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2章 虚伪3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伪3

元真冷笑道:“不错,正是这个条件,凌‘玉’霄,你若是不敢打这个赌,也行,那我们的阵被你们破了,我们依旧会继续追杀这些百姓,依旧不会放过他们,可你若是敢答应这个条件,那我们也说话算数,就算大阵被你破了,我们也绝不再追杀这些百姓,你看如何?答不答应是你的事,敢不敢也是你的事,这个赌你敢不敢赌?”

‘玉’霄故意失声道:“啊!什么?你们就这么恨我?”

巫姑怒道:“我恨不得吃了你!”

‘玉’霄苦笑道:“唉,这个赌赌我自己的命,为了别人,要丧了自己的命,这岂不是很不值得?常言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不行,不行,我凌‘玉’霄可没这么伟大,这个赌算了,我不赌了。 ”

狐媚儿咯咯笑道:“你果然如此的自‘私’呀,喂,你们修道之人,不是口口声声为了百姓吗?怎么,你宁愿牺牲一千五百多条‘性’命,你也不想赌自己的命?”

‘玉’霄坏笑道:“废话!别说要死一千五百多条命,就算一千五百万条命,用来换我的这条命,我也不换呀,他们死不死,关我屁事,只要我活着就行了,谁的命也没自己重要呀,对不对?”

楚天祥喝道:“霄儿,做人如何能这般自‘私’?”

梵仁道:“阿弥陀佛,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霄儿,这个赌就打了吧。”

三个圣‘女’被逗得咯咯直笑,不理会这两位道家和佛家的伟大修道者,反而对着‘玉’霄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素妙儿抚掌赞道:“哎,凌‘玉’霄,你真的好可爱,真是太可爱了。”

雪紫儿嘀咕道:“可爱?这么自‘私’还可爱?”

梅朵儿微笑道:“当然可爱了,因为每一条生命都是自‘私’的,尤其是人类,都是自‘私’的,可人却不敢承认,一个个却要装作大义凌然,满口的仁义道德,总是说什么普度众生,好像别人的命比自己的命都要重要似的,可一旦要去死了,可谁也不想去死,可是凌‘玉’霄呢,却如此的坦诚,可见一点也不虚伪,如此一个不虚伪的人,如何不可爱?”

素妙儿咯咯笑道:“我们姐妹,最恶心伪君子了,尤其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所以,凌‘玉’霄虽然可恨,但却如此的坦白,如此的不虚伪,可以说是可爱的很,可以说是你们人类中最可爱的人了。”

‘玉’霄哈哈笑道:“多谢多谢,其实,三位姐姐如此的漂亮,尤其是穿的如此的少,真是令在下怦然心动,说真的,我真的好想‘摸’‘摸’三位神仙姐姐最美的地方,我估计手感一定很好,若是能让我看看,那更是好极了,三位姐姐,既然你们不是人类,那干脆脱了衣服,这样‘诱’‘惑’的人类难禁,那岂不是比穿衣服要妙的很吗?”

他一番话说出,可把众人给气坏了,那有这么胡闹的?

当着和尚,尼姑,道士,岳父,岳母和妻子的面,他竟然说出这么一番无耻的话来,真是令人无地自容。

楚天祥喝道:“霄儿,住口!你怎能说出如此无耻之话?”

三大圣‘女’不但不生气,反而咯咯的笑成了一团,狐媚儿叹道:“唉,凌‘玉’霄,你真是太可爱了,说的好,说的好,楚道兄,你何必怪他?他又有什么错?那个男人不好‘色’?他不过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罢了,我敢说,你们这里一千五百多个人中,八百多男人中,有七百多个都有他这个想法,看到我们姐妹这么美貌,身材这么好,穿的这么少,酥‘胸’丰满,凸凹有致的身材,想亲亲‘摸’‘摸’的男人,可以说十之有九,但这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可却没有一个敢说出来,可见你们人类是多么虚伪了,可是‘玉’霄却不同,他却敢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这哪里错了?想了,却不敢说出来,那就是伪君子,而他,却不是伪君子,比你们这些伪君子要可爱十倍了!”

楚天祥都不仅脸一红,因为狐媚儿说的的确不错,狐媚儿是九尾天狐所化的妖‘精’,可谓是妩媚动人,那容貌若是用闭月羞‘花’这种词语,都难以形容她的美之十分之一,她身高七尺,身穿白纱,薄若蝉翼的白纱下,一个粉红‘色’的肚兜赫然在目,‘玉’峰高耸,充满了‘诱’‘惑’。

如此的美貌,如此的‘性’感,又穿的如此的少,若是男人不动心,心中不想对这么美的躯体快乐一番,那简直就不算是男人了,别说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就算是楚天祥,都不仅被这天狐的美貌和‘性’感所动,都有一种一亲芳泽,触手抚‘摸’亲‘吻’的**,只是他没有勇气说出来罢了。

别说是楚天祥,就连梵音和梵仁两大神僧,都不仅被三大圣‘女’的美貌和‘性’感所触动,也有一种一探薄纱下究竟的心思。

但想是想,行动是行动,每一个人都有不正的思想,但只要能制止住不让**的冲动做出不轨的事,这就算一个好人了。

若是将人类肮脏的内心,用读心术全都读出来,人们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没一个好人了。

可是‘玉’霄却不同,却偏偏就敢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而三大圣‘女’不但不生气,反而却是由衷的钦佩,佩服‘玉’霄的勇气和不虚伪。

素妙儿微笑道:“我说你们虚伪,你们也一定不敢承认,说你们自‘私’,你们也不敢认,说你们好‘色’,你们还不敢认,可是‘玉’霄却什么都敢认,可见是你们人类中最不虚伪的君子了,喂,我说你们很自‘私’,你们信吗?”

狐媚儿笑道:“不错,你们说凌‘玉’霄太自‘私’,宁愿牺牲一千五百条命,也不想牺牲自己的命,你们觉得他过分,太自‘私’,那我问你们,你们就不自‘私’吗?”

熊天燚厉声道:“我们宁愿跟百姓共存亡,如何自‘私’了?”

狐媚儿哈哈笑道:“共存亡说的好听,你既然这么说,这么伟大,那好吧,我就给你出个问题考考你,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只要你熊道兄自杀,我可以饶了二百人的命,并且从此之后,再也不杀他们,怎么样,以你一条命,来换这里二百条命,你们划算吧?道兄既然如此的不自‘私’,那就请道兄现在自杀吧。”

熊天燚被反驳了个哑口无言,顿时怔在了原地!

这一招实在是太恶毒了,完全将人憋死了,谁能为了救二百多人自杀呢?谁没事愿意牺牲自己的命,换二百人的命?

就算魔域的妖魔说话算数,谁又能这么死呢?

狐媚儿悠然笑道:“你们想要救这一千五百人的命很简单呀,熊道兄自杀,能换二百条命,楚道兄自杀了,也能换二百条命,洪道兄又可以换二百条命,陶道兄,哦,陶道兄是不可能自杀的,他也是自‘私’的,那么秦姐姐,阳姐姐和朱姐姐,你们一条命也可以换二百条命,四位大师,也是不自‘私’的,满口的仁义道德,说什么普度众生,你们四位大师,也自杀了,一人也可换二百条‘性’命,所以,你们三子,三‘女’,加四僧,都自杀了,可以换两千条‘性’命,这里有一千五百多百姓,加上三派的弟子三四百人,恰好是两千条命,你们这些大仁大义的人,只要自杀,就可以保这一千五百多百姓再也不死,可谓是功德无量呀,请吧,都请自杀吧,你们既然不自‘私’,就请自杀吧。”

这一番话说出,把众人给问了个膛目结舌!

就算自杀能救了这一千多人的命,谁又能自杀呢?

谁真的能伟大的杀了自己,去救别人呢?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梅朵儿咯咯笑道:“姐姐,也许,咱们的条件还不够‘诱’人呀,所以,各位大仁大义的和尚和道士,依旧不同意,这样吧,咱们再加一些条件,喂,只要你们十个人自杀,这里两千多人的命我们可以不杀,不但不杀,这两千多男男‘女’‘女’‘交’配结合后所生的孩子,我们也不杀,这样你们满意了吧?”

素妙儿也笑道:“这样吧,只要你们九子、九‘女’、四僧自杀,都可以换二百条命,徒弟自杀,换一百条,你们三派的弟子和师傅都自杀了,就完全可以换取十几万人的‘性’命呢,我们圣教从来都是一言九鼎,这十几万人类,我们可以不杀,他们‘交’配生的种我们也可以不杀,从此之后,我们圣教再也不枉杀一人,有了这十几万人活下去,你们人类就不会灭种了,这个条件,应该够了吧?怎么样?你们都自杀吧?”

三子,三‘女’和四僧脸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狐媚儿咯咯笑道:“喂,你们不是伟大吗?你们不是不自‘私’吗?怎么,你们都舍不得死了吗?切,满嘴仁义道德,满嘴的伟大,其实呢,都是伪君子!”

梅朵儿笑道:“从此处更可以看得出来,‘玉’霄更加可爱了。”

素妙儿哈哈笑道:“他们觉得‘性’命太重了,这样吧,咱们条件小一些吧,看他们答不答应,喂,四位高僧,四位道兄,你们口口声声的说普度众生,说的自己都那么伟大,那这样吧,你们和尚就骂释迦摩尼如来,骂他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骂他是蛊‘惑’人心的畜生,你们每骂十句,我们就饶一条人命,你们道士也一样,骂‘玉’帝是畜生,骂老君是畜生,骂圣帝真君,也是每骂十句,就饶一条人命,这里一千多条命,一人的命可以骂你们的主子十句就可以换了,这多划算呀,我们就在这里听着,给你们数着,什么时候,骂完一万五千声,我们打也不打,阵也不摆了,立刻放你们离开这里,这样,你们就不怕我们说话不算数了吧,如何?”

元真被逗得也哈哈大笑,道:“对对对,骂他们几句,你们的佛祖和‘玉’帝,知道你们骂他们,是为了救这一千多条生命,一定也不会怪罪你们这些奴才的,快点,骂吧,我元真以‘性’命保证,绝对说话算数,只要你们和尚和道士各自骂自己的祖师,我们就饶了他们,如何呀?”

“妖魔,拿命来!”

“我杀了你们!”

洪天福和熊天燚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各自亮出兵刃就要冲上去厮杀!

其余的人也一样,也都准备好了厮杀,只要一声令下,就会将这五个妖魔置之于死地!

五个妖魔稳坐不动,连看都不看,狐媚儿笑道:“怎么,说到你们的痛楚了吧?说什么伟大?说什么普度众生?狗屁!要杀就杀,我们不会还手的,来吧!”

元真哈哈大笑道:“不错,杀吧,你们可以人多欺负人少,你们人类做的肮脏事难道还少吗?杀了我们五个,你们又可以少了一些对手,快杀吧。”

巫姑冷笑道:“不过,我们死也不服,因为我们死在了伪君子的手中!”

狐媚儿哈哈笑道:“我们就算死,也不想死在伪君子手里,你们和尚杀了我们,就会将功劳算到佛教的头上,说什么降妖除魔,你们道士杀了我们,也将功劳算到道教的头上,所以,我们就算要死,也要一个不自‘私’,不虚伪,不假仁假义的人杀我们,你们杀我们,你们还不配,只有凌‘玉’霄杀我们,我们死的也心甘,因为他不是伪君子!”

素妙儿微笑道:“不错,我们五个来,就没想着活着回去,凌‘玉’霄,只有你是最不虚伪的人,也只有你不是伪君子,凌‘玉’霄,只有你有资格杀我们,你若是现在杀了我们,我们甘心情愿,你杀吧,不要叫其余人杀我们,因为他们杀我们,‘弄’脏了我们的名誉,因为他们不配!”

洪天福和熊天燚霍然站起,但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玉’霄大喝道:“住手!我看谁敢动手?”

曲仙儿跺脚道:“霄哥哥,你看他们多坏?”

‘玉’霄用手指着众人,冷笑道:“亏你们是修道者,我真替你们脸红,你们所为,还不如妖魔!人家正大光明前来下书,分明就是拿咱们当作了人物,别人说你们自‘私’,这又有什么错?你们的确是自‘私’!你们若是不自‘私’,和尚快骂释迦摩尼如来佛祖是畜生,道士赶紧骂‘玉’帝是王八蛋,他们必然说话算数,人家既然这么说了,就证明一定会说话算数,可你们倒好,被别人戳破了自‘私’自‘私’虚伪的嘴脸,就恼羞成怒的杀人家,来一个以多欺少,你们要不要脸了?你们若是如此的不要脸,我都替你们脸红,叫我如何站在你们这边,帮着你们对付魔域?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别人只是说几句话,打个比方,你们说不过别人,难道就杀人吗?你们口口声声以理服人,以德服人,德何在?理何在?难道果真如他们所说,和尚和道士都他妈是虚伪的伪君子不成?佛祖和道祖都是伪君子的嘴脸不成?哼,一个个真不知羞,丢人至极,还不快退下!”