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2章 虚伪2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伪2

洪天福气的使劲一跺脚,但他拙嘴笨腮,还说不过‘玉’霄。

雪紫儿气道:“那……那总不能活个七八天就死了吧?你这叫什么救人?你最起码保证……保证离开这里吧?”

曲仙儿道:“就是,最起码离开这里再死,就不关你事了,这总应该吧?”

‘玉’霄嘿嘿笑道:“离开这里再死不关我事了吗?哈哈,这简单呀,那我就将冰球化开,他们离开这个谷,那死了就不关我事了,对吧?”

曲仙儿跺脚道:“不对!”

楚桂儿嗔道:“我们是说,是离开这个雪谷,他们若是再死了,那就不管你事了!”

曲仙儿道:“对,就是这个意思!”

‘玉’霄叹道:“喂,你们这些人,怎么总是一会换一个条件呢?可万一离开这个雪谷后,他们第二天就‘激’动的‘激’动死了呢?那我是不是也要负责呢?”

楚桂儿暗自苦笑,知道这么说起来就没个完了,等会他一定又会问了,说,他们万一吃东西噎死了,难道也是我的责任不成?喝水呛死了,难道我也负责?zuo爱快活死了,我也负责?等等等等,一系列荒唐的问题就会把人问住了。

所以,还不如索‘性’将他的问题一一给堵死,因为跟他辨理,实在是讲不通,也说不过他。

楚桂儿嗔道:“好了,好了,人都是要死的,他们活多久不关你事,但你必须保证把他们安全的带到天帝山去,到了天帝山安全之处,哪怕他们到了那里‘激’动死,喝水呛死,吃饭噎死,喘气憋死,走路摔死,‘鸡’啄死,鸭子踢死,甚至掉根头发把自己砸死,都不关你事了,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顿时,一阵哄然大笑,楚桂儿也实在是太有趣了,几乎将‘玉’霄以后要说出的话都给堵死了。

‘玉’霄也笑个不停,不停的赞道:“哈哈,真高,不愧是我的老婆呀,知道我要说什么呀。”

楚桂儿掩嘴而笑,吃吃笑道:“我就知道你这无赖会这么说,喂,你只要将百姓们安全的带到天帝山,就算你诺言实现了,否则,你就是失信。”

楚天祥皱眉道:“霄儿,不要玩笑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玉’霄悠然笑道:“楚伯伯,尽管放心就是,我早有主意,只是时机不到罢了,咱们先跟妖魔比比耐心,至于吃的,大家不用着急,我自有办法,大家是饿不着的,楚伯伯,还有多少吃喝呢?”

楚天翔道:“只够今晚上的了,明日吃的就没了。”

‘玉’霄点头道:“嗯,很好,没了就好,传我令下去,今晚将吃的都做熟了,以后就不吃了。”

众人更是苦笑不已,这算什么办法?

秦扬道:“霄儿,没了吃的,大家顶多饿个三天,三天之后,妖魔不杀咱们,咱们就都能饿死了,这如何是好?”

‘玉’霄微笑道:“师娘尽管放心就是,三天之后,咱们就有吃喝了,大家必须要饿上三天才可,让大家将仅有的吃的,慢慢吃,不要吃太多,一顿饭吃三天,到时候时机就成熟了。”

朱青问道:“到时候还没有吃的,那又该怎么办?”

‘玉’霄道:“妖魔等的就是这几日,为的就是饿的咱们头昏眼‘花’,手脚酥软,然后再发起猛攻,跟咱们决战,顶多再过三日,妖魔不来进攻咱们,咱们就约他们决战,你们不要问为什么,我自有办法应付。”

众人都叹了口气,只好不再问。

正在这时,忽听一阵打斗声,紧接着,廉政跑来送信道:“有妖魔来了!”

众人闻听,急忙飞了出来,‘玉’霄也骑上了天马。

再看,半空中,岳商,魏晓晨等人将妖魔围住,正打在了一起!

跟四五个人‘激’战的正是元真、巫姑和三大圣‘女’!

就听元真边打边大叫道:“喂,住手,我们是来下战书的!不是来厮杀的,凌‘玉’霄,楚天翔,你们快出来!”

‘玉’霄骑着天马飞上了半空,大喝道:“住手,大家退后!”

七八个弟子一个个只好退下,但依旧将五个妖魔围住。

‘玉’霄骑着天马,用手中剑一指,问道:“喂,元真,你们来做什么?”

元真笑道:“妙,妙,真是守把的好似铁桶一般,凌‘玉’霄,这一定又是你的主意了?”

‘玉’霄微笑道:“除了我这么聪明之外,谁还能做得出这冰墙?喂,你们五个来这里做什么?”

元真微笑道:“我们是来下战书的,你放心,就我们五个来,可否请我们进去?”

‘玉’霄道:“好,请进!”

元真大笑道:“果然是真英雄,凌‘玉’霄,我很佩服你!”

狐媚儿柔媚一笑,娇声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几位姐姐,小妹很想你们,这次来下战书,顺便来探望几位姐姐。”

‘玉’霄道:“各位请进,没我命令,不准对客人无礼!魏晓晨、廉政、岳商,你们几人好好的把守,不得有误。”

‘玉’霄说罢,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五位朋友,请吧。”

元真笑道:“请。”

无数的百姓简直都看呆了,‘玉’霄不但不跟妖魔厮杀,竟然以礼相待,这真是令人费解!

无数的百姓几乎齐声大叫道:“杀了他们!仙长,杀了他们!”

‘玉’霄半空中对着沸腾的人群,大喝道:“都给我住口!常言道,两国争斗,不斩来使!他们是来下战书的,乃是特使,咱们若是这时候群起围攻,杀了他们,岂不是不如畜生?真令我替你们脸红!亏咱们还是人类,人家五人前来,特意来下书,咱们岂能不以礼相待?谁若是敢无礼,休怪我军法处置,都给我闭嘴!”

顿时,沸腾的人群立刻静了下来!

元真挑起了大拇指,连声称赞道:“凌‘玉’霄,你真是好样的,我真没看错你,你果然是一位英雄,咱们虽然是仇敌,但我依旧很敬佩你。”

巫姑也道:“治军有方,军纪森严,真是帅才!”

‘玉’霄笑道:“几位前辈,过誉了,远来就是客,今日咱们不是仇敌,乃是朋友,请吧。”

楚天祥也暗自点头称赞,‘玉’霄所做,当真没有给仙疆的人类们丢人,这么做其实一点都没错。

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即使下一刻生死相斗,但也绝不能趁着对方前来下战书之际,趁机围攻,若是那样做的话,三派简直被天下的生命耻笑。

楚天祥也微笑道:“各位请。”

五个妖魔被‘玉’霄让进了自己的大帐,五个妖魔毫不畏惧,如入无人之境,‘玉’霄请五人坐下,然后自己跟四子、四‘女’、四僧、三老和六个姑娘都坐在了对面。

巫姑赞道:“凌‘玉’霄,你果然好样的,难怪你能破了我的大阵,真是不简单。”

‘玉’霄微笑道:“此话怎讲?”

巫姑道:“你做冰墙,挡住群兽,将冰雪盖在帐篷上,为的是怕我们用火攻烧了帐篷,在三面山上,派人守把,将此谷守护的如同铁桶一般,真可谓是调度有方,这如何不令人佩服?”

元真笑道:“而且军纪森严,令人不得不钦佩。”

熊天燚冷笑道:“有话就说吧,何必兜圈子?你不是来下战书的吗?战书何在?”

元真抱拳道:“熊道兄果然是爽快人,不错,我是来下战书的,我们副教主差我前来,约你们三日后决一死战,如何?”

熊天燚拍案而起,喝道:“为何要三日?为什么不现在决一死战?”

洪天福怒道:“不错,你们有本事为什么不来进攻?你们打的什么主意?难不成要活活的饿死我们,你们好捡个便宜不成?如此做,算什么东西?”

楚天祥轻声道:“二位哥哥,不要发怒,不得无理。”

元真抚掌大笑道:“常闻九子中,要数熊道兄和洪道兄最是耿直不过,也最爽快不过,果不其然,不错,我们正是打的这个主意,那又如何?”

巫姑冷笑道:“你们都是高手,我们击毙这些百姓容易,可是抓你们并不容易,你们为何不逃走呢?”

熊天燚哼了一声,傲然道:“我们修道之人,保护百姓乃是我们的责任,百姓们既然还活着,我们就跟他们一同生死,焉能为了自己的‘性’命逃脱!”

狐媚儿嘻嘻笑道:“熊大哥,何必这么生气呢?我们就知道你们不会逃走的,所以,我们圣教也不想沾你们这个便宜,更何况,你们的吃的不多,我们吃的也没这么多呀,唉,这几千斤人‘肉’,好几万动物吃用,能吃几天呢?所以,我们吃的也不多了,再要这么僵持下去,我们也难受得很。”

元真道:“而且,我们若是进攻,势必也会伤亡惨重,你凌‘玉’霄调度有方,想要破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们不想进攻,你们也不想进攻,这样僵持下去,不出八日,咱们都会在这里受罪,咱们的手下也都葬身在此处了,所以,我们才下战书,约你们三日后决一死战,你们敢应战吗?”

洪天福拍案而起,怒道:“如何不敢?现在决战都不怕!”

熊天燚道:“不错,为何非要三日后?”

元真笑道:“说是三日后,自然有原因了,你我两方的高手差不了许多,根本是半斤八两的事,想要分出胜负,无非就是拼命罢了,那都是匹夫所为,这种打法有什么意思?所以,三日后,我将布置一个法阵,你们前来破阵,咱们就斗一斗阵法,不知你们敢不敢呢?”

熊天燚怒道:“如何不敢?”

‘玉’霄咳嗽了一声,皱眉道:“喂,这里谁是主帅?”

熊天燚气的哼了一声,道:“你是主帅!”

‘玉’霄微笑道:“既然我是主帅,你们总‘插’什么言?”

熊天燚坐了下来,不再言语。

‘玉’霄淡淡一笑,问道:“三日之后,你们摆阵,要用多少人马呢?”

巫姑冷冷的道:“我们用多少人马,这个是我们的事,我们是来下战书的,你就说你敢不敢前去破阵就是。”

‘玉’霄笑道:“当然敢了,不用问,你一定是输的不服,所以,故意布阵,跟楚伯伯斗斗阵法,唉……好吧,咱们就斗斗阵法,若是再僵持下去,对谁也没好处,我们死路一条,你们也不好受,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决一死战呢,好,我就答应你们,三日之后,我就去破阵,不过嘛,你们的阵不可设的太远,别到时候,我们中了你们的调虎离山之计,你们引我们出去,却派人将我们的后路掐断,那我们不就吃亏了。”

巫姑哼了一声,怒道:“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的卑鄙?”

‘玉’霄哈哈笑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呀,你们不可太远摆阵,不能超过二百丈,就在前面的谷口,如何呀?”

元真冷笑道:“凌‘玉’霄,你也太小心了,好,我们答应你就是。”

‘玉’霄笑道:“痛快,不过,你们若是输了怎么办?咱们要不要打个赌呢?”

“你想赌什么?”元真问道。

‘玉’霄道:“很简单,我若是破了你们的大阵,我们保护着这一千多人回天帝山,你们不得再追杀拦阻,如何呀?”

元真冷笑道:“你能破阵?你可不要大言不惭!”

‘玉’霄微笑道:“楚天祥‘精’通阵法,我们这里还有三百多弟子,又有六百多壮汉,如何破不了阵?我只问你们,输了能不能不要追杀了,让我们带着这些老弱病残回山呢?”

元真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们若是输了如何呢?”

‘玉’霄哈哈笑道:“我们要是输了,这一千五百多的百姓,就死在你们手,你们还不满足吗?”

巫姑冷笑道:“不行!你们若是输了,必须多留下一条命!”

‘玉’霄故意问道:“哦?谁呀?”

巫姑怒道:“就是你!”

‘玉’霄故意的眨眨眼,苦笑道:“喂,为什么要留下我的命?我怎么惹到你了?我们输了,打不过逃命都不行吗?”

巫姑厉声道:“怎么惹我了?你毁了我两千多具僵尸,毁了我的五行绝命阵,我二十多年的心血,都被你这么毁了,其余的人,打不过,可以逃命,我们杀不死,你们逃了也就罢了,可是你,要是输了,你不准逃命,你要自杀,或者死在我们手下,这个你敢应战吗?你若是不敢,你所提出的条件,我们也不答应,咱们就斗阵,不管谁输谁赢,也不打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