好六个时辰,只有‘玉’霄可不管这些,守夜这种事,他可从来不管,而别人也无法跟他计较,因为他就是这种人,一生都爱投机取巧的人,凭着聪明智慧吃饭的人。

四子和四僧在一起休息,也是轮流守夜。

另外,两个山头上安排下的弟子们,在山顶上支好了帐篷,也是轮流在山头上守夜,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山谷内,也有一些壮汉,在廉政和岳商等人的率领下,负责巡逻,守护着四周。

这一夜,魔域的妖魔还真没有前来进攻,一夜平安无事。

天终于亮了,‘玉’霄也起‘床’了,一夜无事,‘玉’霄也对魔域的妖魔们十分的敬佩,因为魔域的妖魔居然真的尊重君子协定,昨夜果然是互不侵犯。

‘玉’霄也一样,也没有派人去偷袭兽群,‘玉’霄暗自叹道:“唉,魔域的妖魔,何尝不是英雄?只可惜,我们只能决一死战,绝不能做朋友,唉……”

人世间,就是如此的无可奈何,为了生存,为了这个世界的统治权,人类和动物,必然要决一死战!

不是人类将动物中的修道灵兽消灭,就是修炼成‘精’的灵兽将人类消灭!

生命是没有选择的!

‘玉’霄做好了一切防护,已经可以跟群兽对峙下去了,究竟这场对决要持续多久?

食物不多了,一千多人一日吃喝需要多少?

就算省吃俭用,这些食物,顶多也只能够四五天吃用的,可四五天之后呢?

四五天之后,人们还可以饿上个三天两日的,但也总不能不吃东西!

决战势必无可避免的,那一日终究要来到!

就好像人生一样,不管人生的路有多长,最终也要走到生命的终点!

第二百四十二章虚伪

冰山雪谷,寒风瑟瑟,在这荒芜人烟的极寒之处,想要生活下去,实在是太难、太难,只是这严寒就抵御不住。

幸好大批的老弱‘妇’孺都不幸被兽群吃掉,活下来的多是一些强壮的人。

适者生存,活下来的一般都是一些生命力顽强的人。

但这些人想要活下去,也难于上青天!

蜿蜒千里的峡谷,前有兽群和妖魔拦路,根本无路可进,一千五百多人被困在峡谷内,又赶上寒冷的冬季,就算兽群不进攻,天寒地冻,没有食物,饥寒‘交’迫,不出个五六天,也必将丧命于此!

但是‘玉’霄的镇定却令人的心安稳了许多,‘玉’霄就好似有十足把握一般,根本没将这危险放在心上,仿佛他来了,众人就能活下去了。

但他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根本没有人猜透。

将谷口封死,困守山谷,难道就这么僵持下去不成?

这么僵持下去,还不是死路一条吗?

但‘玉’霄严明军纪,治理的极其的严厉,虽然是乌合之众的难民,但他决不允许**等事发生,一旦发现有人不轨,绝不留情。

这么一来,虽然难民们心中忐忑不安,但也没有因为到了绝路发生什么‘乱’纪的事。

妖魔一连三天都没有来进攻,‘玉’霄也没有派人前去查探,只是派人严守谷口,防备好山顶,做好了一切的预防措施。

这三天以来,击毙的那些动物的尸体吃了所剩无几了,只有少许一部分了,顶多只能够一天的吃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