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2章 虚伪1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伪1

吃完这一天后,就要挨饿了,人能饿几天?顶多也就是三四天罢了。

众人都是愁容满面,但‘玉’霄却始终不派人去进攻,只是防守。

难道他要众人活活的饿死在此处?

与其活活的被饿死在此处,那还真不如痛痛快快的跟兽群决一死战了!

但‘玉’霄依旧是谈笑风生,丝毫不放在心上,每日里除了吃喝,就是跟六个妻子嬉闹,除了一少部分时间静坐练功之外,其余的时间,他都放在了玩上了。

“不要跑,抓到谁,今晚谁陪我zuo爱,哈哈哈……”

‘玉’霄在自己的帐内正在跟自己的六个娇滴滴、美‘艳’‘艳’的娇妻美妾在玩捉‘迷’藏,‘玉’霄‘蒙’住了双眼,正在捉六个大美人。

六个姑娘不时的发出一阵阵银铃一般的笑声,跟‘玉’霄玩的可谓是十分的开心。

“哈哈,捉到了。”‘玉’霄终于捉到了一个美人,将那美人抱在了怀中。

‘玉’霄用鼻子闻着,笑道:“闻闻你们身上的香味,我就知道是谁了,来,我闻闻看……”

“哈哈,你是狗呀,只有狗才用鼻子的。”

“不错,你们说我是小狗,那你们是什么?难道是母狗不成?”‘玉’霄哈哈笑着,一边在抱住的那个‘女’子身上嗅着,边嗅着边皱眉道:“喂,怎么你们身上都一个味了呢?原先你们每个人身上都不同的,难道你们身上的处‘女’体香,在你们破了身不是处‘女’后,难道就没有了吗?”

被他抱住的‘女’子掩嘴吃吃直笑,也不说话。

“哈哈,虽然我闻不出来了,但我可以‘摸’出来的呀,对了,你们的‘奶’子各个都不同,还有你们的小嘴的味道也不同的,哈哈哈,那我就‘摸’‘摸’,亲亲,这样就试出来了。”

‘玉’霄一边笑着,一只手就去‘摸’怀中那个香软娇躯的‘乳’房,然后亲在了那个‘女’子的樱‘唇’……

那‘女’孩终于忍不住了,立刻就去敲打他,但也被他‘摸’的禁不住呻‘吟’一声。

‘玉’霄哈哈大笑道:“这个一定臭桂儿,哈哈,一定是桂儿,因为她的小嘴一股子‘奶’味呀,还有,她的‘奶’子最‘挺’了,是又圆又‘挺’的,‘乳’头像葡萄一般大,对了是桂儿。”

被他抱住的‘女’子嘤咛一声,照着他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下去,嗔道:“你讨厌,说话真难听,总是‘奶’……子……什么的,咦,真粗俗,你就不会文明一点,不要脸的坏蛋……”

说话的正是楚桂儿,‘玉’霄揭开‘蒙’在双眼上的白布,哈哈大笑着抱着楚桂儿转了开来,笑道:“哈哈,今天晚上你就陪我zuo爱,本少爷已经半个多月没zuo爱了,咱们说话算数,被我捉到了,还被我猜出是谁来,就必须陪我zuo爱,陪我睡觉的,这次你可不能赖皮了吧。”

楚桂儿嗔道:“不算不算,才不跟你呢,娘说了,不准现在跟你在一起,必须回去再举行婚礼才准呢,放开我,放开我……”

‘玉’霄嘿嘿笑道:“那这样吧,今晚三更,趁着你娘睡着了,你偷偷的出来陪我一会嘛……”

楚桂儿红着脸呸了一口,嘻嘻笑着躲开了。

卓悠悠骂道:“切,死丫头,真不知羞,你明明是故意叫他捉到的,看来,你这小‘**’‘妇’早就想跟他做那事了。”

楚桂儿红着脸骂道:“放你的臭屁吧,我不小心才被他抓住的。”

‘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吧,我们再来玩一次,反正我喜欢一次抱着两个美‘女’zuo爱,喜欢左拥右抱的睡觉,我就再捉一个,为了公平起见,咱们都‘蒙’住眼睛,捉到谁,这可没话说了吧。”

楚桂儿嘻嘻笑道:“这是个好主意,不过,刚才那一次算不算呢?”

‘玉’霄道:“当然算了,今晚上就你陪我了,不要怕你娘,怕你娘什么?你娘若是问你做什么去,你就直接告诉她,告诉她陪老公zuo爱,伺候老公舒服去,你娘要是不让你去,你就问你娘,问问你娘陪不陪你爹zuo爱,假如她说跟你爹之间干干净净的还是处‘女’,那以后我再也不碰你了,假如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楚桂儿气的扬手就打,骂道:“你不要脸,臭无赖,你竟敢这么说我娘,打死你,你这没良心的‘混’蛋……”

楚桂儿红着脸,被‘玉’霄气的扬起巴掌追打着‘玉’霄,‘玉’霄哈哈笑着,在几个姑娘身边来回的穿梭,在这个丰满的‘胸’上抓一把,在那个脸蛋上捏一下,在那个姑娘的屁股上掐一把,六个姑娘咿呀‘乱’叫,嘻嘻直笑,七个人就嬉闹在了一起。

曲仙儿三姐妹的母亲怕脸面不好看,非要决定再举行一次仪式,将三个宝贝堂堂正正、隆隆重重的嫁出去,但在这段日子,为了面子,不许‘女’儿跟‘玉’霄睡在一起,每天晚上,这三个姑娘总是陪着母亲一起睡。

而‘玉’蝶、悠悠和雪紫儿三个姑娘,也是碍于脸面,怕人说三道四的,也拒绝跟‘玉’霄一起睡。

于是,‘玉’霄跟几个姑娘玩捉‘迷’藏,捉住了,并且猜出了是谁,就叫谁睡觉。

楚桂儿其实是故意被捉住的,其余的姑娘本也有这个心,但还没来得及这么做,就被她捷足先登了。

‘玉’霄正在跟六个姑娘追逐嬉闹,就听帐外晴天一个霹雳,一人大喝道:“凌‘玉’霄!”

六个姑娘都不闹了,急忙整理整理衣服,跟‘玉’霄保持了一段距离。

‘玉’霄喝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在大帐跟老婆玩的时候,不是不叫你们随便来打扰的吗?”

就见大帐帘子被人撩开了,洪天福从外面大踏步的闯了进来,进来就骂道:“你他妈还有心玩?都第四天了,到底怎么办?到明天就没吃的了,难道大家都饿死在这里?与其饿死在这,不如跟妖魔决一死战!”

随着洪天福进来,紧接着,熊天燚、楚天祥等人也都闯了进来,这些人实在忍不住了,三天了,‘玉’霄不下令进攻,只是在山谷中玩,真是令人忍不住了。

就连楚天祥都忍不住了,所以,第四天快中午的时候,众人都吃完了东西,于是,就前来找‘玉’霄商议了。

‘玉’霄吃饱了刚跟六个姑娘玩了一会,这些人就一起找来了。

‘玉’霄气道:“喂,你们懂不懂礼貌?‘门’外站岗的卫士给我进来!”

负责在大帐外站岗的是两个天帝山的弟子,两个弟子万般无奈,只好进来施礼。

‘玉’霄喝道:“喂,你们怎么放哨的?该当何罪?”

洪天福怒道:“是我要进来的,跟他们无关!”

‘玉’霄厉声道:“有错就罚,等会再找你算账,你们守卫不利,当重责,都过来。”

两个‘侍’卫苦着脸,一个人道:“大帅,我们拦不住,本想先通报一声的,结果……”

‘玉’霄道:“那也要罚,这样吧,一人让我踢一脚,快,转过身子,翘起屁股来……”

众人这个气,他罚人居然罚踢屁股。

‘玉’霄将两个‘侍’卫推转过身去,飞起了一脚,就踢了下去!

砰!

他一脚踢出,不是踢的两个‘侍’卫,而是踢在了洪天福的屁股上!

踢的洪天福嗳吆一声,跳起来多高。

洪天福大骂道:“你……你居然踢我?”

‘玉’霄转身就逃,哈哈笑道:“踢的就是你,谁叫你不经通报就闯进来了?这是对你一点小小的惩罚罢了,本来该踢你三脚,念在你‘女’儿的份上,那两脚就给免了。”

洪天福气的扬起巴掌就去打‘玉’霄,骂道:“你这小‘混’蛋!”

‘玉’霄嘿嘿笑着,躲到了洪袖儿的身后,一推洪袖儿,然后飞起一脚,又踢在了洪袖儿的屁股上,大笑道:“你打呀,你打呀,常言道,负债‘女’还,那两脚我不踢你了,我踢你‘女’儿屁股两脚照样顶了过去。”

洪袖儿被踢了一脚,虽然踢得不重,但踢的她脸通红通红,洪袖儿嘤咛一声,扬起巴掌也去追打‘玉’霄。

‘玉’霄边躲着边大笑道:“哈哈,有本事你打我呀,你打我一下,我就打你‘女’儿两下,看谁吃亏。”

洪天福和洪袖儿父‘女’两个相视苦笑,洪袖儿嗔道:“爹爹,‘女’儿帮你教训他,这坏蛋太可恶啦!”

父‘女’两个团结在一起,就去追打‘玉’霄。

‘玉’霄逃到了阳娇的身后,大叫道:“师娘,岳母大人,你‘女’儿要谋杀亲夫了,你丈夫要打‘女’婿了,快救救我……”

阳娇被逗得也吃吃直笑,‘玉’霄实在是太胡闹顽皮了。

阳娇一伸手拧住了‘玉’霄的耳朵,笑骂道:“你这小坏蛋,也真够坏的了,打你,活该。”

洪袖儿开心的直拍手,嘻嘻笑着,捉住了‘玉’霄,一只手拉住‘玉’霄,然后一只脚不住的照着‘玉’霄的屁股踢了过去。

众人看到这场可笑的闹剧,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主帅本来该威严的,但这主帅,嘻嘻哈哈,就爱胡闹。

阳娇微微一笑,分开了胡闹的‘女’儿和‘女’婿,笑道:“好了,袖儿,就饶了他吧。”

洪袖儿嗔道:“臭无赖,下次再敢踢我爹爹,打的你满地找牙,哼。”

洪天福这个笑,裂开大嘴笑道:“哈哈哈,还是我宝贝好。”

阳娇微笑道:“行了,别闹了,来做什么的?又不是陪他们玩的。”

秦扬也笑道:“是呀,跟他闹,没个头,这小坏蛋,就爱玩。”

楚天祥拉住了‘玉’霄的手,正‘色’道:“霄儿,好了,不要玩了,咱们商议一下正经事吧。”

熊天燚道:“霄儿,你到底要做什么?都三天了,难道咱们就待在这不成?过了今日都第四天了,明日,吃的就没了,难道要饿死在这?”

‘玉’霄哈哈一笑道:“熊伯伯,干嘛着急呢?山人自有妙计,天机不可泄‘露’嘛。”

洪天福道:“狗屁!我看,你根本没主意。”

‘玉’霄悠然笑道:“这都四天了,没死一个人,还不是我的功劳吗?”

洪天福气道:“你这叫什么馊主意?就算今日不死,等吃的吃完了,还不是要死?”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问你,人活百岁是不是也要死呢?人是不是都有死的一天呢?”

洪天福气道:“废话!”

‘玉’霄微笑道:“这就对了,既然总有一天都要死,那早死几天,晚死几天有什么区别?我让他们多活了七八天,这岂不是大功一件吗,这又有什么不好?等他们都活活的饿死了,咱们就飞走,这样咱们就安全了。”

“啊!啊!”

顿时,众人都傻了,这叫什么逻辑?

曲仙儿骂道:“你这臭无赖,你不是说能救了他们的吗?”

‘玉’霄嘿嘿笑道:“是呀,我又没骗你们,现在这四天,他们不是活的‘挺’好的吗?”

“可是,再过几天怎么办?”

‘玉’霄笑道:“我能救他们一时,难道还能救他们长生不老,永远不死不成?”

楚桂儿气道:“你……你强词夺理!”

‘玉’霄嘿嘿笑道:“喂,我可是讲道理的,我只说救他们不被妖魔杀死,但今日救了他们,明日阎王爷就拉他们去做‘女’婿,难道怪我不成?既然人都是要死的,这又不怪我,最起码,他们还能活个**天,并没有被妖魔杀死呀,可见,我的诺言已经达到了,并没有失信,而且,咱们在这里保护他们,陪着他们一起挨饿,可谓是仁至义尽了。”

众人简直都气炸了肺,他信誓旦旦的说能救人,居然只救他们活七八天,这简直岂有此理。

洪天福气的扬起巴掌就要打,‘玉’霄嘿嘿一笑,躲在了阳娇身后,一推师娘道:“喂,有本事打你老婆,别打我,咱们讲道理好不好,干嘛这么野蛮呢?我说能救他们,可没说能救他们活多少天吧?他们总有一天都要死,咱们也总有一天都要死,我又不是阎王爷,那他们明天都病死了,又管我什么事?我只保证他们不被妖魔杀了,就算是做到了吧?难不成,我救了他们,还要保证他们活一千岁不成?”

众人被问的哑口无言,是呀,‘玉’霄说的不是没道理,他救了人后,明日人的命被阎王爷带走呢,那难道也怪他?

‘玉’霄悠然笑道:“今日脱下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人生在世,命不由己,谁活多久都不一定,我总不能保着他们活一万年吧,我只保着他们不被妖魔群兽吃了,不死于非命,也就算不食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